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生财迷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生财迷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蓝玉杺显然被吓得不清,锦安王那张阴沉的脸就连共事多年的同僚都会害怕,更何况是蓝玉杺一个女眷了。

    她还想分辩些什么,她当时确实是为了嘲讽云曦和殷钰,可她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

    她看见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殷锐,心中更是惴惴,正想求蓝玉柳帮她说说话,宫里突然来了懿旨。

    蓝玉杺身子瞬间踉跄,站都站不稳了,殷太后自然不会轻易下懿旨,只怕那懿旨便是为她准备的。

    众人立刻跪地接旨,陈公公洋洋洒洒念了一遍,蓝玉杺的脸色苍白如蜡,殷太后居然要当众责打她三十板子,这简直会让她成为金陵的笑柄!

    她此时真的怕极了,她拉着蓝玉柳的裙摆,哀声哭求道“姐姐,你救救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蓝玉柳不悦的拍开蓝玉杺的手,现在知道错有什么用,那是懿旨,所有人必须遵从,便是要了蓝玉杺的命,她们也不能有半点违背!

    蓝玉柳抬头看了一脸窘迫的户部尚书一眼,眼中尽是埋怨,她身为太子妃还要处处小心,他这庶妹倒好,处处树敌,虽然殷太后今日没有责罚她,只怕还是免不了一顿数落!

    想到此处她就恨极了父亲,他将蓝玉杺纵容的无法无天,如今还要牵连他们。

    户部尚书红着一张老脸,刚才他的女婿被打,他没敢劝上一句,生怕惹祸上身,如今他也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受罚。

    蓝玉柳的埋怨他如何不懂,他只觉得宠惯姨娘庶女没什么大事,若是他早知如此定然也会整肃家风。

    依照锦安王这记仇的性子,只怕日后定会找他的麻烦,明日上朝也会有御史弹劾他,这般想着户部尚书也是恨极了蓝玉杺。

    锦安王却是觉得这样还不解气,沉着声音道:“既然这女人如此可恶,你们殷家居然还领着她来我王府添乱,一样不可饶恕!

    你身为她的男人,教妻无方,一样该罚,本王看你们各领三十大板好了!”

    锦安王对殷锐还有旧怨未算,当初为了冷清薇的名誉,他自认吃亏,忍气吞声,如今他们殷府还敢来撒野,真当他好欺负了是不是?

    殷锐是个文人,此时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殷铭心疼弟弟,便恳求道:“王爷,殷锐他已经浑身是伤了,您就饶过他吧!”

    “饶他?那我们锦安王府受的委屈如何算?今日本是我孙儿的满月宴,却蒙受了如此委屈,难道你还能再补回一个不成?”

    “来人!就在此处行刑,一个板子都不准少,打死了算本王的!”

    锦安王语落便恼怒落座,再不理会殷铭,殷铭只有这一个弟弟,自然舍不得,锦安王瞥了他一眼,嘲讽笑道:“你若真放心不下,可以替他受刑!”

    殷铭咬了咬牙,不再说话,若是他今日当众受刑,以后只会成为笑柄,对他们日后的谋划多有不利。

    殷铭偷偷看了一眼冷凌衍,但见冷凌衍神色阴鸷,看他的眼神满是警告。

    殷铭不敢再多话,只得别过脸去,不去看那行刑的场面。

    殷锐是没有力气叫了,只发出低沉的闷哼声,有气无力的喘着气。

    蓝玉杺一开始竭力挣扎,嘶声喊叫着,一会儿求这个救她,一会儿求那个帮她。

    可她如何抵得过行刑的婆子,两个婆子直接将她压在木凳上,一人按着她的头,一人禁锢她的双手。

    当那宽厚的板子重重的落在蓝玉杺身上时,她瞬间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声,那声音尖锐刺耳,让锦安王皱起了眉。

    “你们没吃饭是不是?居然还能让她叫出声来,给本王狠狠的打!”没人知道他现在有多恼怒,他宝贝孙子的满月宴就这样弄砸了,等团团长大后该多么伤心啊!

    越这般想着,锦安王便越是恼怒,这满月宴只有一次,却生生被人给毁了,便怒声叱道:“都给本王用点力气,若是敢偷懒本王连你们一起罚!”

    殷锐是彻底叫不出来了,便是连闷哼声都发不出来。

    十几板子下去,蓝玉杺的喊声也不像以前那样中气十足了,只满脸眼泪的呜呜哭着。

    当打到第三十板子,两人都是有进气没出气,锦安王却还觉得不甚满意,同样都是锦阳侯府出来的公子,怎么品行差的就如此多!

    这时蓝玉杺突然弓着身子,满脸痛楚的喃喃道:“疼!我的肚子好疼!”

    “本王又没让人打你的肚子,居然连撒谎都不会,真是愚蠢!”锦安王不屑的冷声道,没有一点同情之意。

    “带上他们给本王滚!以后本王若是再听到一句不中听的,便亲自去拆了你们殷府!”

    锦安王指着殷铭的鼻子骂道,再也不想看见殷府中人,殷铭一脸悻悻,哪里还有脸面再留,和章氏搀着殷锐二人便匆匆离去。

    满月宴被这般一搅,自是很难再进行下去了,更何况此时锦安王脸色阴沉,众人更是感到畏惧。

    冷凌弘见此便招呼着众人落座,草草饮了两杯酒,便结束了满月宴。

    蓝玉柳一脸惶恐的跟在冷凌衍身边,直到踏上马车,冷凌衍才不悦的叱道:“你是怎么弄的,怎么会在今日出现如此纰漏?

    蓝玉杺是你的妹妹,这件事只怕还会牵连到本宫身上,真是无用!”

    “殿下息怒,妾身也没想到蓝玉杺会如此没有分寸,妾身已经在竭力周旋了,可是云曦她根本就不肯善罢甘休……”

    他们如何也不会在锦安王府生事,今日来锦安王府庆贺,也是为了不落人口舌,没想到反是弄砸了。

    “出了这种事,谁能善罢甘休?今日王叔虽是没有说什么,只怕明日便会有湘妃一派的御史来弹劾本宫,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宫要你何用?”

    冷凌衍动了怒气,对蓝玉柳没有半分的垂怜,蓝玉柳心中委屈不已,却不敢分辩一句,只默默流着眼泪,心里却是更加的羡慕云曦。

    满月宴散了,云曦的气也暂时消了,便准备带着团团入宫,这么多天殷太后几乎每日都派人来询问,早就想看团团一面了。

    今日天气很好,时间也尚早,云曦与冷凌澈商量着便今日进宫给殷太后请安,锦安王本是在一边生着闷气,听到两人要抱着团团进宫,自是要凑这个热闹。

    “那个……云曦今日也累了一天了,你们就在马车里歇一会儿,我来照顾团团吧……”

    锦安王十分体贴的说道,冷凌澈只淡淡的瞄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还想吓哭他?”

    “这次我不说话了,不会吓到他的!”锦安王“低声下气”的保证道,冷凌澈却是不为所动,先将云曦扶上了马车,便抱着团团踏上了车子。

    锦安王气的直跺脚,冷管家问了一句,“那王爷你还坐马车吗?”

    “坐什么马车?女儿和小孩才会坐马车,给本王牵马来!”

    冷管家撇了撇嘴,心想又不是我招惹了你,你跟我置什么气啊,有能耐把小公子抢过来啊!

    一行人进了宫,宸妃和瑾妃也都得了信,早就候在德彰宫里等着。

    “怎么还没来呢?你再出去看看!”这已经是殷太后第三次派人出去看了,脸上都是焦急之色。

    “太后娘娘您别着急,团团年纪小,那马车走不快的,想必一会儿就能到了!”宸妃笑着劝道,其实她心里也急,恨不得能马上看见那个小团团。

    “太后娘娘,王爷和世子世子妃到了!”门外的宫女欢快的跑进殿内复命,殷太后高兴的直接站了起来,抬步出去迎着。

    云曦抱着团团刚一进殿,便看见殷太后一行人出来迎他们,忙要福身行礼。

    殷太后赶紧命金嬷嬷拦着,不赞同的说道:“行这些虚礼做什么啊!你还抱着孩子呢,小心摔倒!

    外间冷,快进内间,当心冻到你和孩子!虽说你已经过了月子,但最近也是不能着凉,否则以后会落下病根的!”

    云曦笑着一一应下,随着殷太后进了内间,殷太后摘掉了手上的护甲,连忙小心的接过团团。

    团团沉甸甸胖乎乎的,很有分量,殷太后笑着说道:“真是个康健的小家伙!”

    云曦将团团外面的兜帽摘下,露出了团团粉圆的一张小脸,他在马车里睡饱了,此时正睁着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殷太后看得一愣,宸妃和瑾妃也都围了上来,众人皆是一怔,随即都立刻看向了冷清落,眼中全是不满。

    这还叫不好看?

    这娃娃简直长的美极了,五官没有一点瑕疵,只怕长大后比他的父母还要美,冷清落究竟什么品位?

    冷清落吐了吐舌头,这也不能怪她啊,当初团团刚出生的时候的确不好看啊,皱皱巴巴的,还红红的,哪有现在的模样。

    她当时回来后是说过团团长得不好看,后来也就忘记帮着他澄清了,害的殷太后她们真以为物极必反,因为云曦和冷凌澈容貌太盛才使得团团平淡无奇。

    “哎呦,我的小重孙哟,这娃娃长的可真好看,比澈儿小时候还好看呢!”殷太后之前就想,就算这孩子不好看,也是她宝贝的小重孙,如今看着他长的这般漂亮可爱,更是高兴不已。

    团团很给面子,似乎是心情不错,咧着嘴就笑了,殷太后满脸震惊,连忙让宸妃两人看,“你们看见没有,刚才团团对哀家笑了,他也喜欢哀家呢!

    我的宝贝呦,真是太招人疼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招人喜欢的孩子呀!”

    冷凌澈觉得殷太后说的有些太夸张了,谁看自己家的孩子都是最好的。

    锦安王却很是赞同,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觉得,哪家的孩子也比不上咱们家团团!”

    殷太后抱着团团,满脸都是慈爱的笑,心情大好的说道:“澈儿小时候也是个招人疼的,不哭不闹的,还好咱们团团像了父亲,没像你那个祖父!

    你祖父当年啊可真是闹死人了,夜夜啼哭,简直都要将房顶掀开了,那时候可真是要烦死我了!”

    团团就像听懂了似的,笑得更开心了,众人都抿着嘴偷乐,只锦安王一人脸色涨得通红,忍不住埋怨道:“母后,你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

    殷太后也不理会锦安王,只笑着逗弄着怀里的团团,宸妃看了好久,实在等不及了,便开口道:“太后娘娘也让我抱抱团团吧,我这眼巴巴的等了许久了!”

    殷太后小心翼翼的将团团递给了宸妃,温暖的肉团子一离开怀里,殷太后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交给了宸妃还不忘提醒道:“轻一点,别吓到了他……”

    团团也不怕生,只睁着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那张小嘴始终咧着,笑个不停,谁看着都喜欢不已。

    正在众人轮流抱团团时,楚帝来了德彰宫,众人立刻起身跪拜。

    楚帝挥了挥手,让众人平身,才看着锦安王说道:“朕听说你动手打了殷锐,这是怎么回事?”

    “他婆娘嘴太损,居然敢侮辱臣弟,臣弟没杀他都是给足他老子面子了!”锦安王显然还在气怒,语气仍然不善。

    宸妃见楚帝不知情,便在楚帝耳边轻轻低语了几句,楚帝闻后一脸震惊,看了看神色不虞的锦安王,点头道:“如此倒是的确该打!”

    殷太后这个时候有些不高兴了,开口道:“你的小侄孙就在这呢,陛下怎么都不知道看一眼?”

    楚帝尴尬一笑,他已经有好几个孙子孙女了,对小孩子也没有新鲜劲了,但为了不让殷太后扫兴,还是从宸妃怀里接过了团团。

    团团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楚帝,楚帝也打量着这个小娃娃,心想怪不得锦安王疼的紧,这娃娃长的的确好看。

    楚帝额前的冕珠一晃一晃的,团团似乎来了兴趣,咧着小嘴就笑了起来。

    楚帝一怔,似是没想到团团会笑,震惊的问道:“他笑了?他对朕笑了?”

    “可不呢,看来团团是认亲的,一看见陛下就笑,心里定是喜欢陛下的!”宸妃柔声笑道,几句话说的楚帝龙心大悦。

    云曦心中无奈一笑,其实团团没事就傻笑,可她们总不能告诉楚帝是他自作多情了。

    殷太后不愿意让楚帝抱着团团,生怕他手重,抱的不舒服,便连忙重新接过,抱在里不肯放手。

    “你这做叔祖父的,第一次见到团团是不是该给点什么?”殷太后瞄了楚帝一眼,开口问道。

    楚帝连忙笑道:“这孩子跟朕这么亲,朕自是喜欢!来人,将朕新得的那对玉如意拿来,等过两日天气热了,就给团团当玩具玩!

    另外再赏赐黄金百两,让凌澈和云曦给他随便买些小玩意儿!”

    冷凌澈和云曦跪地谢恩,楚帝显然今日心情不错,直接抬手让两人起身。

    结果团团在宫里转了一圈,又赚了好几箱子的赏赐,殷太后更是将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全都一股脑塞给了团团。

    团团就这样靠着自己的笑狠狠赚了一笔,直到接了最后的一份礼,他才打了一个哈欠,撇着嘴哼唧了起来。

    “莫不是饿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快带着团团回去歇着吧!”殷太后虽是舍不得,却也不忍心让团团饿到,只嘱咐云曦两人一定要多抱团团进宫。

    云曦抱着团团,冷凌澈环着云曦,一家三口缓步向前走着,云曦靠着冷凌澈的肩膀,笑着问道:“夫君,你说咱们家团团会不会变成一个小财迷?”

    “这样也好,至少我们不用为他准备聘礼了……”冷凌澈嘴角溢笑,俊美的容颜上挂着温柔缱绻的笑。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却没人注意到后面那一脸幽怨的锦安王,锦安王一脸不忿,不悦的嘟囔着:“你们想要恩爱,倒是把孙子给我啊,真是一对不要脸的父母!”

    ------题外话------

    蓝玉杺小贱贱虽然现在没死,是因为还需要她再蹦跶一会儿,然后来个更爽滴,所以不要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