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章 平定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章 平定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父皇!父皇您听儿臣解释,儿臣真的没做过啊,您不要听这个疯妇胡言乱语,儿臣真的没做过!”

    看着冷凌洵在自己面前哭诉的模样,楚帝不但没有怜悯,反是更觉得厌恶。

    想当年,他和冷奕都是那般的骄傲,便是在面对生死,也绝不会求饶半分。

    如今他的儿子却是如此没有担当,这样的无用又毒辣的皇子留之何用?

    “你冤枉与否与三司去说吧!来人!将人带走!”楚帝挥挥手,不再理会冷凌洵的哭求。

    徐瑶并不挣扎,站起身随着前来侍卫离开,她看着颓废惨败的冷凌洵,嘴角扬起了冷笑。

    秦盼兮却是彻底愣住了,她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她只想着便是事情败露,楚帝最多不过是斥责冷凌洵一番,大不了禁足些时日。

    可看如今的架势,楚帝分明是要舍弃了冷凌洵,她望着四周,可秦府败落,没有资格再出席帝王的寿宴,没有人会为她说上一句话。

    她抬头看向了湘妃,可湘妃只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两个侍卫前来拉扯她,他们架着她的左右手臂,将她无情的拖走。

    殿内有如此多的人,却是没有一个人肯为她求情,她经过岳绮梦身边时本想再看陆流君一眼,可陆流君却是轻轻拉过岳绮梦,将岳绮梦拉向了他的身边。

    秦盼兮的眼泪倏然滑落,原来在陆流君心中,自己竟是如此不堪,便是接近了岳绮梦他都难以忍受吗?

    秦盼兮双腿无力的被侍卫拉走,刚才的那一幕比二皇子失势更让她绝望。

    陆琼羽看着秦盼兮被拖走的身影,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同情?不!秦盼兮的所为不值得她再同情怜悯,若是今日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云曦又该怎么办?

    她不再是那个最初相识的秦盼兮了,当她将手一点点伸向云曦时,她就已经变得面无全非了!

    陆琼羽替秦盼兮感到惋惜,她本可以有大好的人生,却被自己的执念和偏激所毁。

    同时她又感到有些庆幸,好在哥哥比她聪明,若是真让秦盼兮嫁给哥哥,只怕他们丞相府也会难逃覆灭的厄运!

    楚帝看着冷凌澈和云曦,眼中隐隐有些愧疚,在徐昆与他禀告此事时,他几乎没有一点怀疑,没想到最后竟是如此闹剧!

    “云曦,今日委屈你了,朕定会好好补偿你!”楚帝这句话也是为了安抚殷太后,冷凌洵做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颜面无光。

    “今日云曦得以洗脱冤屈,都要依赖陛下的厚爱,云曦并不委屈!”

    云曦给了楚帝面子,这让楚帝大为满意,楚帝看着上官杰,开口安抚道:“今日让夏国使臣也受了牵连,朕深感愧意!

    不过还请使臣放心,云曦是我楚国的世子妃,朕和太后都十分疼爱她,断不会让她受了委屈,使臣请夏帝尽管放心就好!”

    如今三国的局势是最为平衡的,三国之间彼此都有联姻,楚帝自是不希望因为此事毁了楚夏的关系。

    云曦心中冷笑,其实楚帝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那个父亲完全不会在意她活的好坏。

    “陛下言重,臣自是看得出陛下对世子妃的厚爱!”上官杰借坡而下,楚国已经处置了一个皇子,一个兵部尚书,他也没有必要在紧追不舍了。

    其中最失望的就要数云涵了,她没想到云曦的命这么好,竟是有这么多人帮她。

    想到之前在夏国,她贵为长公主,不还是举目无亲?

    看着将云曦拥在怀里的冷凌澈,云涵嫉妒的几欲发狂,这些宠爱都是冷凌澈给的,若当初没有云曦勾引,如今这美好的生活也许便是她的……

    云涵不甘心的站起身,走到云曦身边,盈盈含泪的说道:“大皇姐,你没事就好,妹妹真是担心死了……”

    一直没有机会说话的冷清落终于忍不住了,“我说你有完没完,你当我们是瞎子还是聋子啊?

    你刚才落井下石,此时看我二嫂嫂没事便又来攀扯,你也是个公主,还能不能要些脸面了?”

    云涵瞬间落泪,委屈的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看着冷清落,“七公主误会我了,我们是亲姐妹,我怎么会害大皇姐呢?

    若是大皇姐被人冤枉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不过是嘴笨,不知道该如何帮衬,可我的心是向着大皇姐的啊!若非如此,父皇又怎么会派我来照顾大皇姐呢?”

    云涵抽抽搭搭的哭诉着,冷清落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心里只暗叹这女人果然厉害,小白莲都不好惹啊!

    “我的府中绝容不下你,你若是想留在楚国陪伴云曦,便另嫁他人吧!”云曦懒得理会,冷凌澈便开始辣手摧花。

    “这怎么行呢……”听到冷凌澈如此绝情的话,云涵这次是真的泪如雨下。

    “为何不可?你来楚国究竟是照顾云曦,还是要嫁入王府?”冷凌澈话不多,却每句话都踩在痛处。

    “我自是要照顾大皇姐,可不在王府我如何照顾……”

    云涵仍是不肯放弃,冷凌澈嘴角一挑,突然开口道:“入王府也不是不可……”

    云涵眼睛一亮,她就知道冷凌澈的心是软的,在夏宫时他对她明明是温柔的,怎会转眼就变得狠心?

    冷凌澈侧眸扫了一眼,轻笑开口:“我长兄也是个不纳妾室的,你若真想入府照顾云曦,我父王倒是个选择……”

    云涵傻了,冷清落憋着笑,陆流君和岳绮梦相视一眼,两人低着头,却是双肩微颤,一看便是在强忍笑意。

    锦安王的脸色瞬间涨红,拍案便吼道:“你个逆子,你……你再给我说一遍!”

    看着周围众人那想笑却不敢笑的模样,锦安王便很不得冲上前去揍冷凌澈一顿。

    让他纳自己儿媳的妹妹,他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世子,你……”

    云涵掩面而哭,楚帝只觉得看的精疲力尽,这个云涵不是个简单的,而且冷凌澈的话提醒了楚帝。

    想到上官杰与冷凌衍相交甚秘,难道夏帝是想让云涵入太子府?

    夏国一个公主做了南国太子侧妃还不够,如今又想将手伸向他们楚国的储君,他不得不防!

    楚帝既然说要弥补云曦,自是不能让云涵入了锦安王府,否则便是殷太后和宸妃也不会让他好过。

    这般想着,楚帝便开口对上官杰道:“夏国使臣,你也看到了,云曦在楚国可是很受宠呢,不仅世子疼她,便是朕和太后也不想让云曦受一点委屈。

    云曦既然不想让二公主入府,自是不能勉强,否则若是让云曦动了胎气岂不是得不偿失?

    朕久闻夏帝最喜欢的就是云曦和二公主,若是让两个心爱的女儿都背井离乡,只怕夏帝也会深受打击。

    朕也是父亲,自是明白这种心情,二公主此番不远万里而来,朕深受感动,二公主回国之日,朕必备上厚礼送行!”

    “不行,我答应过父皇要照顾大皇姐的!”

    她在夏国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如今上官家大权在握,她外祖家因为叛变已经被尽数诛灭,她又不得夏帝的欢喜,不过空有一个公主的名分而已。

    夏国的贵族都看不上她,与其娶她都不如娶一个身份好些的贵女,而她也不想草草嫁了,便想来金陵寻冷凌澈。

    如今她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如何能轻易放弃?

    楚帝却是微微眯着眸子,面上虽是在笑,但是声音却冷了几分,“二公主对云曦的确是一番姐妹情深,可这种事也要双方都答应不是吗?

    云曦既是不想麻烦二公主,二公主又何必强人所难?到最后不但伤了姐妹和气,对云曦的身子也不好,不是吗?

    夏帝如此重视云曦,自是会谅解的,二公主不必放在心上,此事就这么定了!”

    不过一个公主也敢质疑他的决定,若不是还顾及楚夏两国的邦交,他才懒得如此和颜悦色!

    云涵还想分辩,上官杰看出了楚帝的决心,既然楚帝不愿,回去后夏帝也就不会责怪他,他也不必看云曦的脸色了,何乐不为呢!

    “陛下说的是,一切便依陛下所言!”

    上官杰一句话便定了云涵的去留,云涵的眼泪不甘的落下,咬牙看着云曦,声音哽咽道:“姐姐就如此容不下我,如何也要赶我走吗?”

    “你知道我的心一向是硬的,名声什么的我也不在意,我就是不想看到你,永生永世最好不见!”

    云曦冷漠的说道,她才不会为了所谓的名声给自家徒添麻烦,别人愿意如何说她她才不在乎。

    楚帝举起杯盏,虽然心里怒火郁结,去还是挂着笑意说道:“今日宫里发生了一些变故,扰了大家的兴致!朕敬大家一杯,今日不醉不归!”

    众人自是举杯附和,可荣峥整个人都有些发懵,只随着众人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他来楚国为了求娶,可她也知道冷凌衍和冷凌洵都没有亲妹妹,娶哪个公主都是无所谓的。

    可他来楚国的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结交楚国炙手可热的皇子,为自己争一分助力。

    恰好他与二皇子冷凌洵十分投的来,两人都很讨厌自己的皇兄,而冷凌洵之前与荣桀见过,对荣桀的印象更是极其不好,两人迅速达成了共识。

    可没想到冷凌洵如此便倒了,那他娶一个身份不高的公主还有什么意义?

    他之前求娶冷清落,也是看到了冷清落的画像,觉得她长得颇美,后来却被楚帝以殷太后不舍为由回绝了。

    若是他早知道冷清落的母妃如此受宠,当初说什么也要坚持,如今娶了那个三公主,只怕全无助力!

    看着荣峥那唉声叹气的模样,冷凌衍嘴角泛着淡淡的冷笑,他不是不知道荣峥与冷凌洵在密谋什么,只是他根本就不在意。

    他虽是没见过荣桀,却也了解南国太子的脾性,他们两个人境遇相似,明明要比其他的兄弟强出许多,可奈何他们都一个疑心很重的父皇。

    至于荣峥与冷凌洵更是一路货色,若不是有父皇一路扶持,他们根本就走不到今日这步。

    冷凌衍和荣桀一样,骨子里都有一股傲气,看不上庶出的兄弟,只是冷凌衍也没想到,这两个盟友竟是不攻自破,比他料想的还要无用!

    不过此次他未废一兵一卒,冷凌洵便彻底倒了,倒是也省了他不少麻烦,如今他也好放开手脚做自己的事情了!

    冷凌衍向冷凌澈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轻轻扬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真正的胜者从不在意一时的得失,他若出手,便必定会让所有人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