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玄徵动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玄徵动情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团团一天天长大,宁华却越发显得心不在焉了,她当初说要在楚国待到云曦分娩,现在她是不是也该走了呢?

    宁华舍不得云曦,也舍不得安华她们,可她也不放心太子,她沉思了好几日,最后还是决定主动与云曦请辞,也免得云曦难做。

    云曦听闻之后,看了看神色落寞的宁华,又看了看满脸不舍的安华几人,她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她自然不舍得宁华,她也不愿意让宁华与安华她们分开,可是有些事就是很难做到十全十美。

    云泽还小,今年也不过才十一岁,她着实不放心将他一人留在夏宫。

    宫外虽有司辰照顾,可他毕竟是外臣,没有办法时时照料。

    “世子妃,如今您和小主子都平安无事,奴婢也该回夏国陪着太子殿下了!”

    宁华主动提及是不想让云曦难做,但她从内心里还是舍不得云曦。

    云曦叹了一口气,握着宁华的手说道:“我也舍不得你,可泽儿现在还需要你。

    你也知道我父皇的身子,等泽儿即位后,我便立刻接你回来……”

    夏帝因为之前服用了朝颜花膏,身子受了损伤,而且夏帝贪图享受纵欲过度,身子早就空了,便是宁华也说夏帝的身子撑不住两年了。

    宁华点点头,云曦复又说道:“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云泽派人从夏国给团团送了一些东西,等团团的满月宴结束,你再随着他们一同回去吧!”

    “太子派人来了?”

    云曦点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之前他都让司辰送了好多的东西来,这次听闻团团出生,还非要给团团的满月宴撑个场面。”

    安华几人听闻都笑了,虽然分别在所难免,但是她们只要还能多待些时日也是好的。

    宁华不日就要的离开的消息传了出去,玄角暗暗着急,他本以为宁华会这样留下来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他那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等再见到宁华时,玄商几人岂不是都已经美人在怀了?

    不行!看来是时候将话挑明了!

    另一边,宁华因为要回夏国,自是还有许多问题要与玄徵请教。

    云泽生来身子便孱弱,她为云泽调理了这么多年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进。

    虽说云泽不像小时候那么爱生病了,可是却也做不了太过剧烈的动作,所以宁华便想着与玄徵讨论一下该如何调理云泽的身子。

    玄徵今日却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时而为难的看着宁华,时而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玄徵,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宁华见玄徵的脸色和精神都不是很好,便关切的问道。

    “啊?没……没事……”玄徵将头埋得更低了,咬着嘴唇小声嘟囔道。

    过了一会儿,玄徵偷偷抬起头,正看见宁华温柔的侧脸,她正在认真的写着字,窗外的阳光很暖很淡,可给玄徵的感觉却是,外面的春日阳光不及宁华一分的温暖。

    或许因为他自己便是个大夫,所以从没有人像宁华那般关心过他,也没人会留意他是否舒服。

    想到那日他划破了手指,宁华那关切小心的模样,玄徵便觉得心中酸酸的软软的,他知道除了宁华之外不会再有人这么对他了。

    他不舍得宁华,不舍得这份温暖,他喜欢看她笑,喜欢听她温柔的声音,他有些害怕以后这间药房便只有他一个人。

    再也没有人问他问题,再也没有人和他一同磨药,再也没有在意他……

    “宁华……”玄徵小声开口,头却依然深深的埋着,不肯抬起头来。

    “怎么了?”

    好在屋内很静,宁华勉强能听到玄徵的声音。

    “你……你要走了是吗?”玄徵的脸蹭的涨红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和别人说这么多话,让他有一种要窒息的错觉。

    “你说这件事啊……”宁华杨唇一笑,宁华不算绝色美人,可她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温婉,她的五官很柔和,无需笑意便让人有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

    柔和的柳叶眉,温婉的秋水眸,总是微微上扬的粉嫩嘴唇,让任何人看了都觉得亲近。

    “我来楚国本就是为了世子妃分娩,如今小主子已经平安出生,我自是要回到太子身边。

    太子年纪还小,身边没有人照顾也是不妥,等太子长大登基,我便可以功成身退了!”

    那时候云泽已经登基为帝,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他,年纪一到,云泽便要选后选妃,届时自有人照顾他。

    “你……你不能不走吗……”这句话更是声细如蚊,哪怕屋内只有他们两人,宁华也听不真切。

    宁华正想询问,玄角突然推门而入,几步走到宁华身边,认真而专注的看着宁华。

    “你可是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宁华也觉得玄角这个人怪怪的,难怪安华她们都对他有意见。

    可是宁华性子一向很好,便还是耐心的询问着。

    “宁华!你可不可以不走?”玄角紧紧的盯着宁华,将玄徵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玄徵抬头看着玄角,他咬了咬嘴唇,将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细的线。

    宁华在玄角的逼视下,不由后退了两步,不明所以的答道:“这……这当然不成,我还要回夏国保护太子殿下,不能久留的。”

    玄角一脸可惜失落的模样,他突然将眼神换成了含情脉脉,语气也放的柔缓,玄角本就长的唇红齿白,比一般的女子还要美。

    此时他露出这般神情,一般的女孩子看到都会难免心跳加速,被他的外表所欺骗。

    “宁华,我理解你,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这些暗卫的,我们都要以主子为重,所以我完全可以体会你的心情。

    可是,我想在你离开之前,将那些埋在心底的话尽数告诉你!”

    玄角的语气坚定,目光深情,宁华却是心中一凝,难道真的要按安华她们的说法来?

    玄角单手一撑桌案,便直接跳到宁华面前,他一把握住宁华的双手,深情缱绻的说道:“宁华,我喜欢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便喜欢你!

    我知道你要回到夏国太子身边,可我愿意等你,不论是一年还是两年,我都愿意等!

    只要你说你也喜欢我,我们便将婚事定下,我可以立即向世子妃提亲,等你再回到楚国时,我们就办喜事好不好?”

    只要他先行与世子妃提亲,他和宁华的事就算定下了,这样他便是玄字卫队第一个定下亲事的人,一定会让玄商他们艳羡不已。

    “我……你……”

    宁华没想到玄角会如此大胆,一时脸颊涨的通红,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玄徵的心头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他转圈看着四周,先拿起了那把切药的刀,觉得不怎么顺手,便又拿起了桌上的药罐,觉得这药罐又太小了。

    转眼一看,正看见了角落里的一根木棒,那是他上山采药时打蛇用的武器,最合适不过!

    他正拿着木棒寻找着合适的角度,琢磨着如何能把玄角一棒子打晕。

    这个时候宁华却是已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她抽出了自己的手,稍稍后退几步,微微垂头道:“多谢玄角公子的厚爱,可是我们并不合适,还是保持现在的关系好……”

    “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其实我有很多优点的,我们再好好相处几日,你一定会看到我好!

    而且你不是还要过些日子才走嘛,你好好想想,不要这么快就决定!”玄角连忙给自己说着好话,只要他们在宁华离开的前一日定下就行,他真的不急。

    宁华摇摇头,语气虽轻,但却坚定的不容置疑,“真的不用再想了,我们真的不合适。

    两个人适不适合是要凭第一眼的感觉,而不是日后的相处,我觉得爱一个人只需要一眼,感情可以培养,可感觉不行!”

    宁华是四人中最温柔的一个,可她在某些事情上却也是最固执的一个。

    她对任何事都有自己的信念,不管遇到多少坎坷她都会走下去。

    云曦便曾笑谈道:“喜华的性子是,有人告诉她前面有南墙,喜华便会立刻转身离开。

    而宁华是即便看到了南墙,也非要撞得头破血流不可。”

    当初不过是云曦的一句笑谈,如今看来却果然如此。

    宁华是一个对任何事都有安排的人,她坚信喜欢一个人要重要是感觉,而非感情。

    世上有那么多貌合神离的夫妻,你不能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他们之间只是没了那种心动的感觉。

    “什么感觉感情,不都是一样的吗?宁华,我告诉你,我这个人真的很好的,你跟我在一起是不会后悔的!”

    玄角听不懂宁华在说什么,被感情和感觉绕的有些蒙。

    宁华摇着头,抬眸看着玄角,认真的说道:“感情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友情亲情这都是感情,可感觉只有相爱之人才会有!

    我知道你很好,可不是所有好人都适合彼此,就像世子和世子妃,在万千人中,他们认定了彼此,就算以后遇到了更好的人,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我也可以啊……”玄角弱弱的辩白着,可出口的话却连自己都没有底气。

    宁华笑了笑,眼中带着憧憬和期望,让一旁的玄徵不由失神,“虽然我没有体会过,可我知道那种感觉一定是十分强烈的。

    就像一阵春风便可让万物复苏,一阵秋风便可让百花凋零,那应是一种我们所有人都无法违背的感觉,从那一刻起,你便会知道,那就是一生要与你厮守的人!”

    玄角被说的愣愣的,他只是一心想找个媳妇儿,从来也没有考虑过这些。

    宁华见此扬唇一笑,柔声道:“玄角公子,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那个让你愿意与之厮守一生的人,爱情急不得也求不来,希望下一个让你开口表白的女孩是你的心中挚爱!”

    玄角被说的晕晕乎乎的离开了,他开始产生自我怀疑,脑袋里面更是乱成一团,有太多的信息要他回去整理了。

    宁华目送玄角离开,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只看玄徵正拿着一个木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玄徵,你拿着棍子要干什么?”

    “啊?”玄徵一愣,连忙扔掉了棍子,支支吾吾的说道:“没什么,就是看看而已……”

    宁华也不疑有他,重新坐下来研究药方,玄徵看着宁华的侧脸,心里起伏的更加剧烈。

    为什么宁华说的那种感觉他都有,而且这种感觉他只对宁华一个人有,他想一辈子和她在一起,就这样一起磨药,一起聊天,哪怕过一辈子他都不会腻。

    难道这就是喜欢?

    难道他喜欢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