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一百五十四章 计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一百五十四章 计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的一番说辞不可谓不冷血,宸妃挑了挑眉,却是抿嘴轻笑,这孩子的性格还真是讨人喜欢!

    “大皇姐!”云涵几欲落泪,娇弱无力的望着云曦。

    “大皇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妹妹好不好,你相信我好不好?”

    云涵天生便长着一张清纯无害的脸,不少男子看见后都觉得心中不忍,恨不得能上前搀扶起美人,好好安慰。

    云曦扬唇冷笑,轻蔑的瞥着云涵,“求我原谅便只有这一个办法?弥补过失便只能来与我分享夫君?”

    不少官妇贵女都纷纷点头,换做是她们,这种报恩方式她们也不会要,这简直是在添堵嘛!

    云涵脸色一红,双拳不由紧握,却只咬着嘴唇,无力的喃喃道:“可这是父皇的意思……”

    “你便回去告诉父皇,我不答应!”

    云曦冷着一张脸,吐字坚决,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众人一阵愕然,他们都曾听闻过夏国长公主是如何霸道,便是夏帝也会顾及三分。

    但是云曦自从来了楚国,虽说性子不甚柔和,但也是个重规矩的,今日看她直截了当的抗旨,方才知道曾经的传闻果然不假!

    场面一时僵持,冷凌澈忽而起身,走到殿中对楚帝行了一礼,才轻轻淡淡的开口道:“陛下,自古以来便是买卖货物也要双方都同意才好。

    如今夏国陛下虽是好心,但凌澈不愿娶,云曦不愿受,只怕二公主也不会自甘堕落愿意给别人做妾……”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决绝,在云涵记忆力,冷凌澈还是那个温柔俊美的楚国质子,便是拒绝的话也说的婉转温柔。

    可今日他竟是将她比作货物,他怎么能如此狠心?

    云涵侧过身子,只能看见冷凌澈宛若谪仙的侧颜,他不知道她有多在乎他,即便他狠心如此,她依然爱他如初!

    楚帝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冷凌澈又转身看着上官杰等人,神色冷肃,“你们觉得呢?”

    上官杰面露为难之色,不知该如何作答,可云曦能抗旨不尊,他一个臣子哪里敢,便只能支吾的说道:“这……这确实是陛下的旨意……”

    冷凌澈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弯的弧度,神色依然宛若清风皓月,却冷淡的开口道:“若是夏帝旨意如此,那么是否生死不论呢?”

    众人哗然,就连楚帝都惊怔了一瞬,云涵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凌澈,他要杀了她?

    “世子,您这什么意思?”上官杰感觉好像第一天认识冷凌澈,这个冷漠狠绝的男人真的是当初那个楚国质子?

    “便是字面上的意思……”依旧是温和的语气,依旧的清浅的笑容,可在众人心中却只觉可怖。

    云曦悠悠的勾起嘴角,夫唱妇和道:“不错,我也曾与众位说过,若是有人妄图接近我的夫君,那不是我死便是她亡!”

    众人自是记得云曦那理直气壮的“善妒”,女人们虽是喜欢在背后嚼嚼舌头,心里却是佩服羡慕的,毕竟哪个女人喜欢与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更何况云曦和冷凌澈感情深厚,如今又怀着身孕,地位根本就不可动摇。

    若不是因为这般,金陵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冷凌澈,哪里还轮得到一个夏国公主!

    更何况谁都看得出云曦对这个妹妹不是一般的厌恶,冷话狠话说尽了,她却还能面不改色的哭求,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

    一直沉默的殷太后终是看不下去了,威严的开口道:“同样都是夏国的公主,怎么云曦就懂事有礼,这二公主却如此不识好歹!

    今日是我楚国帝王的寿宴,你却几番哭诉,云曦已经提醒过你一番了,你却再三如此,是没将我楚国放在眼里吗?”

    “不是的!云涵不敢……”云涵急于分辩,看殷太后的气质风范,想来应该便是楚国的太后了,云涵自是不希望给殷太后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你不敢?哀家看你胆子大得很,你口口声声要与云曦续姐妹之情,却执意要入锦安王府,云曦已经告诉你她不愿了,你却还不依不饶!

    小小年纪便如此谄媚狡诈,你以为全天下的人都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吗?

    云曦是哀家心爱的孙媳妇,如今还怀着哀家的小曾孙,哪个敢找她不痛快,哀家第一个便不答应!”

    殷太后怒声呵斥道,险些将云涵骂的哭起来,宸妃扬扬嘴角,给殷太后顺着气,苦口婆心的劝道:“太后也真是的,多大的事也值得您动气!

    这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就像先帝的那些子嗣,不还是数咱们陛下和锦安王爷最出色嘛!”

    宸妃笑着劝道,既捧了楚帝和锦安王,又顺着骂了云涵一番。

    云涵双手抠地,气得胸口生疼,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帮衬云曦,看来她不再是夏国的那个孤女了!

    楚帝笑了两声,摸了摸胡子开口道:“看得出来这二公主的确很想念云曦,不过现在可不是你们叙旧情的时候啊!快起来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楚帝有自己的想法,冷凌澈的才干让他有些警觉,而且如今的锦安王府未免有些太过安静了。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若是内宅乱些,便会分散他们的精力,可若是让他们团结一心,他们会不会想要的更多?

    楚帝也想过给冷凌澈身边塞人,就像当初对锦安王一样,让府中的势力平衡。

    可是冷凌澈看起来温和,实则比他父王要难掌控的多,云曦是个狠辣的性子,又深得殷太后的喜欢,所以楚帝才一直无法。

    可如今这云涵简直是主动送上来的,她又是得夏帝的旨意,他完全可以顺水推舟。

    而且这位二公主看起来也不简单,只怕冷凌澈到时候必定会被这姐妹二人分散了精力。

    宸妃若有所思的看了楚帝一眼,她与楚帝相守多年,最了解楚帝的性子,只怕他是想借此生事。

    宸妃又望向了那端坐的云曦一眼,心中百转千回,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烈性女子,实则她也如寻常女子一般,被爱情蒙住了眼,变得不像自己了。

    若是她和婉清当年有云曦这般的心性,那么一切是不是都不同了呢……

    这场寿宴以云涵变故开始,众人都各有所思,每个人都在琢磨着这件事会不会成为什么契机。

    不过也正是如此,接下来的宫宴一番顺遂,再无人生事,等最后一个歌舞表演结束,众人都跪拜恭送帝王,待宫里的贵人离开口,才纷纷起身准备出宫。

    冷清落和陆琼羽这才得以凑到云曦身边,冷清落一脸震惊的模样,“二嫂,这可就是你与我说的那个姐妹?那演技也实在太厉害了,不去当戏子未免太可惜了吧!”

    “我觉得这件事不大妙,看陛下的意思并没有直接拒绝,恐怕……”陆琼羽想的又多了一层,若是楚帝应下了此事,只怕云曦也不好强硬拒绝。

    “没事的,你们放心吧……”看着愁眉不展的两人,云曦这个当事人反是耐心的劝慰着。

    “我还从不将她放在眼里,想要进我锦安王的大门,她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再见故人,倒是没想到给了她如此的惊喜,云涵若是执意如此,这次她不介意要了云涵的命!

    冷清落推了推云曦,笑嘻嘻的说道:“二哥那个护妻的又来了,二嫂还是快随着他回去吧!”

    看着冷凌澈缓缓走来的身影,云曦的心里涌起了甜蜜和温暖,不管在哪参加宴会,冷凌澈都会等她一同走,从不会让她一个人离开。

    “回府吗?”冷凌澈自然的握住了云曦的手,柔声问道。

    云曦摇了摇头,目光微冷,“我们还是先去驿站吧!”

    得知冷凌澈和云曦前来,上官杰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看着云曦时也面带愧色。

    冷凌澈和云曦径自坐下,上官杰纠结半晌,才开口道:“长公主,这件事是陛下的旨意,臣也没有办法……”

    “既然云涵要来,你们若是想知会本宫,一封信便可告知!若是写信不方便,为何不在刚到金陵时,便派人来提醒本宫,难道是要给本宫一个惊喜?”

    云曦的手指轻轻叩击桌面,上官杰语凝,不敢去看云曦的眼睛。

    纤长的手指忽然停下,云曦冷冷抬眸望着上官杰,冷声道:“国公府便是如此行事的?你们可还有半分顾虑血脉亲情?

    当初你们口口声声让我放心将泽儿托付给你们,现在你让本宫如何相信你们?”

    “长公主!这件事是臣思虑不周,臣没敢去王府打扰,也是怕被人误会,免得有人说公主您私见夏国使臣。

    夏楚两国虽为姻亲,可两国之间的防备却并不会因此减少,臣也是担心公主被人误会啊……”

    上官杰不安的辩白着,他目光清清的看着云曦,生怕云曦会误会了他的用心。

    云曦懒得再看,只冷冷开口道:“本宫不想看见云涵,你若是真有心意,便将她给本宫带回去!”

    “长公主,可是这皇命啊……”上官杰恳求的望着云曦,他别的事都能答应,可只有这件事他不敢啊!

    “你做不到?”云曦目光如炬,冰冷如霜。

    “臣……臣不敢违抗皇命……”这件事上官杰无法答应,他如何也不敢违抗夏帝的旨意!

    “那本宫也不勉强你,你帮我做另件事……”

    云曦低声道来,上官杰闻后虽是有些不解,却还是点头答应了,与违抗皇命相比,这件事要简单多了。

    走出了房间,冷凌澈嘴角微挑,笑着问道:“曦儿也很会谈判不是嘛……”

    云曦抿嘴笑笑,她从没指着上官杰能为了她抗旨,不过是为了让上官杰干脆的答应后一件事罢了。

    “不过国公府还真是太让失望了,不知他们会对泽儿如何……”

    冷凌澈为云曦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又为云曦戴上了兜帽,“云泽身体里毕竟有着上官一族的血脉,国公府是不会弃之不用的。

    而你才是他们真的要防备的,毕竟谁都知道在云泽的心中你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但愿吧……”云曦的心里很不安,恨不得能立刻回到云泽的身边。

    冷凌澈揽过云曦,怜惜的望着她,轻轻将她的柳眉抚平,“云泽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不会被人轻易蒙骗,他的信你也都看过了,他已经长大了不是嘛?”

    “嗯!”云曦点点头,想到云泽字里行间透着的成熟气息,云曦是打心里欢喜。

    “大皇姐!”

    这道声音让云曦的心情瞬间冰冻,莫非真是她最近过的太轻松了,就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云涵站在不远处,看着那相互依偎的两人,她只觉得眼前的画面如此刺眼,让她想立刻毁了这副画!

    云涵缓缓走向云曦两人,看着两人紧握的手,看着云曦微微隆起的小腹,云涵的眼中再也无法抑制的浮现了嫉妒和怨恨。

    “姐姐在楚国享受荣华,妹妹却要在国庙苦寒清修,姐姐真是好狠的心啊……”云涵幽怨开口,眼神仿若毒蛇一般游走在云曦的身上。

    “那不是你自作自受吗?何必怨天尤人呢?”她们两个都是一心要对方死的,输了也怨不得别人。

    云涵不再理会云曦,反是抬头看着冷凌澈,眼中盈盈含水,戚戚婉婉道:“世子,一别多日,你过得可还顺遂?”

    冷凌澈扬唇一笑,笑若芙蓉花开,华光大盛,晃得云涵一阵晕眩。

    冷凌澈的声音很清很柔,似是在情人耳边软语,“多谢二公主挂念,在下自是顺遂。

    我有幸娶了今生挚爱,如今又要迎接我们的孩子出生,此生还有何求?”

    云曦抿嘴一笑,偷偷抬头看了冷凌澈一眼,两人视线所及,一片融融暖意。

    云涵则仿若一个局外人,明明心痛的要命,却还是要被迫看着他们的恩爱。

    “有时候不经过改变和尝试,是不会清楚真正的幸福的,也许换一个人,世子也能如此呢……”

    云涵卸下了在楚宫的伪装,毫不掩饰的将自己的内心所求显露出来。

    冷凌澈却是淡淡一笑,不见一丝怒意,“改变和尝试只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借口,早在十年前,我便认定了自己今生的唯一。

    我等着她长大,等着她可以放下一切顾虑,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将她守在身边,自是要给她世间最深的情以及最长的陪伴……”

    “够了!够了!”云涵嘶吼出声,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

    “你明知道我心仪于你,为还要说出这般伤人的话?”

    冷凌澈轻轻挑了挑眉,似是不解,只淡淡开口道:“那又如何……”

    云涵终是承受不了这种打击,流着眼泪咬牙跑开。

    云曦看着云涵的背影,又抬头看了看冷凌澈,捂着脸道:“被你酸到了……”

    冷凌澈也摸了摸自己的脸,轻蹙了一下眉,笑道:“我也被自己酸到了……”

    两人轻笑出声,所有的不悦都瞬间消散,只握着彼此的手,脚步坚定的一步步离开……

    ……

    二皇子府中,秦盼兮正在为冷凌洵斟茶,这时有人来报,冷凌洵抬手让人进来。

    “禀殿下,冷凌澈二人刚才去了驿站,如今方才离开!”

    “真的?”

    冷凌洵面露喜色,抬头看着秦盼兮,秦盼兮也面带笑意,对冷凌洵福了一礼,柔声笑道:“妾身先行恭喜殿下了,看来明日的计划得以实现了!”

    冷凌洵连忙搀扶起秦盼兮,握着那双柔软细滑的手,色眯眯的看着秦盼兮道:“这都是盼兮的功劳,我定要好好赏你!”

    秦盼兮抽回手,娇声笑道:“等事成之后我们再庆祝也不迟啊!”

    冷凌洵朗声大笑,痛快的说道:“不错,这次我们先一举除掉冷凌澈和云曦,等到我们得到了锦安王府,那时我看谁还能与我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