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宸妃出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宸妃出手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曹婉仪双眼睁大,惊恐万分的向门口望去,门外是明亮刺眼的阳光,有一抹华丽高挑的身影缓缓走来,犹如踏光而来的九天仙女,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目。

    宸妃身穿一条逶迤拖地琥珀蹙金海棠花鸾尾长裙,身披冰蓝色孔雀纹羽缎披风。

    一头黑亮的青丝,头绾风流别致飞仙髻,发上插着一支赤金镶红宝石的牡丹大花胜,绝色逼人,让人甚至不敢仰视其容,在其光芒下自惭形愧。

    曹婉仪怔愣的看着嘴角凝笑的宸妃,一晃十年过去了,她的美居然没有没有一丝变化。

    不!应该说,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却反而让她更有味道,美的更加深沉了。

    逆雪为宸妃摘落身上的孔雀披风,宸妃一挥衣摆,优雅华傲的落座,姿容绝美,让人移不开眼。

    冷清荧一时看呆了,其实她对宸妃的记忆早就模糊了,她一直以为淑妃和湘妃已经是绝色美人了,却未想今日一见宸妃才知道何谓倾城绝色。

    “曹婉仪,多年未见,你可是不记得本宫了?”一双玉手上戴着纤长华丽的护甲,纯金雕刻的护甲上面嵌着各色宝石,华丽无比。

    她轻轻的推了推发髻,抬眸睨了曹婉仪一眼,语调上挑,声音虽是好听却让曹婉仪听到了一股冷意。

    “嫔妾不敢!嫔妾拜见宸妃娘娘……”曹婉仪连忙躬身行礼,眼眸不停的转动着,似在揣测宸妃今日来此的目的。

    宸妃勾唇一笑,看了一眼仍旧怔愣的冷清荧,轻笑道:“三公主都长这么大了,还真是个美人呢,怪不得曹婉仪不舍得将三公主嫁入南国呢!”

    曹婉仪心一沉,宸妃果然是来兴师问罪了!

    曹婉仪以前身份低微,与宸妃没什么接触,却知道这宸妃是个眦睚必报的性子,看来今日她就是来找麻烦的。

    曹婉仪直起了身子,微垂眼眸,开口道:“嫔妾蒲柳之姿,自是比不得宸妃娘娘,如今七公主可以继续留在娘娘身边尽孝,娘娘应该很是欣慰了吧!”

    曹婉仪的语气难掩酸意,若不是宸妃横插一手,她的清荧哪里用得着远嫁南国啊!

    宸妃轻笑一声,嘲讽的勾起嘴角,“自古以来,和亲都要按照长幼顺序,既然三公主是姐妹中最大的,本就应该由她来,岂有让妹妹代劳的?”

    “宸妃娘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难道你会舍得让七公主去和亲吗?”曹婉仪幽怨的看着宸妃,心里满是恨意。

    “自然舍不得!可若是七公主是最年长的,又一直没定下婚事,本宫便是不舍,也不会将祸事推给别人!”宸妃长眉微挑,冷笑说道。

    不等曹婉仪反驳,宸妃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曹婉仪,“要么说人算不如天算呢,曹婉仪一直希望三公主能高嫁,将婚事一拖再拖,不过也正是这样才免了本宫与落儿母女分离,如此这般本宫还真要来道一声谢呢!”

    曹婉仪被气得浑身发抖,她何尝不后悔,当初欧阳皇后提过殷钰之后,她便一直盼着自己的女儿成为锦阳侯夫人,便是一直受挫也从未放弃过,生生耽搁了冷清荧的婚事。

    这也是曹婉仪心中最后悔的事,若是如此她倒宁愿让冷清荧嫁的像冷清萱一样,也好过万里之隔。

    “宸妃娘娘今日莫非就是来羞辱我们的?”曹婉仪咬着嘴唇恨恨说道。

    宸妃勾了勾唇,缓缓起身,笑望着曹婉仪,柔柔说道:“自然不是……”

    她莲步轻移,款款走到曹婉仪面前,冷艳的脸上牵起了一抹讽刺残忍的笑,她微微贴近曹婉仪的耳边,轻轻开口,“你险些害的我们母女离散,你觉得这个仇本宫会放下吗……”

    曹婉仪满脸惊慌,然而还未等她挪动脚步,宸妃已从曹婉仪的发上拔出了一支发簪,曹婉仪吓得闭上了眼,只以为宸妃是要杀了自己。

    谁知下一瞬,她的手里竟是被人塞入了一个湿漉漉的东西,她睁眼一看,吓得立刻将手上的东西扔了出去。

    那正是她头上的发簪,可是上面却沾满了鲜血,曹婉仪茫然的看着宸妃,只见宸妃的手臂上鲜血如注,她的红唇却是高高扬起,那双眸子更是冷的吓人。

    “来人啊!有人行刺宸妃娘娘!”逆雪高声喊道,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宸妃浅浅勾唇,冷冷的看着曹婉仪,声音幽冷,“别人伤我一指,我断她人一臂,你敢动我的落儿,便拿命来偿吧!”

    曹婉仪吓得脸色巨变,门外已经有侍卫冲了进来,将宸妃护在身后。

    曹婉仪急于辩解,可她的双手上全是鲜血,地上还躺着她的金簪,而宸妃则是脸色泛白的倒在了逆雪的怀里,这一幕任谁去看都是曹婉仪刺杀宸妃未遂。

    “不是我,是她……”

    然而没有人听曹婉仪的辩解,侍卫仍旧守在宸妃身前,流风跑着去传太医,可楚帝到的却是比太医还要快。

    楚帝本是刚刚下朝,正要去看望宸妃,却正遇见慌忙奔跑的流风,楚帝询问之后便立刻大步赶来。

    一进殿内便看见地上带血的金簪,他一眼未看曹婉仪,只怒吼道:“宸妃娘娘呢?”

    得知宸妃在里间,已经不再年轻的楚帝却是步伐稳健,几个跃步就赶到了内间,只见宸妃脸色苍白的坐在椅上,还有点点鲜血顺着她的指尖滴滴滚落。

    楚帝惊惧,要将宸妃抱到曹婉仪的床榻上,宸妃却是有气无力的咬牙道:“我不要去别人的床榻上,死也不要!”

    楚帝急得直转圈,可他也深知宸妃的性子,知道她说一不二,便对外怒声吼道:“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到!”

    他撩开宸妃的衣袖,只见那伤口有两寸长,皮肉翻卷,鲜血直流,看起来触目惊心。

    楚帝的眸色红了一分,好像有鲜血揉进了他的眼睛一般。

    太医院一听是宸妃有事,一同派了三位太医来,在楚帝那恍若刀子般的眼神注视下,三名太医终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将伤口包扎好了。

    因为伤口很深,在清理伤口的时候,宸妃痛的皱起了眉,宸妃每皱一下眉,楚帝就想上前踢开那些无用的太医,可看到宸妃的伤口,便只好忍耐住了心中的暴怒。

    曹婉仪在外面哭诉不止,一直在喊着冤枉,气得楚帝对外咆哮道:“谁若再发出声音,朕便砍了他!”

    曹婉仪的哭声戛然而止,直到御医处理好了宸妃的伤口,楚帝才厉声问道:“宸妃的伤处严重吗?可需要注意些什么?会不会留下疤痕?”

    “娘娘的伤口很深,险些就划伤了筋脉,不过只要娘娘最近好好养伤,不要扯到伤口就无事了!

    最近也不要让伤口碰到水,至于疤痕,臣记得宫里还有贡品生肌膏,届时多用一些应该就不会留疤了!”

    御医小心翼翼的回答着,生怕哪句话触到了楚帝的霉头。

    楚帝立刻吩咐道:“来人,将宫里所有的生肌膏都送到宸妃宫里!”

    转而又对御医吩咐道:“朕看宸妃流了很多血,脸色又如此白,是不是该喝些补血的汤药?”

    “陛下放心,臣等这便去给娘娘准备药方!”

    楚帝一挥手,那些御医赶紧退下,楚帝心疼的看着宸妃,柔声叹气道:“你不在宫里好好歇着,跑来这里做什么,如今还受了伤,你是想心疼死我吗?”

    “哼!若不是她,我的落儿怎么会险些嫁去南国,她敢算计我的落儿,我自是要来此处羞辱她一番!

    谁曾想,我的身手倒是退步了,若是十年以前,还指不定是谁受伤呢!”

    宸妃脸色苍白无血,可偏偏说出的话仍是傲慢,楚帝心中无奈,可也深知这就是宸妃的性子,当真是对她又怜又气。

    韦喜德走进内殿,看了宸妃一眼,轻声开口道:“陛下,三公主和曹婉仪皆在喊冤,您可要去看看?”

    “她们还敢喊冤,朕倒要听听她们能说出什么来!”楚帝怒不可遏,甩袖离开。

    宸妃勾起嘴角看着韦喜德,似笑非笑的说道:“十年前韦公公还是个小太监呢,如今竟是一跃成了皇宫总管,韦公公还真是能干!”

    “娘娘谬赞,一切都要仰仗陛下的信赖!”韦喜德淡笑答道,与宸妃福了一礼,才躬身离开。

    宸妃冷笑一声,十年前她们玉府满门覆灭,却有多少人踩着玉府的累累白骨走上了高位。

    如今既然她回来了,便要将那些人重新拉回地狱!

    宸妃闭目养神,丝毫不在意外面的动静,外面隐隐有曹婉仪尖锐的哭声,可也只是一瞬,便再无动静,宸妃也是真的累了,竟是昏沉沉睡了。

    直到感觉到周围的动静,宸妃才发现自己被楚帝抱在怀里,而楚帝正抱着她一步步稳稳的走着。

    “陛下,你这做什么,快放我下来!”宸妃挣扎着想要起身,楚帝却只低低的说了声,“别动!”

    “我以前便说过,会抱着你一直走下去,即便你我都老了,我也会一如既往……”

    楚帝深情缱绻,宸妃缩在楚帝的怀里,脸上却是露出了轻蔑嘲讽的笑。

    这些话,十年前的她深信不疑,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还真是可笑至极。

    “你是老了,我可没有!”宸妃明明有气无力,却还是用话刺着楚帝。

    楚帝只是爽朗一笑,无奈道:“世上敢如此说我的,也就只有你了!”

    宸妃抿嘴不语,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曹婉仪和三公主是如何说的?”

    楚帝的眸色深了一瞬,冷哼一声说道:“那个贱妇居然敢说是你划伤了自己,然后嫁祸给她,最可恨的是清荧居然帮着她做伪证!”

    “人之常情,曹婉仪是三公主的生母,这样也无可厚非,若是落儿也肯与我亲近便好了……”宸妃语气落寞,楚帝心中也是愧疚悔恨。

    这么多年他从未对清落尽过半分的责任,甚是还一度不想看见她,真是辜负了婉和的苦心。

    “清落是个好孩子,以后我们可以好好补偿她,她会想清楚的,也会与你亲近的!”楚帝出言安抚道。

    宸妃仍是神色落寞,楚帝不想看她如此神伤,便开口道:“我赐了曹婉仪毒酒一杯,清荧也被我看管起来安心待嫁,以后不会有人再找你麻烦的!”

    “你杀了她?”宸妃故作惊讶,有些茫然的看着楚帝。

    楚帝眉目郁结,冷声道:“她敢伤你,我没有将她凌迟便已是厚待!”

    宸妃蹙眉轻喃道:“其实没有必要这样,等我伤好了,也去划她一下就好,用不着处死她呀……”

    楚帝失笑,看着怀里蹙眉不展的宸妃,摇头笑道:“你还是老样子,看起来最会记仇,实则却又最是心软。

    她今日敢伤你冤你,谁知明日会如何对你,我赌不起,不能让你有任何的危险!”

    他好不容易找回了爱人,如何舍得让她有危险。

    宸妃贴在楚帝的心口,听着那颗心在有力的跳动,她的眼中便泛起了一抹阴冷的光。

    她再不是曾经的玉婉和,这宫里从来都不需要心软!

    以前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处处为他着想,可现在他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

    “算你有良心吧……”

    宸妃淡淡开口,可这话在楚帝耳中便是软哝的情话,很是受用。

    “你还是放我下来吧,你看你气息都不匀了!”

    “那怎么行,我此时若是放你下来,以后岂不是让你随便来笑我?”

    两人言笑晏晏,看似亲密无间,宛若两个最普通不过的相爱男女,可他们之间的沟壑却只有自己才能明白。

    云曦此时正在德彰宫内陪殷太后说话,殷太后的病只是急火攻心,如今冷清落的事得以解决,殷太后的病也好了大半。

    冷清落在床前端茶递药,看着殷太后有些消瘦的面颊,心疼的落泪,“都是我没用,害的皇祖母为了我操心,都怪我,都怪我!”

    “你若是真的有心啊,以后就学聪明点,哀家也就不用操心你的事了!”殷太后一边给冷清落擦着眼泪,一边笑骂道。

    云曦见两人如此,也欣慰的勾了勾嘴角,这时曹婉仪宫里的事情传了回来。

    冷清落一怔,下意识的想要询问,中途却是抿紧嘴巴,不再言语。

    云曦看见了冷清落的神色变化,便开口问道:“那宸妃娘娘的伤势严重吗?现在可已治愈?”

    金嬷嬷笑着答道:“世子妃放心,宸妃娘娘的伤不甚严重,御医也说好好修养段时间就能好了!

    宸妃娘娘还派人来传话,说今日本是应该来看看世子妃,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等娘娘伤好了,定要好好宴请世子妃!”

    云曦笑着谢过,她侧眸看向冷清落,见冷清落眉头松动,似是放下了心。

    云曦心中无奈,清落最大的毛病就是嘴硬,明明很担心很在意,却偏偏要做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冷清落发觉云曦在看她,脸色一红,低头嘟囔道:“我那里还有些好吃的蜜饯,我去给你们取……”

    云曦无奈失笑,殷太后看着冷清落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闭目说道:“宸妃果然也有长进了,居然这般快就开始回击了,只怕这宫里以后不会安稳了!”

    “皇祖母的意思是,这次是宸妃娘娘……”云曦不由惊诧,难道这一切竟是她的苦肉计?

    殷太后摇头笑笑,缓缓睁眼,眼中皆是一片沉寂,“宸妃一直都是聪明的,可她的心不够狠,看来这十年却将她磨砺的很好,终于变成一把锋利的匕首了。

    罢了,哀家也不想管了,玉家的上百条人命自是需要鲜血祭奠,那是楚国欠她的,一切随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