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团团公子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二章 团团公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团团?”云曦本以为凭冷凌澈的才华一定会起一个十分文雅的名字,却没想到他起的乳名竟是这般——接地气!

    宁华默默念了两遍,突然笑出声来,笑着说道:“世子妃,这个名字很好啊!一家人团团圆圆,这岂不是最好的寓意吗?”

    云曦侧头看着襁褓中的小娃娃,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是啊,他们不求这个孩子是俊杰之才,只要他们一家人能够团团圆圆,他们还有何所求呢?

    “夫君,你这个名字起得真好!”

    望着云曦璀璨的笑颜,冷凌澈微有心虚,只勉强的笑了笑,其实他倒没想这么多,不过觉得这奶娃娃现在的模样就像一个肉团子而已。

    可既然云曦如此认定,他自然不会多加解释了……

    ……

    很快,锦安王府喜得男丁的消息迅速传遍了金陵城。

    众人一边感慨云曦命好,竟是一举得男,看来冷凌澈的世子之位再无动摇的可能,另一边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记恨云曦冷凌澈的人不在少数,可他们纵使恨得咬牙切齿,可这个长孙就摆在那,他们没有办法再将他塞回云曦的肚子里。

    消息传到了宫里,殷太后和宸妃都高兴不已,当即就备了厚厚的一份礼,命人送去了锦安王府,瑾妃自是也不落下,精心挑了许多云曦用得上的东西。

    楚帝闻后,心里感慨颇多,但想到锦安王直到现在才有长孙,便也放下了心中的那一丝不悦,同样备了一份礼物。

    湘妃和刚被贬为端妃的欧阳皇后心里自是不舒服的,但是不论她们与云曦的关系如何,这是锦安王府的事情,那锦安王可是楚帝的亲弟弟,她们自是少不了一份礼。

    只不过端妃心里不平,准备都是一些破破烂烂的东西,好在冷凌衍长了一个心眼,提前警告了她一番,这才免去了她被楚帝和殷太后苛责的可能。

    湘妃自然不会像她那么傻,这种明着得罪人的事情她怎么会做,只不过稍稍比宸妃送的礼轻了些,这样也合乎礼仪。

    殷太后心里着急,恨不得马上就看到她那小曾孙,但是孩子还小,自是不能抱出来,冷清落便主动请命,要前去探望。

    其实之前云曦分娩的时候,冷清落就想去看看,但是被殷太后和宸妃制止了,只说未出阁的姑娘不能进产房,让她安安分分的等着。

    如今她有了一个小侄子,自然迫不及待的要去看看。

    殷太后和宸妃也想知道那小娃娃是何等模样,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宫中的赏赐源源不断送到了锦安王府,整整小半日,锦安王府的大门才得以安静。

    众人无不艳羡锦安王府备受荣宠,锦安王却是觉得有些烦,因为云曦现在身子不方便,自是不能来叩谢皇恩,所以每当有赏赐到,他便要出去相迎。

    这浪费了他很多起名字的时间,为了给自己的孙子起一个响亮而不失文雅的名字,他已经待在书房一整晚了,翻了满满一架子的书,却依然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

    锦安王仍然埋头苦思,这边冷清落则是一路赶到了锦安王府,芙蓉阁内已经坐满了人。

    岳绮梦和严映秋早就到了,就连四公主和陆琼羽也都来了,冷清落见自己竟是最后一个,不由蹙眉嘟囔道:“你们怎么都那么快啊,合着就排挤我一个人?”

    “你呀!嘴上还是这么不饶人!大少夫人和绮梦这叫”近水楼台“,我和四公主又不住在宫里,你刚走出楚宫,我们就已经走到了王府!”

    陆琼羽笑着逗趣道,众人闻后皆是一乐,冷清落作势掐了陆琼羽一把,便走到云曦身边,心疼关切的问道:“二嫂,你昨天是不是很辛苦?”

    “还好!就痛了一会,也就挺过去了!”云曦见四公主紧张的望着她,觉得还是说些宽慰的话才好。

    四公主果然松了一口气,她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才笑着开口道:“昨天二堂哥定然十分欢喜吧!”

    云曦想了想,冷凌澈昨天那样子算是欢喜吧!

    “那是自然了,昨日云曦分娩是时候,世子可是吓得不轻的,几次都险些要闯进产房去!”严映秋在外间看的一清二楚,冷凌澈的心里装的都是云曦,就连孩子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我那小侄子呢?快让我看看!皇祖母可是急得不行,恨不得自己亲自出宫呢!

    对了,我这小侄子叫什么名字啊?是不是又文雅又大气?”

    “你那小侄子叫冷团团,绝对是独一份的好名字!”岳绮梦一想到“团团”那名字就忍不住想笑,虽说每个孩子都有个乳名,但这名字也太过可爱了吧!

    “什么?冷团团?谁起的?难道是王叔疯了?”冷清落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远在书房的锦安王打了一个喷嚏,只擦了擦鼻子便继续埋头在书山之中。

    “这是你二哥取的小名,寓意一家人团团圆圆,虽说不够文雅,但我觉得还不错。”云曦喜欢团圆这个词,若是以后能和母妃泽儿团聚,她的人生便真的圆满了。

    “要是乳名还可以,我就说二哥怎么会给我的小侄子起这么随便的名字?”

    众人正说笑着,安华抱着团团走了进来,“小公子刚吃完奶,此时精神正足,奴婢便将他抱过来了。”

    除了岳绮梦和严映秋,其他人都没看到过,立刻围了上去,她们都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一时自是新奇不已。

    可当他们看到团团那胖胖却又皱皱的小脸,一时都愣住了。

    团团今日其实已经比昨日刚出生时好看多了,至少他的脸色是粉粉的,不像昨日一般红。

    可冷清落她们本以为看到的会是一张惊为天人的小脸,毕竟他的父母容貌实在出众,可是这孩子似乎有点——丑!

    陆琼羽最先笑了笑,开口夸赞道:“团团的小鼻子真好看,真的好精致啊!”

    四公主也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是呀是呀!还有那小嘴,长得也很标致呢!”

    冷清落看了看吧唧嘴的团团,又看了看陆琼羽和四公主,是她眼睛不好,还是她们的眼睛有问题?

    但冷清落往日说话再如何直接,也不会在云曦面前说团团丑,便笑着道:“挺好!挺好!”

    安华将团团放在了云曦的榻边,云曦轻柔的搂着他,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软软的小手,云曦的眸中泛着晃人眼球的光彩,仿佛是在看着整个世间。

    在这一刻众人都觉得云曦好美,明明她未施脂粉,只随意的穿着一件普通的衣衫,却美的如此耀眼夺目。

    其实,这种美不单单属于云曦,在任何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时,眸光都是一样的灿烂生华。

    团团还小,吧唧了一会儿嘴,便开始哼哼。

    安华连忙将团团抱了起来,轻轻的摇晃手臂,团团哼唧了几声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团团还挺乖的!”冷清落点点头,这算是一个优点,回去她也好交差。

    “是呢!云曦怀着团团的时候就不怎么折腾,不像我肚子的这个淘气的很!”

    严映秋无奈的说道,这次怀孕足足折腾了她四个多月,她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好不容易舒服了两个月,最近他越发的不老实了,在肚子里面伸胳膊踢腿,时常吓她一跳。

    “大嫂,再过一个月你也要生了吧?”

    严映秋点点头,笑着说道:“等团团满月宴后,我这也就差不多了!

    这孩子真是闹死了,凌弘说等他出生以后,非要好好教训他一番,让他学学孝道!”

    众人闻后都笑了起来,等他听明白了大人说话,就算问他你为何在母亲肚子里如此胡闹,他也答不上来啊!

    众人陪云曦说了一会儿话,也不敢让她太过乏累,便都起身告辞了。

    四公主和严映秋都有着身孕,两人也都各自回去歇着,冷清落和陆琼羽则询问着昨日的细节。

    “昨天一切都还顺利吧?有没有人趁机生事?”冷清落最关心这个问题,若是谁敢找麻烦,她就直接告诉皇祖母,定要好好收拾她们一番。

    岳绮梦摇了摇头,她之前刚来金陵的时候,这锦安王府还乱糟糟的,她听人说女子生孩子很危险,便想着留下来陪着云曦。

    可没想到这王府现在变得这么安静,昨天她在院子里看了一日,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不过话说回来,院子里有四个暗卫,门口还有乐华盯着,屋子里有宁华和宫里来的嬷嬷,哪个不要命的敢在这里生事?

    “不过,我听大少夫人说了昨日产房的事情……”

    “怎么了?是不是二嫂很辛苦?”冷清落和陆琼羽都关切的看着岳绮梦,她们这些未出阁的姑娘都觉得生孩子实在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

    “那倒没有,一切还是很顺利的,只是我虽然一直都知道世子很疼曦姐姐,心里却始终对所谓的真爱没什么概念。

    可大少夫人说,在团团出生时,世子竟是一眼都没看团团,径自奔向了产房去陪着曦姐姐。

    我觉得,再美好的誓言也不及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这足可以看出世子心里是只有曦姐姐一人的!”

    岳绮梦虽然看过不少戏文,可她对爱情是懵懂的,她以前便想着要找一个英俊不凡、武艺高强的美男子,可现在她才知道,真正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必须把彼此当做唯一!

    冷清落也沉默了,她突然神游物外,不知在想着什么,岳绮梦也是一脸正色,两人全无往日的嬉笑模样。

    陆琼羽虽然觉得很感动,可是她不明白这两人为何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是她唤了两声都没人听到。

    陆琼羽歪了歪头,不禁有些疑惑,是她太没情趣了吗?

    ……

    最近王府里摆脱了之前那种压抑小心的气氛,众人都因为团团的到来而欢快不已。

    其实玄宫几人早就下了赌注,押的便是云曦此次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喜华一向喜欢凑热闹,便拉着宁华、乐华、青玉一起下注。

    他们都自动自觉的将玄商和安华排斥在外,因为这两人实在喜欢用规矩说教,免不得会教育他们一番!

    为了赚些银子,玄角还特意买了好些东西讨好玄徵,因为玄角听说,有些厉害的大夫一号脉便能知道是女子怀的是男是女。

    玄徵一开始不肯说,后来经不住他软磨硬泡,便偷偷告诉玄角,云曦这一胎十有八九是个女儿。

    玄角一听,就明白了玄徵为何守口如瓶!

    大家都希望云曦能一举得男,这样对世子才更好,玄角虽然好心的替冷凌澈难过了一下下,转身便开始了自己的筹谋。

    他暗中宣扬了不少消息,什么云曦的肚子有些尖,什么云曦更爱吃酸,十有八九是男孩。

    到了下注那日,所有人都猜是男孩,只有玄角一人说是女孩,这种赔率让玄角乐得好几日都没睡好。

    可现在玄角连死的心都有,所有人都赢了,只有他自己是输家!

    玄角想要赖账,奈何他双拳难敌四手,玄宫和玄羽齐齐上阵,当真是让他吃不消。

    最后迫于无奈,外加上玄角也不想让宁华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印象,便只好从玄商手里借了些钱,可那利息真是让他几欲喷血。

    每个人都笑着从他手里接过银票,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最后到宁华取钱的时候,玄角挺直了腰背,一脸的淡然,还挂着温文的笑意。

    宁华是个温柔而又有礼貌的人,她双手接过银票,柔声道谢。

    玄角挥了挥手,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没事,不过就是一个游戏,多少钱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宁华一转身,玄角就连忙用手撑着树干,若是不这样,他感觉他一定会晕倒。

    玄羽美滋滋的将手里的银票都给了乐华,玄宫看着羡慕,他侧眸看了一眼数钱的喜华,想了想还是将银票收了起来,只是脸上的神情落寞至极。

    只有玄徵一人站在稍稍远离人群的地方,宁华走到他身边,将手中的银票分给了玄徵一半。

    玄角一直盯着宁华呢,自是看到了她的动作,连忙问道:“宁华,你把银票给玄徵干什么啊?”

    “因为那日下注的时候,玄徵正好有事,便让我帮着下了一注,所以这钱自是要分他一半的呀!”

    宁华坦然的解释道,玄角愣了愣,瞬间暴跳而起,“好你个玄徵!你居然敢算计我!你告诉我世子妃怀的是女孩,你却自己押了男孩,你的心肠怎么这么黑啊?”

    玄角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他堂堂玄角居然被玄徵给算计了,还赔的倾家荡产,险些给玄商做了奴隶,真是岂有此理!

    玄徵被吓得缩了缩脖子,眼眶瞬间就红了,声音更是颤抖不止,“我……我不是故意的……”

    喜华最先看不惯了,立刻说道:“这种事谁说得准,你作弊还要怪别人!”

    乐华用力的点了点头,玄宫和玄羽自是要站在喜华和乐华的一边,便也纷纷出口指责玄角。

    玄角积了一肚子的气,他指着玄徵便骂道:“你们居然相信他?别怪我没告诉你们,他才是那只最大的黑心狼!”

    玄角说完便冲了出去,和玄宫玄羽打成了一团,当真是难解难分。

    暗处的玄商和安华齐齐摇头,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玄商从袖中拿出了一个银制的小算盘,那个纯金算盘被他当做定情信物给了安华,自己便又打了一个银质的。

    玄商拨弄了几下算盘,扬唇笑道:“他们赌到最后,结果还没有玄角欠我的利息高,人果然要有经商头脑!”

    安华扫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你确定玄角会给你?”

    玄商收起算盘,扬唇一笑,“他们的月银都要经过我手!安华,为夫是不是很能干?”

    安华瞪了他一眼,脸颊微红,啐了他一口,转身便跑,玄商一边追妻一边喊道:“你答应过的,小公子出生,你便嫁给我!安华,你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