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取名风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取名风波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安王和冷凌澈一直处于告假的状态,冷凌澈告假楚帝还算理解,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一时放不下也是正常的,可锦安王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三天后,冷凌澈都来上朝了,锦安王却仍然没有出现,这让楚帝一时很是茫然。

    “凌澈,你父王怎么了?可是生病了?”

    冷凌澈摇了摇头,浅笑回道:“回陛下,凌澈也不知道……”

    冷凌弘见此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家父最近的确身子不适,这几日一直都没有迈出房门……”

    “什么?真的病了?”楚帝不禁蹙眉道,转而又吩咐道:“一会儿下朝,朕派一个御医与你回府,给你父王好好看看!”

    “是!”

    冷凌弘低头,面色稍有为难,其实父王哪里是生病了,分明就是偷懒,可他总不能实话实说啊!

    冷凌澈下朝归回,便看见云曦正侧身逗弄着小团团,小团团的脸蛋变圆变鼓了,皮肤也不再粉粉红红的,反而是一种像牛奶般的嫩白。

    云曦一见冷凌澈回来,便拉着团团的小手说道:“咱们团团长得多美啊,你父亲真是个没眼光的,对不对团团?”

    冷凌澈扫了那小娃娃一眼,其实凭良心讲,这孩子现在也只是勉强能看了,哪里美了?

    可冷凌澈自然不会招惹云曦,便坐在了榻上,打算也摸一摸团团的小手,却被云曦一把拍开了手。

    冷凌澈不解,云曦的视线仍旧没有移开,只满眼喜欢的看着团团,“你刚下朝回来,还是先去洗漱一番再来摸团团吧!”

    冷凌澈抿了抿嘴角,看着那眯着眼睛吧唧嘴的肉团子,暗暗咬了咬牙,将这笔账暂时记下了。

    见云曦的眼神完全贴在了团子身上,冷凌澈只好无奈叹气,起身去洗漱。

    冷凌澈刚一起身,喜华便进来禀告,说是锦安王来了,此时正在外间等着呢!

    冷凌澈蹙了蹙眉,他本就心情不好,此时听到锦安王来了,心情更是瞬间跌入谷底。

    喜华传完了话便连忙跑到了床榻旁,跟着云曦逗弄小团团,安华几人都喜欢这个小团子,为了争抢照顾团子的机会险些“感情破裂”。

    最后几人分好了班次,这才避免了姐妹反目成仇。

    “世子妃,小公子长得真可爱,长大后一定是个美男子!”

    喜华的奉承让云曦十分满意,云曦抿嘴一乐,一副自是如此的模样。

    冷凌澈摇了摇头,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昧着良心说出这种话的。

    锦安王正在外间踱着步,脸上却难掩欣喜,听到冷凌澈的脚步声,锦安王立刻回头望去,这一转身竟是将冷凌澈都吓了一惊。

    锦安王的脸色极其难看,脸色发灰,眼下还有着深青色的黑眼圈,一眼便是睡眠不足造成的。

    “我想好名字了!”

    锦安王兴奋的说道,不枉费他多日翻阅典籍,终于给他的好孙儿起了一个响亮的好名字!

    冷凌澈神色淡淡,径自坐了下来,一副兴致寥寥的模样。

    锦安王也不理会冷凌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他们这一辈的孩子中字为暄,我这好孙儿就叫冷暄荣如何?”

    冷凌澈:“……”

    见冷凌澈神色很冷,锦安王连忙解释道:“这荣字很好啊,欣欣向荣,多好的寓意啊!”

    “父王可知这世间还有一字?”冷凌澈冷冷开口,神色很是淡漠。

    “什么字?”锦安王不明所以,开口问道。

    “俗!”

    冷凌澈吐字如钉,起身便要离开,锦安王虽是恼怒,但是一想为了自己的孙子,还是咬牙忍下。

    “你先别走!其实我也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普通,只是问问你罢了,我真正中意的这个!”

    锦安王其实也不是十分满意,所以他才翻了三天的书起了之后的名字。

    冷凌澈驻足,不耐的扫了锦安王一眼,锦安王一脸自信的模样,开口道:“你觉得,冷暄日这个名字如何?”

    冷凌澈这次连一个眼神都不想浪费,抬步便迈进了内间,锦安王跟在后面大声解释道:“你别小看这个日字,字虽简单可寓意最好,万物以阳为本,这可是最好的字了……”

    然而冷凌澈不为所动,锦安王不好闯进内间,便提高了声音一句句的解释着,希望云曦能与他想法一致。

    可屋内静悄悄的,一句回应都没有,锦安王趴在门上听着,房门突然被打开,锦安王险些摔了一个趔趄。

    “王爷?”

    喜华也被锦安王的脸色吓得不轻,锦安王却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喜华怀里的小娃娃。

    他最近忙着取名字,一直都没来得及看他这个宝贝孙子,“来!让本王抱抱……”

    喜华有些犹豫,可看锦安王一脸欢喜的模样,便只好小心的将团团送到了锦安王怀里。

    团团小小的,即便包着小被子,还是轻的没有重量。

    锦安王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化了一般,有一种惬意感蔓延到了他全身的每个角落,“他怎么这么轻啊,是不是吃的不好?”

    “回王爷,宫里的嬷嬷们都说团团是最胖的孩子了,出生的时候就足足有八斤呢,一般孩子要比他还小上一圈呢!”喜华笑着回道,这小主子就是不一般,一出生就比别人家的孩子厉害。

    “团团?”锦安王却是咬住了这个字眼,一脸的费解。

    “是啊!这是世子给小主子起的乳名!”

    锦安王一听更怒了,顿时便忍不住抱怨道:“他还嫌弃我起的名字不好,他起的这叫什么?

    我堂堂锦安王府的长孙居然叫团团?传出去岂不笑死人了?”

    锦安王怀里的团团本就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听到锦安王说话,便缓缓睁开了小眼睛,这一睁眼不要紧,瞬间“哇哇”大哭起来,将喜华和锦安王都吓得不轻。

    团团并不爱哭,饿了困了不过是哼唧两声,除了出生时大哭了几声,其余时候都乖得很。

    “这……这是怎么了?”锦安王立刻慌了手脚,想当年他被千军包围的时候都没这样紧张过。

    “奴婢也不知道啊,团团平时也不哭啊!”团团是喜华她们带的第一个孩子,她们也没有经。

    团团的哭声惊动了云曦,冷凌澈自是不能让云曦起身,便走出来查看,一见锦安王正抱着团团,立刻将团团抢了回来。

    冷凌澈学着喜华她们平时哄孩子的样子,轻轻摇晃手臂,柔声安抚,团团眨了眨眼睛,委屈的撇着小嘴,但是情绪已经平稳多了,至少不嚎啕大哭了。

    冷凌澈将安稳下来的团团交给喜华,让她把团团送到奶娘那,他又看了一眼锦安王,冷声警告道:“以后不许王爷再接近团团!”

    喜华看了锦安王一眼,唯唯诺诺的称是,连忙转身逃遁,生怕自己受到牵连。

    “你这个逆子!你凭什么不让我抱团团,我可是他的亲祖父,你有什么资格限制我?”

    没有团团在,锦安王终于不用再压制声音,立刻怒吼出声。

    “就凭我是他的父亲!”一句话将锦安王堵得无话可说,谁让祖父和父亲差着一层呢!

    “你真是个逆子!没有老子哪里有你?”输人不输阵,锦安王至少要在气势上找回面子。

    “未必没有……”

    冷凌澈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挑起锦安王的怒火,锦安王被气得身子直抖,指着冷凌澈不知道该骂什么好。

    “难道你非要吓坏了他不可吗?”冷凌澈冷冷问道,语气里夹杂着愠怒。

    “我怎么就吓到他了?他刚才也许是饿了困了呢?”他这么慈爱的祖父,怎么会把自己的孙子吓哭?

    冷凌澈不欲与他多说,只冷冰冰的回道:“回去照照镜子吧!”

    冷凌澈说完便回了内间,不顾锦安王气得直跳脚。

    云曦在房间里等着十分焦急,众人都对她看的特别严,尤其是宫里来的那两个嬷嬷,将所有需要注意的事项尽数告知了下面的小丫鬟。

    宫里的嬷嬷们伺候过皇妃坐月子,讲究是极其的多,除了如厕之外,她们只允许云曦躺着,便是靠着软枕坐一会儿都不行,更不要说洗澡洗头发了!

    房间里的门窗一直紧关着,说是她不能吹风,否则会落下一身的毛病。

    这已经够无聊的了,本想着看本书打发一下时间,可是那嬷嬷又告诉她,这一个月不能用眼,否则以后会落下毛病。

    于是她便只能昏天黑地的躺着,此时她才知道阳光雨露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见冷凌澈终于回来了,云曦连忙问道:“团团怎么了?刚才怎么哭的那么大声?”

    “你别担心,就是被老头子那张脸吓到了,我已经吩咐了喜华她们,以后不准他接近团团!”

    冷凌澈心情微微有些好转,虽然他这个儿子长的不甚好看,但是至少与他的喜好是一样的。

    “是这样啊……”云曦松了一口气,只要团团没磕到碰到就好。

    “你也不要对父王太过苛责了,父王也定是十分喜欢团团的!”有了团团以后,云曦越发的希望这个家能够圆满幸福。

    锦安王当年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他对母妃和凌澈也是真的在乎,他也在想尽办法弥补曾经的过错。

    锦安王不像夏帝,夏帝从一开始便是居心不良,他爱母后的时候就要千方百计的得到,不爱的时候就纵容其他女人害死她。

    她一辈子不会原谅夏帝,可是她希望冷凌澈能和锦安王早些放下嫌隙。

    “不必理会他!”冷凌澈懒得在锦安王的事情上多费口舌,云曦见此便也不在深劝。

    “对了夫君,团团的大名该怎么办啊?”这件事的确不怪冷凌澈生气,锦安王那几个名字起的实在是太过俗气了。

    看来锦安王擅长带兵打仗,取名字这种事真是不适合他。

    “团团是我们的孩子,名字自是要我们来取!”

    他绝不会让那个老头子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字,便是老头子能想出世间最好的名字,他也不会用。

    “我看父王对团团的大名是势在必得的,他定然不会同意让你来取!”这父子两人一遇上,便是谁都不肯服软,这样僵持下去,团团何时才能有一个大名?

    云曦转了转眼睛,倏然笑道:“夫君,我看这件事不如劳烦母妃来做吧!”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笑着刮了一下她精致的鼻子,“鬼灵精怪!”

    云曦娇羞一笑,她这也是没有办法啊,父子两人谁都不肯相让,这个烫手的山芋只能让母妃来管了!

    锦安王对此也没有意见,当夜便书信一封,让冷管家亲自送去,锦安王也终于得以睡了一个好觉。

    就这样,锦安王府的取名风波终于安稳了下来,众人等着两日,终于等到了锦安王妃的书信。

    锦安王妃给团团取名为“冷暄和”,寓意为风日暄和,江山清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第二日锦安王便上奏一封,按规矩皇族子嗣取好了名字都要告知皇帝,然后才能刻入玉牒。

    楚帝看后一笑,看着锦安王道:“朕看你有病是假,只怕这几日没少费力取名字吧?”

    “陛下,臣弟肚子里哪有这样的墨水,臣弟倒是取了一个,奈何有人不领情,臣弟才懒得管!”

    锦安王莫不在意的说道,楚帝来了兴趣,开口问道:“你取了什么名字被人家这样厌弃?”

    锦安王说完了之后,楚帝愣了一下,心想怪不得人家不用,这也太难听了,便开口道:“冷暄和这个名字不错,等他满月后,你将他抱来宫里,将名字刻入玉牒,瞬便也让母后看看!”

    “是!臣弟遵命!”

    冷暄和这个名字就此传遍了金陵,人人皆知冷暄和是锦安王府的长孙,若无意外便是下一任的锦安世子,以后自有无限荣华。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孩子将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让所有人牢牢记住这个名字!

    转眼已经过了二十多天,可这二十多天对于云曦来说却宛如地狱的折磨。

    她自那日分娩过之后,便再也没洗过澡,虽说每日都可用微热的毛巾擦拭身子,但这还是让云曦觉得难以接受。

    她觉得自己都要发霉了,她现在只庆幸自己不是在炎炎夏日里生的孩子,否则她定会臭了不可。

    冷凌澈还每日坚持与她同床共枕,其他男子在这一个月内是不会宿在产房的。

    可是云曦现在都嫌弃自己,她实在不想让冷凌澈再抱她了。

    可是冷凌澈哪里是她能赶走的,每次云曦赶他的时候,他都反而将云曦抱得更紧,还将头埋在云曦怀里,一脸坏笑的说道:“我的曦儿哪里臭了,分明有一股奶香味,我很喜欢啊……”

    云曦每次都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却又没有力气推开他,只得任由他埋在怀里胡作非为。

    云曦尝试着和那两个嬷嬷求情,反正她都已经休息了二十多日,想来也不差几天了。

    可却被那两个嬷嬷严词拒绝了,说是三十日一日也不能少,其实最好的还要再多躺十日才好。

    云曦闻后不敢再讨价还价,若是再让她躺上十日,她非要疯了不可。

    现在唯一的欣慰便是团团了,团团的模样长开了,脸蛋胖嘟嘟的,白的像牛奶浇出来的奶娃娃。

    一张小嘴红彤彤的,就像成熟了樱桃一样。

    他的眼睛不像别的小孩一样圆圆的,云曦长的是标准的杏眸,而团团的眼睛更像是殷太后和锦安王的那种凤眸。

    只是他年纪太小,倒是看不出威严,反是让人觉得更加的讨喜。

    就连一直嫌弃他的冷凌澈也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个小家伙,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只怕这小团子还真会长成祸水!

    ------题外话------

    已经可以预料锦安王日后惯孙子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