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 百六十四章 真相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 百六十四章 真相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送走了锦夫人两人,云曦走进内间,埋怨道:“你什么时候也添了与父王一样的毛病?明明还是关心七弟的,为何非要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呢?”

    “我与他一样?曦儿若是这么说,还真是狠狠的伤了我的心呢?”

    冷凌澈将云曦抱在怀里,一副受了伤的样子,云曦拿他无法,只好说道:“总之我觉得人还是要坦率的表达自己的喜好,像父王那样真是太累了。”

    而且有些事你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呢?

    冷凌澈与他父子情淡,与锦安王往日的态度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冷凌澈闻后却是挑了挑唇,笑得有些意味不明,“曦儿放心便好,我绝不会像老头子那般愚蠢,只是我要看他是否值得……”

    云曦听得云里雾里的,冷凌澈却是浅然一笑,开口道:“用午膳吧,我的肚子饿了……”

    云曦连忙唤人准备饭菜,却没看见冷凌澈嘴角扬起的那抹意味深长的笑。

    两人用过了午膳,冷凌澈死缠烂打的挤进了云曦的被窝里,两人缠绵了一会儿,冷凌澈觉得口干舌燥,便下地喝茶,却突然神色凝重了起来。

    “曦儿,你还记得我们去潭州时,父王给我的锦安王令信吗?”

    云曦自是记得,锦安王给了冷凌澈之后便一直没有收回去,令信就一直放在芙蓉阁。

    “令信,不见了!”

    ……

    锦安王的书房中,锦安王终于逮到了可以斥责冷凌澈的机会,脸红脖子粗的吼道:“你多大的人了?连个东西都看不住!

    外面还说你是什么天纵英才?真是可笑,哪家的天才连个东西都看不住?”

    “父王,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要先找到令信吧?”云曦开口打断道,就算冷凌澈难得犯错,锦安王想要立威也要分个轻重缓急吧!

    “哼!真是没用,一点都不像本王!”锦安王还不忘再刺上一句,心里觉得暗爽。

    冷凌澈不怒也不急,只瞥了锦安王一眼,冷笑道:“我的确不如你,弄了满府的家贼!”

    “你说谁呢?”

    锦安王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冷凌澈鄙夷的看了锦安王一眼,轻笑道:“那令信放在芙蓉阁也有些时日了,却偏偏在今日丢失了,难道不是家贼所为吗?”

    云曦蹙了蹙眉,第一次反驳了冷凌澈,“夫君,你该不会是怀疑锦夫人吧?她没有机会……”

    冷凌澈却是挥手打断了云曦的话,只看着锦安王说道:“能进芙蓉阁的只有云曦贴身的丫鬟,今日也只有你那位锦夫人和七公子来了芙蓉阁,怀疑他们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不可能!绝不会是他们!”锦安王想也不想的就否决了。

    冷凌澈嘴角扬笑,眯着眼眸看着锦安王,“父王为何如此确定?你每年见锦夫人的次数只怕只手可数,怎么知道她就不是别人安插的眼线呢?”

    “本王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锦安王显得有些不耐烦,看着冷凌澈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锦安王沉了一口气,解释道:“他们母子二人一直恪守本分……”

    “恪守本分吗?我还不知道丫鬟的本分便是爬主子的床?”冷凌澈轻轻一笑,容颜仍是极其俊美,却有着说不出的冷寒。

    “放肆!这些话也是你能说的?”锦安王气得面色涨红,咬牙切齿的看着冷凌澈。

    冷凌澈毫不在意,淡漠疏离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意,“我只知道人背主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你信她,可我不信!”

    云曦蹙眉望着,今日的冷凌澈似乎显得格外的咄咄逼人,出口的话也锋利冷寒,似要狠狠的刺伤谁一般。

    冷凌澈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淡然飘逸的,哪怕是秦侧妃和欧阳侧妃也没有让他有过半分的情绪起伏。

    可今日他为何如此反常?

    云曦心中一紧,不解的看着冷凌澈,难道这一切都是他事先算计好的?

    他让她请来了锦夫人和冷凌逸,然后又借口令信丢失,便刻意责难锦安王。

    可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父王无言以对了是吗?”

    看着锦安王沉默不语,冷凌澈嘴角溢笑,笑容清浅流溢,出口的话更如玉碎泉鸣,缈如仙音。

    “既然父王答不出,我便只好自己寻找令信,揪出内贼了!”

    “你想做什么?”锦安王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抹惶恐,似有什么在一点点摆脱他的控制。

    门外突然传来了通报声,“王爷,锦夫人、七公子求见!”

    锦安王猛地看向了冷凌澈,冷凌澈却依然淡若清风,轻笑道:“父王不查,我来查!”锦夫人和冷凌逸小心翼翼的迈进了书房,母子两人明显显得局促不安。

    锦夫人一直都是小心低调的,每日都缩在自己的院子里,从来没有与任何人有过纷争。

    冷凌逸的性子虽说是活泼一些,但是他一直畏惧锦安王,之前也曾与云曦说过,他知道锦安王不喜欢他,所以也从不敢接近。

    一听锦安王让他们两人来书房,母子两人顿时都惶恐不安,却又不敢违抗锦安王的命令,便只能满怀心事的赶来了。

    看见冷凌澈和云曦也在,冷凌逸偷偷的看了云曦一眼,还扬唇笑了笑,一副见到了亲人的模样。

    云曦的心情却十分复杂,她第一次看不懂冷凌澈想做什么,此时看着冷凌逸那毫无芥蒂的笑容,云曦只觉得心中不安。

    “王爷!世子!世子妃!”锦夫人恭恭敬敬的行礼,才抬头看着锦安王,不安的问道:“王爷唤妾身来可是有什么事?”

    锦安王动动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胸口起起伏伏,狠狠的瞪着冷凌澈。

    冷凌澈扫了一眼锦夫人和冷凌逸,淡漠的开口道:“父王找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可看到过锦安王府的令信?”

    “令信?”

    母子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不仅没见过,听也没听过啊!

    “回王爷,妾身不曾见过!”锦夫人低着头,小心的回复着。

    冷凌逸也立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是不知情的,还不忘偷偷的张望云曦,以求个心安。

    可云曦却低着头,不敢与冷凌逸那干净的双眸对上,虽然她不知道冷凌澈到底想做什么,可她也无法质疑他。

    “没见过?”冷凌澈冷笑两声,玩味的看着锦夫人和冷凌逸,挑唇说道:“锦夫人真是好演技,在府里一直都是与世无争的模样,就连我也骗过了。

    可转眼间,你竟是便将手伸向了王府的印信,是你别有居心,还是你幕后之人想要借此生事?”

    锦夫人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凌澈,随即又看向了锦安王,一脸惶恐的说道:“不……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世子的事情,更不知道什么印信的事情啊……”

    锦安王眉头直跳,似是忍无可忍,低吼道:“够了!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父王可知王府印信丢失意味着什么?如今朝廷内外对我锦安王府皆是虎视眈眈,稍有不慎,便是万丈深渊,这些不用我来提醒吧……”

    冷凌澈永远都是那般冷静,冷静到近乎无情的地步,锦夫人几欲落泪,手足勿措的为自己辩解着:“世子,您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您的事情!

    就算所有人都害您,我也绝不会那么做的!我真的没看过什么印信,更没有什么幕后之人,请您相信我好吗?”

    锦夫人抓着自己的心口,睁大了双眼殷切的望着冷凌澈,有泪光在她的眼中泛起,她近乎恳求的看着冷凌澈,只希望冷凌澈能相信她。

    冷凌澈仍旧神色淡淡,他扫了锦夫人一眼,嘴角牵起一抹轻笑,“你做了王府的夫人,又生下了冷凌逸,这难道还不算是对我母妃的背叛吗?”

    锦夫人怔住了,呆滞的看着冷凌澈,半晌之后才垂下了眸子,身子瘫软无力。

    “我娘亲才不会偷你的东西呢!我们今日虽是去了芙蓉阁,可我们一直在与二嫂聊天,根本就没有单独离开过!二嫂,凌逸说的都是真的对不对?”

    冷凌逸似是有些恼了,他气呼呼的瞪着冷凌澈,转而看向了云曦,云曦无法视若无睹,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而冷凌澈似是认准了此事,哪怕有云曦开口,他依然坚持道:“有些事只要想做便一定能做,云曦现在怀着身子,一时没有顾及到也是正常的。”

    今日的冷凌澈固执的几乎是毫不讲道理,锦安王阴沉着一双眸子,冷声警告道:“冷凌澈,你闹够了没有,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是我无理取闹,还是你色令智昏?若不是你识人不清,纵容秦氏和欧阳氏在王府里兴风作浪,我母妃……”

    提及锦安王妃,冷凌澈的神情瞬间变得冷戾而阴森,锦安王和锦夫人的表情都变得古怪而扭曲,似乎那是他们很不愿提及的一个人。

    “若不是你,王锦安王府不会走到今日这步,如今你还想坚持己见吗?”

    锦安王第一次没有动怒,只牵动了几下嘴角,无力的辩解道:“这两件事不同,总之此事与他们无关!”

    “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们是无辜的?”冷凌澈咄咄逼人,不肯退让。

    “那你怀疑他们又有什么证据?难道仅仅凭你的猜疑,便能定他们的罪吗?”

    锦安王爷一反常态,平日里他对锦夫人母子两人几乎是视若无睹,可今日却是维护到底。

    “我是没有证据,可有些事只要审一审便好……”冷凌澈轻扬嘴角,露出一抹森然的冷笑,让一直崇拜他的冷凌逸不禁感到畏惧。

    “你想做什么?王府可容不得你胡来!”锦安王拍案而起,指着冷凌澈厉声吼道。

    “我想做的事,难道你以为有谁能拦得住吗?”冷凌澈的笑残忍而绝情,让所有人都觉得如此陌生。

    “玄宫!玄角!”

    冷凌澈声音刚落,玄宫和玄角便瞬间闯进了屋内,锦安王气得身子直抖,指着冷凌澈哆嗦着骂道:“你这逆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有些事不用重刑是逼问不出来的,既然我们都没有证据,不如检验一番。

    若是锦夫人抵死不认,此事便算是我错了,定会给锦夫人赔礼道歉。若是锦夫人没能承住重刑便去了,我自会代替你好好照顾凌逸……”

    众人皆是一怔,谁也没有想到冷凌澈会做到如此地步,玄宫二人自是只听从冷凌澈一人的命令,上前便要拿下锦夫人。

    “大胆!本王看你们谁敢放肆!你们都给本王滚出去!”锦安王雷霆震怒,一双眸子泛起了红色,宛如一只被激怒了的雄狮。

    玄宫和玄角相视一眼,两人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冷凌逸两步冲上前去,挡在了锦夫人身前,红着眼睛,流着眼泪说道:“二哥!我娘亲她真的不会这么做,我们也没有偷你的令信。

    二哥,求求你相信我们好不好,不要带走我娘亲,不要!”

    冷凌逸的苦苦哀求,却没能让冷凌澈的表情有些许的变化,他只冷淡的启唇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玄宫两人上前一左一右的压着锦夫人的手臂,锦夫人悲切的望着冷凌澈,再一次哀求道:“世子!求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也绝不会做对您不利的事情……”

    冷凌澈却是不为所动,只轻轻挥手,冷冷道:“拉下去重刑伺候,生死不论!”

    “冷凌澈!”

    锦安王狂怒不已,正欲上前,冷凌逸却是冲到了冷凌澈面前,趁着冷凌澈不注意,一口咬住了冷凌澈的手腕。

    冷凌澈蹙了一下眉,一甩衣袖,直接将冷凌逸掀翻在地,锦夫人见冷凌逸摔倒,心疼不已,挣扎着想要过去,可奈何她根本就挣脱不开玄宫二人的禁锢。

    “你敢咬我?”

    冷凌澈撩开衣袖,手腕上赫然一个鲜血淋淋的齿痕,可以见得冷凌逸是使足了力气。

    “我恨你!你欺负我娘亲,你就是坏人!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你若是不把娘亲还给我,我就……我就杀了你!”

    冷凌逸平日里也没有与人吵过嘴,他和锦夫人一直都低调谨慎,今日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绝境。

    冷凌澈竟似很有兴致,挑唇冷笑道:“杀我?就凭你?”

    冷凌逸也被气急了,他此时对冷凌澈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他只知道自己的娘亲要被冷凌澈带走了,“你若是敢伤害我娘亲,我以后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了你!我绝不会放过你!”

    可爱单纯的冷凌逸此时急红了眼,那双总是闪着粼粼波光的大眼睛竟是现了杀气。

    冷凌澈兴致更浓,脚步微移,逼近了冷凌逸,他缓缓俯下身,蔑然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冷凌逸,“这般说来,我倒是要斩草除根了?”

    冷凌澈突然抓住了冷凌逸纤细的脖颈,未见他多用力,便将冷凌逸直接提了起来,“那我先杀了你如何?我看你还能如何找我复仇?”

    “夫君!”

    “凌澈!”

    云曦和锦安王都没想到冷凌澈会疯癫至此,急急出声唤道。

    然而冷凌澈却是恍若未闻,只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冷漠的看着自己手中脆弱的生命。

    相比之下,冷凌逸看起来是那样的渺小脆弱,似乎只要冷凌澈稍稍用力,便会瞬间夺走他的生命。

    锦安王看着被冷凌澈举在半空中的冷凌逸,眼中泛着猩红的光,他一身凌厉的杀气,正要冲上前去夺回冷凌逸,锦夫人却是已经承受不住了,尖锐的嘶吼道:“不要!世子你不能杀他!他是你一母同胞的弟弟啊!”

    冷凌澈双目一凝,握着冷凌逸脖颈的手掌一松,另一只手则是稳稳的拖住冷凌逸的腰身,让他安然落下。

    玄宫和玄角相视一眼,两人松开了手,一致的退出了房间,守在暗处以防有人接近。

    冷凌逸立刻扑进了锦夫人的怀里,云曦却是怔在了原地,看着抱头痛哭的母子两人,耳边一致回荡着那句“一母同胞的弟弟”……

    冷凌逸是冷凌澈的亲弟弟,这怎么可能?

    锦夫人一把抱住嚎啕大哭的冷凌逸,连忙检查他的脖颈,可他那细嫩的皮肤上连一点红痕都没有。

    锦夫人愣住了,呆呆的抬头看着冷凌澈,只见冷凌澈正冷眼看着他们,目光虽一如既往的淡漠,却多了丝让人看不透的情愫。

    “世子,你是故意……”锦夫人喃喃自语,恍然惊觉,难道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诈出她的这句话来?

    “父王,你可有什么想与我说的?”

    冷凌澈没有回头,云曦望了过去,只见锦安王无力的后退几步,瘫坐在了椅子上,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苍老了许多。

    “你是如何发现的?”锦安王抬头望着冷凌澈,眼中满是疑惑不解。

    冷凌澈看了一眼缩在锦夫人怀里哭泣的冷凌逸,眸中不经意间划过一抹淡淡的温柔。

    “他笑起来很像母妃……”

    自从那日看见他在院中习武,他的蹙眉,他的微笑都像极冷凌澈记忆中的那个人。

    而云曦的一句话更是提醒了冷凌澈,云曦那日无意间喃喃自语,说冷凌逸既不像锦安王也不像锦夫人,不知道到底像了谁。

    想到锦夫人这个特别的存在,想到冷凌逸的年纪,冷凌澈的心里不禁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他的母妃也许还活在世间,于是他故意做了这个局,就是想逼着锦安王和锦夫人说出那句他想听到的话。

    “他真是我的亲弟弟?”

    冷凌澈再一次问道,云曦的心也不由自主的随之提了起来,紧张的手心都泛出了冷汗。

    锦安王与锦夫人相望一眼,锦安王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明明已经知道了真相,云曦却还是因为锦安王的确认而觉得有些眩晕,她也坐了下来,艰难的消化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而冷凌澈看起来却要比云曦冷静的多,他看着锦安王,一字一顿的问道:“那母妃她,可还活着?”

    冷凌澈的指尖轻轻颤抖着,却被他缩回了衣袖,不让任何人看到。

    他一直以为母妃已经死了,句以那般惨烈的方式死在了他的面前,如今突然让他看到了一丝丝希望,他竟会突然间感到惧怕,第一次害怕他的猜想是错的……

    “她……还在……”

    锦安王语落,云曦捂住了嘴,竟是忍不住的啜泣了起来,她如何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身体因为兴奋和欣喜而颤抖不已。

    冷凌澈走过去,将云曦揽入怀中,轻轻的握住她瘦弱的香肩,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他意料中的惊喜,也没有任何的兴奋和激动。

    当他心中的猜想得以验证,他竟反而手足无措。

    “夫君!太好了,母妃还在,母妃还在……”

    或许是因为云曦和冷凌澈有着同样的过往,他们都活在没有母亲的遗憾中,那个世上最温柔美丽的女人只能活在他们的记忆或是梦境中。

    如今,她突然得知冷凌澈的母妃还在,在那一瞬间,云曦的心里防线便彻底崩塌了,那种无法言喻的欢喜却让她泣不成声。

    她的母后是永远不可能睁开眼睛了,可冷凌澈的母亲还在,他们中至少还有他是圆满无缺的。

    云曦似乎在冷凌澈的心中打开了一个缺口,她将他无法宣泄的情感尽数流露,他抱着她,感受着她颤抖不已的身体,似乎也在随着她一同欢笑,一同流泪。

    这个秘密压在了锦安王和锦夫人心中十年,这十年锦安王明明日日可以看见冷凌逸,可以看见他和婉清的孩子,可他却不敢表露出一丝喜欢。

    甚至在面对冷凌逸那敬畏又想要亲近的眼神时,他也只能残忍的回避,冷漠的拒绝。

    渐渐的,冷凌逸的眼神也不再追寻他这个父亲,便是看见了他也是小心谨慎的请安,再无任何亲近之意。

    锦安王那时便想着,或许这便是上天的惩罚,他的两个儿子一个被自己送去千里之外的异国,一个近在身边,却对他陌生冷淡。

    没有人知道他这十年的压抑,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想把这个孩子抱在怀里,告诉他,她的母妃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女人,可他不能,他能做的唯有狠心冷意,唯有日夜折磨着自己……冷凌逸缩在锦夫人的怀里,一脸的不明所以,锦夫人只静静的抱着冷凌逸,眼中闪着慈爱的柔光,却又有些许复杂。

    锦安王看着锦夫人两人,他对锦夫人有愧,对冷凌逸更是心疼不已,“当年,你母妃自刎在我面前……”

    随着锦安王那低沉的讲述,众人仿佛都看见了十年前的那一幕。

    那日天色阴沉压抑,大雨倾泻而下,锦安王妃,那个最温婉不过的女人,一身白衣如素,手持冰冷的利剑,带着无尽的绝望,以最悲壮的方式了却了自己的性命。

    冷凌澈看到的是那个满身是血的锦安王妃,血色染红了他的双眼,让他的心中充斥着无尽的恨意。

    他当时只一心想要锦安王去死,在刺伤了锦安王后,他便被锦安王关了起来,不日便送去了夏国做了质子,甚至都没能参加自己母妃的葬礼,这更让冷凌澈对锦安王怀恨愈深。

    当时年仅十岁的冷凌澈根本就没敢想过,他的母妃居然还活着。

    “她当时虽然一心求死,可她毕竟从未碰过刀剑,所幸的是那一剑并没有割断她的喉咙,她竟然还一息尚存……”

    哪怕相隔十年,锦安王再回忆当初之事时,仍是觉得庆幸不已,若是再深上一分……

    他不敢去想,当年的那一幕足以成为他剩余整个人生的噩梦,多少次梦中惊醒,他都在重复着一样的悲剧。

    当他发现她还一息尚存时,一边偷偷的将她送出王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一边故作冷血,做出一副厌恶冷凌澈的模样,将他送到了夏国为质。

    虽然质子的生活很艰难,但至少可以保住性命,夏国绝不会让冷凌澈有性命安危。

    因为他真的怕了,他亲眼见识到了帝王无情,他赌不起,他怕他的好皇兄想要斩草除根,就连他的妻儿都不放过。

    他安排了一个假的尸体,将她草草下葬,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厌弃了自己的妻子,哪怕对她的孩子都一样狠心。

    他将王府全权交给了秦侧妃,做出了一副对她宠爱有加的模样,让众人的视线都转移到秦侧妃的身上。

    又是他挑起了世子之争,让欧阳侧妃与秦侧妃两人争斗不休,他才可以暗中去探望她。

    可让他惊喜的是,她不仅安然无恙,更是还有了身孕。

    因为腹中的小生命,她不再一心求死,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忍心葬送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不能让她养着这个孩子,她一人隐藏便已是难事,若是再处处带着孩子,只怕更是不妥。

    “于是绣锦便与本王演了一场戏,她背负着背主的骂名,受尽众人的奚落和嘲讽,为的不过是能合理的照顾凌逸……”

    绣锦是锦安王妃的贴身侍女,说两人情同姐妹也不为过,锦安王不想暴露锦安王妃的行踪,却也不忍心让冷凌逸流落在外。

    绣锦便主动提及要与锦安王做这一场大戏,两人装作有了首尾,而后又遭锦安王厌弃。

    她虽是命好生了一个公子,却依然不得锦安王的欢心,绣锦又为人低调谨慎,平日里也是唯唯诺诺,竟也这般将冷凌逸照顾至今。

    锦夫人抱着冷凌逸,静静的落着眼泪,云曦看在眼中,只觉得心里像被人揉捏了一般的酸疼。

    在这场悲剧中,每个人都是可怜的,锦安王是,冷凌澈也是,锦夫人又何尝不是?

    她赔上了自己的整个青春,处处隐忍,还要背负着别人对她的指责和羞辱。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不倾诉委屈和不易。

    云曦突然想起她刚进府不久,锦夫人让冷凌逸送来的那一盘点心,她是在与他们表示忠心,只是那时她和冷凌澈只是一笑而过,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想来,一直本分小心的锦夫人,却处处希望冷凌逸能和冷凌澈交好,为的不是攀附,而是希望他们两个亲兄弟之间能够没有嫌隙。

    “娘亲……”冷凌逸抬头看着锦夫人,眼中都是茫然和疑惑。

    锦夫人欣慰的笑了起来,摸着冷凌逸的头,柔声说道:“凌逸,其实你的母亲是锦安王妃,也就是你二哥的母妃。

    那是世上最好的女子,她温柔善良,完美的让人只想好好去保护她,凌逸,等你见到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不!我不要王妃做母亲,我只要娘亲!我只要娘亲!

    我不想离开娘亲,我什么都不要,娘亲你不能不要我啊!”冷凌逸也听明白了,可他接受不了。

    他不认识什么王妃,哪怕那是天上的神仙也比不上自己的娘亲。

    看着冷凌逸哀嚎不止,看着他缩在自己的怀里,锦夫人也低低的啜泣了起来。

    事到如今,她对冷凌逸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的主仆之情,这十年来他们相依为命,她也是真心将他看做了自己的孩子。

    看着哭成一团的两人,云曦走上前去,将两人搀扶起来,她微微俯下身子,温柔的笑望着冷凌逸,“没有人让你和娘亲分开呀,锦夫人就是你的娘亲,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只是以后你还会多一个疼你爱你的母亲,多一个人喜欢你,这难道不好吗?”

    “世子妃……”锦夫人动容落泪,这么些年她无时无刻不在做着准备。

    等到王妃可以归回,她自是不能再做七公子的娘亲,她不过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奴婢,怎么能有资格让公子认她做娘亲。

    “世上的母子情深,并非只指血缘之亲,这十年是你含辛茹苦将七弟养大,于情于理你都当得起七弟唤您一声娘亲……”

    若是硬要拆散锦夫人和冷凌逸,那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冷凌逸紧紧的抱着锦夫人的腰,眼中还盈满了泪水,他抬头看了看锦夫人,见锦夫人笑着与他点头,冷凌逸才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绣锦,这么多年了,是本王对不起你……”一生从不低头的锦安王沉沉开口,绣锦为了他们一家付出了太多。

    锦夫人抱着冷凌逸,轻轻摸着他乌黑亮丽的发丝,摇头轻笑,“我这条命都是王妃给的,为了她便是死又有何惧?”

    锦安王看着满脸泪痕的冷凌逸,心中一片绵软,这么多年除了冷凌逸出生的那一刻他有抱过,剩下的时候他都只能远远的看着。

    “凌逸,到父王这来……”锦安王现在只想好好抱一抱自的儿子,感受一下天伦之乐。

    谁知冷凌逸今日受了惊吓,看到锦安王立刻转过头,将头埋在了锦夫人怀里,只留下锦安王一人独自尴尬。

    冷凌澈却没有心情看他们父慈子爱,仍旧冷着一张脸,寒声问道:“那我母妃呢?她在哪?”

    十年的分离,本以为是天人相隔,如今既是他的母妃还在,他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相见。

    “她自是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在哪?我要见她!”冷凌澈态度坚决,既然知道母妃还活着,多等一刻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等时机到了……”

    “你若不说,我便自己去查!”冷凌澈丝毫不肯退步,与锦安王对视半晌,锦安王叹了口气败下阵来。

    “改日……”

    “明日!”

    锦安王动了动嘴角,看着冷凌澈那坚持的模样,锦安王也了解他的心思,便点头应下了。

    这一场变故就此落下帷幕,冷凌澈看着冷凌逸,两人四目相对,冷凌逸别过了头,显然心有余悸,冷凌澈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便收回了视线带着云曦回了芙蓉阁。

    一路上两人静默无语,回到芙蓉阁云曦才撩开冷凌澈的衣袖,看着那一排血淋淋的小牙印,云曦又心疼又恼怒。

    她找来了医药箱给冷凌澈清洗伤口,蹙眉埋怨道:“你也真是的,既然心里有疑惑,你去问父王便好,何必非要闹出这样一番事端?

    你刚才真是将所有人都吓到了,我看七弟很长时间也不会理你了!”

    冷凌澈淡笑着看着云曦动怒,扬扬嘴角,笑道:“曦儿说了这么多,其实不过是心疼我罢了……”

    云曦瞪了冷凌澈一眼,怒嗔道:“不管你想做什么都要事先知会我啊,省的让我跟着你提心吊胆!”

    “我若是不做这个局,那个老头子是不会与我们说实话的,我也不过是猜测,不想让你太过多思……”

    毕竟一切都是他的猜想,起因不过是因为冷凌逸的一个侧影很像他的母妃,若是他猜错了,只有他一个人失落就够了。

    这般想来,这也许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随意的事情了。

    云曦给冷凌澈的手臂上了药,才若有所思的说道:“没想到当年的事情还藏着这么多的秘密,父王一个人守了这么多年,想想就觉得不易……”

    “你不必替他难过,这一切不过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夫君,其实你也许真的误会了父王,或许当年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隐情呢?”冷凌澈对锦安王总是没理由的苛刻,云曦理解,却也不希望他们父子一直这般。

    “或许他对母妃是有情,可他对陛下也有义,若是我……”冷凌澈端望着云曦,在云曦那双漆黑明亮的眸中看见了他自己的身影。

    他握着云曦的手,喃喃轻语道:“若是我,我会为了你放弃所有,若是帝王不容你,我便杀了帝王,若是天下不容你,我便覆了整个天下……”

    他永远不会走到父王的地步,他知道他最在意的什么,他不会挣扎犹豫,更不会让自己失去一生所爱。

    “夫君……”

    云曦走过去,倚在了冷凌澈怀里,冷凌澈对她的爱让她感动珍惜,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锦安王只是在用他自以为最好的方式来维持一种平衡。

    可最后不过是伤人伤己,或许就如冷凌澈所说,人不能太过贪心,有些时候必须要敢与舍弃。

    “明日就要见到母妃了,你是不是很激动?”云曦莫名的觉得紧张和兴奋,只怕今晚她要难以入睡了。

    “比你好一些吧……”冷凌澈轻笑道。

    “那好,我们看明天谁先哭鼻子!”云曦捏了捏冷凌澈的鼻子,娇俏笑道。

    两人环着彼此,即便外面寒冬肃杀,屋内依然明媚如春。

    ……

    第二日朝堂上,下朝之前冷凌澈说想带着云曦出外散散心,准备告假三日。

    楚帝想着最近朝中无事,云曦之前又受了不少惊吓,便直接同意了。

    锦安王咳了两声,扯起嘴角笑了笑,开口道:“皇兄,臣弟也想告假三日……”

    “人家两人出去散心,你跟着去干什么?没得耽误了人家两人的兴致!”楚帝好笑的看着锦安王,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锦安王老脸一红,开口解释道:“这一入冬,臣弟身上的骨头就疼,臣弟也想出去散散心,再泡个温泉就更好了……”

    锦安王身上的伤都是常年征战得来了,楚帝闻后心中不忍,锦安王明明比他还要年轻,身子却比他还要不好,这般想着楚帝便道:“如今朝中也没什么事,你若想歇着便多歇几天!

    金陵附近哪来的温泉,朕给你十日假期,你好好泡着去吧!”

    楚帝说完摇头一笑,锦安王自是躬身谢恩,众臣看着都羡慕不已,皇亲国戚就是好,还能出去玩乐散心!

    ……

    云曦已经将行李准备好了,冷管家也将锦安王的行李备好,两人一回府便坐着马车出发了。

    毕竟现在还不能暴露锦安王妃未死的秘密,是以这次并没有带着冷凌逸,只锦安王三人一同出行。

    府里面都觉得新奇,锦安王和世子世子妃一同出行,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呢!

    霞夫人是最爱凑热闹的,听闻了此事便各处打听,但是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

    霞夫人还是觉得好奇,想了想便带着冷清蓉去了锦夫人处。

    锦夫人的屋子很简单,甚至远远不及霞夫人,两人进了屋子,便看见摆在桌上的那一盘柑橘。

    “那不是御赐的贡品吗?这里怎么会有呢?”冷清蓉指着柑橘奇怪的问道。

    锦夫人看了一眼,笑笑说道:“这是世子妃赏的……”

    说完锦夫人便将柑橘推到了冷清蓉的面前,开口道:“六小姐也尝尝?”

    冷清蓉自是不会客气,直接挑了一个最大的,她拨开皮,将鲜嫩多汁的橘瓣放入嘴中,瞬间发出惊诧的呼喊声,“这柑橘真是太好吃了,真不愧是贡品!”

    冷凌逸只看了冷清蓉一眼,神色淡淡,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霞夫人也剥了一个来吃,抿了抿嘴,满是酸气的说道:“谁让你嘴笨不会讨世子妃喜欢呢,你若是也能像你七弟弟那样,这贡品自是也少不了你的!”

    锦夫人垂眸不语,冷凌逸心不在焉,两人都不接话,霞夫人倒是自讨没趣。

    冷清蓉一边吃,一边冷哼道:“又不是我不想讨好,可二嫂根本就不理我嘛!

    我每次去芙蓉阁,二嫂都说在休息,根本就不见我!”

    这些话换作他人自是不好意思明说的,冷清蓉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羞。

    其实也不是云曦想躲着她,实在是冷清蓉太聒噪了,手脚还不干净,她一来整个芙蓉阁都要防着她,实在是劳心劳力。

    “所以我说你笨呢!看你七弟弟多讨人喜欢,将世子妃哄得多好啊!”霞夫人话中有话,锦夫人只当没听到。

    见锦夫人不理会自己,霞夫人便笑着凑近了锦夫人,一脸期待的问道:“听说昨日王爷叫你们去了书房,世子和世子妃也在,到底有什么事啊?”

    锦夫人警惕的看着霞夫人,但见霞夫人一脸的好奇,便支吾着说道:“没……没什么……”

    霞夫人却是不信,撇撇嘴说道:“你可别骗我了,我听说你们分明是哭着出来的,然后今日王爷他们便出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题外话------

    还是一大更……

    这个结果你们满意不,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