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惊变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七章 惊变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揉了揉眉心,她们从楚国一路赶来,连夜的奔波让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而后面对国公夫人的死讯,她又大受打击,此时头痛不已。

    见云曦痛苦的蹙起了眉,冷凌澈心疼的紧,将云曦抱在怀里,轻声劝道:“你已经好几日没怎么合眼了,不如小憩一会儿吧……”

    云曦晃了晃头,神色疲惫,说话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我听说泽儿染上了风寒,我要赶紧进宫去看他,等回到宫里再休息也不迟!”

    云曦恨不得立刻见到云泽,如今她已经祭拜了外祖母,想要见到云泽的心情更是迫不及待。

    “你说泽儿是不是病的严重?不然他定会出宫来见我们的,可是这一整日他都未来,会不会……”

    冷凌澈将手指抵在云曦的嘴唇上,制止了她的猜想,“你最近怎么总是胡思乱想的,云泽就在宫里,我们回宫便是,你何苦非要折磨自己一番呢?”

    云曦缩在冷凌澈的怀里,脸上皆是掩不住的疲色,或许是因为外祖母的死讯,让她突然陷入了一种迷茫无措的状态。

    她无法乐观,心头萦绕的悲伤让她更加的恐惧离别,失去亲人的痛苦已经过了十年,久到让她近乎忘记了死亡的残忍和那种无法违背的力量。

    她怕了,她真的怕了,她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她其实脆弱的一击便倒!

    “曦儿,你真的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的人一直保护在云泽左右。

    现在还是初夏,晚间寒凉,云泽只是在灵堂祭拜时染了些风寒,有玄徵和宁华在,再厉害的风寒不也就是一碗汤药的事吗?”

    冷凌澈耐心的安抚着,他知道云曦现在处于一种十分敏感脆弱的状态,他能给她的便是鼓励和安慰。

    云曦点了点头,神色放松了一些,她从冷凌澈怀中跳下,拉着他的手急切的说道:“那我们快点进宫吧,我真的好想泽儿!”

    “好!我早就让她们收拾好了东西,这便可以走了……”冷凌澈的温柔和耐心让云曦的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

    云曦拉着冷凌澈的手,眼中都是庆幸和柔情,她轻轻启唇,柔声呢喃道:“夫君,还好有你……”

    冷凌澈挑唇一笑,在云曦额间的红梅上印上了一吻,“我永远都在,不管遇到什么,都有我陪在你身边……”

    一行人收拾好了行李,正欲回宫,突然有人急急来报,说是杨嬷嬷吊死在了屋内。

    云曦心中一紧,指尖瞬间变得冰冷,“怎么会……明明刚才……”

    云曦突然回忆起,杨嬷嬷在与她说话时,与其说是提醒,倒不如说是像交代后事。

    她怎么这么傻,居然没有看出杨嬷嬷已经生无可恋了!

    云曦抬步便要过去,冷凌澈拉住云曦,“我陪你过去……”

    云曦摇了摇头,开口道:“你们先回宫,我随后就到,照顾好泽儿!”

    云曦交代了这句话后便急匆匆的迈步离开,天色愈加阴沉,奶娘怀里的团团突然哭了起来,越发让人觉得心情郁闷压抑。

    “团团怎么哭了?可是尿了?”团团一向乖得很,鲜少有哭泣的时候。

    奶娘一边哄着团团,一边摇头道:“不可能啊,小公子刚刚才尿过……”

    团团吵闹的哭声让众人的心情越加的沉重,安华不放心让云曦一个人留下,要去陪着云曦。

    冷凌澈让安华乐华,还有玄宫玄羽都留下陪着云曦,他则是带着剩下的人先行回宫。

    冷凌澈抬头看了一眼阴沉的天色,不知为何心情也忽的有些抑郁,似乎是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一般。

    冷凌澈从奶娘手中接过团团,看着他那张有些哭红了的小脸,轻轻的晃动的手臂,“团团,不要哭了,你娘亲已经很伤心了,我们先回去见见你的小舅舅好不好?”

    不知是冷凌澈的怀抱让团团感到舒服,还是他理解了父亲的意思,竟是抽搭几声,止住了哭声。

    “乖!”冷凌澈淡淡的扯出一抹笑,将他交给了奶娘。

    冷凌澈看了玄商一眼,玄商会意,两人前行几步,冷凌澈低语问道:“太子是在去了灵堂后染上风寒的?”

    玄商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是!属下让那两人严密的守着太子,将每日的情况都尽数告知属下。

    之前太子只是装病,身体无恙,去灵堂祭拜后便有些风寒发热,也已经传了御医前来……”

    冷凌澈突然眉头一索,眸中闪现了冷戾的寒光,他交给玄商一块令牌,冷声道:“你带上玄徵先行进宫,无需拜见夏帝,直接去太子寝宫!”

    “主子,可是出了什么事?”一见冷凌澈如此神情,玄商深感不安。

    “只是猜测,速去!”

    玄商不敢耽搁,一把抓过玄徵便扔在了马背上,不顾玄徵的恐慌,策马疾驰向夏宫。

    云曦赶到国公夫人的屋内时,杨嬷嬷刚刚被人放了下来,只见她穿着得体,发髻更是梳的一丝不乱。

    她的脖颈上缠着一条鲜红的红色绸缎,那如血一般的红,却衬得她的脸色更加惨白。

    大夫人站在一边,用帕子抹着眼泪,一脸悲伤的说道:“杨嬷嬷真是最忠心不过了,她一定是怕母亲孤单,这才殉命陪主!”

    云曦却是根本听不到大夫人的哭诉,她怔怔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老人,唇瓣轻动,喃喃道:“杨嬷嬷……”

    为什么人的生命这般脆弱?

    为什么孕育一个新的生命要如此艰难,而夺走一条性命却只在弹指之间?

    云曦走到杨嬷嬷身边,想到刚才还在慈爱看着自己,还在殷殷嘱咐自己的人,不过瞬间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云曦的心里只觉得百味杂陈。

    她双膝跪在地上,大夫人显得有些惊愕,就算杨嬷嬷是府里有体面的老人,那也是个奴婢,她们做主子的如何能跪?

    可大夫人也不愿多管闲事,只冷眼看着,她正愁该如何处置这个老太婆呢,如今她自己寻死,倒是省了他们不少麻烦!

    在云曦心中,杨嬷嬷不是什么奴婢,她是一个疼爱自己的长辈,或许在外祖母去世后,杨嬷嬷便存了死意,只是等着见她一面,将心里的话尽数嘱托。

    “杨嬷嬷,您一路走好,云曦会为您料理后事!”杨嬷嬷终身未嫁,根本就没有子嗣傍身。

    大夫人见状,连忙开口劝慰道:“云曦你也别太伤心了,小心自己的身子!

    杨嬷嬷一生忠心,她这番决定也定是深思熟虑过的,我们会好好安葬她的!”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将昏暗的屋子照的透亮,屋内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云曦向窗外望去,震耳欲聋的雷声紧随而至,那仿若要撕裂天空般的力量让众人的心都随之一颤。

    云曦站起了身子,她隐隐记得母后在生下云泽那日便是这样的雷雨轰鸣,那时她一个人怕的要命,她好想有母后陪在身边。

    可是所有人都不让她进产房,她只能蜷缩着身体在外间等着,直到听到那一声婴孩的啼哭,她才放下了心。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享受多了一个弟弟的喜悦,母后便永远离开了她。

    她不喜欢雷雨,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让她觉得雷声会带走她的亲人。

    “泽儿……”

    云曦脸色泛起了一层病态的白,她喃喃两声,踉跄着要冲出房门。

    “云曦,看天色要下雨了,不如你先留在国公府吧,等雨停了再回去……”

    云曦却是已经慌忙的跑了出去,安华和乐华紧随其后,大夫人见此冷哼一声,小声嘟囔道:“不识好人心,我还懒得管呢!”

    她瞥了一眼杨嬷嬷的尸体,眼里浮现了一丝厌恶,便是寻死,也该死在府外,如今倒是还要来麻烦他们!

    “世子妃您慢点,小心摔到啊!”

    安华在后面紧追,她不知道云曦是怎么了,为何会突然失态。

    “你别跟着我,去追世子妃!”

    乐华的身体轻,跑的自是比安华快,乐华点点头,抬步追了上去。

    国公府内的下人都不解的看着奔跑的云曦,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没有人知道云曦现在的心情,她现在很压抑,心里更是有一种莫明的恐慌,好像她即将要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云曦!”

    云曦抬眸望去,只见面前的人竟是司辰!

    国公府的丧事会持续几日,文武百官会按照官阶前来拜祭,司辰昨日便祭拜完了,可他听闻冷凌澈和云曦来了,便迫不及待的赶来了。

    他刚入国公府的大门便看见云曦慌慌张张的奔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云曦一看见司辰,便立刻奔了过去,她脸上的表情急切而慌张,额上更是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司辰,你是骑马来的吗?”

    司辰点点头,云曦一把抓住司辰的袖子,神情冷肃,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轻颤,“送我回夏宫,立刻!”

    司辰一怔,显然还有些云里雾里,云曦却是拉着司辰便转身向门外走去,急切的声音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坚持。

    司辰虽是不明所以,可他也认识云曦许久了,能让云曦慌张至此,难道是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司辰也不再多问,托着云曦登上了马背,随即也翻身而上,策马疾驰。

    安华急得不行,可她们只有一辆马车,想追上云曦是不可能的了!

    暗处的玄宫和玄羽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惧。

    世子妃和司辰同乘一匹马,世子会不会发疯?他们的脑袋还保不保得住了?

    ……

    与此同时,冷凌澈一行人到了夏宫,早在玄商和玄徵闯进夏宫时,夏帝便得了消息,对他们这种做法自是十分不满。

    不过想到玄商他们不过是两个下人,不见便不见,可冷凌澈进宫后,竟是也没有先来拜见他的意思,这便让夏帝怒火中烧,无法忍耐了。

    “陛下,您别动怒啊!云曦她许久没见到太子殿下了,自是思念的紧,您可要小心龙体啊!”

    说话的正是明艳绝丽的上官鸾,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少女时期的温婉纯真。

    她穿着金丝长裙,头上戴着六尾凤钗,短短一些时间,便已经将她打磨的越发的尊荣。

    “哼!他们许久没见,那朕呢?那逆女心里根本就没有朕,回了夏国居然先行去国公府拜祭,难道她不知道要先来与朕请安吗?”

    夏帝怒气冲冲吼了一番,便剧烈的咳嗦了起来,宋青见此连忙给夏帝端茶倒水,上官鸾则是轻轻的抚摸着夏帝的后背。

    夏帝的年纪要比楚帝年轻许多,可现在看起来,他竟是比楚帝还要苍老。

    他的眼睛水肿着,眼底下是深深的淤青色,眼中更是布满了红色的血丝。

    他的嘴唇呈现不正常的青灰色,脸颊却透着红晕,这便是服用虎狼之药的结果,让他的身子一点点亏空,直至元气衰竭。

    “摆驾!他们不来,朕便亲自过去,朕要好好教教他们何为孝道!”

    上官鸾面露担忧,柔声劝道:“陛下,您看外面的天色只怕是要下雨了,您还是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啊!”

    “朕的身体好着呢!摆驾!”

    夏帝怒气冲冲的朝着外面走去,宋青连忙在后面一路追赶。

    上官鸾却是幽幽的扬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而阴冷的笑容,那笑容是如此的阴森而残酷,与她以往那温柔娇俏的模样全然不符。

    她伸手扶了扶头上的六尾凤钗,红唇越发的上扬,她侧眸看了一眼夏帝那金灿灿的金龙座椅,微眯的眼中闪着势在必得的笑,她一甩长袖,款款抬步而行。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她的付出,她的隐忍,如今终于可以得到回报了!

    夏帝坐在龙撵上,催促着抬撵的人快些再快些,龙撵本就沉重,那些人恨不得健步如飞,却依然无法让夏帝满意。

    突然夏帝眯了眯眼睛,看见了一道月白色的身影,他立刻大声吼道:“冷凌澈,你给朕站住!”

    冷凌澈停下脚步,向夏帝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难掩厌恶。

    宋青扶着夏帝下了龙撵,夏帝几步走到冷凌澈身边,冷凌澈躬身福了一礼,夏帝却是依然不悦,居高临下的看着冷凌澈,“既是进宫了,为何不先来拜见朕?”

    冷凌澈懒得与他浪费时间,正想随便说句话敷衍了夏帝,谁知有个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见到夏帝便立刻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禀告道:“启禀陛下,太子……太子落水了!”

    冷凌澈双眸一凝,夏帝却是不甚在意,毫不关心的说道:“又不是小孩子,捞上来就好了!”

    那小太监抖了抖,似乎有话梗在了喉咙里,迟迟发不出声音。

    冷凌澈见此一把抓起地上的小太监,那双总是淡然的墨眸闪着冰冷的杀气,声音更是冷戾,“太子在哪?带我过去!”

    小太监被冷凌澈身上的气场吓傻了,踉踉跄跄的领着路。

    夏帝见冷凌澈不理会他,心中更是大怒,“冷凌澈!你站住!你难道没听到朕的话吗?”

    可冷凌澈只恍若未闻,大步向前,夏帝见冷凌澈如此轻视他,身为帝王自是无法容忍,厉声吼道:“来人!将他给朕拦住!”

    冷凌澈的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瞥了夏帝一眼,冷声道:“你若是不想血溅夏宫,最好不要再阻拦我!”

    冷凌澈说完便甩袖而去,跟在冷凌澈身边的玄角抽出腰间的佩剑,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夏帝被气得浑身发抖,宋青连忙开口道:“陛下,冷世子也是担心太子殿下,陛下息怒啊!

    夏楚两国是姻亲,还是不要妄动干戈的好,太子殿下落水了,我们不如先去看看?”

    宋青的一句话提醒了夏帝夏楚两国的关系,夏帝抿了抿嘴,只好暂时忍下。

    而当冷凌澈赶到时,看到是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湿透了的云泽,而为他把脉的玄徵竟是含着泪对冷凌澈摇了摇头……

    ------题外话------

    今天多更一章了,是不是有点惊喜……

    不过我知道你们会看的心中一紧,夏国这段的确有些悲,明天预计会更悲,可浮梦还是会做到之前承诺的大团圆,所以伤心只是暂时的,你们后来就会懂了……

    先不多说了,否则就成了剧透,你们相信浮梦就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