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章 分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章 分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气渐渐回暖,云曦偶尔会带着团团去宫里给殷太后请安。

    因为殷太后顾及云曦和团团的安危,便特意下了旨令,让云曦带着两个婢女一同进宫。

    云曦带着宁华和乐华一同入乐宫,刚一进德彰宫,便看见宸妃和瑾妃都坐在里面,众人一看见团团便立刻围了过来。

    团团本就不认生,挥动着小胳膊小腿的就和众人笑着,众人的心都被他笑的化了,你抱一下我抱一下,完全沉浸在了团团带来的欢乐之中。

    冷清落拉了拉云曦的衣袖,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云曦见她有心事,正好她也想在今日去看看冷凌泽,便将团团托给了殷太后几人。

    殷太后自是乐意的,挥着手就让两人好好出去散心。

    云曦自是放心,有殷太后和宸妃全程盯着,瑾妃又在一旁帮着照顾着,这保护简直比芙蓉阁还严密。

    夏初融融,外面的阳光温暖明媚,云曦看着愁眉不展的冷清落,开口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唉……我真是好想念钰哥哥啊!”冷清落仰天长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云曦挑了挑眉,有些不明所以,冷清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幽怨的说道:“以前我还跟着起哄,现在我才知道被人催婚事的感觉有多烦,怪不得当初钰哥哥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皇祖母和姨母催你的婚事了?”

    冷清落苦恼的点了点头,如今宫里到了年纪的人只有她一人没着落,冷清萱都要生了,如今宸妃看着团团喜欢的紧,自是开始催冷清落的婚事。

    特别是殷钰没在金陵,殷太后便也将注意力放在了冷清落身上,每天都和宸妃研究着金陵哪家的公子好。

    “我最近真是要烦死了,只有团团来的时候,我才能得以清静!

    二嫂,不如你把团团留在宫里几日吧,也让我好好的过些安稳的日子!”

    云曦给了冷清落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冷清落叹了一口气,她也知道云曦定然舍不得,便道“二嫂,不然我离家出走怎么样?我可以拉着绮梦去闯荡江湖啊!”

    “你别胡闹了,难道你想让陛下下令全国搜捕你呀!”而且就冷清落那点身手,到了江湖也没有什么用处。

    “那你又是为何不想成亲呢?是觉得还没有准备好,还是不喜欢金陵的这些公子,亦或是有了心上人?”

    云曦挑眉笑道,冷清落脸一红,连忙解释道:“哪有啊!我就是还不想嫁人嘛!

    这种事也急不得,不是看个好人家就能嫁过去的啊,我也想像你和二哥一样,能找到一段刻骨铭心的缘分!”

    云曦点点头,她其实不赞同长辈逼婚,但是殷太后她们也都是好意,虽说这种关怀有时候是一种负担,但是也不好伤了长辈的心。

    “你也别着急,皇祖母她们也就是平日多唠叨你几句,你若是不愿意,她们也不会强迫你!

    就像小侯爷,皇祖母催了他这么多年,也没非要给塞给他一个夫人啊!

    长辈的关切有时候虽然让我们觉得有些麻烦,但这至少证明还有人关心我们不是!”

    就像她,自从母亲去世,肯为她着想的也就只有外祖母和静姨了,若是母后也能对她耳提面命,那对她来说绝对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这个我也知道,可是天天听着,真的会烦啊……”冷清落郁闷的喃喃自语着,眼中还有着云曦没有留意到的惆怅。

    两人到了冷凌泽的住处,还没进院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嬉笑之声。

    只见冷凌泽手里正拿着一个风筝,满院的奔跑着,可他手里只有短短的一段线,根本就不可能将风筝放起来,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玩的很开心。

    冷凌泽一看见云曦她们,立刻就扔了手中的风筝,欢快的飞奔了过来,“嫂嫂来看我了,嫂嫂来看我了!”

    冷清落不悦的冷声道:“你怎么每次都看不见我啊,这还有个姐姐呢!”

    冷凌泽却不理她,只眼巴巴的看着云曦,随即又委屈的说道:“嫂嫂好久不来了……”

    照顾冷凌泽的孙嬷嬷也出来拜见云曦,笑着与冷凌泽说道:“十一殿下,世子妃不是前两日刚来过吗?给您的果子还没吃完呢,您怎么都忘了!”

    “就是好久了!”冷凌泽嘟着嘴,一口咬定,随即还点头重复着,“好久好久了,久到我都数不过来了……”

    冷凌泽掰着自己的手指,一脸认真的说道,云曦失笑摇头,将事先准备好的蜜饯给了他,“你看看这个喜不喜欢吃?”

    “喜欢喜欢,我都喜欢!”冷凌泽跳的老高,拍手笑了起来。

    看着他拿着蜜饯满院跑,众人脸上都浮现了一丝可惜的神色,明明长得如此俊秀,若是心智正常该多好啊!

    “十一弟长得不像父王,难道是像他的生母吗?那他的生母应该挺美的吧,怎么会不得父皇喜欢呢?”

    冷清落对冷凌泽的生母一点印象都没有,可看冷凌泽这般漂亮,想必她的生母也应该很美啊!

    孙嬷嬷是宫里的老人,知道的自然比冷清落多,也叹了一口气,语气里皆是怜悯。

    “其实所谓的美人,相貌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气度。有些贵族小姐长得只是中上之姿,但是举止高贵得体,看起来便要更美上几分……”

    这点云曦是赞同的,这也是为什么世族大家会对女子的仪容要求甚高。

    “我倒是有幸见过十一殿下的生母两次,其实五官是很精致秀气的,若是好好打扮,不见得会比湘妃娘娘差!

    可是她的额上有一道很深的胎记,所以她平时额前都留着厚厚的碎发,看起来便没有精神。

    再加上她家里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商户,做的都是小买卖,只够勉强糊口,她就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人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就单凭这一点她就及不上很多人,后来她家父母皆去,她就入了宫做了宫女,谁知后来竟得了陛下的宠幸。

    可她终究福薄,一天的好日子也没享受到啊!”

    众人看着一脸欢喜笑意的冷凌泽,心情都有些沉闷,云曦却是突然觉得,或许冷凌泽这样也好。

    这样他就不会觉得悲伤,也不会思念亡故的母亲,更不会被有心人利用,或许就这样开开心心,没有烦恼的过一辈子也好!

    云曦回到德彰宫时,团团已经睡了,但是殷太后、宸妃、瑾妃仍旧围在团团身边,一副怎么也看不够的模样。

    冷清落和云曦相视一眼,两人都是无奈一笑,她们对团团是不是有些太娇惯了?

    见云曦她们回来,宸妃忍不住夸赞道:“我就没见过这么省心的孩子,云曦,你可真有福气啊!”

    团团确实乖得很,只要不是饿了尿了,平时几乎一声不哭的,从怀着团团的时候开始,便让云曦很省心了。

    “哀家的小重孙就是乖,等团团长大了,会说话了,那时候才更是讨人喜欢呢!”

    看着大家对团团赞不绝口,云曦心中却是隐隐有些担忧,冷凌澈虽是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实则性子却是腹黑到极致,希望团团以后能简单一些,千万不要像他父亲那么“蔫坏”!

    出来半日了,冷凌澈也下了朝,一家三口便要离开了,殷太后她们又赏了不少好东西,让云曦一度感到很不好意思。

    团团每次进宫都要带走不少好东西,云曦担心长此以往,团团会不会将楚宫都搬空?

    回了王府,岳绮梦正在院内坐着等着云曦,一见宁华和乐华手里的包裹,便忍不住笑道:“团团这是又出去赚钱了,小小年纪便如此财迷,以后定比殷侯爷还要富有!”

    云曦也无奈的看着酣睡中的团团,这小家伙的确会敛财,而且聚财的速度比人家做生意的还快,无需成本,只要咧嘴一笑,便有人心甘情愿的掏钱。

    云曦让冷凌澈将团团抱进了屋内,自是则是和岳绮梦在府里散步,府里已经种满了花草,满盎然之景。

    “我来的时候正是秋天,那时王府的花已经谢了大半,府里的人也乱糟糟的!”

    岳绮梦来的时候许欢宜和秦侧妃都在,三天两日便会生事,的确让人烦心。

    “是啊!那时候府里也不太平,好在有你帮衬我,帮我解决了不少的难题!”那时正是她和秦侧妃斗得最厉害的时候,还有许欢宜那个不省心的整日找她的麻烦。

    而且她那时还怀着身孕,很多事都不方便做,岳绮梦的确帮了她很多。

    “曦姐姐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谁让我一见你就喜欢呢,而且也是因为曦姐姐我才认识了清落和琼羽,才有了很多很美好的回忆啊!”

    岳绮梦一身莲青色的长裙,一如云曦与她初次相见那般,她是云曦见过的最纯真最侠气的女孩子。

    她会为了流民而不惜与官府为敌,会亲手为流民做汤羹,会抱着那些流民的孩子与他们玩着游戏。

    她身上有云曦她们所没有的淳朴,她是一块不经雕琢的璞玉,自然随心却反是让人忍不住憧憬。

    “那时曦姐姐身边有很多不好的人,所以我便想着一定要保护好曦姐姐,不让人伤到你!

    可现在王府已经太平了,团团也出生了,一切都如这初夏一般,满是希望和温暖,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绮梦!”云曦惊诧开口,伸手握住了岳绮梦。

    岳绮梦挑起嘴角,柔柔一笑,唇边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灵动又清丽,“曦姐姐,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金陵虽好,却不是我的江湖。

    江湖中人便是居无定所,领略不同的风光,结交不同的人群,每日都活在新鲜与期待当中,那才是我向往的生活!

    虽然我舍不得你们,可我终究有一日还是要离开的啊,人生苦短,我想用有限的人生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岳绮梦在说这番话时眼中闪着夺目的光彩,让云曦都为之眩晕,好似她的话语里充满了无限的诱惑,让人为之向往。

    虽然云曦知道这金陵不属于岳绮梦,可真到了离别的时候,她还是无法释怀。

    岳绮梦语气坚定,看似已经想了许久,云曦很想自私的留下她,可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剥夺岳绮梦的信仰。

    “那你和陆公子……”岳绮梦从没有与云曦提及过她和陆流君的事情,可既然岳绮梦已经准备离开了,难道他们两个已经不可能了?

    岳绮梦扬唇一笑,笑意比园中的百花还要更盛,她的双目清亮透彻,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她看着花园中刚刚吐蕊的小花,柔声说道:“有些感情很美很甜,却会蒙蔽你的双眼,让你看不清自己的内心。

    这样分开也好,可以让我们彼此好好想想,我们真的是彼此唯一的坚守吗?”

    若是就连时间都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她才会有与他共度一生的勇气。

    若是他们没能走过,不幸跌落在了时间的长河里,那她也会永远记得那个月夜,还有夜色下那个如画的男子,和他那句带着酒香的呢喃“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