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二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二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在哪?

    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的光亮,云曦试着抬起了自己的手掌,可她却什么也看不到。

    她静静的躺着,想听听周围的声音,可周围却是一片死寂,连最轻微的风声都没有。

    她努力的坐了起来,茫然无措的看着四周,她是谁?她在哪?

    为什么她觉得身体的某个角落好冰好空?

    她到底忘了什么?

    突然,眼前竟有一道衣角划过。

    “等等!”云曦开口唤道,可那抹身影却并没有停留,她连忙起身去追,可她们之间的距离不论她如何努力也无法缩减。

    “等等……不要走……”

    云曦下意识的恳求出声,自己却是愣在了原地,那抹身影也停下了脚步,在云曦的注视下缓缓转身。

    那是一个清瘦的女子,她垂散着一头乌黑的发丝,她的脸色虽然苍白,却露着世间最温柔的笑容。

    “曦儿,来,到母后这来……”

    那女子的眼里缀满了温柔,在云曦眼中她便是世间最美丽的女人。

    云曦似乎可以感觉到,身体内那个空落落的地方突然有什么在跳动,她顾不上那种感觉,只朝着那女子的方向跑去。

    她记起来了,她什么都记起来了,她是云曦,她有疼她爱她的母后,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弟弟……

    “弟弟?泽儿!”

    云曦倏然停下了脚步,她惊恐的向四周张望着,眼里全是无尽的恐惧。

    她还有泽儿!她的泽儿呢?

    “泽儿?泽儿你在哪?姐姐回来了,你在哪?”云曦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她怎么能弄丢自己的弟弟,怎么能?

    “阿姐!”

    一道清脆的少年声响打破了四周的沉寂,云曦牵扯了几下嘴角,不停的喃喃着“泽儿”。

    她猛然转身,只看见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笑容灿烂的少年,他的眸光明亮夺目,嘴角的笑更是让云曦暖了心肠。

    “阿姐,我就在这啊!我从来都没有离开啊!”

    小小少年向她伸出了手,嘴角挂着世间最甜的笑,女子也翩然而来,站在了少年身旁,她也温柔的朝着云曦的方向伸出了手。

    他们的脸色都是一样的苍白,可他们脸上的笑是云曦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曦儿,母后回来了,从今以后我们母子三人永远也不分开了……”

    “阿姐,你快来,泽儿想你了,泽儿再也不想让你走了……”

    云曦一步步朝两人的身影走去,她露出了欢喜幸福的笑,她终于可以和自己亲人团聚了。

    “母后,泽儿,我来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

    “怎么回事?她为何还不苏醒?”

    曦华宫中,冷凌澈焦急的握着云曦逐渐冰冷的手,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恐慌。

    之前云曦太过激动,他抬掌打晕了云曦,可是他拿捏好了力度,云曦不可能昏睡一日还不苏醒。

    玄徵和宁华一直守在云曦床前,可云曦明明身体无恙,却就是迟迟无法苏醒。

    玄徵仍旧不死心的为云曦诊着脉,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他相信他一定可以治好世子妃。

    宁华却是收回了手,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闭目沉睡的云曦。

    她站起身,安华几人连忙拉着她询问,她那温婉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玄徵,不必再治了……”

    “宁华,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必再治了?你说啊!”安华神色激动,她用力的晃着宁华的身子,忍着眼泪逼问道。

    “不必就是不必……”

    宁华只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话,安华的情绪却是越加剧烈,“什么不必?宁华,你快叫醒公主,她明明什么事都没有,你快点叫醒她啊!”

    宁华一脸悲戚的看着云曦,曾经那个耀眼夺目的长公主竟会被人摧残成这样,“世子妃的身体康健,她之所以迟迟未醒,是因为她一心求死,她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意愿了!”

    宁华终是隐忍不住,任由眼中的泪水肆意流淌,医者可以治病,却救不了心,人若是没有了生存下的意志,便是神仙也救不回来!

    冷凌澈手掌一松,云曦的手顺势滑落,他垂眸望着云曦,那总是泛着脉脉柔情的墨眸此时却是一片冷戾。

    他收敛了身上的柔情,变得宛若上古的战神,周身只剩下一片凌厉,“云曦!你给我睁开眼睛!谁允许你死了?我说过你是我的,我不准!我不准!”

    他重新握紧了云曦的手,墨眸一点点泛红,眼中慢慢萦上一层波光,“云曦,你不记得你对我的承诺了吗?生死契阔,与子成说,你怎么能狠心扔下我?你怎么舍得?”

    有一颗颗晶莹的宝石砸在了云曦的手背上,“云曦,你若这样我会怪你我会怨你,我会生生世世的恨你!

    不管碧落黄泉,我都会找到你,我会生生世世的纠缠你!曦儿,你醒醒好不好,你的人生不是只有云泽,你还有我,还有团团啊,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哇……”

    团团似乎感觉到了父母的悲伤,他突然大声的哭了起来,不论奶娘如何安抚,他都哭的越发的厉害。

    一张粉白的小脸哭的通红,一副几欲要窒息的模样。

    奶娘急得手忙脚乱,安华也擦了擦眼泪前去查看,冷凌澈却是冷冷的开口道:“抱过来!”

    安华连忙接过团团,小心翼翼的交给了冷凌澈,冷凌澈只是随意的将他放在云曦身旁,丝毫不去理会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团团。

    冷凌澈脸上的神情愈冷,再不是往日那个陌上如玉的温润世子,他眼神冷寒,声音更是近乎绝情的冰冷。

    “苏醒与否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若是为了云泽舍弃了我们,我也不会怪你!

    可我亦有自己的选择,你若是走了,我便先杀了团团,然后一同下去陪你如何?”

    “世子!”

    安华几人都惊得捂上了嘴巴,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凌澈,完全想不到往日里最温和的世子会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玄商几人却是并不吃惊,因为冷凌澈就是这种决绝的人,他若是伤到了极致,便彻底失了理智。

    ……

    黑暗中,就在云曦马上要握住女子和少年的手时,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一片冰冷,似有什么微凉的液体落在了她的手背。

    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背,在这片黑暗之中,似有人在一声声的唤着她。

    云曦停住了脚步,驻足张望,那声音似乎在透过层层黑雾,一点点的传到她的耳中。

    似有男子悲戚的声音在一声一声的唤着:“曦儿,曦儿……”

    是谁?

    这世上除了母后还有谁会这般唤她?

    突然有一束光冲破了黑暗,有无数流转的画面出现在了云曦的眼前。

    在一片白色的芙蓉丛前,有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他站在一片白芙蓉中,几欲要与那不染尘埃的白芙蓉融为一体。

    他浅笑轻语道:“拒霜花已吐,吾宇不凄凉。天地虽肃杀,草木有芬芳。这芙蓉花又唤拒霜花,在下冒昧,擅自以为,这拒霜花与公主极为般配……”

    在一处宁静的小山坡上,他们两人坐在湖边,忽然一阵风荡起,惊起了一群萤火虫。

    刹那间,仿若天上的星辰碎裂,无数星光倏然洒落,好似星河汇聚,万光浮现,万千萤火却不及他一人的光华。

    他笑得极尽温柔,眼中更是闪着让她眩晕的光,他薄唇轻启,喃喃轻语道:“ 本将秋草并,今与夕风轻。腾空类星陨,拂树若生花。屏疑神火照,帘似夜珠明。逢君拾光彩,不吝此生轻……”

    在漫天飘落的雪下,他拥她入怀,他将手覆在了她的眼眸上,她的唇间传来了他那冰冷的唇温还有如兰的香气。

    白雪、红梅那是他们的定情之日,却也是分别之时。

    她问他何为孤寂,他答:“世间孤寂便是不得你!”

    她低头浅笑,眼中却是泛着泪,可对她来说,只要他好,这世间便不再孤寂……

    那一幕幕清晰无比的呈现在云曦眼前,有他远赴万里,不惜挑起两国战事,却只是为了求娶她一人;有他们一身红色喜服,他揽她入怀,说此生绝不负她;还有他们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眉目间皆是欢喜……

    突然,有婴儿无助悲戚的哭声远远传来,那孩子哭得如此撕心裂肺,哭得让云曦觉得肝肠寸断!

    云曦突然怔住了,她不能走,她不能丢下他们。

    “夫君……团团……你们在哪,我为什么看不到你们?”

    “夫君!你在哪?夫君……”

    突然,她眼前那两人的身影渐渐的模糊了起来,他们的身上泛着淡淡的光泽,周围的黑暗瞬间消失。

    云曦低头看着脚下,她脚下踩着的是柔软的蓝天白云,而她的头顶则是倒过来的清澈湖水,她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石头水草,还有游鱼小虾……

    “曦儿,我要走了,你要好好活着,母后会在天上为你祈祷……”

    女子的身影越发的模糊,仿佛很快就要消失不见一般。

    “不!母后不要走!我们一同回去好不好,不要再离开曦儿了……”

    云曦冲上前去,可女子只在最后的瞬间露出了一抹慈爱的笑,便化作了无数繁星飘散无踪。

    “不!母后!”

    云曦试图抓住女子的残影,可即便她抓住了那些泛光的星辰,它们依然可以从她的手掌中钻出。

    “母后……”

    云曦潸然落泪,只能无助的看着那随风而逝的繁星。

    “阿姐……”

    云曦低下头,发现少年的身体同样泛着金色的光芒,云曦惊恐的摇着头,“不!泽儿,你不要离开姐姐,和我回去好不好……”

    少年灿烂的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像女子一样化作繁星消失,反是拥进了云曦的怀里,“阿姐,你快回去吧,这里不属于你……

    若是还有可能,我们,再见……”

    少年说完猛地将云曦远远推开,脚下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破洞,云曦一脚踩空,向下落去。

    “不!泽儿……”

    云曦试图伸出手抓住那个少年,可她只能看着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远,他的笑容越来越淡。

    她不知跌落了多久,耳边最后只依稀的回荡着那句,“阿姐,再见……”

    “不要走!母后!泽儿!”

    云曦抬起手,却被另一只修长微冷的手握住,“曦儿……”

    云曦缓缓睁开眼睛,她眨了眨眼,才看清眼前之人。

    “世子妃,您醒了!”

    众人惊喜的围了上来,现在没有比云曦苏醒更让人振奋的消息了。

    云曦看着眼前担忧慌张的众人,他们每个人都是神色憔悴,看起来都被她吓得不轻。

    云曦却只是垂了垂眸子,抽回了被冷凌澈握在掌心的手,她看了一眼躺在她身旁仍在抽抽搭搭的团团,眼神动了动,却只是转过了身子,背对众人。

    众人都默契的看向了冷凌澈,她们可以不在意云曦的冷漠,可只怕冷凌澈会很受打击吧。

    冷凌澈的神情的确僵硬了一瞬,可只要云曦能醒过来就好,之后的事他们可以一同面对。

    云曦将自己关在房里整整一日,不言不语,不声不响,甚至就连团团也没有看上一眼。

    就在宁华和安华商议,若是云曦再不出来,便要强行给她灌些参汤时,云曦自己走出了房门。

    她仍旧穿着一身素白,头上用发簪挽起,只在鬓角插了一朵白色的小花。

    安华她们一见云曦,反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一个个都呆呆的站在原地,只静默的看着她。

    云曦神色淡淡,虽是有些憔悴,却不见之前的疯癫。

    “世子呢?”

    这是两日以来云曦第一次开口说话,几人诧异的望了对方一眼,安华连忙答道:“世子和玄商他们好像去调查什么事了,您可是找世子有事?”

    云曦摇了摇头,出口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一种不属于她这年纪的苍凉,“太子……在哪?”

    “陛下已经命人准备了灵堂,太子的……太子现在就在那,玄宫和玄羽正守着太子呢……”

    安华想了想,还是换了一种说法,她担心像“尸身”这样的词语会刺激云曦再度发疯。

    可云曦却只是平静的“嗯”了一声,好像她所有的悲痛都在那一日尽数宣泄,如今的她已经不知道痛了。

    云曦抬步向前,宁华连忙去搀扶,哽咽着劝道:“世子妃,您已经两日没有吃东西了,就算要去见太子,也要先吃点东西啊!”

    “我不是去见泽儿,我要去锦泽宫,你们命人将饭菜送来就好……”

    云曦说完抬步便走,喜华看着云曦的背影咽了咽口水,担忧的嘟囔道:“世子妃伤心的时候我们担心,可怎么她平静了,我反而更害怕了?”

    青玉看了看云曦,她理解云曦此时的心情,当亲人离去后,悲伤之后反而流不出眼泪了。

    就像她,在知道龙翼将军府满门抄斩之后,她竟然冷静的像一个陌生人,她只知道她要复仇,她要让害她家人性命的人付出鲜血的代价!

    青玉低下了头,若是她想的没错,只怕云曦现在心里有的只是仇恨,或许这夏国要真的变天了!

    ……

    国公府中!

    大夫人和上官南煜皆是一脸的冷肃,两人沉默许久,大夫人才紧张的开口道:“太子怎么会突然就没了?老爷,你说云曦会不会将此事怪在我们身上?”

    “我们又没做什么,她想怪也要有证据啊!”上官南煜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担心的很。

    云曦对云泽的重视他们都知道,若是云曦因此发疯了,会不会牵连到他们身上?

    “我去与父亲商议一番,你好生料理母亲的事情!”

    两人皆是惶惶不安,却是不知,此事影响的不仅是国公府和夏国,就连天下的局势正因此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