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再生变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再生变故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种人无需顾念,通敌叛国,就该杀!”冷凌洵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不得立刻抓到此人就地处决。

    冷凌澈看了冷凌洵一眼,轻轻淡淡的开口道:“二皇子怎么知道此人便是通敌叛国,怎么就没可能是别国之人呢?”

    “哼!别国人哪有那么容易知道布防图所藏的位置,此事定是内鬼所为,着实可恶!”冷凌洵一口咬定,冷凌澈闻后只勾勾嘴角,也不再言语。

    冷凌衍眯了眯眼睛,倏然挑唇一笑,有意思,看来他那位二弟终于坐不住了呢!

    不过想来也是,冷凌洵先被冷凌澈夺了赚钱的营生,宁平侯府也因此被贬,冷凌洵如何能咽下去这口气?

    冷凌衍看了云曦一眼,心里竟是隐隐有些兴奋,只怕这次的事情便是针对他们两人的,此事涉及国本,触了父皇的逆鳞,不知道他们能否全身而退?

    冷凌衍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喜欢云曦的,至少对她是有些好感的。

    可慢慢他发现他对云曦的情感很复杂,他一边欣赏云曦,一边又期待着她过的悲惨凄凉。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的选择是错的,冷凌澈才不是什么所谓最好的!

    冷凌衍抬头看向了云曦,只见她端坐主位,脊背挺直,眉间一抹嫣红越发衬得她绝色妩媚。

    可惜,这样的女人喜欢的居然是冷凌澈,她越是完美,越想让人来毁灭。

    徐昆看向了冷凌澈,勾唇笑道:“世子可是有何高见,下官愿意一闻!”

    “尚书既然已经成竹在胸,不妨直接来说出真相,也免得大家猜疑……”

    冷凌澈语落,徐昆竟然低低的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着冷凌澈道:“只怕下官道出真相后,世子便不能如此轻松了……”

    “徐昆,你最好将嘴巴给本王放干净些,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通敌叛国的是我锦安王府不成?”

    锦安王怒声呵斥道,徐昆闻后只是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王爷这是哪里的话,下官怀疑谁也不能怀疑王爷啊!

    王爷忠君爱国,下官心中最为钦佩,可王爷是堂堂男儿,对后院的管教只怕定有松懈……”

    “放你娘的屁!你个老匹夫,居然敢和本王大放厥词,活的不耐烦了是吧!

    还兵部尚书!你他娘的上过一次战场吗?你后院的确干净,主要是你外面养的窑姐好啊,左一个别院又一个别院,自是逍遥自在!”

    锦安王破口大骂,将徐昆那点子破事都抖了出来,徐夫人和徐瑶一样都是性子狂暴的,一个妾室都容不下。

    徐昆畏惧妻子的脾气,可又控制不住追美的心思,便在外面养了不少的外室,可这些徐夫人并不知情。

    “什么!你居然敢在外面养小,我说你怎么总住在兵部,感情是去了狐狸窝!”一位细眉挑眼的夫人拍案而起,张嘴便骂道。

    徐昆脸色涨红,瞪着徐夫人低声喝道:“这里可是皇宫,有事回去再说!”

    徐夫人虽是气的浑身发抖,但也不敢在宫里撒泼,只坐在座位上,用一双刀子般眼睛瞪着徐昆。

    徐昆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对锦安王怒目而视,冷冷道:“王爷这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吗?我们说的是兵部失窃一事,王爷说这些有的没的做甚?”

    “哼!你也知道这些是无用的,那你牵扯本王的后院做什么?

    你他娘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给本王卖关子,本王最看不上的就是你们这些舌头太长的老匹夫!”

    锦安王平时就长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很少有人敢招惹锦安王,是以众人也没看过锦安王爆粗口的样子,今日当真是开了眼界!

    “锦安王,不得无礼!”楚帝低低的唤了一声,并未有太多的斥责之意。

    锦安王只瞥了徐昆一眼,冷哼一声不再理会。

    徐昆被气的不轻,他也是堂堂一品大员,居然被人当众折辱,锦安王的确太过猖狂了!

    “你也不要再卖关子了,便将查到的结果直接说了吧!”

    楚帝不欲再看他们吵嘴,沉声命令道。

    徐昆从怀里掏出了那封密信,缓缓展开,一字一顿高声念道:“今吾盗取楚国布防图,特附信往之,望我夏国一举攻楚,称霸天下,不枉吾背井离乡,远赴千里……”

    念到此处,殿内已是鸦雀无声,众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的落在云曦的身上。

    徐昆清了清嗓子,复又念道:“今吾拓印锦安王印一枚,已交由上官杰带回,此印可用于假传军令,以为吾夏国所用!

    望父皇与吾弟一切安好,愿早日团聚。云曦,亲笔!”

    徐昆念完,似笑非笑的看着云曦,开口道:“世子妃,这件事您如何解释呢?”

    “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你这个大胆的贱妇,你在楚国享受尊荣,原来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意图妄动我楚国根本!”

    冷凌洵拍案而起,恨不得直接下令捉拿了云曦。

    “二皇子慎言!云曦是我锦安王府的世子妃,你若再出言不逊,休怪我不客气了!”冷凌澈眉目如冰,冷厉的警告道。

    “都做出了通敌卖国的事情,你还维护她,莫非你与她是一伙的不成?

    冷凌澈,你在夏国待了十年,莫非忘了自己的本分,也想做卖国贼不成?”

    二皇子紧咬不放,这么多日子以来他一直隐忍蛰伏,如今终于让他得到了机会,他非要置这两人于死地不可!

    “不过区区一封书信,怎知不是他人伪造,二殿下未免有些太过急切了……”冷凌澈淡然如水,相比冷凌洵的激动情绪,显得要冷静平缓的多。

    “我急切?我看分明是你巧舌如簧,急于狡辩!冷凌澈,你娶了夏国公主,就变成夏国人了?

    如此看来让你回来还真是个错事,早知如此就该让你在夏国自生自灭,免得你回来败坏我楚国朝政!

    若不是今日兵部劫到了你们的书信,我们岂不是被你们耍的团团转,日后你们再生出个小叛国贼,我们楚国可还有宁日?”

    二皇子冷嘲热讽道,然而他刚得意洋洋的说完,便让锦安王一脚踹倒,惊得众人都瞠目结舌。

    锦安王的年纪虽是不轻了,却依然中气十足,那一脚将冷凌洵踹了个狗啃屎,狼狈的趴在地上。

    湘妃惊得捂住了嘴巴,欧阳皇后也是一脸的惊诧,楚帝眯了眯眼睛,神色莫测。

    “你敢打我?”冷凌洵爬了起来,瞪着锦安王怒声吼道。

    “打得就是你!虽然你是个皇子,但我是你王叔,难道还教训不了你了?

    一口一个卖国贼,你小子说谁呢?老子当年打江山时,你他娘的还不知道在哪呢?

    你再说一句试试,你看我敢不敢扒你的皮!”锦安王指着冷凌洵的鼻子破口大骂,丝毫没将冷凌洵放在眼里。

    冷凌洵气得红了脸,歪着脖子还要还嘴,楚帝冷着声音叱道:“这里有你什么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还不给你王叔赔礼!”

    “父皇!他敢打儿臣……”冷凌洵觉得委屈,哪里肯认。

    “打你如何?哀家看你就该打!身为楚国皇嗣,在这里大放厥词,还污蔑自己的兄弟子侄,你是个什么东西!

    高看你你就是皇子,若是在寻常百姓家,叔叔教训侄子有何不妥?事情尚未查清,你便出来上蹿下跳,还不给哀家滚回去!”

    殷太后一顿叱骂让众人都屏声静气,之前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借此弹劾冷凌澈和云曦的人也都安静了下来。

    二皇子都被骂了,这若是换作他们还不得受皮肉之苦啊!

    冷凌洵憋了一肚子火,可抬头看楚帝都在瞪他,便只好耷拉着头,走回了座位。

    楚帝虽然恼怒云曦的行为,可就算他怀疑冷凌澈却不想让别国看到他楚国皇室不宁。

    他虽防着锦安王,是担心锦安王府势力太大,他不好掌控,但他相信锦安王绝不会通敌叛国,对于自家兄弟,他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不过……

    楚帝瞄了云曦一眼,可是对于这个外来的世子妃,他可不会轻易姑息!

    徐昆见二皇子吃了亏,看着锦安王说道:“王爷护子心切,下官也可谅解,不过二殿下也是为了楚国心急,亦是情有可原,咱们还是先行彻查此事吧!”

    锦安王沉默不语,心里却是泛起了嘀咕,他可不相信那封信会是云曦写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云曦真想通敌卖国,就凭冷凌澈那毫无原则的宠妻,两人定是一拍即合,凭那两人的智商会这般容易就被人捉住?

    今日之事分明是有人在故意针对,只是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关键的证据呢?

    云涵低着头,暗暗转着眼睛,从这件事开始起,她便一直在分析着利弊。

    虽说出了此事,对同样是夏国公主的她来说也会有影响,可若是能一举除掉云曦,那可真是最好不过了。

    而且现在三个大国之间谁都有不想妄动干戈,云曦出了这档子事,两国自是要有一个说法,若是云曦死了,她不就可以替代云曦嫁给冷凌澈了?

    除掉云曦后,云泽便孤身一人,也许八弟还会有机会。

    这般想着,云涵便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抓住这个上天所赐的机会!

    云涵看了上官杰一眼,冷然一笑,突然站起身,眼眶红红,泛着泪光说道:“不可能!我大皇姐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她已经贵为锦安王府的世子妃了,还有什么理由要做出这种事呢?而且大皇姐只在昨日才去了驿站,还待了不过片刻,怎么可能会给他什么令信……”

    殷太后狠狠的攥着拳,几乎要将杯盏捏碎,这果然是个恶毒的贱人!

    她这哪里是在为云曦分辩,分明是在落井下石!

    徐昆闻后一笑,看着云涵说道:“二公主,楚国的世子妃之位哪里敌得过贵国太子天下霸主的位置?

    贵国太子与世子妃感情深厚,这动机嘛自是有的!至于二公主所说的相见片刻,不过递交一个印信,已经足够了……”

    “你们分明是在胡说,哪里来的什么印信,分明是你们的欲加之罪!”上官杰也看出了,今日便是针对他们的一个局,若是一个处理不好,他们的处境就都艰难了!

    上官杰拍案而起,第一次表露出强硬之势,决心要为此事斗争到底。

    荣峥站起身,走到上官杰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劝道:“莫急莫急,这里定是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

    可也不知道荣峥是怎么碰了上官杰一下,上官杰身子前倾一瞬,竟从他的衣中滚出了一个东西,那东西在地面摔了几下,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

    待那东西落稳之后,众人的目光都紧紧锁在那小小的青铜物件上,有些眼神好的,可以看见上面的几个字——锦安王印!

    “锦安王印!你们这次还有什么可说的?人赃并获,我看你们还如何抵赖!”

    冷凌洵拍案而起,脸上难掩兴奋自得,他的双眸倏然泛光,嘴角噙着阴冷的笑。

    冷凌洵得意的看着锦安王和冷凌澈,如今人证物证具在,看他们还能如何抵赖?

    “这不可能!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上官杰彻底傻了,他压根就没见过什么印信,这东西如今怎么会从他的身上掉出来。

    云曦瞥了一眼荣峥,心中冷笑,怪不得荣峥今日主动接近上官杰,看来是为了趁机下手。

    她与荣峥素无瓜葛,荣峥却屡次欲为难她,看来他是冷凌洵达成了什么共识。

    南国楚国的两位太子都不是简单人物,看来这两位活在太子光芒下的皇子要抱团取暖了……

    “陛下,老臣有两件事不解……”右丞相缓缓站起身,众人的视线都随之而动。

    右丞相在楚国众臣心中的地位甚高,右丞相很少插手朝堂之事,何况此次更是涉及了锦安王府,众人一时都翘首以望。

    “右丞相可是有何见解,不妨直说……”楚帝对右丞相也是敬重有加,耐心的询问。

    右丞相摸了一把胡子,朗声开口道:“今日的事情不仅涉及楚国军政,更是牵扯了锦安王府,老臣觉得此事必须要谨慎对待!”

    楚帝点点头,锦安王府若是有变,楚国也会随之一动,这并不是楚帝想要看到的,他想要是一个平衡的朝政。

    “此事老臣已经听得明白,只是老臣觉得这里的事情似有几分不合常理之处。

    首先,若此事真是世子妃所为,那世子妃完全可以将信递交给夏国使臣,让他们带回去便好,何必非要冒险传信呢?”

    众人都“嘶”了一声,暗暗揣测起来,这般想来,这的确是多此一举。

    “右丞相!战场之事瞬息万变,夏国既是得了如此重要的情报,自是要赶紧传回夏国,抓紧安排,自是等不得夏国使臣归回!”徐昆开口解释道。

    “既然是瞬息万变,可若是楚国提早发现了,那布防图岂不就是废纸一张?夏国的安排可还有用?”

    右丞相淡笑着逼问道,徐昆语凝一瞬,转而赔笑说道:“或许是她图一时侥幸……”

    右丞相笑而不语,楚帝眯了眯眼睛,转而右丞相继续问道:“还有这锦安王爷的印信,既然世子妃已经交给了夏国使臣,他为何不偷偷藏好,反是要正大光明的带在身上,看起来就好像故意要被人发现一般……”

    右丞相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并无担心忧虑,仿佛不过是在就事论事。

    “这……这或许是他一时粗心大意呢……”

    徐昆语落之后,右丞相不由轻笑两声,看着徐昆冷声道:“徐大人,此事牵连甚广,可不是两个”也许“就能判定的啊!

    若是夏国真有此打算,可会如此仓促?这手段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粗陋不堪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暂时还是一更,明天就可以恢复两更啦,谢谢我家的小仙女们包容我,爱你们,么么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