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再见故人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再见故人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欧阳皇后冷哼一声,训斥道:“宸妃,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难道连规矩都不懂吗?

    陛下是世子的亲皇叔,难道还能因为你乱了辈分?”

    “皇后娘娘,这件事与你没什么关系吧,陛下都没有意见,你何必多此一举呢?”

    宸妃仍旧握着云曦的手,只淡淡侧眸瞥了欧阳皇后一眼,不但没有尊称,反是傲慢无礼。

    “宸妃!你休要仗着陛下的疼爱就在宫里胡作非为,本宫身为后宫之主,自是有权利教训你!”欧阳皇后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她今日先是在湘妃身上吃了亏,如今又被宸妃如此轻视,自是坐不住了。

    “管教我?皇后若是因为后宫无事可管而觉得闲闷,不如练练字绣绣花,好好的修身养性,也免得陛下一看你就心生厌烦!”

    云曦:“……”

    云曦也不是没见过宫妃争吵,可说话都是弯弯绕,明里暗里的给对方下套,可这宸妃娘娘吵架的风格还真是直接大胆!

    欧阳皇后果然被气得不轻,身子都气得发颤起来,她指着宸妃,恨不得立刻就找人掌宸妃的嘴。

    宸妃也不理会她,只收回视线,重新望着云曦,一脸怜惜的说道:“真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就是太瘦了些,一会儿我让逆雪给你备些补药,给你带回去养养身子。

    之前姨母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一会儿一起补给你!”

    云曦笑着应下,宸妃却是越看越喜欢,便笑着说道:“我家清落淘气骄横,平日里没少给你和澈儿添麻烦吧?”

    云曦看了冷清落一眼,冷清落正暗暗翻着白眼,云曦扬唇笑道:“怎么会呢,七公主热情可爱,世子和云曦亲近还来不及呢!”

    宸妃闻后脸上的笑意更深,殷太后扬了扬唇,笑着说道:“你要与云曦聊,那便让她改日去你宫里,你站着倒是无事,别累坏了云曦和孩子!”

    “瞧我真是的,一见到云曦便有些激动了,还是太后娘娘仔细,我当真是该罚了!”宸妃说完便扶着云曦落座,随后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冷清落在云曦的身边坐了下来,脸上的神色莫名,冷清落看了一眼与殷太后谈笑的宸妃,垂下了眸子。

    众人也都偷偷望着这位堪称传奇的宸妃,当年因左丞相府一事,宸妃自请入冷宫,一别便是十年。

    就在别人几乎都要将她忘了的时候,她却突然走出冷宫,再得圣宠,甚至堪比当年,不知羡煞了多少宫妃。

    其中最郁闷的就属湘妃了,本以为这宫里已经是她的天下了,谁曾想着宸妃竟突然出现,扰乱了她很多计划,如今更是要仔细防范。

    可湘妃做事一向仔细,不像欧阳皇后一般喜欢处处掐尖,宸妃本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在找到她的弱点之前,湘妃不愿轻举妄动。

    众人闲聊了片刻,殷太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让众人先行到寿宴上。

    殷太后单单留下了宸妃,似乎有什么话想与她说,众人便都起身离开。

    冷清落挽着云曦,生怕会被人叫住一般,迫不及待的随着云曦离开。

    “七姐姐!”一道甜美的女声唤住了冷清落。

    冷清落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女孩,皱眉冷声道:“干什么?叫我有什么事?”

    款款走来的正是九公主冷清菲,她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看起来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只是云曦对她的印象并不好。

    “如今七姐姐和宸妃娘娘团聚,七姐姐一定很开心吧?菲儿看七姐姐穿的都比以往漂亮了呢,自是替七姐姐开心!”

    冷清菲笑得眯起了眼睛,很是灵动可爱,却总给人一种道不明的感觉。

    “哼!你开心?是我没能嫁到南国,你和你母妃失望了吧!”冷清落已经知道了曹婉仪去求湘妃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但心里也清楚这对母女的黑心肠。

    “七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三姐姐和七姐姐对于菲儿来说都是一样亲的,你们哪个菲儿都不舍得啊!

    是不是菲儿哪里做错了,让七姐姐讨厌菲儿了,七姐姐告诉我,菲儿一定改!”

    冷清菲一副要哭了的模样,冷清落却没长那颗慈姐的心肠,她还要说什么,云曦却是拉着她的手臂,笑道:“咱们还是快些去寿宴吧,这几日琼羽定然想你了!”

    冷清落一想也是,没有必要将好心情毁在这个冷清菲身上,便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云曦瞥了冷清菲一眼,这个九公主以后怕不是个省心的!

    看着两人相携而去,冷清菲眼中的波光尽散,冷笑一声,轻蔑的看着冷清落的背影,低声呢喃道:“就凭你这个蠢货也想和我争,等着瞧吧!”

    严映秋知道冷清落与云曦应是有话要说,她也急着回到寿宴,便在宫女的搀扶下先行离开。

    云曦向四周望了一眼,才开口道:“以后离那个九公主远点,更不要与她有口舌上的争执,那可不是个简单的!”

    “我也知道,可每次看见她就忍不住生气,一看她那娇滴滴泪汪汪的样子,我就烦的要命!

    我一没骂她二没打她,你说她总哭个什么劲啊!”冷清落最讨厌冷清薇那副样子,看着便让人作呕。

    “可是那样会惹人怜惜啊,只要让别人看到,无论你们说了什么,别人都只会觉得是你在欺负她,你便是有理也成了无理!”

    冷清落歪了歪头,若有所思的问道:“二嫂嫂,我看你好像很有感触嘛,难道你也有这样的姐妹?”

    云曦怔了一下,随即摇头笑笑,开口道:“你这般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在夏国的确有这样一个妹妹。

    人人都说她善良清纯,宛若那池中的白莲一般,未语先泪,当真是我见犹怜。

    在我父皇心里,她是个柔顺乖巧的女儿,只要我们之间发生争执,那便一定是我的错……”

    “啊?你父皇怎么这样啊,你父皇这么偏心,那你岂不是连辩解都没人相信?”冷清落觉得自己好像比云曦还好那么一点,至少她还有个靠山。

    “所以我从来不分辩,她若冤枉我打了她,我便真的去打她,她冤枉我欺负了她,我便会将她欺负的连冤都喊不出来!”

    冷清落打了一个寒颤,原来她二嫂是这样的二嫂,还真是……有个性!

    云曦见冷清落一脸惊怔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解释道:“这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长大了我便没这般做过……”

    “那你这个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冷清落好奇的追问道。

    “她啊……被我送进国庙了,她母妃死了,母族灭了,这辈子应该出不来了吧……”云曦几乎都已经将这号人忘记了,如今想想以前的那些事不过笑谈一般。

    冷清落:“……”

    这分明比小时候打两下严重多了好不好?

    看着冷清落那一脸怕怕的表情,云曦连忙柔柔一笑,挥挥手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的性子可要好多了……”

    冷清落机械的点点头,她突然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不过话说回来,我真是挺佩服二嫂嫂你的,我若是有你一般厉害就好了!”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夏宫中只有我和幼弟两人相依为命,我若是不强硬些,岂不是人人可欺了?

    可女子这般的心性往往都是孤寂清冷之命,你这样就很好,坦率自然……”

    若是没遇见冷凌澈,她或许会一辈子做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也许等到泽儿登基,她也不会嫁人。

    因为她是皇帝的长姐,她的婚事势必会牵扯许多,若是她的夫家以她来要挟泽儿,那她还不如一辈子待在深宫,倒是安静。

    云曦看了冷清落一眼,温柔的勾起嘴角,笑着说道:“你最近和宸妃娘娘相处的怎么样?可有与她好好撒娇?”

    “撒什么娇嘛!我才不要!她说走就走说回就回,这十年她一眼都没看过我,现在我还不想理她呢!”一提宸妃,冷清落就冷了脸色,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若不是宸妃娘娘及时出现,你的婚事就麻烦了!”

    “切!谁用她管!”

    云曦也不多说什么,冷清落就是个嘴硬的,就算心里接受了,嘴上也不会承认,她也懒得劝了。

    入了寿宴,云曦身为锦安王府世子妃,自是要坐在上位,今日是楚帝的寿宴,规矩要比以往重,不能像以前那样任由云曦几人坐在一起。

    冷清落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宫宴什么的最无聊了,她看了一眼为夏国使臣备下的座位,撑着下巴叹了一口气,那个呆瓜怎么不来呢?

    云曦刚坐下,严映秋就一脸忿忿的拉过云曦,低声与云曦抱怨道:“我刚才听那些夫人们闲聊才知道,那殷锐竟然这般快就定了亲,五妹妹才没了多久,他们殷家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云曦顺着严映秋的视线望去,只见殷铭和殷锐正与身边的几位公子交谈,云曦蹙了蹙眉,开口问道:“是哪家的小姐?”

    “是户部尚书府的庶女,攀上了高枝他们自是着急!”严映秋忿忿不平的说道,她鲜少与人为难,这件事可见她是真的动怒了。

    冷清薇的死云曦虽然觉得可惜,但实则也并未达到伤心的地步,毕竟冷清薇与云曦从不近亲,又与秦侧妃是一条心的。

    可严映秋是哭了许久的,她们姑嫂感情很好,如今冷清薇才没了一月,殷家就另攀了高枝,严映秋心里自是不好受。

    云曦却是有别的想法,殷家和户部,这两家怎么看也不应有联系才对,难道说,是冷凌衍的意思?

    冷凌衍拉拢殷家兄弟,又所图什么呢?

    锦阳侯府已经是殷钰的了,他又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呢?

    楚帝的到来打断了云曦的思绪,众人都立刻起身跪拜,高呼万岁,楚帝心情大好,抬手让众人平身。

    殷太后和宸妃也一同来了,今日是国宴,自是只有欧阳皇后才能和楚帝并坐高台。

    欧阳皇后一身皇后朝服,头上戴着九尾金凤冠,象征着她那独一无二的尊贵。

    欧阳皇后冷然俯视众人,就算皇帝心里想的是宸妃,那又能如何,受万人朝拜的还是她,以后的太后之位也是她!

    等陛下归天,这天下岂不都是她的,那时管她什么湘妃宸妃都不得好死!

    欧阳皇后的心境豁然开朗起来,楚帝却是向殷太后的下手方向望去,眼中多有愧疚。

    当年他曾允诺她正妻之位,却是食言了,今后定要好好弥补才是!

    宸妃感觉到楚帝的视线,她顺势望去,莞尔一笑,华光大盛,更显美艳,看的楚帝更是心神荡漾。

    但毕竟下面坐着百官,楚帝便连忙收回视线,免得失了体统。

    宸妃也冷冷收回视线,嘴角笑意瞬间消散,转眼就变成了那个清冷的冰美人。

    接下来便是各国朝贺,南国三皇子荣峥携使臣觐见,这一幕让云曦想起了之前在夏国的一幕。

    当初夏南两国也定下了婚事,荣桀带着丰厚的贺礼前来,只不过当时闹了不小的乌龙,将夏帝的寿宴搅得是一塌糊涂。

    云涵也是从那时起受了刺激,行为疯癫,甚至还一度要刺杀她,却是伤到了冷凌澈……

    如今看着荣峥来楚国求娶,云曦心里起了一丝莫名的不安,但愿楚帝的寿宴能够顺利进行,切莫再生变故了!

    荣峥的相貌偏于柔美,与荣桀那阴鸷冷戾的模样大相径庭,他也不像荣桀一般无礼,举止言辞都合乎礼仪。

    荣峥恭祝楚帝万寿无疆,楚帝也笑着说了些场面话,一时间气氛很是融洽。

    荣峥献过寿礼,拱手道:“陛下,晚辈斗胆问一句哪位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妃?”

    众人都不由看向了云曦,楚帝开口问道:“你可是什么事?”

    “是晚辈的长嫂,也就是南国的太子妃,想请晚辈给世子妃带一句好,毕竟她们姐妹多日未见,只怕定是思念的很……”

    南国的太子妃是云曦的妹妹,众人都暗自揣摩着这种关系,楚帝更是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件事楚帝自是知道的,只是冷凌澈越发的脱离他的掌控,这让楚帝不得不忌惮。

    云曦冷冷看着荣峥,柳眉微蹙,她与荣峥素不相识,为何她感觉这荣峥是在有意针对呢?

    可云曦自然不会来而不往,便勾唇说道:“没想道太子妃与三皇子的感情还蛮好的,竟然还劳烦三皇子代为转告……”

    荣峥脸色一暗,云曦复又说道:“楚南两国相距虽远,但若太子妃真的想念亲人,可以写信于我,虽然我现在身子不便,但一封信还是能回的……”

    云曦一番话让众人明白了两人的关系,虽为姐妹,但看起来两人并无联系,众人也不觉得奇怪,两人又不是一母所生,关系淡薄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而且众人皆知南国太子和三皇子水火不容,太子妃会托他带话?

    看来这三皇子是意有所指,楚帝转了转眸子,郎朗一笑,开口道:“云曦说的不错,姐妹之间没事应当多联系才对,以后咱们楚南两国便是姻亲,更要多加亲近!”

    三皇子拱手赔笑,侧眸看了云曦一眼,便抬步去了自己的座位。

    接下来便是夏国使臣朝贺,上官杰一身夏国朝服,身体挺拔,气度不凡,他昂首挺胸行在众人之前,引得不少人点头称赞。

    云曦却是惊怔住了,让她震惊的不是上官杰,而是他身边那位面带纱巾的女子。

    那身影,那姿容,即便看不清她的容貌,云曦仍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云涵,她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