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生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五章 生事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宸妃宫中,楚帝正喝着醒酒汤,宸妃正轻轻的为楚帝揉捏着肩膀,楚帝舒服的闭着眼睛,一脸的沉醉舒适。

    “陛下,那位夏国二公主是什么来历?我看她真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我很不喜欢!”宸妃冷声说道,语气里都是藏不住的嫌弃。

    “这二公主是夏国贵妃的女儿,也是夏帝曾经最喜欢的女儿,不过后来好像犯了错,被贬去了国庙……”

    楚帝对这些女子间的争斗不甚了解,也没有兴趣,只随口回答着。

    “哼!那女人一看就是个巧言令色的虚伪女子,居然还觊觎澈儿,真是痴心妄想!”宸妃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沉声怒道。

    楚帝笑了两声,闭着眼睛,不甚在意的开口道:“凌澈相貌英俊,哪有小姑娘不喜欢的,若不是云曦的性子太厉害了些,想入王府的更是数不胜数了!”

    “我还是喜欢云曦的性子,坦率自然,待人真诚哪像那个二公主虚伪忸怩的很!”宸妃不悦的说道,脸色更是冰冷。

    楚帝失笑,拉着宸妃坐下,笑着逗趣道:“我看你之所以喜欢云曦,是因为她那傲慢的性子像极了你!”

    “陛下!人家与你说正经的呢,你攀扯我做什么!”宸妃佯怒,一把甩开了楚帝的手,不悦的冷声道。

    楚帝朗声大笑,连忙好生安哄,转而却又正色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凌澈以后是要袭爵王位的,总不能真的只守着云曦一个人吧。

    况且这次还是夏帝的意思,她们是亲姐妹,总比和陌生人共处的好不是吗?”

    “是什么啊!”宸妃声音微有尖锐的反驳道,让楚帝不由怔了怔。

    宸妃却是眼中泛泪,蹙眉凝眸的望着楚帝:“你们男人有一堆的理由来三妻四妾,可曾顾虑过我们女人半分?

    别说还不是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就算是婉清我都不愿意和她分享你!

    可你是帝王,你的身份注定了你不能只爱我一人,锦安王就更不必说,风流成性,可怜婉清……”

    宸妃低低的哭了起来,越哭越凶,最后竟是泪如雨下。

    楚帝心中不忍,内心充斥着愧疚和怜惜,连忙揽过宸妃,柔声劝道:“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伤心了……”

    “陛下,我和婉清这一辈子都在和别的女人争,这种生活真的是太苦了,要么磨掉了锋芒,要么便变成了一赔黄土。

    我在看到云曦第一眼起,就觉得她与年轻时候的我好像,那双不服输的眼睛更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时光。

    澈儿不像他那个父亲风流成性,既然他愿意守着云曦一人,我们又何必破坏呢?

    陛下,就让云曦实现我和婉清未能实现的愿望好吗?”

    宸妃近乎哀求的望着楚帝,楚帝心中酸涩,他对宸妃是有愧的,是他让宸妃孤独无亲,此时听着宸妃的含泪哭诉楚帝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婉和不哭了,都是我的不对,一切都依你好不好?”

    宸妃流着泪拥进楚帝的怀里,楚帝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抚。

    宸妃的脸色却是淡漠冰冷,她们这一代已经很惨了,若是可能,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够顺遂一些……

    ……

    锦安王府中,锦安王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喷嚏,他抽了抽鼻子,恼怒的说道:“谁在说本王的坏话,若是本王知道,非扒了他的皮!”

    冷凌澈颇为嫌弃的看着锦安王,锦安王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开口道:“那个二公主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办?”

    冷凌澈挑了挑眉,并不理会。

    锦安王冷哼一声笑道:“那个二公主一看就来者不善,分明是冲着你来的,不过我可以帮你们摆平……”

    “有劳父王了!”冷凌澈轻描淡写的说道,说完便欲转身离开。

    锦安王一拍桌案,怒声道:“我让你走了吗,给我站住!”

    冷凌澈面无表情的看着锦安王,锦安王脸色红红黑黑,最后才颇为傲慢的说道:“不过我是有条件的,这个忙不能白帮!”

    锦安王抬眸扫了冷凌澈一眼,伸出四个手指,开口道:“等我孙子出生,每七天送到我这四天……”

    冷凌澈转身便走,锦安王连忙起身说道:“那就三天!”

    冷凌澈脚步未顿,锦安王扒在门口,高声喊道:“两天!不能再少了!”

    看着冷凌澈头也不回的径直向前走,锦安王夺门而出,喋喋不休道:“一天也行,这样我帮你们看孩子,不耽误你们要下一个……”

    冷管家:“……”

    王爷,说好的傲娇呢?

    第二日的寿宴,锦安王脸色阴沉如水,死死瞪着冷凌澈。

    他这次还不管了呢,让他们两个吃点苦头才好!

    女宾席中,众人都表情各异的看着云曦,显然昨天的事情成了众人热议的话题。

    “世子妃昨日可与二公主和解了,姐妹之间哪有解不开的矛盾,更何况二公主千里迢迢来探望世子妃,还是将误会解开的好!”

    秦盼兮盈盈一笑,笑望着云曦说道。

    云曦抬头看着秦盼兮,淡漠的启唇道:“我对主动做妾的行为无法理解,更接受不了想和我共侍一夫的人,但是难为你如此感同身受了……”

    有些夫人小姐忍不住笑出声来,徐瑶瞥了秦盼兮一眼,心里也只觉得痛快。

    虽然秦盼兮对她敬重有加,但她能感觉到冷凌洵对秦盼兮的看重,如今有什么事冷凌洵都和秦盼兮商议,她这个二皇子妃倒像是个摆设了!

    徐瑶看了云曦一眼,若是她们并非敌对的关系该多好,可惜她们注定是死敌!

    秦盼兮垂下了眼眸,暗暗攥了攥拳,云曦的嘴巴果然又毒又利,着实可恶。

    若不是她带回了岳绮梦那个灾星,她和陆流君或许还有一线可能。

    既然她毁了自己的幸福,那她也别想好过!

    云曦不再理会众人,众人也不敢多嘴,免得像秦盼兮一样挨了骂。

    云曦抬头看着男宾那边,上官杰正与冷凌衍交谈甚欢,言辞间满是亲近之意,只不过冷凌衍的态度冷淡了些。

    云曦勾唇一笑,这里不乏楚帝的眼线,上官杰和冷凌衍热络相交的事自会传到楚帝耳中。

    楚帝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他不会让自己的儿子们与别国国交往过密,届时若是来个内忧外患,自是伤筋动骨的大事。

    是以楚帝定会怀疑夏帝的用心和云涵的动机,那个时候楚帝便是最不想让云涵留下的人了。

    这时荣铮突然映入云曦的眼帘,只见荣铮热情的与上官杰交谈,甚至还做出了拍打肩膀等熟稔的动作。

    云曦蹙了蹙眉,冷清落走到了云曦身旁,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不解的问道“二嫂嫂你在想什么呢?”

    云曦收回了思绪,淡笑道:“没事儿,不过再想一些琐事……”

    冷清落压低了身体,在云曦耳边悄悄说道:“我母妃让我告诉你一声,二公主的事情不必放在心里……”

    “宸妃娘娘她……”云曦诧异开口,没想到宸妃会帮她这个忙。

    “这不是应该的吗?她躲起来那么久,也该我们做点什么,所以二嫂嫂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更不用感激她!”冷清落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惹得云曦无奈一笑。

    没想到宸妃竟会主动帮她,这的确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不管怎么说,事后她还是要去感激宸妃一番的。

    两人说笑两句,冷清落便回了自己的位置,云曦的余光瞥见二皇子妃徐瑶,发现她正一直看着自己,看也侧眸望去。

    云曦和太子妃、二皇子妃坐在前列的第一排,她的座位正好挨着徐瑶。

    云曦勾唇浅笑,目光直视前方,轻声低语道:“二皇子妃觉得咱们女人是要以夫为天,还是要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呢?”

    徐瑶皱起了眉,侧头看了云曦一眼,不明白云曦是个什么意思,便冰冰冷冷的说道:“女子嫁人后,一辈子便都要与夫君荣辱与共!”

    “是吗?所以我们就该一切听从男人,无需自己的判断和想法?哪怕那个男人三妻四妾,心里并无我们?”

    云曦的目光仍旧没有转移,只看着前方,似是透过繁华的楚宫看到了什么别人看不到的景致。

    徐瑶不知为何胸口一凝,目光如炬般的望着云曦,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曦勾唇一笑,侧眸看向了徐瑶,笑着道:“没什么,不过是一时有感而发,心存疑惑,便来询问二皇子妃一番……”

    徐瑶冷哼一声,冷漠的说道:“我只知道我们女人这一生都给了夫君,只要看着他好,我才好!”

    “原来是这样啊……”云曦轻叹了一声,似是觉得可惜,便收回了视线,不再言语。

    两人的一番交谈尽数落在了蓝玉柳的眼中,她没听到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好奇。

    二皇子因为潭州一事士气大损,还折进了一个宁平侯府,徐瑶又是个性子狂躁的,照理说两人应该水火不容才是,居然会心平气和的闲谈?

    蓝玉柳看了看云曦,眸中难掩复杂的光彩,她承认云曦很耀眼,既聪明又美丽,她是女人都觉得心生佩服,更何况是男子了!

    她看不透冷凌衍的想法,也不知道能为他做什么,如果她也有云曦的本事,是不是他的目光也会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一刻?

    蓝玉柳想的出神,楚帝的驾临将蓝玉柳的思绪拉了回来。

    众人立刻跪拜,楚帝的眼神果然在上官杰和冷凌衍的身上停顿了片刻,才低沉的开口道:“平身!”

    帝王大寿,自是要普天同庆,最近这三日宫宴更是不断。

    婢女端着菜肴茶酒有条不紊的进殿,彩衣飘飘,步伐整齐,十分的养眼。

    云曦忽略了那来自云涵的目光,从云曦进殿开始,云涵的目光便像膏药一般黏在了她的身上。

    昨日云涵在冷凌澈处受了如此大的委屈,居然还是不愿放弃,这让云曦如何也想不明白。

    难道就因为冷凌澈那张宛若谪仙……不,应该是说宛若妖孽的脸?

    只因为冷凌澈俊美无俦,所以便不管是冷眼还是嘲讽云涵都能甘之如饴?

    云曦觉得这种思想太可怕了,为了心中所谓的喜欢,便连尊严都可以抛弃吗?

    云曦暗暗摇了摇头,正在揣摩着云涵那病态的心里,兵部忽然传来急报。

    众人的心都紧了紧,兵部急报,难道是起了战事?

    楚帝不敢怠慢,连忙将人唤了进来,那人支支吾吾半晌,最后还是兵部尚书徐昆上前,附耳去听,那人才将事情尽数禀告。

    “什么?”

    徐昆脸色瞬间惨白,一双眼睛黯淡无神的望着楚帝。

    楚帝见此立刻起身,与徐昆进了偏殿议事,众人正是心慌之时,谁知竟是突然有一列甲胄加身御林军将整个宫内牢牢围住,将众人彻底封锁……

    众人皆是大惊失色,就连殷太后都满脸肃容。

    “太后,这是怎么回事?”宸妃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慌张的望着殷太后。

    殷太后摇了摇头,她看向了二皇子一侧,深深的蹙起了眉,如今是楚帝寿宴,各国都派使者来贺,这个时候兵部会有什么事?

    夏帝不是个喜欢战乱的性子,南帝最喜欢的儿子在这,自然也不会在此时生事。

    兵部到底出了什么事?

    冷清落心里没底,蹭到了云曦身边,小声嘀咕着,“二嫂嫂,你说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要打仗了吗?”

    云曦摇了摇头,蹙眉道:“战乱不会有,怕的是人心乱!”

    云曦正说着话,楚帝阴沉着脸色和兵部尚书徐昆大步迈了进来,楚帝重新坐回主位,目不斜视,眼中却是闪过杀意。

    兵书尚书看了楚帝一眼,楚帝轻轻点了点头,徐昆会意,清了清嗓子说道:“今日兵部传来消息,说是我楚国布防图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众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布防图被人动过,那可是足以震荡楚国的大事!

    徐昆面沉如水的说道:“军队布防是何等重要,自是要每日巡视,布防图所放的位置每日都有所不同,哪怕是细微的差别也能被我们发现!

    可当今日有人去巡视时,却发现布防图已经被人动过,虽未遗失,但楚国所有军队的布防都形同虚设!

    若不是我们发现及时,如有人带兵攻打,我们楚国岂不危险!”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楚国内部如何争是楚国自己的事,但是决不能让外来人有可乘之机!

    有些人的视线开始在各国使臣身上流连,这布防图对楚国自己人没什么用处,对他们来说却是个宝贝,难道是这些使臣趁着恭贺陛下寿辰来偷盗布防图?

    “这可是大事啊,如今该怎么办才好?”

    “是啊!这可是会动摇国本啊,到底是谁做的?”

    众人议论纷纷,徐昆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不过我们今日截获了一封密信,那信里便夹杂着一张楚国布防图!”

    众人议论纷纷,徐昆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不过我们今日截获了一封密信,那信里便夹杂着一张楚国布防图!”

    众人闻后,殿内瞬间炸开了锅,没想到还真是有人意欲对楚国不利!

    “那封密信到底是谁传的?揪出此人一定要将他大卸八块,除之而后快!”

    “对!想必定是有人通敌叛国,想要在陛下大寿之时,趁乱偷盗我国布防图,如此贼人一定要凌迟处死!”

    群臣激愤,纷纷扬言要诛杀这个通敌叛国的贼人。

    徐昆看着众人已经被点起的怒火,沉了口气,开口道:“若是此人主动伏法,也许陛下还会顾念一番情谊……”

    ------题外话------

    小仙女们,这两天浮梦有点事,暂时先一更啦,评论也等浮梦闲下来再一一回复吧,浮梦会尽量恢复两更哒,希望亲爱的们理解一下下,谢谢大家啦,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