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喜宴生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六章 喜宴生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依照宫里两位嬷嬷的意思,云曦应该再修养两日,可是云曦却是死活不肯,在团团满月的前一日以需要见客为由,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当全身浸在热水的那一刹那,云曦有了一种重生的感觉,甚至想整夜泡在里面不再出来。

    可惜那两位嬷嬷看得甚严,便是洗澡都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云曦无法,只得赶紧将身子洗干净,在嬷嬷的一再催促下离开了温暖的浴桶。

    虽然没有尽兴,但是云曦也觉得通体舒爽,在团团的满月宴上更是露出了温柔欣喜的笑容,一时让众夫人小姐们都看呆了。

    众所周知,云曦性格清冷,对谁都是淡淡的,更是“恶名远扬”,众人便是想要讨好也没有那个胆量。

    但是今日云曦仿佛换了一个人般,温婉柔和,仿佛她曾经做过的那些事都是她们的幻觉。

    “都说做母亲的人会变美,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呢!云曦如今要比往日还要美上几分,就连笑容也更加盛了!”蓝玉柳坐在一众女眷的上手位置,笑着夸赞云曦道。

    云曦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和冷凌衍必有一战,但是此时蓝玉柳没有恶意,她自然也不会拂了蓝玉柳的脸面。

    众人也都跟着附和,纷纷说着好话。

    殷老夫人也很开心,她一直都想让殷钰快些成亲,好早点抱孙子,奈何殷钰每次都虚心接受,却是屡教不改,让殷老夫人是操碎了心!

    之前殷老夫人来探望过一次,瞬间就被团团的笑给迷住了,回府之后又命人送来了不少的好东西。

    “你们那是没见过团团,那小娃长得才讨喜呢!谁若是生了这样一个儿子,不高兴才怪呢!”殷老夫人喋喋不休的夸着,俨然一副将团团当做孙子了的模样。

    云曦失笑,心里想着,若是殷钰娶亲生子了,只怕殷老夫人会因此年轻十几岁吧!

    众夫人都听得好奇,心里也对这个锦安王府的长孙十分有兴趣,便问着能不能见上一见。

    众人来参加满月宴,依礼也要让众人见到孩子才行,云曦便笑着答道:“这个时辰他应该是在吃奶呢,一会儿我便让人将他抱来!”

    “我和你们说,那娃娃长的不但好看,还十分听话呢!一见人便笑,那小模样简直都把人心看化!”

    殷老夫人还在竭尽全力的夸赞着团团,有几个和殷老夫人年纪差不多的夫人们都被勾起了兴趣,他们的孩子也没娶亲,现在看见谁家有孙子就眼馋的很。

    “不就是孩子吗?谁没生过啊!难道还能长着四只眼睛两张嘴巴!”

    在本是气氛融洽的环境中,突然冒出了不和谐的声音,众人都闻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位看起来眼生的女子,她梳着妇人的发髻,脸蛋长的很是明艳。

    蓝玉柳侧眸狠狠瞪了一眼说话的女子,女子上手位的一位夫人也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如此说话。

    “你是谁?你今日来锦安王府,莫非不是参加喜宴,而是来砸场子的?”冷清落瞬间来了脾气,拍案而起,怒声叱道。

    那女子却是冷哼一声,抿嘴不语,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岳绮梦也勾了勾嘴角,笑得灵动活泼,“我曦姐姐自是没有这个能耐,但想必夫人是可以了!”

    岳绮梦分明是在笑着说话,却将那女子气的不轻,这不是诅咒她生个怪物吗?

    “我还没见过你呢?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那女子不认得岳绮梦,七公主她就忍了,至于别人谁都别想欺负她。

    冷清落冷笑出声,揽着岳绮梦的肩膀,笑着道:“这位便是锦安王府的绮梦郡主,你又是什么身份,还敢与绮梦郡主顶嘴,我看你真是欠打!”

    女子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个穿着一般的女子就是那传说中的绮梦郡主,却只抿了抿唇,不肯服软。

    蓝玉柳见气氛不妙,连忙站起身解释道:“这是我的庶妹蓝玉杺,现是殷家的二少夫人……”

    云曦瞬间了然,原来她就是那个嫁给了殷锐的户部尚书家的庶女,怪不得一张嘴便不甚讨喜。

    殷铭的夫人章氏也连忙站出来,笑着解释道:“我这弟妹年轻,性子又直,还请世子妃不要怪罪!”

    章氏只是中等之姿,但是言谈举止都透露着圆滑,这点倒是与蓝玉柳有几分像,反观蓝玉杺倒是一点没有其姐的聪慧头脑。

    “性子直率是好事,但是也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免得祸从口出!”云曦不想在今日与她为难,便只淡淡说了两句,将此事压下。

    而蓝玉杺不但不领情,反是一副气不公的模样,她似乎还想说什么,章氏立刻拉着她坐下,蓝玉柳也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她才算是安分的坐了下来。

    殷老夫人瞥了一眼章氏和蓝玉杺,阴阳怪气的说道:“家教果真重要,要说娶妻娶贤,不然只会上梁不正下梁歪!”

    殷老夫人得到一个机会,自是不肯错过,便开始对林姨娘一家冷嘲热讽起来。

    众人也都知道这两家的恩怨,谁也不敢接话,好在今日的主角团团被安华抱了进来,才免去了众人唇枪舌剑。

    团团被安华放在小床里,众人都立刻围了上去。

    团团也不认生,睁着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团团已经完全长开了,一双眼睛像黑曜石一般。

    脸蛋的皮肤像牛奶似的,还透着水蜜桃一般的粉嫩颜色,长得就像画里的小仙童,简直漂亮的不像凡间的孩子。

    这些夫人们也不是没见过小娃娃,但她们敢摸着良心说,绝没见过这般好看的娃娃。

    那眉眼,那唇鼻精致的就像精雕细琢的玉娃娃,让一众夫人小姐都忍不住发出了赞叹声。

    “天哪!这小公子长的真好看,就像画里的娃娃似的!”

    “这孩子也太乖了,我家那个小时候就知道哭,满月宴上更是哭个不停,露一面就赶紧抱走了!”

    殷老夫人一副具有荣焉的模样,连连点头道:“我说的对吧,这孩子生下来就招人疼,每次看见他笑,我就恨不得把他抢走!”

    众人闻后皆是笑了起来,团团蹬着小腿,咧嘴一乐,看得众人又是一阵惊奇。

    “这么小的孩子就会笑了,长大以后定是个开朗的性子!”

    “这一笑更美了,以后还不知会迷倒多少少女呢!”

    反正好话也不花钱,众人都争抢着说好话,况且团团长得的确好看,她们也不算昧着良心。

    蓝玉杺一直呆在人群后面,听众人这般夸赞,心里很是不屑,她就不信一个一月大的孩子能好看到哪去?

    她挤开人群,望了一眼木床里正咧嘴乐着的团团,不由一怔,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本想着说两句风凉话,一时却又找不到任何的毛病,只暗暗生着气,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有能耐你生一个比我小侄子还漂亮的出来!”冷清落开口奚落道,气得蓝玉杺涨红了脸。

    蓝玉杺虽是庶女,但是在家里也很是受宠,上面还有一个做太子妃的姐姐,自是觉得比别人高一头。

    她嫁入殷府后,殷府对她又都很是客气,让她一时有些忘乎所以。

    此时被冷清落奚落,蓝玉杺看了一眼近乎完美的团团,冷声哼道:“长的好看有什么用,我看他长的一点不像世子!”

    众人闻后轻笑出声,都察觉到蓝玉杺是找不到说辞了,这才口不择言。

    冷清落掐着腰,笑着说道:“那又怎么了?我小侄子长得像我二嫂不行吗?

    是不是我小侄子长的太漂亮了,让你实在挑不出毛病了?”

    被人识破,蓝玉杺脸色一红,冷着脸不说话了。

    “老话都说,儿子像母亲,女儿像父亲,云曦长得这么美,只怕世子还乐得让团团像云曦呢!

    二少夫人果然还是年纪轻,想必这些定然不知道吧!”严映秋对这个蓝玉杺有些积怨,毕竟这个婚事本应是冷清薇的,如今却是成了蓝玉杺的。

    严映秋倒不是不赞同殷锐娶亲,可冷清薇刚刚去世,殷锐便另定了亲事,这让严映秋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此时看着蓝玉杺故意找事,严映秋更是恼火,便出言嘲讽蓝玉杺无知。

    蓝玉柳一边瞪着蓝玉杺,一边不动声色将她推开,她看了一眼蹬着小脚的团团,嘴角也忍不住泛起笑意,这孩子的确是招人喜欢。

    蓝玉柳抬眸看着温柔浅笑的云曦,心里突然酸酸涩涩的,她当初第一胎生的是个女孩,冷凌衍只看了一眼,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欢喜。

    后来她历尽辛苦,终于生了一个男孩,可冷凌衍不过有了一丝笑意,也并未给她更多的疼爱。

    如今云曦一举得男,这孩子又深得冷凌澈和锦安王的喜欢,作为一个女人,她对云曦有的是无尽的艳羡。

    想到冷凌衍,蓝玉柳眸色一暗,对自己和孩子的未来充满了迷茫,就算他得偿所愿,得到了那至高无上的地位,她和孩子是否能也能享受这份尊荣?

    正在此时,外面有人传话,说是锦安王命人抱着团团去前院。

    众人都知道锦安王是存心要显摆一番,都抿嘴轻笑,云曦只得命安华将团团层层包上,又派了青玉和乐华随行。

    此时锦安王连喝了几杯酒,他兴致正高,喝的虽是不多,整个人却显得红光满面。

    锦安王往日是个冷脸,话也不多,今日却是逢人便夸,“本王那孙子……”

    反观冷凌澈这个父亲却是一脸淡然,只偶尔面露嫌弃,似乎十分不耐。

    这时安华将团团抱了过来,锦安王连忙放下酒杯,伸手便要去抱,安华还记得冷凌澈的命令,一时有些犹豫,锦安王却是不管,直接抢了过来。

    他稍稍撩开包裹,露出了团团那那张粉圆可爱的小脸,锦安王一见,脸上就笑开了花,连忙抱给众人看,“看看!本王这孙子长的俊吧,全金陵都没有这么好看的娃娃!”

    众人都陪着笑,可这里都是些男人,不像女眷那样喜欢孩子,都跟着奉承了两句,说什么人中龙凤,以后定是少年英才什么的。

    可仅仅是这样,就让锦安王十分开怀了,有些聪明人暗暗琢磨,这锦安王一向很难讨好,什么金钱美人他都不喜欢。

    不过看来以后可以从这孩子身上入手,只要将孩子夸好了,锦安王一定满意。

    锦安王心情大好,决定要让人看看自己孙子笑时的模样,便轻声哄道:“来!乖孙子,给祖父笑一个,祖父给你打一匹纯金的小马!”

    团团眨巴着眼睛看着锦安王,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周围还都是些不甚好看的男人,再加上锦安王一身酒气,让团团觉得十分不舒服。

    团团撇了撇嘴,眼眶里迅速噙满了泪珠,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的是撕心裂肺,听得人耳膜都疼。

    “这……这是怎么了?乖团团,不哭不哭了哦……”锦安王顿时手忙脚乱起来,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弄哭团团了。

    他有些心虚的看了冷凌澈一眼,上一次他还能说这是个意外,这次可怎么解释呢?

    冷凌澈果然沉着一张脸,他倏然起身,几步走到锦安王身边,从锦安王怀里抱走了团团。

    他将团团的包裹围好,轻轻的晃动着手臂,不知是因为冷凌澈身上的味道好闻,还是他抱的姿势很舒服,团团竟是渐渐止住了哭声,眯着一双眼睛,看起来应是困了。

    “他应该是累了,把他抱回芙蓉阁歇着吧!”冷凌澈将团团交给了安华,安华得令,忙不跌的抱走了团团,以防再落入锦安王手中。

    锦安王看着安华的背影,欲言又止,看着冷凌澈那张愠怒的冷脸,更是觉得很下不来台。

    众人都有些紧张,担心锦安王会不会恼羞成怒,正巧这时锦阳侯府来了人。

    来人正是锦阳侯府的老管家,他很得殷钰信任,就连殷钰很多的生意也都由他打理。

    老管家与冷凌澈行了一礼,笑着说道:“今日是小公子的满月之宴,老奴先道上一声喜。”

    冷凌澈淡笑着点了点头,老管家接着拿出了一个锦盒,双手呈给冷凌澈,“这是小侯爷临行前交代老奴的,让老奴在今日将这分贺礼呈给世子。”

    冷凌澈也有些意外,他伸手接过了匣子,打开后发现里面放的是一叠纸。

    “这是慕香阁以及几家铺子的房契地契,从现在开始便都是小公子的了!”

    老管家一言,惊得众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些可都是日进斗金的铺子啊,殷钰居然一口气全都给了冷凌澈!

    冷凌澈轻轻勾了一下嘴角,殷钰果然还是喜欢出风头,竟刻意在今日送上这些东西,那他又为何要客气呢?

    “来人!将这个拿给世子妃,让世子妃好好保管!”冷凌澈不客气的接下了,众人都是无比艳羡。

    冷凌衍扫了冷凌澈一眼,嘴角泛着冷笑,殷钰果然是与冷凌澈一条心,不过那锦阳侯府是谁的还尚未可知呢!

    当云曦接到殷钰的贺礼时,一时愣住了,殷老夫人慈爱的笑着说道:“这是给团团的,也是他那个当叔叔的应该做的,你们不必客气!”

    殷老夫人喜欢团团,自然不会不舍得,而且锦阳侯府最不缺的就是钱,殷老夫人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云曦真是没想到殷钰会这般大手笔,只觉得手中的匣子又沉又烫。

    蓝玉杺咬了咬牙,一脸的忿忿不平,她突然扬唇一笑,冷声说道:“殷侯爷还真是大方,我就说这孩子怎么长的不像世子,这般一看长的倒像殷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