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醉,不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八章 醉,不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府的路上,冷凌澈一直显得郁郁寡欢,云曦疑惑的看着他,不解的问道:“你来的时候不是心情很好吗?怎么现在反是闷闷不乐了?”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幽幽叹道:“事事难料,岂会皆如我所愿?”

    这泛酸的语气云曦自是听得出来,冷凌澈看起来淡若清风的,实则最爱耍性子了,便只瞟了他一眼,不多做理会,对于冷凌澈的小性子她已经很适应了。

    “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司辰,但我还是觉得他应尽快返回夏国,不然我这心里总是惴惴不安!”

    其实司辰千里迢迢护送宁华来楚,云曦自是应该好好招待才是,可一想到云泽身边没有可信之人,她这心里就放不下。

    “你无需自责,司辰也说要尽快回去,他毕竟是夏国的将军,一直待在这自然不妥……”而且司辰之前来楚国送亲,不少公子都是认识司辰的,他总不好在金陵抛头露面。

    “可我还是觉得对不住司辰……”司辰帮她太多了,她真不知道该报答。

    冷凌澈沉了沉眸子,他不喜欢听从云曦嘴里说出任何一个男人的名字,云泽他还可以勉强忍受,至于这个司辰……

    “你现在身子沉重,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殷钰恰好不在,否则倒是可以好好陪着司辰玩些时日,不过我另有安排,一定会让司辰在这几日里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云曦将信将疑的看着冷凌澈,冷凌澈一脸受了伤的模样,蹙眉轻语道:“曦儿不信我?若是如此为夫可真要神伤了……”

    云曦抽抽嘴角,谁说只有女人会撒娇了,男人撒起娇来才最要命呢!

    冷凌澈微微挑唇,开始着手安排让司辰“宾至如归”。

    次日,司辰看着眼前唇红齿白,俊眉修眼的少年,深深的皱起了眉,“七公主?”

    “你还记得我呀?我还想着,若是你把我忘了,我该怎么圆回这个尴尬的局面呢?”冷清落一身月白色的男子衣衫,她挥着手中的折扇,笑望着司辰。

    司辰勉强的扯起嘴角,当初他动手打她的时候,她便是这样一番男子装扮,他就是想忘也忘不了啊!

    “不知七公主今日驾到可是有什么事吩咐?”

    之前来楚国,司辰整个人都处于茫然的状态,虽是记得冷清落这个人,但是也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客套呢!”冷清落随意落座,拿起桌上的茶壶便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就是死板了一些,这样可不好!可惜我钰哥哥不在,否则定要让他好好教你怎么玩!”冷清落不客气的兀自品着茶,全然一副自在模样。

    “七公主,您到我这来怕是不妥吧……”

    冷清落虽然一身男子装扮,可司辰知道她是女子,两人共处一室,自是不合乎礼仪。

    “那你就把我当男人看呗!”冷清落莫不在意的说道,司辰抽了抽嘴角,显的有些无奈。

    “你不要这么拘谨,我二哥交代我了,让我一定要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你平日里喜欢玩什么,我都可以陪你啊!别看我是公主,但我会玩的可多了,什么投壶、色子、对牌,我全都会的!”

    冷清落一副十分骄傲的模样,司辰尴尬赔笑,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能说这些东西他一样都不喜欢吗?

    “是冷世子吩咐你这般做的?”

    司辰诧异询问,冷清落点了点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身体力行的履行着对冷凌澈的承诺,势必要让司辰感觉到“宾至如归”!

    看着与他滔滔不绝闲聊的冷清落,司辰好像突然明白了冷凌澈的用心,看来他还是尽早回去好了!

    “那个……七公主,你看这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回宫用膳了吧……”司辰实在不知道该与这个七公主聊什么了,现在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没事儿!宫里不怎么管我的,你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啊,我陪你吃,然后我们再喝两盅!”

    说完之后,不等司辰拒绝,冷清落便招呼着小二上菜上酒。

    见司辰还站在一边看着她,冷清落一挥手,颇为豪爽的说道:“愣着干嘛呀,过来一起喝点啊!”

    冷清落说完便斟了两杯酒,不等司辰反应,便径自将杯中酒一口饮尽,轻轻蹙了蹙眉道:“这酒的味道一般啊,不如钰哥哥的藏酒好!”

    见冷清落还要再饮第二杯,司辰立刻走上前去,伸手夺过了酒壶,淡声说道:“女子饮酒不安全,七公主还是小心些的好……”

    冷清落却是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伸手便要抢司辰手中的酒壶,“我怕什么啊,难道还怕你对我图谋不轨?”

    司辰脸色微红,显然不习惯冷清落这种随性的风格,冷清落招呼着司辰坐下,挑眉笑道:“这酒可是个好东西,虽说不能解千愁,但总归会让你心情舒畅点!你坐下陪我喝点,我与你好好聊聊……”

    司辰不为所动,仍就沉着一张脸看着冷清落,冷清落嘴角一扬,笑意竟是有狡黠,“反正酒就这么多,你不喝我就一个人都喝了,到时候我若是昏睡不醒,麻烦的可是你吧!”

    冷清落说完举杯就要喝酒,司辰立刻将自己杯中的酒尽数喝下,随后又抢过酒壶为自己倒了一杯,“你用些饭菜吧,这酒我自己喝!”

    冷清落托着下巴,看着闷头喝酒的司辰,无奈的摇头,二嫂当初拒绝了他,是不是因为他太傻了?

    “其实我和二嫂的境遇蛮像的,都有一个不怎么样的父皇,不过我比二嫂幸运的多,至少在宫里我还有个靠山。

    二嫂与我说过,她在夏宫处境很艰难,不过好在有你们这些好友支持陪伴,她很感激你们……”

    司辰眉目微动,垂下了眸子,轻声喃喃道:“我……其实很没用的……”

    他没能帮上云曦任何事情,甚至他的父亲还险些要了云曦的命!

    “才不是呢!”冷清落立刻打断了司辰,一脸郑重的说道:“二嫂是很感激你的!她时常与我说夏国的事,都是对你的赞赏和感激。

    她说,在夏国她只能相信你,只能将太子托福给你,因为她知道,就算所有人都会被利益收买,你也不会!”

    “她……真的是这么说的?”司辰的眼睛泛起了点点光亮,司辰没有冷凌澈的仙气,也没有殷钰那风流的外表,可他自有一种阳光俊朗的气质。

    冷清落笑着点点头,司辰的心情果然轻快了一些,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可是呢,二嫂对你也有不满意的地方……”

    冷清落话锋一转,司辰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有些惊忧的看着冷清落。

    冷清落饮了一杯酒,看着司辰的眼睛道:“二嫂她对你一直心怀愧疚,不知该如何感谢和弥补你。

    她不止一次的与我感叹道,她最希望能得到幸福的人就是你!她希望你能摆脱以前的烦扰,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若是过得孤寂悲惨,只怕她会一直寝食难安……”

    司辰更加的沉默了,他看着杯中清冽的酒水,看见了里面他微微晃荡的倒影,不觉心口一酸,仰头将杯中酒饮尽。

    “其实二嫂她想看到的是你能彻底放下,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你若是想让她安心,便要好好生活,而不仅仅是无趣的活着……”

    冷清落每说完一句话,司辰便沉默的饮下一杯酒,他只皱着眉,既不否认也不认可,让人想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酒过三巡,地上不知倒了几个酒壶,司辰的脸颊微红,他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眼前冷清落的身影有些发虚,他晃了晃头,迷迷糊糊的开口道:“你说,我到底比冷凌澈差在哪了呢?

    是不是我没他聪明,也没他文采好,所以云曦才不喜欢我?”

    “呃……虽然你说的都是真的,可至于二嫂究竟为什么不喜欢你,这我就不知道了!”冷清落的脸也有些红了,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司辰闻后“呵呵”一笑,酒喝多了之后,司辰的话明显变多了,他伸手指着冷清落,身子摇摇晃晃的说道:“他是你二哥,你自是偏向他,不公平……不公平,罚你喝酒!”

    冷清落也不矫情,仰头便喝,她用袖子随意擦了一下嘴,打了一个哈欠,眼里还挂着几滴眼泪,她一边倒酒,一边道:“世上又不是只有二嫂一个女人,她不喜欢你还有别人喜欢你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二嫂喜欢萝卜,也许就有人喜欢青菜啊……”

    “哈哈……”司辰被逗笑了,一边笑着一边拍着桌子,他睁着惺忪的眼,慢悠悠的道:“你!说错了!”

    “哪错了?”冷清落拿过一个又一个空酒壶,对着里面看了半晌,却发现里面都是空的。

    “你们女人都喜欢萝卜,没人喜欢青菜……”

    “为什么?”冷清落丢掉了手里的酒壶,强撑着下巴问道。

    “因为……萝卜白,冷凌澈也白……”

    即便冷清落已经晕晕乎乎的,可这句话还是击中了她的笑点,她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一不留神摔倒了桌子下。

    司辰见眼前的人没了,左顾右盼的找着,他掀开桌布,见冷清落趴在地上笑个不停,司辰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哈!你喝多了!”

    司辰踉踉跄跄的走上前去,将冷清落从地上扯了起来,冷清落翘着脚,将手臂搭在司辰的肩上。

    她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司辰的鼻子,认真说道:“不对!你说的才不对!我就不喜欢萝卜,我就是喜欢青菜!”

    两人摇摇晃晃,司辰仰头想了半晌,突然一脸清明的样子,“你喜欢青菜,我就是青菜,那你就是喜欢我!”

    冷清落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司辰,对视半晌,冷清落突然媚然一笑,只是她自己并不知晓她这一笑有美。

    那不是婉约的清丽之美,也不是明艳的绝色之美,那是一种充满了活力的美,那种美肆意而骄傲,足以让任何看到的人眼前一亮。

    冷清落托起了司辰的下巴,眯着眼睛认真的看着司辰,她笑得灿烂生华,点头道:“嗯!喜欢你也不错!”

    司辰怔了怔,冷清落扑到饭桌上,终于找到了有酒的酒壶,她趴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往杯里倒着酒。

    她分给司辰一杯酒,用手中的杯盏轻轻的撞了一下司辰的杯身,巧笑嫣然道:“来!今日不醉不归!”

    司辰有些发愣,冷清落见他不喝,立刻就怒了,直接将手中的酒灌进司辰的嘴里,酒入喉咙,炙热而浓烈,两人酒意更浓,当真是喝的——醉不归了!

    太阳落下又升起,当金色的暖阳照进了屋内,床上的人动了动手脚。

    司辰突然感觉到有一记闷棍打在了自己心口,多年带兵的敏锐让他倏然睁眼,转而便要反击,可当他看到倒在自己身边的人时,他彻底呆住了。

    他身边躺着的人正是冷清落,此时她闭着眼睛,一副安睡的模样,而他刚才睡梦中的那一记“闷棍”正是冷清落飞来的胳膊。

    司辰的身子僵住了,他一动不敢动,脸上浮现了一丝惊恐和迷茫。

    他的脑袋有些沉,此时更觉得头痛欲裂,他侧眸瞥了一眼桌上的狼藉,突然记起了他们昨晚好像在饮酒狂欢。

    昨天他也不知怎么了,一向不喜喝酒的他却喝了许多,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了。

    至于两个人是如何一起睡在了床上的,他就更没有印象了!

    他该怎么办?

    他该怎么与她解释?

    司辰突然懊悔不已,他昨天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他怎么能和一个姑娘彻夜饮酒,他真是疯了!

    司辰保持着不敢动的状态,他看着仍在熟睡的冷清落,心口紧张的起起伏伏,就连那条压在他身上的手臂也不敢移开。

    他正暗自琢磨着该怎么办,但是他保持着半支撑的状态久了,身子都僵硬了起来,一不留神竟是踉跄了一下。

    冷清落睡的好好的,被人突然惊醒,感到十分不满。

    她嘟嘟囔囔不知说了些什么,皱着眉缓缓睁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屋内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

    冷清落眨了眨眼睛,司辰也随着眨了眨眼,司辰想着他是男人,应该由他来打破僵局,便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开口道:“七……”

    “啪”的一声脆响,司辰愣愣的捂住了脸,冷清落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她刚才下意识就打了过去,现在只觉得手掌发麻,可想而知司辰的脸该有多么疼。

    冷清落飞快的扫了一眼自己和司辰,床上虽然凌乱不整,但是两人还是衣冠整齐,显然司辰并没有对她做些什么。

    冷清落敲了敲发沉的头,回响起昨晚自己逼着司辰喝酒的一幕幕,更是觉得后悔,明明是她灌司辰喝酒的,这巴掌怎么也不该打在司辰的脸上啊!

    “七公主,你听我说……”

    司辰想要开口解释,冷清落却是一拍头,恍然道:“哎呀,我险些忘了,我今日还有事情要做呢,先走了!”

    冷清落转身便跑,却“砰”的一下撞在了柱子上,司辰想要上前查看,冷清落一边揉着头,一边吼道:“站住!不要过来!”

    冷清落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司辰瘫坐在椅子上,他是不是毁了人家姑娘家的闺誉,他该怎么弥补?

    他会不会给她留下心里阴影?

    她昨夜彻夜未归,若是有人追查,她该怎么办?

    司辰狠狠的敲着自己的头,几欲嘶吼出声,他真是个混蛋,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