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弟一百五十七章 谁是黄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弟一百五十七章 谁是黄雀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昆被说的脸色通红,右丞相说完之后,便对着楚帝行了一礼,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不再过问一句。

    楚帝手指未动,眼眸转动,一看便是在沉思。

    徐昆想了想,开口回道:“陛下,这件事的确有待调查,不如便交给三司处理……”

    “徐昆,你的意思是要将本王的儿媳和孙儿一同压入大牢候审?”锦安王冷冷开口,一双凤眸闪着满是杀气的寒光。

    “王爷,这也是没办法的啊……”

    “少他娘的放屁!你是兵部尚书,却是出了如此纰漏,你难辞其罪!陛下,臣弟看徐昆这个兵部尚书还是撤职的好!”

    锦安王今日的心情差的很,张嘴闭嘴的都是脏话,徐昆气得抖了抖,对夏帝诉苦道:“陛下,王爷分明是公报私仇,还请陛下做主!”

    锦安王也不服软,看着楚帝道:“皇兄,若此事真是云曦的错,那臣弟绝不偏袒,可所谓赏罚分明,既然兵部未能护住布防图,便理应处罚不是吗?”

    冷凌洵见锦安王紧咬着徐昆不放也急了,兵部现在可是他手中的王牌,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王叔,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通敌叛国的事情,总要分个轻重缓解吧!”

    “本王看着分明是一件事!也许徐昆才是通敌叛国,故意泄密呢?不过是被人发现,这才转而嫁祸给别人!”

    锦安王一口咬住徐昆,气得徐昆辩也不是,骂也不是。

    楚帝觉得头疼,只觉得被这些人吵得晕头转向,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

    “陛下,云曦能说两句话吗?”一直沉默不语的云曦站起身,轻声说道。

    楚帝点了点头,冷凌洵不屑的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有什么可说的?难道还能将黑的说成白的?”

    云曦嘴唇一扬,倏尔一笑,“二殿下说的不错,黑的不能说成白的,白的也不会被染成黑的……”

    冷凌洵不屑的背过脸去,云曦淡笑着看着徐昆,神色淡然如常,不见一丝慌乱。

    “徐尚书,不知能否让我看一看那封所谓的密信呢?”

    徐昆警觉的盯着云曦,云曦莫不在意的一笑,开口道:“徐尚书放心,我自是不会毁了证据,因为也许这对我来说反是更重要呢!”

    徐昆看了楚帝一眼,见楚帝点头,徐昆便将信递给了云曦,眼神却一直警惕的盯着她。

    云曦展开信件,大略的看了一眼,随即便将信交给了徐昆,“陛下,您也知道模仿人的字迹并不算难事,怎么能证明这信便是云曦亲笔所写呢?”

    “字迹有假,那这纸张和墨迹呢?若是这纸墨与世子妃所用一致的话,可能证明这便是世子妃所写?”徐昆面色冷肃的问道,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云曦。

    “嗯,不错!如若这般,倒是真的可以证明……”

    云曦赞同的点头道,转而又问道:“那若是不同,可否洗清我的嫌疑呢?”

    徐昆怔了怔,在云曦那双宛若幽井般双眸的逼视下,竟是下意识的点头道:“是……”

    云曦满意的点头一笑,冷清落却是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唤道:“二嫂嫂,你疯了!”

    若真是有人故意针对云曦,他们自是要做万全的准备,万一准备了和云曦一样的纸墨,那……

    “清落!坐下!”

    楚帝给了冷清落一个警告的眼神,云曦淡笑点头,示意冷清落不用担心。

    冷清落咬了咬嘴唇,却只好坐下来干等着,若是事情真如她所想的那般,二嫂岂不就危险了?

    秦盼兮勾起了嘴角,看着挺直脊背傲然站立的云曦,抿嘴冷笑起来,云曦的确是个聪明人,只是这次她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话说到如此地步,自是要去云曦的房间搜查,可那毕竟是锦安王府,楚帝犹豫的看向了殷太后。

    “总不能让云曦一直背着冤枉,便派人去查吧,不过陛下也要嘱咐下面的人,不要损了锦安王府的颜面!”

    殷太后的话楚帝自是听的,连忙表态道:“母后放心,此事定是暗中进行,绝不会惹人口舌!”

    殷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在下面站着的云曦,冷声开口道:“来人!给世子妃搬一把椅子,没看着世子妃身子不方便吗?”

    转而,殷太后又柔声与云曦说道:“你坐下等着,可别累到了身子!”

    “谢皇祖母!”云曦也不推辞,径自坐了下来,让众人都是又惊又羡,没想到殷太后会如此宠爱云曦,即便她现在被牵扯到通敌叛国的事情中,却依然站在她那一边。

    欧阳皇后狠狠瞪了云曦一眼,她也想瞪殷太后,却没那个胆子,便阴阳怪气的说道:“云曦,太后娘娘对你可是关怀备至,希望你可千万别让太后娘娘失望啊……”

    “皇后娘娘放心,云曦此次不过是无妄之灾,定会全身而退……”云曦眼神明亮澄澈,坦然的迎视着欧阳皇后。

    欧阳皇后冷哼一声,不做理会,她想的可不是让云曦全身而退,最好是连她肚子里的孽种一同死了才好!

    殿内众人都在焦急的等着,只要云曦房中的纸墨拿来,真相便可得知。

    云涵更是坐立不安,恨不得立刻就听到楚帝处决了云曦,她偷偷侧头看着冷凌澈,只见冷凌澈的视线始终落在云曦身上,温柔含笑,满是宠溺。

    云涵狠狠咬牙,只恨冷凌澈为何看不出云曦贪慕荣华的虚伪!

    她肯嫁给他,不过是因为他成了锦安王府的世子,若他一直是个质子,云曦哪里会委身与他,真正爱他的明明是她啊!

    云涵的心里忿忿不平,这时前去锦安王府搜查的人已经拿着纸墨归回。

    云涵立刻坐直了身子,探头张望。

    楚帝看了右丞相一眼,开口道:“右丞相最好书画,便有劳丞相代为检查一番吧!”

    右丞相不推辞,起身拿过那封密信,放在鼻下闻了闻,有用帕子沾了沾砚台里的墨,却是突然眉头一皱。

    “如何?”

    楚帝急切的发问道,右丞相看了云曦一眼,开口道:“这是上好的徽墨,里面还加了花汁,可以减淡徽墨的味道,与密信上的墨是……一样的!”

    殷太后手掌紧握,闭了闭眼睛,难道这次他们真的被算计了去?

    此时牵连甚广,她该如何保全这孩子?

    云涵兴奋的几欲跳起,却是强忍着心中的狂喜,声音轻颤的说道:“大皇姐,你怎么能这么傻?就算是为了太子,你也不能如此辜负世子啊……”

    “这有你什么事?你最好闭上嘴巴,小心我将你赶出去!”云曦对云涵懒得有好脸色,看来当初她还是太过心软了,斩草不除根,果然是个麻烦事。

    云涵却是不恼,一会儿她倒要看看云曦还拿什么狂傲!

    右丞相面色有些凝重,随即又拿过云曦屋内的纸张,可刚一入手,右丞相便挑眉惊喜道:“这纸并不一样!”

    “什么?这不可能?明明是普通的宣纸,右丞相可看仔细了?”徐昆本是笑着等着最后的判定,可右丞相的话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徐尚书是在怀疑本相吗?”右丞相笑眯眯的说道,语调却甚是冰冷。

    徐昆连忙低下头,赔礼道:“下官也是一时情急,这才失礼了,还请丞相不要怪罪!

    只是下官看这两张纸分明就是普通的宣纸,有何不同?”

    “陛下可曾用过玉版纸?”

    右丞相不理会徐昆,直接开口询问楚帝。

    楚帝摇了摇头,他所用的都是宫内专用的贡纸,没有接触过外面的纸张。

    “玉版纸其实并不受欢迎,因为它看起来平淡无奇,男子多用白鹿纸,因为白鹿纸会有异香,看起来更是泛着莹白的光泽。

    而玉版纸虽然书写起来坚致流畅,却并无任何奇异之处,若是不用手细细抚摸,根本就与普通宣纸一般无二……”

    徐昆听着右丞相的解释,皱眉上前亲自比较,可眉头却是越锁越深,这纸果然不一样!

    云曦倏然一笑,侧头看着脸色凝重的徐昆,开口笑道:“如此看来我的嫌疑可能解开了?”

    “开什么玩笑!不过一张纸,哪里就能洗脱你的嫌疑!”冷凌洵最先坐不住了,立刻尖声吼道。

    “这不是刚才徐大人亲口说的吗?”

    云曦的嘴角勾起了轻蔑的笑意,好笑的看着冷凌洵,冷凌洵被呛了一声,却仍伸着脖子道:“也许是你故意调换了纸张呢?”

    “那我为何不连墨一同换了?这样岂不是更可以摆脱嫌疑了?”

    “也许……也许是你忘了……”

    “呵呵……”云曦冷笑起来,嘲讽的说道:“二殿下和徐尚书果然是翁婿关系,说话都最是喜欢用”也许“呢!”

    冷凌洵被呛的脸色通红,楚帝不悦的瞥了一眼冷凌洵,最近他真是越发的觉得这个儿子愚蠢无用,除了溜须拍马,还真是一无是处!

    秦盼兮也深深的蹙起了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

    徐瑶转身看着秦盼兮,眼中满是质问,这是怎么弄的,不是说万无一失吗,若是被人知晓真相,她们徐家可怎么办?

    云涵见将成的事情陡然生变,便开口道:“看来这封信定然是假的,如此看来这印信也是假的了!”

    “对!还有印信呢!若是你们没有二心,这印信怎么会从上官杰身上掉出来?”冷凌洵看到了希望,将密信抛开,只一口咬住印信的事情。

    云曦看了云涵一眼,冷笑的:“你还真是我的好妹妹啊,你是生怕别人想不到此处,我可以安然无恙吧?”

    “大皇姐,我没有,我只是想为你分辩啊……”云涵楚楚可怜的看着云曦,一脸的委屈可怜。

    “这些话便不必多说了,此事后你便不要再做出姐妹情深的模样了,只怕不是眼瞎的都能看透你那虚伪的表演吧!”

    云曦厌烦云涵已经到了不想和她有任何牵扯的地步,哪怕是她单方面的姐妹情深,云曦也不想要!

    众人都瞄了云涵一眼,先不说云曦是否无辜,这二公主哪次说话不是在给云曦挖坑?

    还好意思说姐妹情深,还要与人家共侍一夫,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云涵见众人都鄙夷的看着她,咬牙沉了口气,只要能除掉云曦,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陛下,皇祖母,云曦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只怕与此事有关呢?”

    殷太后挑了挑眉,开口道:“你说!”

    “回皇祖母,云曦的房间一向只由四个贴身丫鬟进出,其余的丫鬟婆子甚知云曦的脾气,绝不会接近半步。

    可前两日突然有一个丫鬟趁着那四人不在,竟是闯进了云曦的房内,还打翻了砚台,正被云曦撞见。

    那丫鬟用自己的帕子擦了墨汁,却不肯丢掉,坚持要带出房间,云曦觉得此事有些奇怪,便派人盯着这奴婢,发现她竟将帕子偷偷交给了府外人。

    云曦虽没来得及审问,但只怕这奴婢与此事牵扯颇深……”

    ------题外话------

    第一更,还有一更……

    其实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个小梗,具体在第二卷第二十八章,小冷和小曦儿一起去书店买纸墨,有这样一段话:云曦选了玉版纸和徽墨,掌柜的面露赞叹,开口道:“夫人好眼力,这玉版纸莹润如玉,洁白坚致,书写起来最是流畅。”

    但是玉版纸看起来平淡无奇,若是不用手抚摸,与寻常宣纸别无二致,所以女子们更是喜欢买薛涛签,里面有各色花瓣,色泽更为鲜艳。

    便是男子也多喜欢用白鹿纸,白鹿纸莹白若雪,且有异香,备受文人墨客追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