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疯癫玄徵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三章 疯癫玄徵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玄宫和玄羽守在马车左右,冷眼看着那些将他们层层包围的黑衣人。

    “没想到他们竟是这样迫不及待,这才出来多长时间,就火急火燎的前来送死!”

    玄羽冷笑说道,玄宫沉眸不语,只脸色冷肃,锦安王府的侍卫纷纷下马,拔出了手中的刀剑,默契的将身侧的几辆马车围在中间。

    双方兵戈相向,彼此打量,其中一个黑衣人一声令下,黑压压的人群便犹如恶狼一般的扑向了玄宫他们。

    可玄宫一边未有一丝慌张,细细看来那些侍卫训练有素,沉着冷静,不像一般的府兵,反像是在战场上拼杀过的士兵。

    四周只能听到刀剑碰撞的声音,不管那些黑衣人如何围攻,这些士兵的队列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玄宫和玄羽呈现攻势,直接杀入黑衣人之中,顿时飞红漫天,空气中都夹杂着血腥的味道。

    黑衣人的首领见玄宫和玄羽分散开来,纵身一跃便跳到了冷凌澈和云曦的马车前。

    他一把掀开车帘,手中长剑向内一送,可他却顿时愣在了原地!

    马车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看到冷凌澈两人踏上马车,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

    “哈哈哈!你们真是傻的可以,你们是哪条道上混的,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也不打听打听你们算计的是谁,难道我家主子还会坐等你们来此不可?”

    玄羽喜欢一边杀人一边过嘴瘾,他就是喜欢让这些人在临死前知道自己是有多蠢!

    “混蛋!居然敢戏耍我们!给我杀!一个不留!”黑衣首领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命令道。

    玄羽呵呵一笑,反是很开心的说道:“真是巧了!恰好主子给我们的命令也是一个不留,你们若是跑了,我们反是难办!”

    玄宫和玄羽越杀越凶,而保护马车的侍卫们则是如铁桶一般让黑衣人寸步难行。

    黑衣首领眸色更红,将手指放在唇边,吹了一个尖锐的哨声,那些黑衣人闻后竟是齐齐后退一步,伸手遮住了口鼻。

    黑衣首领突然衣袖一挥,漫天都是白色的粉末,玄宫和玄羽反应甚快,立刻纵身跃开。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提醒,王府的那些侍卫便身子一软纷纷倒下了。

    他们似乎想挣扎着起身,然而他们只感觉浑身酸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便是想要翻身都很是艰难。

    “你们居然用毒!真是卑鄙!”玄羽紧紧咬牙,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黑衣首领闻后冷冷一笑,目光凶狠阴森的说道:“怎么?你家主子没能算出来吗?”

    黑衣首领复又吹了一声哨响,只见有些黑衣人竟掏出了了火石,点燃了身后的箭矢。

    “不好!他们要火攻!玄徵,快跳马车!”玄羽急切的大喊道,一边和玄宫纵身而跃。

    虽然冷凌澈和云曦他们不在此处,但是玄徵和安华他们还在马车里,此时没有了侍卫的保护,他们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箭靶子。

    安华和喜华乐华在一辆马车里,青玉则是和玄徵宁华在一起,当初这般分配便是为了以防万一,在每个马车里都留下一个身手好些的。

    乐华和青玉都有些功夫,听到玄羽的声音,当机立断,拉着马车里的另外两人便跳下了马车,与此同时那些箭矢带着灼热的温度和烧焦的味道呼啸着射向了玄徵他们。

    玄徵吓得脸色苍白,他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眼泪都险些从眼眶中滚落,可他却不忘紧紧的拉着宁华的手腕,生怕她会跑散。

    宁华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她们对玄宫和玄羽的身手是很信任的,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卑鄙,又是用毒又是用火。

    宁华突然绊在了石头上,身子踉跄了一下,跪在了地上,若不是玄徵一直拉着她,她只怕会摔的更惨。

    “宁华!”玄徵声音颤抖而轻细,在此时刀剑碰撞之下根本就听不真切。

    然而还没等宁华站起身,便有一支带火的箭矢直直的向宁华射了过来。

    玄徵的眼神瞬间凝住了,那一直光华璀璨的眼眸失去了所有的光亮,在这一刻倏然变成了一潭死水。

    他的脸色还是一样的苍白,眼角还带着之前因为惊恐而闪落的泪滴,可是他的身子却是不受控制的向前,他一把抱住了宁华,将她紧紧的护在怀里。

    那般的小心翼翼,那般的深沉珍重,就好像在黑夜中行走的人,用自己的一切去守护身边唯一的光亮和温暖。

    “宁华!”

    玄徵的动作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宁华只知道有人在唤她的名字,有人将她抱在了怀里。

    她的眼前失去了光亮,她看不到周围发生了什么,却清楚的听到了金属相碰的铮鸣声。

    待她的眼前重现了光明,只见青玉持剑站在她身侧,而地上还躺着一支仍在燃烧的剑羽。

    难道这支箭刚才险些要了她的性命?

    她还被囚在那个温暖又夹杂着淡淡香气的怀抱里,宁华转身望去,看见的是一张苍白而漂亮的脸蛋。

    那是一种没有血色的白,却更能突显他的纯粹干净,他的睫毛长而浓密,上面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仿佛是受了惊吓的小鹿,让人心中怜惜不已。

    玄徵紧闭着双眸,似是感觉到了宁华的喘息,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眸中带着惊吓过后的庆幸,还有一丝让宁华不由脸红的温柔。

    玄徵将宁华搀扶起来,青玉一边注意着身后的箭雨,一边拉着宁华的手腕,焦急的唤道:“我们快往树林里跑,这里没有遮挡实在是太危险了!”

    青玉拉着宁华的便跑,一直拉着宁华手腕的玄徵却是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嘴角洋溢着温柔纯美的笑,眼中却是带着决绝。

    “玄徵!你要干什么……”

    宁华的心里漫起了惊恐,她伸出手想要抓住玄徵,然而玄徵只留给她一抹温柔的笑意,便绝然的转过了身子。

    “玄徵!玄徵!”

    青玉停下脚步,正想上前救回玄徵,却只见玄徵从衣袖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他倒出了一颗药丸,毫不犹豫的放入了口中。

    他转过身,嘴角的笑轻柔如风,还带着点点羞赧,他笑望着宁华和青玉,嘴唇轻启,喃喃道:“快跑!”

    青玉猛地想起了冷凌澈的交代,不顾宁华的喊叫,拉着她便冲进了树林。

    那些黑衣人哪里肯放过,他们中了计,不但没能杀的了正主,反是折损了不少自己人,此时杀红了眼,只想杀人泄愤。

    他们现在占着人数优势,一部人拖住了玄宫两人的手脚,其他人则是作势要冲进树林,杀光女眷。

    可突然有一个人挡在了他们面前,那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纤细柔弱,看起来弱不禁风。

    他的手上连一把武器都没有,只垂着头静静的站着,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

    其中一个黑衣人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正想用眼前这个白皙柔弱的男子开刃,谁知他刚跃到男子身边,便有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擒住了他的脖颈。

    那只手冰冷无温,明明纤细的仿若女子,可那力度却仿若凶残的猛兽。

    黑衣人突然心生了一丝惊恐,他们当了多年的杀手,对危险的感知十分敏锐,这个看起来软绵无力的男人也许才是最危险的一个。

    玄徵缓缓抬起头来,那张总是挂着羞涩笑意的脸上此时满是狰狞的笑,他扬着嘴角,明明是一样的眉眼,看起来却是邪魅而又狂狷。

    他晃了晃头,肆意打量着自己手中的黑衣男人,似乎在看着什么好玩的东西。

    突然,他扬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而又残酷的笑,那些人黑衣人正想上前,只听在吵乱的四周,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那声音让人闻之生寒,仿佛坠入了冰窟,被阴凉的寒气所笼罩。

    那些黑衣人怔在了原地,直勾勾的看着被玄徵捏在手中的同伴。

    只见那名黑衣人的头以一种扭曲诡异的角度耷拉着,仿佛他脖颈的骨头已经被人捏碎,此时犹如一个提线布偶,没有一丝的支撑。

    玄徵摇了摇手臂,见那人已经停止了呼吸,似是觉得十分无聊,蹙着眉将那黑衣人随手一丢。

    玄徵又抬头看向了面前的黑人们,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们,似乎在考虑着他们的死法。

    玄徵给了他们一种很不详的感觉,就好像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恶鬼!

    “兄弟们!我们一起上,给老八报仇!”

    那些黑衣人群起攻之,就算这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敌得过他们这么多人!

    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一个人都以不同的死法横尸倒地,玄徵却是不知疲惫,肆意的享受着飞洒的鲜血和他们畏惧的眼神。

    一个又一个黑衣人倒下了,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人,他看着同伴的尸体仿若层层叠叠的死亡之花,他心中的畏惧和惊恐到达了极致。

    他终于知道了,他眼前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可以主宰他们所有人性命的修罗。

    他扔下了手中的刀,一双眼中满是惊恐和畏惧,他摇着头,近乎崩溃的大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他不想再与这个人为敌了,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死亡的逼近,他不想再忍受这种折磨了,他宁愿投案自首,也不想再面对这个恶魔了。

    看着狂奔而去的黑衣人,玄徵歪了歪头,他从地上捡起刚刚被人扔掉的钢刀,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随即他欣喜的笑了起来,似是想起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事情。

    他抬臂一掷,那钢刀仿若长了眼睛一般,带着破风的力量直直的插进了黑衣人的胸膛。

    钢刀深入那黑衣人的身体,然而那力道并未因此被阻绝,直到那钢刀狠狠的刺入树干之中,那巨树猛地震荡了起来,钢刀才停止了动作。

    而那个试图逃跑的黑衣人被死死的钉在了树上,那惨绝的死法让人看着便心惊胆战。

    玄宫和玄羽自是也看到了这一幕,玄羽震惊不已,开口问道:“他怎么出现了?”

    玄宫摇头,脸上也是一片惶恐,潭州的那一幕让他记忆犹新,至今难忘,发疯的玄徵绝对要比这些黑衣人更加可怕!

    两人加快手上的动作,将剩余的黑衣人尽数除掉,当黑衣首领砰然倒地,两人才如临大敌的看着玄徵。

    玄徵也冷冷的看着他们,他身上那件浅蓝色的衣衫此时全是血迹,那白皙的脸蛋上更是沾满了鲜血,刺目殷红。

    玄宫和玄羽两人咽了咽口水,握剑的手都渗出了薄汗。

    正在此时,宁华突然跑了出来,担忧的唤道:“玄徵!”

    玄宫和玄羽心道不妙,而玄徵果然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一步一步朝着宁华的方向走去。

    “她们都在树林里,若是让玄徵发现,只怕她们都得死!”玄宫神色肃然,眼中带着必死的决心。

    “我们还能控制他一阵,让乐华和青玉带上她们快跑吧!”玄羽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眼,多年的默契让他们看出了对方的想法。

    两人一人在左,一人在右,想要截断玄徵的去路,然而玄徵只直直的盯着宁华,一双眼睛闪着幽幽寒光。

    玄徵只是敷衍着对付着玄宫两人,然而两人将他缠得紧了,让他不耐又恼怒。

    玄宫趁此大叫:“你们快上马车!快跑!”

    众人一时不明所以,然而愤怒之中的玄徵变得更加的危险而狂躁,他一拳打在玄宫的心口处,将玄宫逼得连退几步。

    宁华惊愕的捂住了嘴,而安华她们趁此机会便向马车跑去。

    “宁华!快走啊!”众人要去拉着宁华,然而玄徵却是目光一凝,脚步一转,便扣住了宁华的肩膀,将她扯向了自己的身边。

    “宁华!”玄宫和玄羽齐齐喊道,然而就在他们以为宁华要被玄徵掐断脖颈的时候,玄徵却只是眯着一双危险的眼睛紧盯着宁华不放。

    宁华错愕的看着玄徵,在玄字暗卫里,她最熟悉的就是玄徵,在她心里玄徵是最温柔最干净的人,他就像一个腼腆的孩子,让人充满了保护的欲望。

    可也正是这个最柔弱的人,竟是在她最危急的时刻将她护在了怀里,试图用自己的身子去阻挡那破空而来的箭矢。

    直到现在宁华还是难以置信,难道他不知道那样会死吗?

    他明明那么怕痛,甚至就连划破手指都会偷偷哭泣,可一直胆小脆弱的他为何会愿意舍弃性命来救她?

    所以,虽然宁华知道眼前的玄徵与平时不同,可她却并无畏惧之意,她仔细的打量着玄徵,发现他的衣襟和脸上都是血痕。

    宁华颤抖声音,蹙眉问道:“玄徵,你受伤了吗?你可是哪里痛吗?”

    玄徵那死水般的眼眸波动几许,可他的表情却依然阴鸷狠厉,突然他在众人的震惊错愕之下,将宁华扛一把扛在了肩上,大步的朝着马车走去。

    玄宫和玄羽望了彼此一眼,两人眼里满是疑惑,玄徵这是疯上加疯了?

    乐华咬了咬牙,作势要冲上去,却被玄羽一把拦住,“我的小姑奶奶,你这是要去送命吗?

    那可是发疯了的玄徵,接近不得的!”

    “宁华!”乐华挣扎着,想要跑过去救宁华。

    玄羽连忙将乐华抱得更紧了,开口劝道:“玄徵若是想杀她,刚才就杀了,看他这架势是不会杀宁华的!

    但是你要是去了可就说不准了!玄徵现在阴晴不定,我们不能去招惹他!”

    “废物!”乐华一边挣扎着,一边痛声骂着玄羽。

    玄羽好不委屈,那可是发疯的玄徵啊,就连主子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关他什么事啊!

    青玉想到刚才的一幕,抿了抿嘴说道:“或许事情与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