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美人心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六章 美人心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周一片静寂,唯有那一人的歌声和风吹梧桐的空响,梧桐的叶子已经变成了暗黄色,偶然有风吹过,吹落了片片枯黄的落叶,却越加显得那道身影纤瘦可怜。

    楚帝的眼眶湿润了,多年前她抚琴清唱,那时骄阳似火,玉府的那棵梧桐树高大参天,树叶墨绿,细碎的阳光透过树枝,地上一片斑斓的光影。

    那时他最喜欢的就是听她在树下抚琴清唱,如今过了数年,再次相见,却是落黄满地,遍是疮痍。

    琴声继续,那双玉手的速度渐渐放缓,琴声呜咽,歌声凄凄,“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最后这一句如泣如诉,哀转久绝,楚帝脚步晃荡虚浮,正欲向前走去,湘妃却是感动的说道:“可是宸妃姐姐?一晃十年未见,曾经的一切当真是恍如隔日。

    姐姐可是听闻了七公主的事情,这才闯出了冷宫?”

    湘妃看似与宸妃久别重逢,实则一开口便在指责宸妃的错处,意图让楚帝看清宸妃的别有居心。

    宸妃的双手放在琴上,待余音终止,宸妃才淡漠冰冷的开口道:“当年是本宫自请入冷宫,陛下可曾下旨废弃了本宫?若是没有,本宫想何时出,便何时出!”

    湘妃咬了咬牙,的确如此,十年之前宸妃因为玉府一事对楚帝心灰意冷,自贬冷宫,可楚帝这么多年从未废过宸妃的位份,所以她仍是一品皇妃,地位尊崇。

    湘妃一脸委屈的看着楚帝,却是只见楚帝嘴角微扬,不但未怒,竟似还觉得有些好笑和欣慰,仿佛他最乐得见宸妃这副骄纵跋扈的模样。

    湘妃心中幽怨,如今这后宫本是她的囊中之物,若是横生一个宸妃,后果难以预计……

    楚帝向前走了几步,心中百感万千,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宸妃缓缓站起身,拂落了身上的梧桐树叶,她身姿纤长,可似乎要比曾经更加的纤瘦了,好似一阵风便能将她吹走。

    “婉和……”楚帝轻声呢喃,声音细不可闻,好像他很怕会让人听到。

    “自古以来都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人们只看得到鲜花繁簇,可有谁能看到下面埋葬的红颜枯骨?”

    宸妃幽幽开口,楚帝双手微颤,嘴唇抖动半晌,才轻声说道:“我从没忘记过你……”

    湘妃只觉得犹如五雷轰顶,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帝,若不是勉强支撑,她几乎都要脚步不稳。

    楚帝居然与宸妃自称“我”,能让一个帝王如此称呼自己,难道即便时隔多年,他还是忘不了这个女人吗?

    可楚帝的真挚并未得到宸妃任何的感动,她反是轻轻冷笑一声,微微侧过脸庞,哀伤的看了楚帝一眼,“我等了你十年,给了你十年的机会,你可有去找过我?”

    敢这般猖狂傲慢,也就只有宸妃一人了,面对帝王,她却是依然冷言冷语,甚至出言埋怨,可偏偏楚帝就娇惯她如此,从不会因为她的无礼而动怒。

    湘妃怔在了原地,不仅是因为楚帝对宸妃的态度,更是因为宸妃露出的那半张脸!

    玉家的人都很美,其中就要数玉家的大女儿和二女儿最是出众。

    大女儿冷若寒梅,凌寒独开,傲骨封存,堪称绝代一姝。

    二女儿则是清心玉映,皓质呈露,芳泽无加。

    一个皎若太阳升朝霞,一个灼若芙蓉出绿波,被无数文人墨客追捧,提亲之人更是数不胜数,最后两人一人入宫为妃,一人成了锦安王妃,羡煞旁人。

    湘妃一直都承认宸妃很美,她美的张扬刺眼,美的让所有人都为之嫉妒。

    湘妃永远忘不了曾经的那些时光,她们所有人都活在宸妃一人的光芒下,楚帝犹如一朵向阳花,永远追随着宸妃的方向,而她们只能可怜的得到一点点施舍。

    十年了,她们或多或少的都老了,她们不再以色侍人,她们开始揣摩帝王的心思,开始一点点为自己筹谋。

    这十年,在她们的脸上身上或多或少都留下了痕迹,即便常人一时没有发现,可当她们洗去了脸上的胭脂水粉,她们依然可以敏感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她们看过了太多的风雨,早就不屑再和宫里的新人比美邀宠,可当她再次看到宸妃,她不禁要质问苍天为何要如此不公。

    这十年仿佛只是她们的十年,岁月竟是没有在宸妃的脸上留下一点点痕迹。

    她的肌肤依然如同昆玉,发如乌云,鬓似蝉翼,那双眉眼一如当初,只是比起当时似多了一丝愁绪,反而显得她更加魅惑迷人。

    湘妃震惊如此,楚帝更是,他已经做好了美人不再的准备,毕竟她在冷宫里生活了十年,那苦寒之地足以磨灭了所有人的美好。

    可他不在乎,其实只要她肯回来他就满意了,可他没想到,一切都变了,竟是唯有她的美丝毫未损!

    楚帝心中无比惊喜,他几步走上前去,宸妃却是背过脸,冷声道:“陛下还是不要过来了,人老色衰,色衰爱弛,陛下还是将我的容貌记在心里吧!”

    楚帝哪里肯,他走上前去,用力握住宸妃的肩膀,声音哽咽,动容道:“我的婉和永远都是最好的,就算老了,我们也会一起变老,绝不会离弃彼此!”

    宸妃闻后,竟是泪如雨下,晶莹的泪水划过羊脂白玉般的脸颊,浓密的睫翅挂着点点剔透的水珠,美若精灵。

    楚帝托起宸妃的下巴,两人彼此直视,却是默默无语,一人潸然泪下,一人眼眶猩红。

    两人在毫无顾忌的望着彼此,根本就没有人还记得他们身边还有一个碍眼的湘妃!

    湘妃这么些时日来一直都是独得圣心,就连欧阳皇后也要避让她的锋芒。

    她好不容易才攀上顶峰,如何甘心被人夺去光芒,便上前几步,擦擦眼角,动容的说道:“宸妃姐姐肯回来就好,陛下没有一日不念挂姐姐。

    七公主再过不久就要和亲南国,我还担心姐姐不肯见她一面,如今七公主倒是了却心愿了……”

    湘妃时时在提醒楚帝,宸妃之所以做出这般一番模样就是为了冷清落的事情,可楚帝现在根本就不愿思考。

    不管因为什么,爱人失而复得便是最好的结果。

    宸妃闻后冷冷拨开楚帝的手,挣脱了他的怀抱,她抬眸望着楚帝,眼中带着冰冷的质问,“陛下怨憎我至此吗?竟是要将你我唯一的联系也亲手斩断吗?”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楚帝竟是无法解释,慌乱的如同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面对爱人的质问竟是束手无策。

    “你知道我为何不将清落带在身边吗?”宸妃的眼神空洞迷离,眼中有挥之不去的阴霾和愁绪,看的楚帝心如刀割。

    “我留下了年幼的清落,就是想着只要你看见清落便会记起我,如何也不会忘记我……

    你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骄傲,你要一辈子守护住我的傲气,可你做到了吗?

    是!因为玉府的事情我怨你憎你,甚至想一死了之,可若是我真的恨你,完全可以像婉清一般了却了自己!

    可我没有那么做,我自贬冷宫,便是不想看到别人对我嘲讽,更是因为我不知该如何面对我玉府全家的性命!

    我躲了起来,可我却一直盼着我的男人能来亲自安慰我,还能够握着我的手带我走出黑暗,让我有勇气去面对一切,可你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面对宸妃的啼血控诉,楚帝终是克制不住眼泪,两行热泪蜿蜒落下,流进了他的嘴角,苦到了他的心里。

    他一把抱住宸妃,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安抚道:“是我不对,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辜负了你的一番心意!”

    婉和是骄傲的,他当初又何尝不骄傲,他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可所有人都在指责他,她更是不听他的解释便去了冷宫。

    他何尝不是在争一口气,她等着他去找她,他也在等她回心转意。

    两个人都是如此骄傲固执,所以他们带着对对方的埋怨分离了十年,如今想想他真是悔不当初!

    他当初不过是一个破落皇子,却得她深爱如此,他许诺要给她皇后之位,要让她一辈子都活在骄傲中,可他食言了……

    西宁侯府在夺嫡之中表现勇猛,更是收复众兵,他正是用人之际,还要靠西宁侯去各地剿灭叛军,自然不能直接夺过侯府的兵权,否则只会让众臣寒心。

    可是他又忌惮西宁侯的兵权,便只能给了他们好处,许诺了西宁侯府一个皇后之位。

    她当初是有过失落的,她那般骄傲,自是要做别人的妻子,如何愿为妾室?

    他以为她会大闹一场,甚至他想好了很多的对策,可她并没有,她理解了他,并没有因此怨怪他,那时他满心都是感动和庆幸。

    觉得有她陪在自己身边,便是他今生最大的幸事……

    感受着怀里颤抖不已的娇躯,楚帝心痛不忍,更是后悔万分,为何他就不能为了她放下一次骄傲,是他对不起她!

    想到她一人在幽冷的冷宫待了十年,想到这十年她一直在等着他盼着他,他却是佳人环绕,儿女成群,他突然恨死了自己!

    每每看到清落,他不是记不起她,而是觉得一看到清落,便觉得心中难受,对清落更是冷漠回避,如今还要将夺走婉和唯一的女儿,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狠心的男人?

    楚帝眼泪滚落,滴在了宸妃的乌发上,其实清落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若是那个孩子平安无恙,才会是他的长子……

    她当时已经怀胎五月,却被一个小小的美人冲撞,害的她滚下高台,那个孩子也就此殒命了。

    他忘不了她当初那绝望痛苦的哭喊,忘不了那血肉模糊的小小婴孩,他一直陪着她,劝慰她,告诉她,他们还会有许许多多的孩子,他会对他们的孩子如珍如宝。

    她几乎赔上了一条命才产下了清落这个女儿,可他却再一次食言了!

    “婉和,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以前的所有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

    婉和,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女,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楚帝泣不成声,两人紧紧相拥,无视周围,只有彼此。

    宸妃将脸贴在楚帝的胸口,侧眸正好看见咬牙启齿的湘妃和一脸晦暗的韦喜德。

    她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可怖的笑,宛若美艳却阴森的厉鬼,吓得湘妃不由后退数步,只觉得身上有寒气萦绕,似有无数双手要将她拖入地狱。

    宸妃冷笑着勾起嘴角,她玉婉和回来了,新仇旧怨,就让她们好好清算吧!

    ……

    正在云曦最近为冷清落的婚事思虑时,一日冷凌澈归来,突然告诉云曦,他们的计划可以终止了。

    楚帝已经回绝了南国三皇子的请求,只说殷太后舍不得七公主,听闻婚事后已然病倒。

    但为表两国邦交的决心,楚帝愿意将三公主嫁入南国,以示两国之好。

    云曦大为意外,她可不相信楚帝是孝心发作,若真是因为如此,殷太后病倒时为何不下旨?

    随后冷凌澈便又慢悠悠的说了又一让人震惊的消息,宸妃走出冷宫,重得盛宠……

    “这……这太意外了!”云曦几乎都要忘了这么一号人物,不过随即一想也是人之常情。

    冷清落有事,做为母亲的宸妃自是不可能袖手旁观,只是没想到隔了十年,楚帝还能对她如此。

    “这般看来陛下对宸妃娘娘还是有情的……”云曦喃喃自语道,若是楚帝无情,不可能宸妃一出现,楚帝便直接回绝了南国的婚事。

    “帝王的情永远都是冷漠的,感情对他们来说不过是附属,若是真情,当初何必……”

    冷凌澈满是嘲讽,不管是对楚帝还是对锦安王,冷凌澈永远都是轻视不屑。

    对此云曦也是认同的,对楚帝和夏帝这样的人来说,没什么比皇位更重要,他们需要女人的真情和理解,却肆无忌惮的依着自己心意而活。

    只要有人指责,他们的借口便是一切为了国家。

    可是有时帝王的一点深情和偏爱都足以成为女人手中致命的武器,她没见到宸妃,可她知道宸妃一定是聪明人,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便笼络了楚帝的心。

    “宸妃娘娘复出,皇祖母也能轻松一些了,明日我想进宫看看皇祖母……”

    冷凌澈点点头,在云曦的额间吻了一下,柔声道:“明日你先进宫,等下朝之后我便去找你……”

    云曦乖顺的拥进了冷凌澈的怀里,能得到如此夫君,上天还真是对她厚爱至深。

    母后,一定是你在保佑女儿对不对?

    是您害怕女儿孤单,才给女儿求了这么一桩好姻缘,女儿会幸福的,会永远这么幸福……

    ……

    与南国和亲之事一定下,顿时便有人欢喜有人忧,曹婉仪和冷清荧瞬间愣住了,她们以为这件事已经再无变故,谁曾想竟是又横生枝节?

    “母妃,我们该怎么办啊?我们要不要再去求求湘妃,上一次她不都是帮我们解决了此事吗?”冷清荧觉得湘妃便是她的救命稻草,只期待湘妃能再帮她一次。

    可曹婉仪却没那么天真,如今宸妃复出,便是湘妃都要避其锋芒,她们如何与之为敌?

    看来这场婚事已是尘埃落定,再无可能,只怕宸妃那般骄纵的性子不会轻意放过她们……

    曹婉仪正暗暗担心,忽然殿外传来一声小太监的尖锐嗓音,“宸妃娘娘到……”

    ------题外话------

    宸妃姨母很美有没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