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和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六章 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冷凌澈和锦安王妃相拥而泣,云曦轻轻拭泪,就算他们相顾无言,可母子之间的思念是无需语言便可传达给对方的。

    突然,冷凌澈和锦安王妃一致的向云曦的方向望了过来,云曦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缓步上前。

    锦安王妃虽是无言,可眼中是满满的喜欢和欣慰,那温柔慈爱的目光甚至让云曦有些脸红。

    锦安王妃握住了云曦的手,她的手是那般的瘦弱纤细,又那般的寒冷若冰。

    锦安王妃看着身边的儿子儿媳,忽然觉得她似乎没什么放不下的了,反是更加懊悔自己当年的举动。

    失去亲人的悲痛让她无法接受,若是她真的死了,那么澈儿呢,他可能承受得住那种打击?

    上天终究还是待她不薄,她有澈儿,还有逸儿,如今她的澈儿竟是已经成家立业,马上就要成为父亲了,她好庆幸她还能看到这一幕。

    锦安王被孤零零的晾在一边,他拿着披风轻轻走过来,想要将披风搭在锦安王妃的身上。

    可锦安王妃却是担心云曦的身子,外面毕竟冷寒,便连忙拉着冷凌澈和云曦朝屋内走去。

    锦安王手上的披风滑落在地,看着那并肩而行的亲密三人,锦安王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察觉到院中仆人的视线,锦安王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捡起了地上的披风,面无表情的抬步迈进了屋内。

    看着锦安王妃脸上那灿烂夺目的笑容,锦安王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霉,若是她也能对他笑上一笑该多好啊……

    锦安王妃带着冷凌澈和云曦坐在柔软的小榻上,她轻轻摸了摸云曦圆滚的肚皮,云曦脸上露出柔光,笑着说道:“已经六个月,再过四月凌澈就要当父亲了……”

    锦安王妃连连点头,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云曦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云曦抿嘴一笑,点了点头,她还真的有些饿了。

    锦安王妃见此连忙起身,挥手招呼过来一个丫鬟,两人比划了一些动作,看起来应是在吩咐丫鬟去准备饭菜。

    冷凌澈眸色微动,眼中皆是惆怅与悲戚,在他的记忆中,母亲的声音是那般的轻柔动听,她会给他哼着小曲,会给他说很多有趣的故事。

    可是,他再也听不到母亲唤他了是吗?

    他的手突然被云曦握住,冷凌澈抬眸望去,只见云曦温柔的笑着,她看了一眼正忙得不亦乐乎锦安王妃,轻声叹道:“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冷凌澈望着母亲那瘦弱的身影,扬唇轻笑,是啊,已经很好了,没有什么比一家团聚更好的了。

    只要母亲还活着,只要他们还能相见,剩下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锦安王冷眼看着冷凌澈和云曦“调情”,心中有些郁闷,婉清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理他呀?

    哪怕随便对他笑笑也好啊……

    平日里婉清虽然也不理会他,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所谓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今日他感觉自己被人彻底冷落了。

    可让锦安王更加郁闷的还在后面,晚膳时分,锦安王妃时而给冷凌澈盛汤,时而给云曦夹菜,一家三口当真是其乐融融。

    锦安王也不甘寂寞,伸出筷子给锦安王妃夹了些她爱吃的菜,可锦安王妃总是会随意自然的将那菜夹出去扔在桌边,仍旧是一个眼神都不给锦安王。

    锦安王觉得颜面尽失,他能感觉到冷凌澈和云曦望过来的视线,却只低头扒饭,故作无视。

    舟车劳顿一日,众人都担心云曦会吃不消,用过晚膳后,锦安王妃便亲自送冷凌澈和云曦回房,还特意多加了一条厚厚的新棉被,省的冻到两人。

    看着锦安王妃为冷凌澈两人忙前忙后,锦安王满心的妒火,只在一旁负手而立,沉着一张脸瞪着两人。

    等锦安王妃终于忙完了,锦安王才连忙笑着说道:“婉清,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歇着吧……”

    锦安王妃其实想嘱咐几句,可想到自己讲不出话来,便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锦安王一路护送锦安王妃回房,心里暗暗窃喜,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了,碍眼的终于不在了。

    “婉清,我这次可以休假十日,我可以陪你去附近走走,或者我们可以去稍远些的地方泡泡温泉……”

    锦安王喋喋不休的说了许多,锦安王妃却是微微蹙眉,似在认真考虑着什么。

    回了房间,锦安王刚想迈进去,谁知先行进屋的锦安王妃“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若不是锦安王身手好,只怕这时就要鼻血横流了。

    锦安王轻轻的敲了敲门,因为院子不大,他唯恐被冷凌澈听到,便小声的恳求道:“婉清,你就让我进去吧,偏房太冷了,我会染上风寒的……”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

    “婉清,你若是不喜欢,我可以在外间睡啊,晚上你若是渴了我还可以给你倒茶!”

    这次回答他的是熄灭了的烛光……

    锦安王咳了两声,见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便只要叹气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房了。”

    顿了顿,锦安王又补了一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哦!”

    补完这句话,锦安王的心情好了许多,仿佛锦安王妃是真的在关心他一般。

    第二日,锦安王妃一整日都和冷凌澈两人待在一起,这让锦安王颇为不满,只在心里默默掐算着时间,希望这两个碍眼的人赶紧离开。

    因为冷凌澈只有三日的休假,第三日一早,锦安王大有满血复活之势,一起床就指挥着一种奴仆给冷凌澈两人收拾行李。

    锦安王妃三人都一脸嫌弃的看着锦安王,一致的叹了口气,别开脸不再理会。

    锦安王妃想到冷凌澈两人今日就要回去,昨晚就已经偷偷哭了一番,直到现在心里还是酸酸的。

    可他不想影响冷凌澈和云曦的心情,便一直挂着温柔的笑意,给两人装着她自己腌制的蜜饯和果干。

    锦安王妃困在这个院子里十年了,她无事可做,便每日都想和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做些什么点心吃。

    她每日都做,虽然最后不是分给别人吃掉,便是倒掉,可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这个母亲还一点仅存的价值。

    如今她终于有机会了,自是将自己做的所有好吃的都给两人装走了。

    锦安王为此小小的郁闷了一下,不过想到他能和锦安王妃单独待上七日,这点小郁闷也就不算什么了。

    临别前,锦安王妃又塞给了云曦厚厚的一摞纸,云曦好奇的翻开,发现上面写的都是孕妇需要注意的事项,甚至包括了分娩和坐月子需要注意的事。

    锦安王妃心中愧疚,云曦怀孕分娩的时候她都不能陪在身边,她想嘱咐很多的话,可她发不出一点声音,便只好将她所有的经验都写了下来,希望对云曦有所帮助。

    云曦看着手中那厚厚的一摞纸,字迹清晰工整,只怕要花费好长的时间。

    云曦心中动容,她握住锦安王妃的手,温柔的笑道:“谢谢母妃,我回去会好好记住的,有您帮衬我的心里就放心了。”

    锦安王妃点头轻笑,眸中泛着点点泪光,云曦复又安慰道:“母妃你不用挂念我,皇祖母和宸妃姨母都会帮衬云曦的。等金陵时局安稳,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锦安王妃不舍的抱住了云曦,若是可以她多希望她能陪在这些孩子的身边。

    看着锦安王妃和云曦依依不舍的样子,锦安王咳了一声,开口道:“婉清,时间不早了,他们也该出发了,否则宵禁前就赶不回金陵了!”

    锦安王的语调轻快,眼中还有着藏不住的窃喜,锦安王妃虽是不舍,却也只好放任他们离开。

    她一直挥着手绢,默默的目送两人的马车越行越远,直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锦安王怜惜不已,正要将锦安王妃揽在怀里安抚,谁知锦安王妃竟是哭着跑回了院子,还随手关上了门。

    锦安王扶额长叹,看来他的路还长着呢……

    两人在宵禁前回到了王府,两人的心情既欣喜又沉重,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一家团聚。

    看着锦安王妃精心包装的蜜饯和果干,冷凌澈嘴角溢笑,开口道:“分出一份给凌逸吧……”

    云曦倒在榻上看了冷凌澈一眼,神色恹恹的说道:“我累了,这件事还是你去做吧!

    上次你可将七弟吓坏了,总该去赔礼道歉吧!”

    “他性子软,胆子又小,我这般也是为了不让他变成冷凌弘那样的懦夫……”

    “明明是你犯了错,你还要扯到大哥身上,你这样以后会教坏我们的孩子的!”云曦嗔怒道,不悦的瞥了冷凌澈一眼。

    冷凌澈败下阵来,只好自己动手分出一半的东西,看着云曦倒在榻上闭目眼神,冷凌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着吃食抬步迈出。

    听到开门的声音,云曦睁开眼睛,慧黠一笑,他们兄弟的事情还是自己谈的好!

    冷凌澈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兄弟,所以他并不擅长兄弟间的交流,可若是他不去,云曦那边他又无法交代。

    冷凌澈开始回忆云曦和云泽的相处模式,云泽似乎很喜欢和云曦撒娇,云曦还会温如的给云泽擦拭他额上的汗珠。

    想到此处,冷凌澈竟是打了一个寒颤,这种事还是算了吧!

    走到半路,冷凌澈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迎面走来了一抹身影,那人看到冷凌澈也是一惊,便驻足观望。

    两人之间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冷凌逸看了冷凌澈一眼,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是想探望二嫂的……”

    “嗯!”

    冷凌澈一个“嗯”字让两人的重新陷入了沉默之中,此时的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半晌,两人突然一致的开口道:“我……”

    “你先说……”冷凌澈一抬下巴,淡若清风。

    冷凌逸蹙着眉,抿了抿嘴,双手不安的揉搓着,这种小动作让冷凌澈微不可察的皱起了眉。

    以前冷凌澈从未在意过冷凌逸,甚至还有些讨厌这个喜欢缠着云曦的便宜弟弟,可既然他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便看不得冷凌逸还是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

    冷凌逸不知道冷凌澈在想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十年前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虽然我没有一点记忆,但是我想象得出当时的场景!”

    冷凌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里流着玉家的鲜血,在他从锦夫人口中得知当年的真相时,他只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沸腾不止,他的心口似乎堵着什么东西,或许那就是所谓的恨意……

    “我知道你嫌我没用,我也的确没有你厉害,但是以后有很多事我也可以做,你不用事事自己承担的,我可以帮你分担啊……”

    冷凌逸在说这些话时仍旧有些扭捏,还不停的用脚尖蹭着地,显然他对自己这个二哥仍旧有些畏惧,对那日的事情更是心有余悸。

    虽然那日冷凌澈下手有分寸,可他一度以为冷凌澈真的要杀了他,直到现在还会做噩梦。

    冷凌逸不敢抬头看冷凌澈,只兀自嘟囔道:“我虽然小,但也是个男人,以后会有用的……”

    冷凌逸暗自猜想,冷凌澈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呢,是淡然冷漠,还是一脸不屑?

    突然,他的头顶覆上了一只手,那只大手温柔的揉着他的头顶,冷凌逸诧异的抬起头,对上的却是冷凌澈微微扬起的嘴角。

    “嗯!我知道……”

    只短短的几个字,冷凌逸却不知道为何他会有一种兴奋到飞起的感觉。

    他们在一个府里也生活了一段时间,可他记忆中的冷凌澈不是面无表情就是神色冷肃。

    冷凌逸揉了揉眼睛,他不是在做梦吧,二哥在对自己的笑?

    冷凌澈抬起手,将手中的东西塞给冷凌逸,“这是母妃给你做的……”

    冷凌逸更是一脸诧异,伸手打开了包裹,发现里面装的都是蜜饯和果干,一股香甜的气味扑鼻而来。

    冷凌逸的眼睛发酸,他虽然没见过那个所谓的母妃,可他听锦夫人讲了许多,包括她当年是如何自刎求死。

    “母妃……她还好吗?”冷凌逸咬着嘴唇,喃喃问道。

    “很好……”冷凌澈做不出嘘寒问暖的长兄模样,他低头看着冷凌逸,只眸色温柔。

    虽然这孩子胆小了一些,但至少还是有骨气的,这般想着冷凌澈的眉目更加舒缓了一些。

    “回去吧,这件事不能与任何人说……”

    冷凌澈转身欲走,冷凌逸突然开口唤住冷凌澈,蹙着眉说道:“二哥,你们走以后霞夫人来找过我们,不但问了那日书房里的事情,还打听你们去了哪!

    不过我们什么都没说,我只说了一个谎打发了她!”

    冷凌澈点点头,赞赏道:“你做的很好……”

    冷凌逸低着头,却偷偷的抿嘴笑了,二哥终于夸他了,这还是二哥第一次夸赞他!

    冷凌澈看着冷凌逸那仍旧“傻兮兮”的样子,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也许这孩子天生就不怎么聪明吧,以后有待修理!

    剩下的时间云曦便安心的待在王府养胎,府里的事情有慧怡全权打理,金陵也暂时一片安宁之势。

    这种生活持续了三个月,让一直待在王府里的云曦几乎都要忘了金陵曾经的险恶局势。

    云曦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的动作也越发的笨重了,芙蓉阁的人也都进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就连稳婆都找了三个,提前接进了王府,以备不时之需。

    可就在这个时候,锦安王府突然迎来了一位故人,还是从夏国而来的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