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章 上钩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章 上钩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泽宫还保持着之前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里,云曦最熟悉不过,因为整个锦泽宫的布局都是云曦设计的。

    她只想着等云泽长大后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改变,可是即便云泽长大了,他也只说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布局,不肯改变分毫。

    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除了它的主人……

    殿内有些昏暗,云曦一个人缓缓走着,指尖游走在屋内所有的摆设上,仿佛这样她就能感觉到他残留下的温度。

    云曦坐在了云泽往日里习字的椅子上,他小时候便乖得很,不管是读书还是写字从来都不用云曦督促。

    小时候,云泽就坐在上费力的趴在桌子上写字,她则是坐在一旁为他缝制着衣衫。

    偶尔他会兴奋的举起自己作品等着她的夸奖,每次她都笑着赞赏了一番,可实际上云曦很想告诉他,他那乱成一团墨迹真的很丑。

    云曦拿起了放在砚台的笔,轻轻闭了闭眼睛,曾今她就是这样握着云泽的手,教他一笔一划的写着两个人的名字。

    如今,他终于从那个小小的孩童变成了出色的少年,可他却……

    “你们放开我,我要见长公主,让我进去!”门外突然传来了喧哗声,接着便只看见一个太监撞开了门,跌倒在了地上。

    那小太监一看见云曦,便立刻向云曦爬了过去,玄角也紧随而至,一把按住了跪爬的小太监,咬牙切齿的说道:“世子妃您好好休息,属下这就把这小太监扔出去!”

    “让他进来吧!”

    云曦淡淡开口,玄角犹豫了一下,便只狠狠瞪小太监一眼,转身和门而出。

    “长公主,都是奴才的错,是奴才没有保护好太子殿下,您杀了奴才吧!”跪在地上悲伤啜泣的是云泽身边的小太监秋宇,他的眼睛红肿一片,看起来应是哭了许久。

    云曦依旧沉默,没有说话,她能怪得了谁?

    守护泽儿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都是她一个人的错,都是因为她的失职。

    秋宇抹着眼睛不停的哭诉着,他抽泣着哽咽道:“太子明明一直好好的,都怪奴才,若是奴才拦住太子不让他到处乱跑,太子就不会……”

    云曦深吸了一口气,眸中并没有眼泪落下,“你将太子最近的情况一件一件的禀告本宫……”

    秋宇将脸上的眼泪擦干,断断续续的啜泣道:“夏国最近事多,陛下想让太子代君安抚难民,太子却觉得事情有些古怪,便找个借口回绝了。

    后来楚国来了信,好像是冷世子让人送来的,太子看了以后便索性称病不出,就连日常饮食也都只吃小厨房的吃食,而且都是由奴才经手的。

    太子知道您要回来,更是开心的不行,每日都安分的待在锦泽宫里数日子……”

    说到此处,秋宇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泛滥了起来,云曦可以想象到云泽那满是期待的模样,她沉了一口气,将心中要涌出的悲戚重新压下。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国公夫人突然病逝,奴才本是劝太子让他等您回来再一同去,可太子说那样于礼不合,便去给国公夫人守孝。

    可回来便染上了风寒,吃了几副药也不见好转,奴才本想着等宁华回来一定能给太子瞧好,可谁知太子竟是落了水!”

    秋宇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怪他没用,若是他能阻止太子不去国公府,或是阻止太子去找长公主,也许太子几不会有事了!

    听到“落水”二字,云曦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云泽不是小孩子,落水的瞬间怎么就足以……毙命!

    云曦知道冷凌澈一直在派人保护着云泽,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云泽是落水身亡!

    云曦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眼中闪过阵阵寒光,“你说太子从国公府回来后便染上了风寒?”

    “是!太子之前都好好的,可也不知道是那日天气寒凉,还是太子伤心过度,竟是染上了风寒……”秋宇后悔不已,一个人默默的嘟囔着。

    云曦突然目光一凝,沉声道:“那日太子为国公夫人守灵时,灵堂内可还有别人?”

    秋羽点了点头,开口道:“大老爷他们在筹备丧礼,那夜守灵都是国公府孙辈的人……”

    云曦蹙了蹙眉,难道是她多想了吗?

    “对了!”

    秋羽突然起身,从一个隐秘处取出了一个小匣子,双手呈给云曦。

    “这是……”

    云曦打开匣子,只见里面躺着一块莹白的玉佩,下面是坠着浅紫色的络子。

    云曦的指尖颤抖起来,她缓缓拿起玉佩,白玉微凉,莹润无暇。

    那浅紫色的络子是母后亲手所做,这块玉佩她戴了十年,可这块玉本就是母后留给泽儿的,她在嫁去楚国之前亲手将云佩系在了云泽腰间,希望这块“天择”的玉佩能够守护泽儿一生平顺。

    “这不是太子的玉佩吗?他为何没有随身佩戴?”这块云佩很是神秘,玄宏大师说是这块玉选择了泽儿,也许泽儿便是天定之人。

    “太子他不舍得……”秋羽看着躺在云曦手中的那块白玉,眼中噙满了泪水。

    “太子说这络子是皇后娘娘亲手所做,长公主又佩戴了十年,这是皇后娘娘和公主留给他最珍贵的东西。

    他每日都会拿出来小心的擦拭,却从不舍得佩戴在身上……”

    云曦紧紧握着那块白玉,心口疼的阵阵发颤,泽儿,你怎么如此之傻?

    云曦疲乏的挥了挥手,揉了揉有些发紧的眉心,“你下去吧,本宫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秋羽还想张嘴说什么,云曦却是淡淡开口道:“泽儿的事是我的失职,与你们无关,你们也不用再来向我请罪了……”

    秋宇的喉咙动了动,可抬头看见云曦那一脸落寞哀切的模样,便将话咽了回去,蹑手蹑脚的转身离开。

    云曦一个人在锦泽宫从天亮坐到黄昏,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不哭不闹,正常的用膳喝水,可却冷静的让所有人都莫名的心惊。

    而她们能做的只有看着云曦,只要她不再寻死,她们什么事都肯依着她。

    冷凌澈最近也是早出晚归,他离开的时候,云曦还在睡着,回来的时候,云曦也在睡着。

    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只冷凌澈会在回来的时候将云曦抱在怀里,离开的时候会温柔的在云曦额间印上一吻。

    每当冷凌澈离开后,云曦都会睁开眼睛,眼中流过难以诉说的哀愁。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日她与冷凌澈说了什么,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也没有精力去解释。

    她每日都徘徊在锦泽宫中,却是未曾再去看云泽的尸身一眼,也许是因为不愿,也许是因为不敢……

    国公府每日都派人前来探望,云曦却是一次没见,每次都遣人随意打发了,直到这一日,许久不见的上官鸾亲自前来拜访。

    这日云曦还是一个人呆在锦泽宫中,安华进来禀告,说是鸾妃求见。

    云曦沉默未语,安华抬头看了云曦一眼,复又开口道:“鸾妃娘娘说,她想见您一面,若是您现在不方便,她就在院中等您……”

    当初上官鸾刚入宫时也是这般模样,云曦不肯见她,她便一直候在门外。

    当初她是为了表达忠心,如今又是为了什么呢?

    云曦细细的整理着云泽的桌案,将上面的书籍摆放整齐,又将云泽的字画分类收集整理,准备将这些都带回王府。

    见云曦彷若无人的整理着,安华也不再多话,合上了门转身而出。

    鸾妃身为夏国皇妃,就算是父母离世也不能披麻戴孝,此时身穿一件淡绿色的素雅长裙,也算是尽了心意。

    “安华姑娘,云曦她怎么样了?状态好一些了没有?”上官鸾面露关怀,双眉微微蹙紧,似乎对云曦很是担忧。

    安华淡笑着福了一礼,轻声开口道:“多谢鸾妃娘娘挂怀,世子妃一切安好!

    只是世子妃现在正在整理太子遗物,只怕一时不愿见人,不如娘娘今日还是回去歇息吧!”

    “唉……云曦这个样子怎能让人放心得下呢?太子和云曦的感情深厚,只怕云曦一时很难接受,我怎能只图自己方便,而对她置之不理呢?

    有些贴心话我想要好好劝劝她,这个意外虽是让人难以接受,可她也不能因此颓废啊……”

    上官鸾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安华见此福了一礼,拜谢道:“能得娘娘给如此记挂是世子妃的福气,只是世子妃尚未走出悲痛,只怕现在还不愿见人……”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她,你们去忙自己的事吧,我这里不用你们陪着!”上官鸾说完径自坐在外面的小石凳上,安华见她如此便也不再劝,只命小宫女给上官鸾看茶。

    上官鸾身边的侍女柳絮却是有些不悦,她见周围无人,低沉着声音冷声道:“咱们娘娘是什么身份,娘娘好心探望,世子妃怎可如此无礼?”

    上官鸾抬眸瞪了柳絮一眼,柳絮自知失言,连忙垂头不语,上官鸾轻抿了一口茶,嘴角微微扬着。

    在这个世道就连皇帝也有不得不受的委屈,只要能得偿所愿,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直到了午时,上官鸾的身子也有些吃不消了,午时的阳光也越发强烈,虽然有侍女撑伞,还是让上官鸾觉得汗流浃背。

    就在此时,安华突然传话让上官鸾进殿,上官鸾挑了一下眉,神色也有些不虞。

    她是皇妃,不论是辈分还是地位她都压着云曦一头,可没想到云曦还是一如从前的不将她放在眼里。

    上官鸾沉了一口气,抬步款款进了殿内,云曦仍旧在内殿整理,上官鸾正想进去,云曦却是冷冷开口:“就在外殿吧,本宫不喜欢别人进太子的寝殿!”

    上官鸾将抬起的脚又收了回去,她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可她却只咬了咬唇,压下了心中的怒气。

    云曦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了外殿,上官鸾一见云曦便嘘寒问暖的关切道:“云曦,几日未见你怎么瘦成了这副模样,看着真真的让人心疼。

    这件事谁都预料不到,你也不要太过伤悲,小心伤到了身子啊!”

    云曦只敛眸不语,上官鸾长长叹了一声,感慨道:“太子真是个极有孝心的,明明身子不康健却还是执意给祖母守灵,难怪祖母生前对太子是赞不绝口。

    可没想到太子身体衰弱,竟会落水身亡,这真是我们夏国的大不幸啊!”

    上官鸾语落还落下了几滴泪珠,轻轻的抽噎了几声。

    云曦眉目微抬,冷冷的看了上官鸾一眼,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只用一种冰冷刺骨的声音问道:“你觉得太子是落水身亡?”

    上官鸾茫然的看着云曦,似有不解之意,“太子难道不是落水身亡吗?当时的情景我也是亲眼看见的啊……”

    “眼见便一定为真吗?”云曦仍旧用那种冷寒的眼神逼视着上官鸾,让上官鸾不由心中一紧。

    “云曦,你的意思是……”

    “太子不是幼儿,如何会在落水的瞬间便窒息身亡?就算天下人都信,本宫也断不会相信!”

    上官鸾眉头一跳,扯了扯嘴角,劝道:“云曦,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可是生死有命,人的生命是如何脆弱,有时甚至会在睡梦之中便没了气息,更何况是……

    可是云曦,你不仅有太子殿下,你还有自己的夫君和孩子,切莫因此而消沉,还是……”

    云曦出声打断了上官鸾的劝慰,她眉目如霜,一字一顿道:“本宫说了,本宫不相信太子是溺水身亡,所以本宫一定会查出真相!

    一日查不到,本宫便一日不走,若是让本宫知道是谁害死了太子,本宫定要她血债血偿,不得好死!”

    上官鸾只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蔓延至她的心头,她的眼皮跳了几下,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云曦,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太子明明是意外身亡,怎么被你说的仿佛是被人迫害一般?”

    “鸾妃,你相信神佛吗?”云曦突然开口问道,听得上官鸾一愣。

    “自是相信……”

    云曦复又问道:“那你可相信鬼怪一说?”

    上官鸾抿唇不语,云曦站起身抬头望着殿内四周,幽幽开口道:“本宫信!因为太子他没走,他的灵魂无所不在!”

    云曦看了上官鸾一眼,突然扬唇一笑,可那笑意诡异而可怖,“你看,他现在就在你旁边站着呢!”

    上官鸾猛然起身,刚才在外面她还觉得热的很,现在凉意却是浸透了她的每一根发丝。

    殿内昏暗阴沉,似乎在某个角落里真的有什么鬼怪隐藏起来了一般。

    “七日是回魂之日,太子的魂魄一定会归来,届时本宫便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魑魅魍魉!

    这夏国再也没有本宫的亲人了,只要能为太子复仇,便是覆灭了这夏国又如何?

    你说呢,鸾妃娘娘?”

    此时的云曦脸色苍白,只眉间的红梅印记似血殷红,不但没有平时的冷艳,反是透出一种阴森的可怖,宛如她便是那只从地狱深处爬出的厉鬼。

    上官鸾再也待不住了,就连一丝笑意也扯不出来,“你……你先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上官鸾说完便急匆匆的抬步离开,柳絮不禁开口问道:“娘娘,世子妃她莫不是疯了?”

    上官鸾眯了眯眼睛,冷笑道:“真疯假疯不好说,但难缠倒是真的!你让人给国公府送个信,就说那件事要越快越好,否则难免途生变故!”

    云曦看着门外与殿内截然不同的夏日风光,眼眸微敛,遮住了眸中的寒光,有些鱼也该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