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身死之谜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一章 身死之谜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景阳宫内,曹婉仪带着冷清荧跪在欧阳皇后脚下哭啼不止,“皇后娘娘,您一定要帮帮清荧啊,清荧可不能嫁去南国啊!”

    欧阳皇后淡淡的扫了母女两人一眼,神色淡漠,“还不是你们自己无用,殷侯爷已经在出行之前与陛下说了,绝对不会迎娶三公主,你们还是彻底打消这个念头吧!”

    冷清荧脸色通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之前她被殷钰拒绝就已经很丢脸了,如今殷钰又与父皇言明,绝对不会娶她,她更是一丝希望也无。

    如今南国求娶,父王一定会答应,她年纪最长,只怕是危险了!

    她现在突然好羡慕冷清萱,以前她嫌冷清萱嫁的不好,可现在看张家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而且张文栋一表人才,又颇有才干,想必以后也会青云直上。

    冷清荧的心里不由泛起了嫉妒,若是冷清萱没嫁,也许就能送她去和亲了,她就不会这么担忧了。

    冷清落年纪没有她们大,又有殷太后宠着,如今可如何是好啊!

    “皇后娘娘,嫔妾只有这一个女儿啊,嫔妾怎么忍心让她嫁到千里之外的南国呢?

    娘娘,求您给清荧找一门好的亲事吧,这样清荧就不用再嫁到南国了!”曹婉仪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看着欧阳皇后。

    其实曹婉仪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她也打听过,南国的太子精明能干,虽然这个三皇子的生母很得圣宠,但是想要扳倒南国太子也是很难的。

    南国太子娶的是夏国的四公主,云曦那般难缠,只怕她的妹妹也不是个省油的,她还是清楚自己女儿的斤两的,到时候还不得被人吞了!

    与其如此倒是还不如在楚国找个合适的嫁了,有皇后和太子撑腰,冷清荧的生活过的自然不会差。

    “哼!你当世上只有你一个聪明人吗?现在你让本宫大张旗鼓的给她找婆家,陛下和太后会放过本宫吗?

    你给冷清荧定了婚事,那谁嫁到南国去,岂不是只有冷清落一个人选了?你还真是嫌命长啊!”

    欧阳皇后怒声吼道,之前因为冷凌淮一事,她颓废了许久,如今她正想着如何从湘妃手里抢权,自是不肯做这些节外生枝的事。

    “娘娘,那嫔妾该怎么办啊?求求您了皇后娘娘了,那七公主对您一向不恭敬,她的母妃还是宸妃,嫁到南国岂不是最好的吗?”

    曹婉仪仍旧不死心,苦苦哀求着,欧阳皇后的眼睛闪了闪,可想到冷凌衍对她的警告,便开口道:“这件事再说吧,你们回去吧,本宫要歇息了!”

    曹婉仪虽然还想哭求,可看着欧阳皇后那不耐烦的样子,便只好起身走人。

    “母妃,你说皇后娘娘会帮我们吗?”冷清荧担忧的咬着嘴唇,不安的看着曹婉仪。

    “谁知道呢……”曹婉仪叹了一声,转头见女儿悲伤欲哭的模样,连忙安抚道:“清荧你放心,母亲是一定不会让你嫁到南国的,就算皇后不帮你,母妃也有办法!”

    见曹婉仪神色坚决,冷清荧松了一口气,不忿的冷哼道:“冷清萱真是幸运,不然肯定是她倒霉!”

    曹婉仪转了转眸子,轻轻摸着了冷清荧的头顶,一字一顿道:“母妃一定会帮你的!”

    曹婉仪眸现冷光,欧阳皇后不帮她,不过是因为她们没有了利用价值,可她绝不会轻易放弃!

    转眼云曦的身孕已有五个月了,府里越发的清净了,两个侧妃相继失势,府中也没有人再上蹿下跳了。

    锦夫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缩在自己院子里,霞夫人虽然喜欢带着冷清蓉出来蹦跶,但也无不是为了占点小便宜,与之前相比这府里真是安静的多了。

    府中事现在全权由慧怡打理,慧怡试探着问过云曦要不要趁此接手,却被云曦婉拒了。

    什么权力都不及她腹中的孩子,她现在只想安心养胎,最好事事都无人烦她才好。

    更何况如今冷清薇答应了与殷府的婚事,有慧怡和严映秋筹备便足够了,若是有她参与反是不妥,冷清薇心里不舒服,别人也会有一堆说辞,还不如彻底放手不管。

    喜华坐在云曦身边,长吁短叹,“真是造化弄人啊,她们算计了这么多,结果还是坑害了自己,人活着还是心眼少点好!”

    云曦和青玉相视一笑,云曦勾勾唇,做着自己手里的绣活,青玉则是开口道:“这世上的聪明人可不少,谁说聪明就一定会被聪明误呢?

    重要的是把那颗心放正,不能有害人之心,这个世道心眼少的也未必活的下去!”

    喜华笑得眯了眯眼睛,一把抱住青玉的胳膊,笑盈盈道:“咱家青玉最聪明了,以后啊肯定嫁个如意郎君,事事称心!”

    喜华不过随意一句玩笑,青玉却是愣了愣,随即垂下眸子。

    事事称心?

    她哪有这个资格!

    那个事事称心的她早就已经死了,如今她不过是重生的厉鬼,幸福什么的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呦!还不好意思了呀,青玉你这脸皮还需要磨练啊!”喜华只以为青玉是不好意思了,仍旧嬉皮笑脸的逗趣着。

    “你最近真是越发清闲了,真该让安华好好管管你了!”云曦抬眸扫了喜华一眼,冷声叱道。

    “安华姐最近才没有时间呢,她正忙着和玄商打情骂俏呢,听说最近玄商将自己的小金库都上交了,那笔钱可着实不少呢!

    安华姐的命也不错,安华姐最喜欢钱了,正好找了个能赚钱会省钱的,还真是搭调啊!”

    喜华乐滋滋的与云曦分享着她的情报,云曦闻后也甚至欣慰,她从冷凌澈处了解过玄商,冷凌澈说玄商是个视财如命的,便是对冷凌澈也小气得很。

    倒不是说玄商给了安华银子就是好的,重要的是他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给了安华,足以看出安华在她心中的地位。

    “乐华呢,最近也不常看到她了……”乐华往日里虽是不说话,但几乎整日都守在云曦身边,直到冷凌澈回来才会离开,最近几日似乎一直没见到她的人影。

    喜华一脸坏笑,挤眉弄眼的说道:“最近乐华可忙着呢,她正忙着调教大黑呢!”

    “调教?”云曦觉得这个字眼听起来并不是很好,难道是乐华在对玄羽进行什么人身伤害?

    “世子妃你就别跟着担心了,人家玄羽可开心了,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美着呢!”

    喜华有幸看过几眼,玄羽那一脸讨好的模样与摇着尾巴索要骨头的大狗简直是如出一辙。

    乐华还是板着一张死人脸,偏偏玄羽能从乐华的脸上看到表情的变化,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

    如今乐华肯接受玄羽便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想要乐华变成贤妻良母,云曦是没这个信心的。

    “如今安华和乐华都找到归属了,你什么时候也给自己找一个?”云曦抬头看着喜华,眼里有一丝丝的嫌弃,莫非真的要砸在手里了?

    一直沉默的青玉也抿嘴笑了,看着喜华笑道:“我看玄宫就不错,不是还给你带过几回果子吗?世子妃,说不准哪日咱们芙蓉阁就又成了一对呢!”

    往日里都是喜华开别人的玩笑,说到她的身上,她也不免脸红起来,连忙辩解道:“才没有呢,我都是给了他钱的!他那么穷,我怎么会让他给我花钱呢?”

    “玄宫很穷?”云曦和青玉都一时不解。

    “他又做暗卫又做车夫的,难道还不穷吗?”这是喜华对玄宫的第一印象,心里还是不由有些怜悯。

    云曦轻咳一声,失笑道:“不是他穷,是玄商太抠门了,这才一人多用!”

    “我觉得玄宫真的不错,之前我们去潭州,我看你们漫山遍野的采果子,玩的很好啊,看起来也蛮般配的!”

    青玉继续说道,喜华见云曦和青玉一同攻击她,跺了跺脚,一脸恼怒的说道:“你们都欺负我!以后我什么消息都不告诉你们了!”

    “那我们还真是求之不得了!”青玉做出一副谢天谢地的模样,气得喜华脸颊都鼓了。

    喜华正要转身逃走,安华突然急急的迈了进来,一脸的惊慌,“不好了世子妃!五小姐……没了!”

    “什么?”

    当云曦走到冷清薇院子的时候,里面已经隐隐传来了哭声,青玉和安华扶着云曦迈了进去。

    床上的纱幔放着,隐隐可以看见一个人的身影,就像是有人睡着了一般,可屋内却是哭声阵阵。

    严映秋一见云曦,立刻就走了过来,一双眼睛哭得通红,“云曦,你说五妹妹她怎么这么傻啊,怎么能……”

    严映秋泣不成声,梅香和云曦赶紧安抚她,她身子本就不好,若是动了胎气更是麻烦。

    “大嫂你先坐下,小心自己的身子!”梅香扶着严映秋落座,严映秋却是忍不住眼泪,掩面痛哭。

    “可有人去宫门候着?”云曦发问道。

    慧怡也是一脸震惊,听到云曦发问立刻回道:“奴婢已经派人在宫门处守着了,王爷下朝便会告知。”

    云曦点了点头,慧怡处事果然稳妥,她走上前去,轻轻撩开床幔,慧怡开口阻止,“世子妃,你有孕在身,不好冲撞!”

    “没事!”

    云曦一向不信这些事情,只见冷清薇脸色青紫,嘴角、鼻孔处隐隐有血迹,看来应是中毒身亡。

    “可找府医查过了?”

    慧怡叹了一声,点头道:“查过了,说是服了鹤顶红,发现的时候便已经没了呼吸……”

    “鹤顶红?”云曦并不陌生,这种毒药和砒霜不同,只要宫廷和富贵人家才会有。

    “五小姐吃的哪种东西里有鹤顶红?又是谁送来的?”云曦厉声质问道,那些跪了一地的丫鬟都吓得禁声不语。

    最后还是冷清薇的贴身丫鬟哭着回道:“府医在小姐的茶杯里查出了鹤顶红,可是那杯子是一早就在的,若是真的有毒,小姐早就……”

    那丫鬟不住的啜泣着,身子轻轻抖动着,“那壶茶里也没有毒,而且今日锦夫人和霞夫人都来给小姐添妆,她们都喝了壶里的茶啊……”

    小姐中毒身亡,她们这些奴婢只怕也小命不保了,可她们也冤枉啊,她们怎么会毒害自家小姐呢!

    云曦眯了眯眸子,这些事慧怡也事先询问过,便开口道:“府医将屋子里面都查了,除了那杯茶,再也没有任何的毒物了。

    锦夫人和霞夫人那里奴婢也派人去过了,她们都身体无恙,看来应是五小姐自己服毒自尽了……”

    云曦没有反驳,可她不相信冷清薇会自尽,这场婚事没有人逼她,锦安王也说全凭她自己的选择。

    她既然已经答应,又安心备嫁,怎么会突然便想不开了?

    可是听着众人的说辞,却也的确没有他杀的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曦觉得有些头疼,看着冷清薇的尸身,听着周围人的哭泣,她觉得好像什么他们看不到的势力在蠢蠢欲动,却蒙蔽了他们所有人的眼。

    她心中那莫名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到底是什么呢……

    “王爷回来了!”

    锦安王、冷凌澈和冷凌弘一同迈了进来,冷凌弘一把掀开床幔,抱着冷清薇的尸体便失声痛哭起来。

    “是谁害了清薇?是谁?”冷凌弘一改往日温良,他泪如泉涌,嘶声吼道。

    没有人敢应话,锦安王的身子颤了颤,扶住了一旁的椅子,看着云曦沉声问道:“可查出什么了?”

    云曦将她们查到的事情与锦安王说了一遍,冷凌弘一怔,眼泪仍是簌簌落下,“清薇,你怎么能这么傻?你若委屈为何不与哥哥说,清薇……”

    这一幕让云曦也觉得心中酸痛,将心比心,她可以理解冷凌弘的悲伤。

    冷清薇才不过十五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可她却无声无息的死了,就像一朵早早凋零的花,在最美的瞬间戛然而止。

    手突然被人握住,掌心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

    “还好吗?”冷凌澈握住云曦的手,轻轻开口问道。

    云曦点点头,只回握了一下冷凌澈的手,两人都不再言语。

    冷凌弘却突然疯了一般,他放下冷清薇,猛地向外跑去,严映秋想要去追,锦安王却责令云曦和严映秋都回各自的院子。

    云曦拉过严映秋,柔声劝道:“大哥不会做傻事的,咱们也帮不上忙,回去等消息吧……”

    严映秋的脸色很白,梅香也担心的不行,连忙说道:“是啊少夫人,楠姐也该醒了,若是见不到您会哭的!”

    严映秋这才勉强答应,随着云曦一同离开了。

    锦安王颓废的坐了下来,看着冷凌澈问道:“你如何觉得?”

    冷凌澈看向了慧怡,淡淡开口问道:“可在房里找到了鹤顶红,或是装毒药的东西?”

    慧怡一怔,脸色有些泛白,摇了摇头。

    冷凌澈点点头,便不再多语,慧怡看了一眼锦安王,锦安王也是脸色阴沉,一脸寒色。

    慧怡咽了咽口水,没有在屋子里找到毒药,便证明是有人从外面带进了鹤顶红,五小姐不是自尽,而是被人谋害!

    冷凌弘疯狂的冲到了祠堂,外面的人想拦着,却被冷凌弘一把推开。

    冷凌弘“砰”的一声踢开了门,秦侧妃皱眉抬起头,不悦的看着冷凌弘,声音微冷的说道:“凌弘,这是做什么?”

    冷凌弘双拳紧握,额间青筋暴跳,秦侧妃只看了他一眼,便开口道:“你妹妹的婚事筹备的如何了?我现在离不开,你可不能让你妹妹受了委屈,嫁妆一定要丰厚……”

    “清薇不会嫁了……”

    “为什么?她不是答应了吗,怎么又反悔了,你让我见见她,我要好好说说她!”

    秦侧妃气怒,冷凌弘却是满眼悲戚的看着她,幽幽开口道:“清薇死了……”

    ------题外话------

    你们觉得浮梦对冷清薇有点残忍了吗?可是冷清薇的结局已经注定不会好了,而且这是一个新阴谋的开篇,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的结局,唉……所谓权谋,便是处处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