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别有居心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别有居心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映秋见自从夏国使臣出现后,云曦的表情就难掩惊怔,心中对云曦只有怜惜,以为她定是因为思乡情切,反应才会如此之大。

    她自是不知,云曦与云涵可以说得上是积怨颇深,云曦想过很多旧人重逢的画面,可这些旧人里唯独没有云涵!

    云涵因为“命格”一事被夏帝厌嫌,而后她又屡屡犯错,终是被贬到了国庙。

    夏帝不是念旧情的人,他才不会良心发现,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在外受苦,如今云涵突然出现,当真是让云曦一点准备都没有。

    云曦看向了冷凌澈,冷凌澈却是浅笑的望着她,无声的与她说道:“莫急……”

    云曦压下了心中的担忧,深吸了一口气,以前她只身一人都不曾将云涵放在心里,更何况如今她还有这么多亲人。

    想到此处,云曦平复了气息,眸色归于平静,淡漠的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

    “夏臣上官杰护二公主殿下特来恭祝陛下大寿!”

    上官杰一番话让众人不由小声议论起来,目光纷纷落在那女子身上。

    二公主,那岂不就是云曦的妹妹?

    冷清落和陆琼羽都看向了云曦,她们可没听云曦说过她会有妹妹随行,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变故不成?

    楚帝也皱了皱眉,开口问道:“朕没有在随行名单中看到二公主的名字,也未早做准备,岂不是亏待了二公主?”

    这句话听起来客气,楚帝却分明是在指责,各国随行的名单都要提早送来楚国,哪有夏国这般随意的道理?

    上官杰面露难色,云涵却清清开口,那声音直到现在听来依然让云曦从心里感到厌恶。

    “楚国陛下,这一切都是云涵自己的主意,其实随行名单夏国早已递交,是云涵因为思念大皇姐才哀求父皇让我同行,还望陛下见谅!”

    云涵在说话时为了表示尊重,摘落了面纱,一张清丽婉约的小脸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云涵很美,她一身素色衣裙,头上只一支碧玉簪,看起来便犹如池中的白莲,自有一种清尘脱俗的美。

    云涵眼中泛着柔光,欲语还休,让楚帝也不好多说什么。

    云曦则是心中冷笑,想她?

    只怕是想让她死吧!

    众人看了看云曦,又看了看云涵,感叹夏国公主真是一个比一个美。

    云曦的美冰冷华傲,无形之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而且云曦的美极具攻击性,让女人不自觉就产生敌意。

    可云涵不同,她并不是远在天边的仙葩,而是一朵独自绽放的白莲,自有一种让人怜惜的气质。

    云涵侧头望着云曦,眼中水光粼粼,仿佛思念关切种种情感齐齐涌来,她几步走到云曦面前,竟是突然跪地哽咽道:“大皇姐,我好想你啊!”

    众人都被这幕惊了惊,可想象中的姐妹情深他们并未能看到,云曦仍旧端坐着,就像在看着陌生人一般。

    “今日是陛下寿宴,你何至做出这般模样?”

    云涵擦了擦眼泪,连连点头道:“是妹妹的不是,妹妹只是一时激动了些……”

    “世子妃倒真是个贤妻典范,这才嫁到楚国一年,便处处讲着楚国的规矩,真是极好的。

    可二公主大老远来的,世子妃也不要太过苛责了!”

    欧阳皇后嘲讽的开口说道,无不是在说云曦忘本,不顾念手足之情。

    云涵抹了抹眼泪,云曦扫了她一眼,冷冷道:“今日是陛下寿宴,哪里是姐妹相认的日子,难道皇后娘娘觉得还有比陛下寿宴更重要的事?

    你来楚国也有些日子了,怎么不看你来寻我,却偏偏在今日哭哭啼啼,没得败坏了我夏国的规矩!”

    楚帝瞪了欧阳皇后一眼,云曦以他为重才是应该的,女子本就应以夫为天,若是她不顾他的颜面,与姐妹抱头痛哭,他才是要恼火!

    欧阳皇后没捡到便宜,反是惹了一身骚,心中郁郁不平,冷哼一声不做理会。

    众人也打量着云涵,夏国使臣到了已有几日了,若是想念云曦为何不去王府探望?

    而且众人也知道云曦是个重规矩的,自然看不得云涵犯错。

    云涵收回了眼泪,却仍旧楚楚可怜的望着云曦,感伤道:“之前很多事都是我误会了大皇姐,如今想来都是妹妹的错。

    大皇姐,你就原谅妹妹吧,不要再怪妹妹了!”

    云涵吸取教训,不再抹泪,却仍旧楚楚可怜的看着云曦,那副不语欲泪的样子着实让人怜惜。

    “二堂嫂,你就原谅这位姐姐吧,你看她多可怜啊!

    你让她起来吧吧,这位姐姐一直跪着,菲儿看着都不忍心呢!”

    冷清菲撇嘴说道,一脸的同情之色。

    宸妃冷冷瞥了一眼,眉眼一扬,冷声道:“九公主也不小了,也该知道不能随意接话了!”

    冷清菲立刻委屈的看着楚帝,咬着下唇,眼眶泛泪,若是往常楚帝定然心中不舍,可他不会拂宸妃的面子,只说了句:“宸妃说的有理,菲儿要听话才是!”

    冷清菲低头咬了咬牙,该死的宸妃,自从她出现后父皇就不再宠爱她,甚至连母妃的宫里也不来。

    早知道她是个祸害,当初就该趁着她在冷宫弄死她!

    云曦冷淡的看着云涵,云涵则是一脸哀戚,仿佛两人曾经的嫌隙只存在云曦一个人的记忆中。

    “你做过的事此生此世我也不会原谅你!”

    云曦一句话引来众人的抽气声,云涵眼中的光微微晃荡,仿佛一碰就会碎裂。

    云曦却是在众人各色的目光下,巍然端坐,神色清冷淡漠,“云涵,在你用刀刺向我的那时起,你我的姐妹情谊便已经彻底断了!”

    众人哗然,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原来这姐妹两人还有这样的过往!

    “大皇姐,那次是我不对,是我听信谗言误会了你,我日夜都在悔过……”

    “云涵,若那日不是恰好世子看见救了我一命,只怕今日这番话你就要到我的坟前哭诉了!

    不是所有的错都值得原谅,也不是所有过往你一句错了就能弥补。

    我不知你今日为何非要做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不过你我之间早就不存在什么姐妹之情了,以后我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还是不要亲近的好。”

    云曦不等云涵反应过来,便继续说道:“今日是陛下寿宴,你若是还顾及夏国的颜面就不要在今日与我纠缠。”

    云曦又看向了上官杰一行人,冷声斥道:“还有你们,看着二公主跪在此处……就不知道将二公主搀扶起来吗?”

    云曦虽然离开了夏国,但是威严犹在,护国长公主的命令自是无人敢违背,立刻有人上前搀扶云涵起身。

    云涵娇弱无力的起身,脚步虚浮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仍是一副受了伤的模样。

    冷清落暗自咂舌,看来二嫂说的那个妹妹就是这个二公主了,这柔弱无助的模样一般人还真是演不出来。

    与她相比冷清菲那点都算不了什么了,亏得二嫂厉害,这要是她还不得被人家生吞活剥了啊!

    这些变故是众人始料未及的,谁曾想到夏国的二公主会来这么一出,还让他们听到了夏宫的秘闻。

    看那二公主娇滴滴的,没想到还做出过刺杀长姐的事情,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众人都各有所思,宸妃突然开口道:“陛下的寿宴也该开始了吧,臣妾还等着看歌舞呢!”

    “爱妃说的是,与朕想到了一处!湘妃,寿宴开始吧!”楚帝隔空对宸妃微笑,湘妃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吩咐人去准备了。

    云涵重新戴上了面纱,面纱遮住了她狰狞的表情,她狠狠的咬着牙,眼中满是妒火和狂怒。

    看着云曦那越发美艳的容颜,还有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的心里便恨得要命。

    明明是她先爱上冷凌澈的,那时的冷凌澈不过是个质子,凭什么他做了世子后,便让云曦白白捡了便宜!

    凭什么她就要在国庙里青灯古佛,凭什么云曦就能在冷凌澈身边享受尊荣!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是云曦将她害到如此地步,她怎么能看着云曦在这里幸福,她却在昏暗中腐烂至死呢!

    一曲终罢,云涵缓缓起身,对着楚帝福了一礼,楚帝蹙起了眉,不知道这个二公主还要搞出什么事情?

    “楚国陛下,今日都是云涵的不是,扰乱了陛下的寿宴,云涵愿意献舞一曲,以祝陛下洪福齐天!”

    云涵声音柔柔,举止有礼,楚帝想了想便笑着应下了。

    夏国公主为他的寿宴献舞,传出去也是他的面子,这等好事楚帝自然不会拒绝。

    “二公主有心了,不知你可需要什么乐器?”楚帝笑呵呵的说道,神色也显得和蔼起来。

    “云涵的舞艺最配古琴,大皇姐最擅长的就是古琴,不知道能不能帮云涵抚琴?”

    云涵殷殷的望着云曦,云曦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转而一想,冷凌澈也擅长古琴,若是她拒绝了,只怕云涵又会趁机攀上冷凌澈。

    今日是楚帝的寿宴,冷凌澈总不好不给楚帝面子,这般想着,云曦冷冷的勾起嘴唇,开口道:“既然是给陛下献艺,云曦自当尽力!”

    楚帝有些惊讶,他也多少了解云曦的性子,要说骄傲她与宸妃还真是相像,她和云涵刚闹得那般不快,没想到她答应的倒是痛快!

    云涵对着云曦抿嘴一乐,垂眸间眼中却是尽是惋惜。

    云曦只在一次宫宴中与冷凌澈琴箫和鸣过,众人至今想来仍觉得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今日夏国长公主抚琴,二公主跳舞,当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得盛况,众人自是翘首以盼。

    云曦净手焚香,缓缓落座,素手轻轻撩拨琴弦,发出“铮”的一声响鸣。

    “你要舞哪曲?”

    云曦神色淡淡,云涵却是娇笑着说道:“便劳烦大皇姐弹奏《汉宫秋月》吧!”

    云曦蹙了蹙眉,《汉宫秋月》讲的是一位公主为了国家的利益和亲别国,她到底想做什么?

    云曦手指轻挑,幽幽琴音便从云曦的指尖倾泻而出,而云涵也抛出了手臂上挽着的丈许轻纱,莲步微移,舞动起来。

    云曦的琴音将那公主忐忑不安的心情、将百姓对她的敬爱期许、以及公主的不舍和大义都表现淋漓。

    而云涵的舞艺的确很好,身子柔软妙曼,踢腿旋转,动作灵活,舞姿蹁跹。

    一曲罢,众人都觉得犹未尽兴,仍沉浸在刚才的琴舞之中。

    “好!好!夏帝真是好福气,每个女儿都是如此出众!”楚帝甚为满意,觉得自己在各国使臣面前颇有面子。

    云曦福了一礼,便被冷清落搀扶着回了座位,云涵看着云曦如此被人重视,心中更是忿忿难平,暗暗咬了咬牙。

    “陛下,其实大皇姐是我们夏国的护国长公主,一向最得父皇喜爱,此番大皇姐远嫁,父皇日夜思念,消瘦了不少……”

    云涵动容说道,云曦只冷冷看着,她那个父皇会思念她,真是可笑,她倒想看这云涵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

    “父皇放心不下大皇姐,此时听闻大皇姐怀了身孕,更是喜忧交加,所以这次便答应了云涵的请求,让云涵前来探望。

    而来父皇还想让云涵留在楚国,多多照顾大皇姐,毕竟大皇姐命格尊贵,更是身负夏国兴衰,还望陛下答应!”

    云涵盈盈跪拜,字里行间皆是国家大义、血脉情深,让楚帝一时有些摸不清夏国的意思。

    殷太后和宸妃望了彼此一眼,她们不甚了解夏国的情况,可今日看来这位二公主显然是别有居心!

    云曦冷冷一笑,她与云涵在夏宫里也生活了十多年了,对彼此最了解不过,一下子就明白了云涵的心思。

    “我从夏宫带了三个贴身婢女,便是护院、厨娘都不计其数,不知道你来了能照顾我什么?

    是能给我洗衣做饭,还是能为我端茶倒水?若是只来陪我聊天那大可不必了,我在这有姑嫂朋友,还真是一点都不寂寞。

    你若是来了,我反而看着郁闷,也许还会折寿几年,你还是回去转告父皇,若是真想让我好好活着,还是别让我看见你的好!”

    让云涵来照顾她,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王府的后院刚刚安静下来,云涵别想插手进去!

    云曦几句话便将云涵所有的说辞都堵住了,云涵既不能像婢女一般伺候云曦,反而会惹得云曦心烦,实在没什么用处。

    众人也看得出云曦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当真是厌恶至极,不过想想这金陵的情况,哪家的嫡女和庶女真的亲密无间呢?

    云涵“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楚帝叩了三个头,言辞楚楚的说道:“云涵愿遵从父皇圣旨,甘入王府做世子的妾室,终身服侍世子和世子妃!”

    楚帝皱起了眉,精明的双眸不停的转动着,云涵又转身含泪的对着云曦说道:“大皇姐,以前的很多事都是妹妹愧对姐姐,请姐姐给妹妹一个机会,让妹妹好好弥补以前的过失!”

    “呵呵……”

    云曦冷笑起来,杏眸中的光宛若利刃锋芒,“云涵,你真的想要弥补过错吗?”

    “自是真的!妹妹对不起姐姐,以后上刀山下油锅也要弥补自己的过错!”

    云涵泪光盈盈,认真郑重的点头说道。

    云曦嘴角一扬,冷冷说道:“你要补偿我,所以便要做我夫君的妾室?云涵,你是在弥补自己的遗憾,还是在弥补对我犯下的过错啊?”

    云涵脸色一红,她堂堂一国公主居然要在众人面前对云曦卑躬屈膝,这种耻辱仿若在用刀子割她的肉,可想到计划,她还是生生忍了下来。

    云曦收回嘴角扬起的弧度,冰冷至极的说道:“云涵,你若是真想弥补,这辈子都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只会觉得作呕!”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