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七章 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怪不得殷侯爷如此大方,谁让这孩子长的都像殷侯爷呢!”

    蓝玉杺自己说的痛快,却没留意到刚才还和乐的气氛瞬间变的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都在用一种莫明的眼神看着蓝玉杺,蓝玉杺见周围安静了下来,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一人身上。

    她看了看蓝玉柳和章氏,发现两人的眼神都是一样的惊慌和愤怒,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她不过是图一时嘴快,她本就看不上锦安王府,更何况此事事关殷钰,她看不惯便多说了一句,却也没有想到这句话会带来的后果。

    蓝玉杺察觉到有一道冰冷的寒光射向了她,她抬头望去,只见刚才还嘴角溢笑的云曦,此时却是满身冷戾,那一双含笑的眸子不再温婉,而是威严又冷酷。

    “你,刚才说什么?”

    声音虽轻,却有着说不出的冷意,让蓝玉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心里莫名的泛起了恐慌。

    “云曦,玉杺她不是这个意思,锦安王府和锦阳侯府挂着亲,殷侯爷可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孙,有些相似也是正常嘛!”

    蓝玉柳恨极了这个庶妹,往日里蓝玉杺很得父亲喜爱,便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而且很多场合宴席庶女都不得出席,是以蓝玉杺也没见过什么大场面,更不知道云曦到底有多难缠。

    如今她这句话说得很是难听,若是一个处置不好,影响的可不仅是女眷这边!

    蓝玉柳笑盈盈的解释着,云曦只冷冷的瞄了蓝玉柳一眼,那疏离冷漠的眼神让蓝玉柳心中一寒。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想听二少夫人自己来说!”云曦自从有孕以来,一直修身养性,很少与人置气。

    就算是云涵的事情,她都没有放在心里,但是这一次有人触到了她的逆鳞,她绝不会轻轻掀过!

    “本宫在问你的话,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个称呼的改变,让众人都想起了初来金陵的云曦,那可是一个连皇后身边人都敢殴打的狠角色啊!

    “我……我说什么了?我不过是说那孩子长得有点像殷钰,我说错了吗?他那眼睛明明不像你们,看着倒像殷钰的桃花眼!”

    蓝玉杺自知理亏,气势不自觉的软了下来,可一见众人都在看她,又不想丢了颜面,便复又说道:“我不过随口一说,你若是心里没鬼,哪里会在意!”

    蓝玉柳恨不得上前抽她一巴掌,章氏更是怒其不争的看着蓝玉杺,脸上却难掩惊慌之色。

    “呵呵……”云曦不怒反笑,以帕掩唇,轻笑出声,她抬眸看着蓝玉杺,冷笑道:“你的意思便是我与殷钰有私情,所以做贼心虚,听不得别人质疑?”

    云曦直接将话挑明,众人都垂眸不语,蓝玉杺脸色微红,抿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殷老夫人也被气得不轻,他们开开心心的来恭贺,还特意备下了厚礼,结果却被人如此污蔑,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

    “姨娘生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些腌臜龌蹉的东西!

    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脑子里面成日想这些东西,怪不得家风不正!”

    殷老夫人咬牙切齿道,那林姨娘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娶进的儿媳也是个可恶的小贱人。

    “你骂谁呢?你再说一遍!”蓝玉杺一直都对自己的身份耿耿于怀,若她也是嫡女,嫁的定是要更好,此时殷老夫人如此辱骂,自是忍受不了。

    “二少夫人,你与老夫人这么说话可不对,老夫人可是你的嫡母,你怎么能当众质疑呢?”严映秋揪住了蓝玉杺的错处,就算两家分府,可身份却是改变不了的。

    蓝玉杺见她成了众矢之的,气得怒不可遏,可她一个人哪里敌得过众人,只得一个人生闷气。

    云曦瞄了一眼蓝玉杺,这蓝玉杺说话一直都不甚好听,她念在今日是团团的喜宴上本不愿理会,可看来这个人不给些教训是不行的!

    “喜华!”

    云曦冷声唤道,一旁隐忍多时的喜华走上前来,恨不得亲自上前踹蓝玉杺几脚。

    “奴婢在!”

    “将二少夫人的话原原本本的转告王爷和世子,就说今日的事情解决不了,我没有心情再继续团团的满月宴了!”

    云曦说完,径自落座,神态冷傲威严,蓝玉柳一听连忙劝道:“云曦,你别冲动,都是我这妹子不会说话,我给你赔礼了!

    今日是团团的好日子,若是因此毁了可不值得,再说这件事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此事关系云曦的名誉,蓝玉柳希望云曦能够压下此事,否则他们也讨不到便宜。

    “好不好听的二少夫人都已经说了,这里的夫人小姐也不少,我还怕什么呢?

    今日我若是压下此事,明日二少夫人还不得在金陵到处与人说,我做贼心虚,不敢过问?”

    云曦轻挑眼尾,又变成了那个冷寂华傲的长公主,蓝玉柳见云曦是真的怒了,立刻冷声叱道:“你给我跪下,请世子妃原谅!”

    “凭什么啊?我又没说什么,为何要跪?”蓝玉杺的眼眶红了,她也怕了,却还是不愿服软。

    “太子妃好生歇着吧,这件事便不劳您管教了!”这件事云曦绝不会轻易算了,跪一下就想了事没那么容易!

    “世子妃说的不错,我们行得正,有何可怕?”此事事关殷钰的名声,殷老夫人自然也不肯轻轻掀过。

    喜华转身便向正堂走去,蓝玉柳心乱如麻,只怕前面要乱起来了!

    冷清落转了转眼睛,拉着岳绮梦的手说道:“绮梦,这里真没意思,咱们回宫陪皇祖母说话吧!”

    岳绮梦明白了冷清落的意思,笑着说道:“这样也好,太后娘娘一直惦记着团团,心里正是急着呢,我们快去吧!”

    蓝玉柳闻后更是心如死灰,她们这分明是回宫告状了,殷太后的脾气那么差,今日只怕难以收场了!

    谁也没有权利拦着冷清落和岳绮梦,章氏的脸都吓白了,蓝玉杺此时也知道怕了,双腿开始隐隐发抖,心里也后悔多说那一句话。

    此时男宾席中,众人正是把酒言欢,锦安王心情大好,众人自是也笑脸相陪。

    冷凌衍看了冷凌澈一眼,心里越发的扭曲起来,冷凌澈不但娶了如此美人,此时又有了个儿子,他过得这般顺遂,真是越发的想让人毁了!

    正在这个时候,喜华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冷凌澈看见了喜华,以为她是有什么事,正想起身,谁知喜华径自走到他和锦安王身边。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冷凌澈不免有些疑惑,若是云曦有事直接与他说不就好了?

    “禀王爷,世子,世子妃有一件事要奴婢转告!”喜华福了一礼,朗声开口道。

    “什么事啊?”锦安王酒意微醺,随口问道。

    “回王爷,刚才世子将殷侯爷的贺礼交给了世子妃,世子妃正与殷老夫人道谢,谁知却有人说起了风言风语!”

    冷凌澈眉头一挑,云曦既然让喜华当众说出此事,便证明女眷那里定是有人说了极其难听的,否则她绝不会如此。

    “风言风语?谁说的?”锦安王放下酒杯,疑惑不解的看着喜华。

    喜华面露委屈,沉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殷家二少夫人说小公子长得不像世子,反是像殷侯爷!

    还说殷侯爷如此大方,送了这般贵重的贺礼,只怕是与世子妃别有私情!”

    喜华一句话让众人都抽起了冷气,锦安王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凌澈微垂眼眸,让人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

    “世子妃觉得委屈伤心,说若是此事不能解决,这个满月宴世子妃也没有心情过下去了……”

    “砰”的一声,锦安王狠狠的摔了一个杯子,好在杯子的纯金的,掉在地上只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却并没有破裂。

    锦安王为了这满月宴筹备了多日,生怕会有任何疏漏,结果竟是白白毁在一个女人手里!

    锦安王抬头望着席上众人,那一双凤眸上扬,闪着凌厉的寒光,身上更是杀气四溢。

    众人都连忙低下头,不敢去看锦安王此时盛怒的模样,锦安王几步跨到一桌,直接从座位上拎起一个人,上去便是狠狠一拳,将那人直接打翻在地。

    “你个小杂碎,居然敢来我王府捣乱,之前的事本王还没有与你清算,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今日本王便要替你父亲清理门户,定要打死你这个小畜生!”

    锦安王说完便扑上去,对着殷锐一顿拳打脚踢,别看锦安王年纪不小,可那拳头却是坚硬有力。

    一开始殷锐还能喊出几声,最后干脆疼的都叫不出来了。

    “王爷息怒!这件事还没有查清,也许是个误会呢!”殷铭连忙上前抱住锦安王,若是再不拦着,只怕锦安王真的就要把殷锐打死了。

    “滚你娘的!”

    锦安王一脚将殷铭踢开,指着殷铭便骂道:“少给老子放屁!误会?若不是他婆娘说了这些话,云曦会来污蔑她?

    你小子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一丘之貉,都他娘的是混蛋!”

    锦安王还不解气,上前继续踹着殷锐,殷铭赶紧站起来,却是怎么都拦不住,便气急败坏的看着冷凌澈:“世子!你怎么不劝着王爷些,事情尚未查清,怎么能随意动手打人?”

    冷凌澈点点头,淡淡开口道:“的确不对!”

    殷铭以为冷凌澈还是讲道理的,谁知冷凌澈侧头吩咐小厮道:“去给我拿把剑来!”

    众人一听冷凌澈这是要开杀戒啊,都连忙让开两步,以免牵连自身,殷铭气得胸口生疼,奈何他人微力弱,根本就拦不住宛若暴怒雄狮一般的锦安王。

    冷凌弘见殷锐已经伤的不轻了,若是真出了人命反是他们不占理,便连忙抱住了锦安王劝道:“父王,咱们先查查此事,到时候自有公理定夺!”

    锦安王一听也是,这殷府中人敢砸他孙子的场子,今日谁都别想好过!

    “去后院把那个长舌的婆娘给本王拉来,不是有人说是误会吗?本王倒要看看是怎么个误会法?”

    锦安王气呼呼的坐下,脸色铁青,看着比平时要慑人数倍。

    冷凌衍冷冷的看了殷锐一眼,又抬眸看了看殷铭,眼中皆是不满。

    殷铭不安的垂下头,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他那个弟妹的确是个不知深浅的,难道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女眷那边很快就来人了,蓝玉柳带着章氏和蓝玉杺缓步走来,蓝玉柳现在头疼的很,她也没想到蓝玉杺会这么没有分寸,但愿这件事不要扯上太子府才好。

    另一边陆琼羽陪着云曦前来,严映秋也想跟来,但是云曦担心她的身子,陆琼羽便自告奋勇的来了。

    章氏偷偷给殷铭使了一个眼色,殷铭心中一沉,暗暗咬了咬牙。

    锦安王扫了蓝玉杺一眼,蓝玉杺立刻双腿发软,在锦安王的威压之下,险些跪倒在地。

    “就是你这妇人侮辱我的儿媳和孙儿?”

    锦安王声音很冷,尾音上扬,隐隐透着嗜血的杀气。

    “我……我没有……”

    蓝玉杺矢口否认,连连摇头。

    蓝玉柳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蓝玉杺是她的妹妹,这件事她不能不管。

    “王爷,这件事的确是家妹引起的,但这里也有些误会。小公子长得甚美,那一双眼睛更是像极了王爷和太后,长大后也定是威严的凤眸。

    可家妹见识短,反是以为小公子的眼睛像殷侯爷的桃花眼,这才引起了误会,还请王爷恕罪!”

    蓝玉柳做人果然玲珑,几句话便将团团夸了一番,而后才指出这是个误会,的确更好让人接受。

    云曦今日却是不肯放过,冷声道:“太子妃果然能言善辩,能帮她将事情圆到如此地步,可只怕能这般想的只有太子妃一人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本王要知道的清清楚楚!”锦安王没有心情听她们斗嘴,一拍桌案,厉声吼道。

    陆琼羽缓缓向前一步,与锦安王福了一礼,弱弱开口道:“小女那时恰好在芙蓉阁内,若王爷不嫌,便由小女来讲!”

    右丞相摇了摇头,他这一双孙子孙女可真是都被人家收买了啊!

    陆琼羽声音轻细,语气无波,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一句不多,一句不少,更不添加个人感情色彩,将蓝玉杺从头到尾说的话全都复述了一遍。

    “这便是小女听到的,若是有何不对之处,也可唤其他的夫人小姐前来!”陆琼羽说完之后便退到云曦身边,不再发一言。

    这件事若是由云曦来说,定会让人觉得太过主观,由陆琼羽来说最好不过。

    蓝玉柳没什么可辩解的,陆琼羽一句话都没有说错,那些不中听的话确实都是她那个不争气的妹妹说的!

    “一点没错!从一开始她就冷言冷语,还说什么团团也不是四只眼睛两张嘴,有什么可看的,我看她分明是存心找事!

    后来说的话更是不堪入耳,太子妃还要为她解释,难道你以为我们是聋子啊!”

    殷老夫人连忙附和道,这女人居然敢污蔑她家钰儿,她怎么能放过这个小贱人!

    锦安王闻后冷笑起来,怒视着云曦,冷声叱道:“你怎么就那么好欺负?她敢说团团不好,你就该直接把她扔出去,留着她做甚,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些事!”

    “父王教训的是,下次云曦定然不会再谦让了!”

    云曦虚心受教,两人一唱一和,让蓝玉柳几人都面色尴尬。

    锦安王冷冷看着殷铭,凤眸一眯,正想处理这几个混账,谁知宫里却来了懿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