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启程夏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二章 启程夏国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国中云曦在意的人只手可数,特别是云泽和国公老夫人。

    这两人可以说是云曦在夏国最后的亲人,当年她没有冷凌澈,没有团团,没有那么多爱她疼她的人。

    能让她感受到血脉亲情的就只有云泽和国公老夫人,云泽需要她保护照顾,可她那时也是个孩子,也需要别人的安慰。

    那时候国公老夫人会时常进宫陪她,会温柔的摸着她的头顶,会紧握着她的手。

    每当有人欺负她时,都是国公夫人站住来保护她,宠着她,即便她明明心狠手辣,可在国公夫人心中,她永远都是最乖巧懂事的女孩。

    如果说是泽儿让她有生活下去的动力,那么便是外祖母给了她可以依靠的肩膀和温暖。

    云曦此生最恨的便是生离死别,她突然想起了母后去世时的模样,她好怕,她真的不想再经历亲人的离散了。

    “夫君,外祖母她,她……”

    云曦不敢去想,就算这封信用最快的速度送来楚国,至少也需要五日的时间,这五日里外祖母的病情会是好转亦或是恶化?

    “夫君!我要回夏国,我要去见外祖母!”

    云曦如何也想不到她得到的是如此噩耗,她本是和冷凌澈商定等团团稍大一些,他们就一同回夏国待上几日。

    可没想到时间是从不等人的,还没等他们回去探望,竟是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云曦突然好怕,她怕时间会来不及,她怕再也看不到外祖母慈祥的笑。

    感受着怀中人儿的颤抖,冷凌澈更加用力的将云曦环在怀里,他轻轻的抚摸着云曦的后背,温柔的摸着她的长发,“曦儿不哭了,我陪你回夏国,我这便进宫求见陛下!

    乖,听话,不哭了,你来整理行李,明日我们便启程!”

    冷凌澈安抚好云曦,在进宫之前却是唤来了玄商,玄商见冷凌澈一脸寒色,心中不由一紧,能让主子如此看重的,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

    “你即刻启程去夏国!”

    “夏国?”玄商不明所以,随即正色问道:“难道是夏国有内乱?”

    冷凌澈摇了摇头,他得到的信息太过杂乱,根本没有头绪,“我暂时还不知道,所以才要你去夏国处理。”

    就算他和云曦明日启程,但是速度自是比不得玄商策马而行,他心里有些不安,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除此之外,我在夏宫留了两个暗卫,你到夏国之后便去联系他们,让他们告诫云泽最近不要外出走动。

    即便夏帝让他代君安抚民心,也绝对不可,让他好好待在宫里装病,直到我和云曦过去!”

    “您和世子妃也要去?”玄商闻后更惊,难道夏国发生了什么大事?

    冷凌澈面色微有凝重,只淡声说道:“去准备吧!”

    玄商不敢耽搁,立刻起身行动,冷凌澈蹙了蹙眉,楚夏两国相距甚远,消息难免有所延误,但愿一切都来得及!

    冷凌澈的提议让楚帝有些惊诧,虽然云曦已经嫁到楚国,可这种事情乃人之常情,楚帝也没有理由拒绝。

    “你派些王府的护卫护送云曦便可,你没有必要随之前往吧……”冷凌澈不是一般的臣子,他是楚国皇室血脉,前去探望一个夏国臣妇,他觉得不妥。

    “陛下!云曦的外祖母年岁已大,这消息传来的时候至少已过了五日,情况到底如何,臣不敢奢望。

    臣不忍让云曦一人面对亲人离散,至少在她伤心悲痛时,臣能送上一方帕子,给她一句安慰,还请陛下恩准!”

    冷凌澈言辞恳切,深深叩首,楚帝看了冷凌澈一眼,叹气道:“你何必如此,当初这桩婚事朕看你还很是不喜……”

    楚帝当时是不想让冷凌澈与金陵权贵联姻,又想着用云曦来制衡夏国,可他没想到反是给冷凌澈娶了一个助力回府,所以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的疙瘩。

    “陛下!臣与云曦相处之后才知,我们的过往竟是如此相近,我们都是幼时丧母,又都被自己的父亲所厌弃,从小便要如履薄冰的活着。

    只有我们才更了解彼此的痛苦和不易,也才更珍惜现在的一切,臣曾说过今生只云曦一人,因为只有她才会对臣的曾经感同身受!”

    冷凌澈说话的声音一直十分平淡,也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楚帝却是心中一紧,看着冷凌澈的眼神有些复杂。

    曾经他是很喜欢这个侄子的,或许是因为宸妃的关系,在那些子侄中,他确实很偏爱冷凌澈。

    可是后来很多事都变了,玉府覆灭之后,他自是要忌惮有玉家血脉的冷凌澈。

    不过好在锦安王并不看重的这个儿子,主动要将他送去夏国,这才了却他的一桩心事。

    可如今回想起曾经,他或许也有一些后悔了,让冷凌澈孤寂悲惨的是他,此时看着冷凌澈只跪求能好好陪着云曦,他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楚帝挥了挥手,似有些疲惫的说道:“罢了,你们一同去吧,尽早归回就好!”

    其实楚帝很欣赏冷凌澈,同辈人中冷凌澈确实是个佼佼者,只要他肯安分守己,能一心辅佐以后的帝王,他也不想再多加打压了!

    “臣叩谢陛下!”

    冷凌澈缓缓起身,躬身退殿,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韦喜德看了楚帝一眼,冷冷的抬眸望着冷凌澈的背影,浅淡的眉毛紧紧皱着。

    自从宸妃复出,陛下的心真是越发的软了!

    其实谁做这个锦安王对他都没什么影响,可唯独不能是冷凌澈!

    此人看似温润,实则便是一把见血封喉的利刃,玉府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在乎。

    若是冷凌澈做了锦安王,只怕他们这些牵连当年之事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韦喜德眯了眯眼睛,随即轻声与楚帝说道:“陛下,您的茶凉了,奴才再去为你沏一壶茶吧!”

    “让下面的小太监去做就好!”楚帝看着奏章,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些小太监笨手笨脚的,哪里有奴才手艺好啊!”韦喜德赔笑说道,一脸的奉承讨好。

    楚帝一笑,点头道:“那便你去吧,朕倒要看看你的手艺有多好!”

    “得嘞!奴才领命!”

    韦喜德快步走出宫殿,招呼来了一个小太监,在小太监耳边低语了几句,小太监连连点头,韦喜德转身又向内宫深处走去。

    “什么?冷凌澈和云曦要回夏国?”湘妃听闻之后,脸上是难掩的欣喜。

    韦喜德垂眸而笑,声音尖锐轻细的说道:“奴才亲耳所闻,说是世子妃的外祖母病重,世子要陪同世子妃回夏探亲,听闻明日便会启程!”

    “冷凌澈对云曦倒真的是满腔柔情啊,本宫正愁没有机会收拾他们呢,他们倒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

    湘妃扬唇而笑,嘴角笑意潋滟,冷凌澈和云曦一个比一个难对付,她迟迟不敢出手,唯恐反中了他们的奸计。

    如今他们要离开金陵,她想下手便容易多了!

    韦喜德亦是满脸笑意,他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一脸奸诈狡猾的模样,“如此奴才便恭贺娘娘了!”

    “有劳公公了,本宫定会抓住这次的机会!”

    两人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狠绝和毒辣。

    韦喜德走了之后,冷清菲才开口问道:“母妃,您是要趁机……”

    冷清落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湘妃点头笑笑,一脸欣喜的说道:“自是!若是他们死了,这王府不就是冷凌弘的了吗?

    虽说他迂腐了一些,但是至少不会给我们找麻烦不是吗?”

    冷清菲那张看起来柔美清丽的小脸上扬起了宛如毒蔓一般的笑,她缩进了湘妃的怀里,声音明明是少女独有的清脆,可出口的话却是阴森冷酷。

    “我们要吸取二哥的教训,这次找的杀手绝不能查出和我们有关,不管能成与否,至少不能牵连到我们身上!”

    冷清菲脸上有着与她年纪不相符的狠辣,即便是在说着杀人害命的事情也是一副浅笑盈盈的模样。

    “这是自然,你二哥空有一个身份,其实不过就是一个酒囊饭袋,也亏得他能挺到这个时候,让你弟弟得以长大!

    这次我才不会排遣自己的人手,只要等冷凌澈一死,我们将锦安王府握在手里,对付冷凌衍便也不在话下了!”

    母女两人“咯咯”的笑了起来,明明是欢愉的笑声,却让人有一种刺骨的阴森之感。

    ……

    此时太子府中,冷凌衍也得到了韦喜德传来的消息,冷凌衍扬唇一笑,神色阴鸷冷戾。

    蓝怀如蹙了蹙眉,试探着问道:“太子,我们要不要趁机除掉冷凌澈?”

    冷凌衍挑了挑嘴角,不屑的说道:“你以为冷凌澈的命是那么好要的?他身边的侍卫可不是摆设!

    特别此事还关系到云曦的安危,冷凌澈绝对会有所筹谋,我们何必损兵折将的去冒险呢?”

    “可是,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啊,若是能在此时除掉他们,对我们而言也是个好事!”他们屡屡败在冷凌澈手上,就连欧阳皇后也因为冷凌澈被废,着实棘手。

    “就算杀了他又能如何?杀了冷凌澈不一定能夺得皇位,但是等我得了皇位便一定能除掉冷凌澈!”冷凌衍低沉的笑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极其开心的事情。

    届时他要在冷凌澈面前杀了他的儿子,占了他的女人,他要让冷凌澈知道,他才是最后的赢家,他才是那个被上天眷顾的人!

    “太子的意思是……”蓝怀如知道冷凌衍与冷凌澈积怨颇深,可没想到他居然会放弃这个机会。

    “不过冷凌澈不在,我们行事也的确方便一些,给那边传信吧,有些碍眼的人也该做掉了!”他也不屑再和冷凌澈有什么纷争,他要夺便要得到整个楚国江山!

    ……

    整个芙蓉阁都乱了起来,因为行程匆忙,所有人都在着手准备着冷凌澈和云曦的行李。

    “简单些就好,衣裳也不必准备太多,到了夏国也可以买!”

    可云曦和冷凌澈能将就,团团却是不行,她们不放心外面的东西,恨不得将团团所有能用得上的全装进了箱子里。

    团团还小,云曦不舍得将他放在府里,殷太后年纪也大了,楚帝每日都在宸妃那,自是也不能托给宸妃,冷凌澈两人觉得还是将孩子带在自己身边才最好。

    奶娘自是也要跟着随行,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整个芙蓉阁都乱糟糟的。

    云曦和冷凌澈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却带了不少的药材还有玄徵平日里所做的配药。

    夏国的来信也没有说明国公夫人的病症,云曦便只好多做一些准备。

    众人本就是忙的焦头烂额,锦安王却偏偏来此处捣乱,“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夏国相隔万里,你们怎么好带着孩子到处乱跑?

    团团还这么小,饿了怎么办?病了怎么办?大人都吃不消,更可况一个小孩子了!

    你们去便去吧,把团团留下,我可以告假在府,天天不眨眼的盯着团团,绝对不会让他瘦一两!”

    云曦忙着收拾团团的东西,没有时间理会,冷凌澈则是一脸嫌恶的说道:“团团一见你就哭,留给你才是不妥吧!”

    “这种事习惯习惯就好了,总比跟着你们去夏国的好,你们还是把团团留给我吧!”锦安王耐心的劝着冷凌澈,希望冷凌澈能同意将团团留下。

    冷凌澈不耐烦的走到了门口,锦安王跟在冷凌澈身后喋喋不休,冷凌澈突然一个转身,一把将锦安王推出了房门,随后挂上了门栓。

    “逆子!你把门打开,你让本王进去!”锦安王拍着门,怒声吼道。

    冷凌澈却是拂了拂手,转身进了内间,压根就不理会锦安王的喊叫。

    锦安王敲了一会儿门,见真是没人理他,便转身快步离开,直接进了皇宫。

    楚帝本是在宸妃宫里休息,听到锦安王进宫还以为有什么要事,没想到他居然要跟着去夏国。

    楚帝瞬间冷了脸色,劈头盖脸便是斥了锦安王一番,直接将锦安王赶走了。

    锦安王是他的亲弟弟,哪有当朝王爷随意出访别国的,这岂不是给了夏国天大的面子,他自是不愿!

    锦安王见楚帝这边也行不通,愁容满面的离开了,他要多久看不到他可爱的大孙子了?

    这简直是要他的老命啊!

    不行!他还是告假去找婉清吧,只有婉清才能弥补他心中的悲痛!

    次日清晨,锦安王门前整顿了一列长长的队伍,待冷凌澈和云曦踏上马车,队伍便向城门驶去。

    百姓不知道锦安王府有何动作,都在两边翘首看着,各自猜测着。

    这次芙蓉阁中几乎所有人都随之同行,有安华她们一路照顾,云曦自是会省很多心力。

    玄羽和玄宫骑马守在冷凌澈和云曦身侧,玄徵这次也一同随行,毕竟玄徵的医术常人难及,云曦只想着,只要还来得及,玄徵一定会帮她救治外祖母。

    云曦很急切,恨不得能立刻赶回夏国,队伍的速度也前进的很快。

    安华和青玉在车子里都铺了厚厚的毯子,可以缓解车上的不适,团团一路也很乖巧,没有哭闹半声。

    车队前进了将近大半日,就算人不休息,马也吃不消了,车队便停在了一处靠近小湖的树林中,以供众人补给水分。

    众人刚刚将火堆驾好,准备烧水煮些食物吃,谁知道树林竟是无风自动,林中就连一声鸟鸣都没有,隐隐却能听到草地上传来窸窣的声响。

    玄宫和玄羽立刻拔出佩剑,警惕的守在马车四周,突然树林马车正前方射出了两只弩箭,直直的射进了冷凌澈和云曦的马车内。

    与此同时,树林各个方向突然冲出来一批黑衣人,他们身穿黑袍,脸上覆着面巾,只露出一双黑通通的眼睛。

    其中一人手执钢刀,厉声喊道:“不论男女!一个不留!”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关心,浮梦会照顾自己滴,夏天热,你们在吹空调的时候也要悠着点哦……

    不知道你们那里都多热,我一个东北的宝宝却是突然要承受37度的高温,而且是那种十天半月没有一滴雨的暴晒,身体机能完全没准备好啊,呜呜呜……所以你们夏天千万不要有来北方避暑的念头,绝对让你怀疑人生啊……

    另外这次云曦她们回夏国很快就要展开新的一卷了,你们关心的很多坑浮梦都会一一填起来啦,期待不,哈哈哈哈……

    最后还是一句,都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中暑,不要伤风,已经八月了,在努把力我们就过年了,哈哈哈,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