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下场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下场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番变故之后,楚帝的寿宴终于圆满结束,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各国使臣自是没有理由再留在金陵,便相继请辞离开。

    只南国三皇子荣峥为了商议迎娶楚国公主的事情,多留了两日。

    夏国使臣离开,云曦并未出面相送,也没有托上官杰给夏国带任何的话,对于上官家云曦始终保留着怀疑的态度,也许等泽儿登基,她也考虑着让泽儿慢慢夺了上官家的权力。

    青玉自从那件刺杀的事情之后,便再也没有妄动过,荣峥也只怀疑是荣桀趁机要取他的性命,并没有人怀疑此事。

    寿宴上那惊心动魄的瞬间,安华几人无缘一见,却也在冷清落和岳绮梦两人的唱和下尽数了解。

    冷清落斜睨了一眼岳绮梦,不怀好意的挑眉笑道:“绮梦,你是怎么和陆公子搞到一处去的?

    当我听闻陆公子和岳姑娘求见时,一时都愣住了,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奸情,还不从实招来!”

    “你胡说什么呢,哪有什么奸情……我都是依照曦姐姐的要求做的,和那个陆流君有什么干系?

    陆流君武功又不好,他一个人哪里打得过那么多杀手?再说他为人轻浮好色,又生得一副黑心肠,谁会和他有奸情,你说是不是曦姐姐?”

    云曦:“……”

    其实这件事的确是她和冷凌澈设计的,虽然玄宫他们一样可以做到,可是楚帝疑心病甚重,届时只怕会怀疑他们的用心,反是不妥。

    岳绮梦的身份又不够求见楚帝,所以陆流君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云曦本是想替岳绮梦解释的,但是岳绮梦的说辞却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冷清落眯了眯眼睛,她刚才不过一句玩笑,可岳绮梦解释的也太过认真了,便笑嘻嘻的贴近了云曦,低声道:“看来果然有奸情哦……”

    “清落!你……你再说我就生气了啊!”岳绮梦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红若晚霞,樱桃般的嘴唇微微翘起,娇俏又灵动。

    “真是个沉鱼落雁的小美人啊,怪不得如此抢手,只可惜我是个女子,不然也定要收了你!”冷清落完全一副浪荡公子的做派,看的屋内几人都不由抿嘴轻笑。

    安华想了想,蹙眉道:“世子妃,二公主这次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我们居然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云曦在不久前还与云泽传了信,云泽却是只字未提,说明云涵一事绝对是临时起意的。

    “放她回去也是便宜她了,她这么愁嫁,不如在楚国给她找个老头子得了!”喜华忿忿说道,她们与云涵可谓是积怨甚深,没想到她居然还敢出现!

    “对!”乐华点头复议,如果能弄死她就更好了!

    “我实在懒得分心理会她,你们以为她为何非要留下,如今的夏国哪里还容得下她?

    可她毕竟和我挂着血缘之亲,我不理会她是一回事,可作践她便就是另一回事了,届时对世子的名声也不好。”

    这血脉亲情真是个麻烦东西,明明对方是想要你的命,可你一旦反杀,世人也难免会指责你性情凉薄。

    “这么说也是,反正她在夏国已经孤苦无依了,只怕她就连夏宫都回不去了,若是她留在楚国三天两头的往咱们王府闯,那也真是够烦的了!”

    喜华她们随着云曦一路走来,只觉得如今的日子真是难得的安逸,她们可不想再被云涵给毁了!

    ……

    于此同时,夏国的队伍正缓慢的驶离金陵,云涵趴在马车里哭了许久,但是没有一个人安慰或是关心她。

    想她曾经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夏国二公主,如今却要处处受人冷眼,而这一切都是云曦害的!

    云曦不过一个孤女,如今却是得了这么多人的疼爱,她看得出殷太后和那个宸妃都是真心对云曦的,更不要说冷凌澈了。

    云涵越想越觉得委屈,她越发觉得是云曦将她的好运都夺走了,如果不是云曦,她的母妃还会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她还有疼爱她的外祖,可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想到夏国国庙那清贫的生活,她每天天不亮就要在佛前诵经,她的衣服要自己洗,她的饭要自己去打,她一度想要自尽了却性命,可一想到云曦嫁给了冷凌澈,她便硬撑着一口气。

    只要活着她便还有希望,哪怕只有一丝丝渺茫的机会,她也愿意奋手一搏,就算她得不到,她也要拉着云曦一起去死!

    这般想着,云涵心中一横,她不能就这样悻悻而归,她不想再回到夏国了,她要留下,云曦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云曦好过!

    “停车!”云涵掀起车帘,高声喊道。

    上官杰挥了挥手,示意队伍停下,他则是有些不耐烦的骑马赶了过来,开口问道:“二公主可是有什么事?”

    “我肚子疼,我要下车!”

    云涵说完便径自跳下马车,上官杰不好阻拦,只好任由云涵钻进了树林。

    可等了一刻钟,云涵还是久久未回,上官杰觉得不对劲,便派了两个丫鬟前去看看,可哪里还有云涵的身影,无论她们如何呼喊也得不到云涵的回答。

    上官杰咬了咬牙,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可他们这么一队人也不可能折返,寿宴上刚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们再留下还指不定生出什么事端。

    这般想着,上官杰便留下几人前去寻找,自己则仍带着大部队正常赶路。

    想了想,上官杰开口道:“你去锦安王府送个信,就说二公主途中失散,若是她去找了长公主,请长公主与你们几个联系,你们再将二公主带回来!”

    “那若是二公主不肯回呢?”

    “那就绑回来!”上官杰不客气的说道,云涵现在不过空有个公主的名分,实则夏帝一点都不待见她,甚至就连一面都懒得见。

    “是!”

    那几人拱手称是,策马离开,上官杰挥手示意部队继续行进,丝毫不担心云涵的安危。

    云涵不敢在大路走,怕被追来的夏国士兵发现,便在崎岖的丛林小路走着。

    她穿着复杂繁琐的衣裙,干枯的灌木丛勾住了她的裙摆轻纱,让她行走不得。

    云涵只好脱下了沉重的外裳,双手环肩,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着。

    秋风寒冽,云涵不停的哆嗦着,委屈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云曦是公主,她也是,凭什么她们的境遇就如此不同?

    云涵没走过山路,一个不小心便崴到了脚,瞬间失去了平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云涵勉强坐起身,她撑着树干想要起身,可脚腕根本用不上力气。

    她脱下了鞋袜,发现脚腕肿得老高,根本就动弹不了。

    云涵终是隐忍不住心里的悲伤,掩面大哭起来,为什么她要过这种凄惨的人生,凭什么她就得不到云曦那样的幸福……

    云涵哀嚎不止,身前却是突然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

    云涵警惕的抬起头,只见她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穿暗黄色绣紫纹衣衫的男子,虽然男子的脸上戴着面具,这那一身华傲的气质却衬得男子尊贵无双。

    云涵打量着眼前的男子,男子的衣衫是上等的布料,衣摆边上还绣着金线,显然这男子非富即贵。

    “堂堂夏国二公主为何如此狼狈?”

    男子低沉的嗓音响起,云涵难以置信的看着男子,试探着开口道:“你认识我?”

    男子点了点头,开口道:“你的心里一定很不甘心吧,同为姐妹,你们的境遇却浑然不同……”

    “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云涵警觉的问道,这男子知道的如此清晰,自然不会是偶然出现在这。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云涵蹙眉问道,男子低笑了几声,略有赞赏的答道:“二公主果然聪明,也不枉我特意来寻你一番。

    我知道二公主绝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如今看来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你……”

    云涵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恐惧,对方知道她所有的事情,她却连对方的真面目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二公主不必担心,我不会对你不利的,因为我们厌恶的人是一致的……”

    男子低沉的笑声让云涵打了一个冷颤,可是听到男子的话,云涵眼睛微微亮起,“你也憎恶云曦?”

    “算是吧……”

    云涵仍旧怀疑的看着男子,男子轻笑一声,莫不在意的说道:“你便是回到了金陵,也依然是孤立无援,云曦的地位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稳固!”

    “那又如何,大不了我跟她一起去死,她毁了我的一生,我也绝对不让她好过!”云涵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怖。

    “呵呵……”男子幽幽的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手,赞许道:“想成事者就必须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我欣赏你,也会帮你一把……”

    “你能如何帮我?”

    云涵不知道对面男子的身份,可看他周身气度不凡,想必定是金陵贵胄,云曦若是有如此死敌,她的确可以利用一番。

    “你让我帮你,总要让我看到你的价值……”

    “你不是厌烦云曦吗?只要你能让我进锦安王府,我便能帮你除掉云曦,这样难道还不够吗?”云涵急切的说道,恨不得立刻就让云曦去死。

    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涵,嘴角轻扬,扯出了一抹笑来,“云曦到底有多难缠,你应该比我清楚吧?自她来金陵以后,想要她命的人可不少,却没有一个人能得逞。

    你在夏国便是她的手下败将,难道如今的你便能斗得过她了?”

    男子的嘲讽让云涵红了眼睛,云涵目眦欲咧,狠狠咬牙道:“我落得如今的地步都是云曦太过阴险……”

    男子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说道:“难道二公主便没对她做过阴险的事情吗?输了便是输了,没那么多借口可找!”

    “你到底帮不帮我,你若是不愿帮我便算了,我一个人也能走回金陵!”云涵懒得再看男子倨傲的模样,撑着树干便要起身。

    “二公主不必心急,我也不用你做太多的事,你只需……”

    男子说完,云涵冷笑一声,直接拒绝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我是想杀了云曦,可那也是想在暗中下手,若是我真的如此做了,世子可还会让我入府?”

    见云涵仍对冷凌澈执迷不悟,男子低低的笑了起来,轻蔑的看着云涵,“莫非你还做着嫁给冷凌澈的美梦?

    你可知道冷凌澈为何要带兵攻打夏国,你真的以为他是被迫的吗?

    不!从始至终这都是他一个人的阴谋,他掀起了楚夏两国的战事,就是为了娶云曦,你觉得他会转而喜欢上你吗?”

    女子的自以为是真是可笑至极,男子的眸子深了一瞬,冷凌澈果然手腕高明,将所有人都骗的团团转,若不是他对冷凌澈提防甚深,也不会想到此处。

    “怎么会……他为什么……”云涵其实不是看不透,只是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她不甘心自己喜欢了多年的男子心里只有云曦一个人。

    “你想要的不过是不比云曦过得差,只要你按照我的话做了,我便给你一个不输于云曦的身份,你看如何?”

    男子先是粉碎了云涵的幻想,如今又拿出了好处诱惑,云涵怀疑的看着男子,蹙眉问道:“我凭什么信你?”

    “你没有选择了不是吗?若是没有我帮你,你便连金陵城门都进不去,哪里还见得到云曦的影子?

    机会只有一次,你若是愿意一试,我便助你,你若是不愿意,那便算了……”男子拂拂衣袖,不甚在意的说道。

    “好!我答应!那我若是事成,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地位?”云涵望着男子,冷声问道。

    “太子侧妃之位,以及以后的楚国皇妃……”男子摘落了面具,云涵的双眼陡然睁大,震惊之后眼中便是难掩的欣喜。

    她是喜欢冷凌澈,可她更喜欢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她不远千里来找冷凌澈,也是为了能有尊荣的生活。

    可既然冷凌澈和云曦对她如此,她也该为自己好好筹谋了不是吗?

    楚国二皇子完了,这楚国皇位便是太子冷凌衍的,想想自己终于可以重新回到权力的登峰,云涵便难掩心中的欢喜。

    “如此便有劳太子殿下了……”云涵盈盈了福了一礼,浅笑嫣然,可她却不知道她现在满脸泪痕灰尘,着实没有一丝美感,更没有看到冷凌衍眼中那阴冷的寒光。

    当夏国的侍卫送信到锦安王府时,众人的心都随之一紧,“她怎么像个狗皮膏药似的,如何也送不走了呢!”

    岳绮梦无奈叹道,她怜悯的看了云曦一眼,摊上这样的妹妹,曦姐姐也太可怜了!

    “她真是没完没了了,还非要赖上咱们不可了!”喜华气呼呼的说道。

    云曦挑了挑眉,开口吩咐道:“安华,你去找几个靠谱的小厮,让他们分别在各个城门守着,一旦发现云涵,直接拉走,不得让她进城!”

    云曦也没想到云涵这次会如此死缠烂打,看来夏国真是将她逼到了绝境啊!

    众人正想着,青玉忽然急急来报,“世子妃不好了!二公主正跪在门外哭求要见您一面呢!”

    “什么?”

    众人皆是一惊,岳绮梦摇头感叹道:“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云曦眉头一蹙,云涵是偷跑的,就凭两条腿如何能这般快的赶到金陵?

    “世子妃,外面围满了民众,那二公主又哭的无比可怜,外面的百姓已经开始指指点点了……”

    青玉说的都算是委婉的,在云涵的哭诉下,云曦简直就是一个六亲不认的狠毒女子,若是再不出面制止,那云涵还指不定要闹出什么花样呢!

    锦安王府的大门前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有背着菜篓的小贩、有上年纪的老者、还有领着孩子的妇人。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一个跪在地上,衣衫凌乱啜泣不止的女子身上。

    云涵的衣裙上全是灰尘还有树叶,有几处还有被树枝滑破的痕迹,看起来十分狼狈。

    她跪在地上,低垂着头,泪如雨下,声音轻颤的开口道:“大皇姐,求求您见妹妹一面吧,求求您了!

    妹妹以前不懂事,得罪了大皇姐,但是妹妹已经改过自新了,以后一定会好好敬重姐姐的,求姐姐饶过妹妹一命吧!

    父皇让妹妹做世子侧妃,是担心姐姐的身子,让妹妹特来照料,若是妹妹不从,便是违抗皇命,妹妹会死的啊!”

    “这人是谁啊?怎么敢在锦安王府门前闹事,真是不要命了啊!”

    “你没听出来了,她一口一个大皇姐的叫着,定是在叫世子妃啊!我听说世子妃的皇妹来了,莫非就是这个?”

    “不对啊,世子妃是夏国的公主,那她的妹妹自然也是,可你看这女子一身狼狈,哪里像一个公主啊?”

    众人听闻这些消息,一时都议论纷纷,云涵的哭声更尖锐了一分,声嘶力竭道:“求大皇姐饶妹妹一命,妹妹绝不与姐姐争宠,哪怕是为奴为婢,只求姐姐不要让妹妹违抗皇命啊!”

    云涵如此一喊,众人都听明白了大概,原来是夏帝想将二公主也嫁给世子,却被世子妃严词拒绝。

    这二公主担心违抗皇命会活不成,才特意来找世子妃哭求。

    “这二公主看着也挺可怜的,在楚国举目无亲,也只有这么一个去处了……”一男子怜惜的叹道,眼里满是同情。

    “可怜什么?人家世子和世子妃情比金坚,谁会让这个女人横插一脚!”一抱孩子的妇人不屑的说道,冷凌澈和云曦感情被众女所羡慕,她们自然不希望这么一段纯粹的感情有污点。

    “可这是皇命啊,世子妃如何也不应该违抗自己父皇的命令,更何况也许还会连累她妹妹的性命呢?”男子们多数都可怜云涵的遭遇,觉得她可怜无助。

    “不错!所为君命如山,无论对君对父,世子妃都不应该违背夏帝的命令。”一老者摸着胡子点头附和道。

    云涵听到了众人的理论,低着头微微扬起了嘴角,在她成为太子侧妃之前能毁了云曦的名声也好!

    锦安王府的侍卫简直是束手无措,这若是旁人他们早就打走了,可偏偏这女人说自己是世子妃的妹妹,他们哪里敢动。

    府外的人越聚越多,门口的侍卫越发的担心,若是再闹下去,等到王爷回来会不会砍了他们?

    就在他们为自己的脑袋而担心时,府门突然打开,乐华和青玉扶着云曦缓缓走出,安华和喜华伺候在身后,岳绮梦担心云曦,也跟在身边。

    云曦一身紫色裙装,还披着一件厚厚的大氅,她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却衬得云曦越发的清瘦了。

    云曦的脸上覆着面纱,只露出眉间一抹嫣红的红梅印记,众人虽看不清云曦的脸,却依然能感受到那从骨子里透出的尊华。

    云涵的眼中泛起了嫉妒的光,看着云曦被众人环绕,她却孤身一身无处可依,她的心便更加的扭曲起来。

    “你此时不是应该在夏国的马车上,随着贺寿的车队归回夏国吗?”云曦冷冷开口,神色无半分暖意。

    “大皇姐,你可怜可怜妹妹吧,你就放妹妹一条活路吧!”云涵哀声哭求道,只一双眼睛闪着冷冷的寒光。

    “我又没对你如何,你做出这番模样又是为了什么?你是堂堂的夏国二公主,却披头散发的跪在大庭广众之下,云涵,你可还有一丝顾及我们夏国的脸面?”

    众人看了看一身华傲的云曦,又看了看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云涵,高低贵贱,立刻可分。

    “大皇姐,我真的是没办法了,父皇说过,我若是得不到大皇姐的原谅,便让我以死谢罪。

    大皇姐,妹妹以前不懂事,如今我都改好了,求姐姐放过妹妹吧!”云涵说完便跪地叩头,那无助的模样瞬间又虏获的一众男子的同情心。

    “二公主还真可怜啊!”

    “是啊!看她这一身伤,想来也是走了许久的路才赶来的。”

    云曦冷冷一笑,原来云涵打得是这个主意,为的不过是要败坏她的名声。

    “云涵,说实话,我还真是想念曾经的那个你!曾经的你至少是骄傲的,不会对我卑躬屈膝,更不会堕落至此。

    以前在夏宫我们虽是争得你死我活,可我从未有半点轻视你,如今的你让我连骂你一句都是不屑……”

    云曦失望的看着云涵,没想到云涵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云涵双眼微微泛红,咬了咬牙齿,瞪着云曦道:“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

    “从你们要加害我和泽儿开始,就该料想到今日不是吗?若败了的人是我,你会如何对我?”

    若是她败了,她宁愿和泽儿一同赴死,也不会自甘堕落,连最后的尊严都输进去!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肯放我一条活路对吗?”云涵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抬头怒视着云曦。

    云曦沉默不语,态度却依然坚决,云涵站起身,冷冷的笑了起来,她指着云曦,对围观的众人说道:“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妃,她害了我母妃不够,还要对我赶尽杀绝!

    云曦!你好狠的心肠啊,你不就是想看我死吗?好!我成全你,我这便撞死在王府门前,让你们永远不得安宁!”

    云涵说完便咬紧了牙关,猛地向前冲了上去,可她冲撞的地方不是墙壁大门,而是云曦隆起的小腹。

    众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有些妇人都尖声叫了起来,岳绮梦一直盯着云涵呢,哪里会让她得逞。

    只见岳绮梦一跃向前,抬腿便是一脚,将云涵直直了踢飞了出去。

    青玉和乐华也在云涵冲上来的瞬间挡在了云曦的身边,将云曦护得严严实实的。

    众人目瞪口呆,云涵刚才那样子哪里是要寻死,分明是奔着云曦的孩子去的!

    “云涵,狠毒如你,我怎么能容得下你?”

    这一番变故让众人都禁声不语,刚才还批评的云曦的人都觉得脸上发热,亲姐妹又如何,能下得了如此毒手,谁会让这样的女人进门!

    云涵捂着胸口费力的爬了起来,她原本想着能奋力一搏,哪怕能除掉云曦腹中的孩子也好,可没想到她身边竟有如此厉害的人物。

    云涵也不再做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她站起身,冷然笑了起来,“云曦,你真以为你能笑到最后吗?我便是拼劲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云曦敛眸望着,这时得到消息的夏国士兵赶了过来,他们对云曦跪拜行礼,云曦抬了抬头,开口道:“转告上官杰,二公主神志不清,不适合回宫惊扰父皇,还是回国庙潜心修行的好!”

    那些侍卫欲押着云涵,云涵却是拍开他们的手,挺直了脊背,冷笑道:“本宫自己会走,云曦,我们来日再会!”

    云曦蹙了蹙眉,没想到云涵竟会这般容易就走了,她还以为云涵要在闹上一闹呢!

    本应是睡午觉的时候却被云涵打扰,云曦觉得头有些微痛,便揉了揉眉心。

    安华见此站了出来,对那些围观的人群道:“王爷即将下朝归来,你们可是想要见一见王爷?”

    锦安王的名声是很好用的,那些围观的人群立刻做鸟兽状一哄而散。

    “世子妃,回去歇着吧……”安华怜惜的看着云曦,夏帝这个父亲不但没有一点用处,还总是给世子妃增添麻烦,真是可恶!

    云曦点点头,她现在果然还是心慈手软了,若是以前她一定会让云涵痛不欲生。

    她摸了摸自己小腹,可现在她不想再多添杀戮了,他们这一辈子沾了太多的鲜血,如今她怀着孩子,能避免的杀戮还是避免吧!

    云涵安安静静的和那几个夏国士兵离开了,云涵的安静让那些士兵也感到出乎意料,他们本以为云涵会大闹一番,他们就连麻绳都准备好了,没想到还挺顺利的。

    他们雇了一辆马车,为了赶上大部队,自然不会考虑云涵的身体,云涵在马车里跌的东倒西歪,脸上却挂着冷笑。

    她在等,楚国太子很快就会回来接她了,她和云曦还有的是时间斗下去!

    突然,马车停了,云涵心中一喜,接着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兵器碰撞的声响,那声响只持续了片刻,周围便恢复了宁静。

    云涵掀开车帘,见夏国那几个士兵已经尸体横陈,心里只觉得痛快。

    这些低贱的人居然敢对她不敬,这般死都便宜他们了!

    云涵抬头望去,周围都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衣人,不远处有一个身穿暗黄色衣衫的男子。

    云涵抿嘴一笑,抬步便跑了过去,站在马下对冷凌衍盈盈福了一礼,娇声道:“太子殿下,云涵恭候多时了!”

    “你很相信本宫的?”冷凌衍低低的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望着云涵。

    云涵娇羞一笑,柔声说道:“云涵的所有都是殿下的,自然一颗真心相信殿下了,以后云涵一定会好好帮衬殿下,绝不会再让云曦如此张扬!”

    冷凌衍冷笑着看着云涵,他摆弄着手中的马鞭,笑道:“你是尊贵的夏国二公主,太子侧妃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云涵自然不甘心只做一个侧妃,但是不管什么事都要一点点来,以后冷凌衍登基为帝,凭她多年长在深宫,也不是没有机会做皇后。

    “太子是人中龙凤,云涵不觉得委屈。”云涵娇柔一笑,满眼仰慕的看着冷凌衍。

    冷凌衍的嘴角噙着笑,好笑的问道:“可是本宫有一个疑问,二公主如此娇柔美貌,为何那荣桀宁愿迎娶四公主,也要毁了与你的婚约呢?”

    云涵的脸色瞬间僵住了,她收敛的笑意,冷声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要反悔吗?”

    冷凌衍坐直了身子,蔑然的俯视着云涵,“荣桀和冷凌澈都不要的女人,本宫为何会要?

    更何况你心里还装着冷凌澈,本宫对与冷凌澈有关的东西可谓是深恶痛绝!”

    冷凌衍嘴角的冷笑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人阴鸷的可怕,云涵后退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凌衍,心中升起了一抹恐惧。

    冷凌衍看见了云涵畏惧的神色,勾勾唇角,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全然失信,有些事我还会做到的,比如帮你给云曦找些麻烦……”

    “你……你想做什么?”

    云涵不断的向后退去,她的直觉告诉她冷凌衍是个可怕的恶魔,他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没什么……云曦对你如此冷淡,你不恨她吗?我帮你毁了云曦的名声可好?”

    云涵不欲再听,转身便要逃走,却被身后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冷凌衍,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云涵被吓得落下了眼泪,心里更是悔不当初。

    若不是她一心来找云曦的麻烦,她至少不会面临着这样危险的绝境!

    “我们的确无冤无仇,要怪便怪你是云曦的妹妹吧!”冷凌衍说完扬起了一抹冷笑,微微抬手,那些黑衣人便纷纷下马,将云涵围在了中间。

    云涵的身子抖若筛糠,惊恐不已,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得来的却只是冷凌衍更深的厌恶。

    “这一点你还是不像云曦,若是云曦也能如此仰视哀求本宫,那定是十分美妙的画面!”

    冷凌衍的嗓子发出了低沉的笑声,让人听起来只觉得汗毛倒立,他淡漠的看着梨花带雨的云涵,扬唇对那些黑衣人笑道:“好好享受夏国公主的美妙滋味吧,毕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些黑衣人发出了淫荡的笑声,他们不顾云涵的哭喊求饶,将她一路拖到了树林中。

    一直沉默未语的蓝怀如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太子,我们做的这件事可有什么意义?”

    冷凌衍瞥了蓝怀如一眼,冷冷说道:“记得,本宫的决定从来不需要别人质疑!”

    蓝怀如立刻冷寒直流,他刚才忘记了姐姐的嘱托,姐姐与他说过一切都听从太子的就好,不得质疑他任何的决定。

    可是他实在是想不通太子做这件事有何意义,难道就是为了羞辱云曦一番,这对他们的大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啊!

    冷凌衍脸色阴沉的策马离开,这段时间他不会再针对冷凌澈两人,可这不代表他心里就是舒坦的。

    只要能给那两人找些麻烦便好,等他大计一成,他定要冷凌澈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

    此时锦安王府中,冷凌澈听闻了云涵一事后,立刻皱起了眉,云曦不安的问道:“夫君,可是有何不对?”

    冷凌澈摇了摇头,安抚道:“没事!只是听她又来烦你,觉得有些恼了……”

    “我已经给上官杰带了话,上官杰会好好关照她的,以后我们也不会再见她了!”

    冷凌澈点点头,笑着揽过云曦,心里却是觉得这件事似有不对。

    若是云涵真的想入王府,又怎么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冲撞云曦?

    冷凌澈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看着云曦那日渐隆起的小腹,他温柔的将云曦揽在怀里,不管有什么风雨,他们一同走过便是……

    “对了夫君,冷凌洵那边可有进展了?”

    冷凌澈扬唇一笑,轻笑道:“陛下这次是铁了心要查他,自然不会放过他,不过咱们府里那位只怕要比冷凌洵先行遭殃了……”

    锦安王府的祠堂,外面站着两个体型健硕的中年妇人,她们一脸凶相的守在门前,无需言语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王爷!”

    见锦安王沉着脸色走来,两人福身行了一礼,锦安王没有理会,径自抬步迈进了祠堂。

    祠堂内有些昏暗,秦侧妃正坐在小榻上闭目养神,她瘦了很多,脸颊有些凹陷,鬓边也出现了白发,曾经光洁的脸上此时多了很多细密的皱纹。

    她缓缓睁开眼睛,神色似有诧异,似是没想到锦安王会来此处。

    “原来是王爷,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见我了呢!”秦侧妃没有动弹,只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

    “秦欣霜,本王这辈子有过不少死敌,但是没有一个人像你这般让本王感到可怕。

    本王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心究竟能黑到什么程度?”

    锦安王语落,秦侧妃低低的笑了起来“你的心有多冷,我的心便有多黑!

    冷奕,我这辈子算尽了一切,唯独没有算透你的冷心,我以为我能让你看到我的好,让我慢慢走进你的心里,可我没想到的是,你喜欢的仍然只有玉婉清一人!

    你说我狠心?那你呢?你把我和弘儿当做什么?冷凌澈的挡箭牌?

    你如此对我,我又怎么会让你如愿?弘儿是王府的长子,我要让他得到最尊贵的位置,那本就应该属于他!”

    秦侧妃仍旧执迷不悟,表情狰狞而可怕,事到如今她依然固执的认为,锦安王府的一切都应该是他们的。

    锦安王冷冷一笑,“王府是你的?秦欣霜,你还真是敢想啊!

    婉清才是我的妻子,凌彻是我的嫡子,若不是你自甘下贱,凌澈才会是我的嫡长子!”

    “冷奕,你还真是可笑,你做出这副痴情的模样给谁看?

    难道我是这府里唯一的女人吗?弘儿是你唯一的庶子吗?你口口声声说爱玉婉清,这便是你对她的爱吗?”

    秦侧妃不屑的说道,对锦安王的专情嗤之以鼻。

    锦安王的脸上浮现了悲戚和悔恨,他看着祠堂内跳动的烛火,喃喃自语道:“是我错了!是我太过贪心,希望所有的亲情都能达成一种平衡。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我骗过了所有人,甚至骗过了她……

    她以为我对她无情,她以为她在我心里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地位,可她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爱她!”

    从见到她第一眼起,他就喜欢上了那个温柔美好的女子,她的眼眸是那般纯净,她的笑是那么柔婉。

    她就像一株清丽婉约的芙蓉花在他的心里扎根生芽,可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从来不像皇兄那样可以随意表达欢喜,更不知在面对她时要说些什么,结果这样一错,便是一生之痛……

    ------题外话------

    今天是一大更,已经一万字啦,所以没有第二更了哦,不要傻傻等了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