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南国和亲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南国和亲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安王府巨变,先是欧阳侧妃和冷凌墨被锦安王所厌弃,两人皆是闭门不出,再不涉及府中之事。

    而后秦侧妃又触怒了锦安王,被锦安王关在祠堂之中,且是终身不得出,这意味着秦侧妃在王府二十多年的权势轰然崩塌。

    王府奴仆皆是心惊胆战,唯恐王府是要变天,不过他们担忧了许久,除了秦侧妃被关,便再无变故,而严映秋和云曦的关系更是越发亲近,让众人一时都有些看不真切。

    王府的巨变就连楚帝都惊动了,还特意询问了锦安王一番,毕竟锦安王只有两个侧妃,如今都被他关了起来,外面难免风言风语。

    “你府里是怎么回事?那冷凌墨也就罢了,你说残害手足,打了也就打了,这秦侧妃跟在你身边时间最长,又为你生了长子,你怎么连他也关起来了?”

    楚帝关心的自然不仅仅是锦安王的家事,如今王府的平衡已经破裂,以后岂不是冷凌澈一家独大,他想看到的是一种平衡,而不是有人脱离了他的掌控。

    “皇兄可知道臣弟为何要与殷家结亲?”

    楚帝抿抿嘴,这也是他心中的疑问,他是想三公主嫁给殷钰,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女儿,可锦安王府与锦阳侯府结亲,并非他心中所喜!

    “为何?外面不是说你家五丫头和那殷锐一见钟情了吗……”楚帝眯眼打量着锦安王,虽是一句调笑话,但总让人感觉到别有深意。

    锦安王看了一眼楚帝身边的韦喜德,凤眸冷寒,楚帝挥挥手,开口道:“他不是外人,你就说吧!”

    锦安王和殷太后一般,对这些手握大权的宦官都十分不喜,可楚帝信赖,锦安王也是无法,便只好开口道:“清薇喜欢的不是殷锐,而是殷钰!”

    楚帝心中一颤,面上却不动分毫,反是笑道:“殷钰这猴小子倒是还挺受女儿家欢迎的!”

    “臣弟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思,可臣弟并不看好这桩婚事,谁知秦侧妃倒是胆大,居然……”锦安王狠狠咬了咬牙,自是难以启齿。

    楚帝正听到兴起,连忙询问,锦安王攥了攥拳,将那日的事情一一说了……

    “臣弟从未想过自己的身边人竟是如此可怕,为了一己私欲,竟是连亲生女儿都能算计!这样的女人,留着岂不是家宅不宁?”

    锦安王狠狠说道,一看便是余怒未消。

    楚帝有些惊怔,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变故,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其实殷钰虽然顽劣了一些,但确实是个好孩子,你为何……”

    “皇兄!锦阳侯府是母后的母族,这已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无论是锦安王府还是锦阳侯府所仰仗的都是皇兄,而不是门阀联姻!

    臣弟所望是锦安王府和锦阳侯府永远是皇兄最亲近信赖的,而非介入到任何的争斗之中。

    若是清薇真的嫁给了殷钰,那锦阳侯府是属于陛下,还是属于谁?”

    锦安王坦然说道,便是连旁人不敢言论的夺嫡之争也一一道来。

    楚帝眼中微有湿润,他嘴角牵动几许,声音有些哽咽,“皇弟,你……”

    “皇兄!臣弟还记得当年咱们是如何死里逃生的,皇兄和臣弟一样只怕最见不得的就是兄弟倒戈,所以臣弟效忠的只有楚国帝王!”

    锦安王字字铿锵有力,楚帝看着下面鬓发已白的锦安王,眸色晃动,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有着自己的信仰,可自己呢,这么多年他又在做什么?

    楚帝忽然觉得十分疲累,甚至比当年他们奔走杀伐时还要累,“朕知道了,只是委屈了清薇这孩子,等她出嫁时朕也会好好赏赐一番,你回去歇着吧!”

    “多谢皇兄!”锦安王毕恭毕敬的福了一礼,才转身退出,只眼神在转身的瞬间戾若鹰眸,无半分恭谨。

    那人是楚国帝王,早已不是他的皇兄了……

    锦安王离开后,楚帝捏了捏眉心,惆怅万千,“朕一直以来都在做什么啊,从朕坐上这把龙椅开始,就变成了孤家寡人。

    朕在防备所有人,就连对自己的母后也……呵呵……帝王的孤独都是自找的啊,可悲!可笑!”

    楚帝摇头而笑,笑中有着沧桑和落寞,他推开桌上的奏章,负手离开,那身明黄色的龙袍是那般的明亮刺眼,却依然挡不住楚帝身上的孤寂。

    韦喜德眯着眼睛看着楚帝,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没想到这个锦安王如此了得,竟是三言两语便打消了楚帝的疑心。

    “哎……既然如此,还是让我做奴才的为主子分忧吧!”韦喜德勾唇一笑,眼中有冷芒闪过。

    ……

    这日,秦盼兮来了锦安王府,她收到了秦侧妃的密信,信上让她好好劝慰冷清薇,让冷清薇答应与殷锐的婚事。

    秦盼兮也觉得这是个接近锦阳侯府的机会,更不明白冷清薇为何拒绝。

    冷清薇与秦盼兮还算不错,两人之前在闺中的关系也算亲近,冷清薇最近烦的很,听秦盼兮又来劝她,忍不住说道:“可我喜欢的是小侯爷,我又不喜欢殷锐,怎么能嫁给他?

    心里明明装着别人,却然要委身于另一个男人,这样难道就不算水性杨花吗?这样就能做好一个妻子吗?”

    冷清薇不知道秦盼兮和陆流君的事,只是自我感慨,可每句话都像刀子一样刺激着秦盼兮。

    秦盼兮眸色微冷,一双美目宛若冰霜,可冷清薇却浑然不知,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

    秦盼兮垂下了眸子,如今她最看不得的就是情投意合,她一个嫡女都得不到心中所爱,冷清薇一个庶女凭什么就敢如此奢求?

    “这王府迟早都是世子的,届时你自然不能留在王府,或许你觉得可以仰仗你兄长。

    可你兄长也有家世,你让他的孩子以后如何看待你这个小姑?难道你以后就要一辈子缩在后院,再不和人交际,也不出门见人了?

    殷锐现在的确平平,可你若嫁他,王爷必定会多多提携,他们家又不敢给你立规矩,以后便是妾室恐怕也不敢有,何乐不为呢?”

    秦盼兮看了冷清薇一眼,嘴角微挑,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称心如意,还是陪她一起所嫁非人吧!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秦盼兮可谓是好话说尽,更是将冷清薇不嫁的后果说的异常恐怖,让自幼被娇惯长大的冷清薇不禁心生了畏惧和动摇。

    秦盼兮见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多留,让冷清薇自己好好想想,心里却是已经肯定冷清薇会答应。

    像冷清薇这种娇生惯养长大的贵女,若是让她一辈子闭门不出,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只怕比让她死还难受。

    而且若是她,她会活的更好,会让那些伤过她的人付出十倍的代价,更要让那个瞎眼的男人后悔不已!

    秦盼兮深吸了一口气,将起伏的思绪压下,却在一个拐弯时,遇见了她最讨厌的人。

    原是云曦要带着冷清落和岳绮梦去探望有孕在身的四公主冷清萱,几人本是说说笑笑,谁知与秦盼兮走个正着。

    冷清落以前只是不喜欢秦盼兮,如今却是变成了赤裸裸的厌恶,便冷哼一声道:“还真是在哪都能碰见你,你可是来看你那姑母的?

    祠堂在那边呢,不过让不让你进就不好说了!”

    冷清落抬手一指,话里都是挑衅之意。

    秦盼兮也扬唇笑笑,并不放在心上,只看着岳绮梦说道:“许久未见岳姑娘,不知方不方便与岳姑娘说两句话?”

    “不方便!我们还要出门呢!”冷清落就像一只炸毛的狮子,仰头冷视秦盼兮。

    岳绮梦却是向前一步,点点头道:“好,我答应……”

    “啧!你……”

    云曦拉下冷清落抬起的手指,轻笑道:“我们先上马车吧……”

    岳绮梦的身手是不可能吃亏的,她又是个有心计的,云曦没什么不放心的。

    “岳姑娘真是好算计,想必是在潭州就算计好了一切故意接近世子妃,从而可以来到金陵攀附权贵!”秦盼兮冷嘲笑道,看着岳绮梦的眼神多有不屑。

    岳绮梦却并不在意,看着秦盼兮,眼中似有同情,“我娘曾说过,你的心里装的什么,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什么样的,而你是可怜的……”

    “我可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盼兮似是有些激动,音调不由上扬。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挺喜欢你的,觉得你人漂亮有才华,性格也好,可是你太偏激了……

    为什么你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就要喜欢你呢?你喜欢他时,他千好万好,他不喜欢你,你便恨之入骨,这样是不对的!

    我们江湖上有句话,若不能相濡以沫,便相忘于江湖,为何非要搭上自己的一生去恨一个人呢?”

    岳绮梦无法理解秦盼兮的做法,就像秦盼兮不相信岳绮梦一样,她冷笑一声,开口道:“你得偿所愿,自是会说漂亮话,若是我也一样!”

    岳绮梦看她如此执迷,也不愿再多费口舌,心中向阳,处处都是鸟语花香,可若心中藏阴,那世上便都是险恶荆棘。

    “咱们的道不同,不过我只想与你说,你若是记恨我,尽管放马过来,可你若是敢迁怒我的朋友们,我绝不会放过你!”

    岳绮梦说完转身欲走,秦盼兮开口唤住她,冷声道:“那你就不要与陆流君在一起!只要你们不在一起,我就不会对她们不利!”

    岳绮梦只觉得这人真是无理取闹,她转过身,不解的看着秦盼兮,“陆流君他早晚都会娶亲,难道你还有办法阻止他不成?”

    “我管不了他,可只要那人不是你就行!”秦盼兮咬牙说道,她得不到喜欢的人,陆流君凭什么得到?

    岳绮梦无比诧然,她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扭曲的人,她怔了怔,随即笑道:“若是我不喜欢他,便是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嫁!

    可若是我喜欢上了他,便是万箭穿心,我也不会退缩!”

    岳绮梦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和秦盼兮说话,这种人真是太可怕了,她本想好言相劝,可奈何对方根本就是入了魔障。

    看着岳绮梦的背影,秦盼兮想追却又追不上,只在后面嘶声喊道:“岳绮梦,你分明是装的对不对,你早就喜欢上了陆流君,所以才故意接近他,对不对!

    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你就是个贱人!我不会看着你们幸福的,绝对不会!”

    马车上,冷清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正想下车去催,岳绮梦却是已经掀开了车帘。

    “你怎么这么慢啊!我还以为你们打起来了呢!”冷清落双手环胸,斜睨着岳绮梦。

    岳绮梦娇娇一笑,开口道:“美人动手不动口,我怎么会随意打人呢!”

    “以后离那个女人远点,我告诉你啊,金陵的女人们心思多着呢,你小心被卖了!”冷清落煞有介事的说道,就像在用鬼故事吓唬小孩的人一样。

    “噗!那我怎么觉得你还是笨笨的呢……”岳绮梦笑出声来,冷清落觉得失了面子,两人瞬间闹成了一团,直到到了张府才堪堪停下。

    云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给两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髻,照顾这两人好像与照顾小孩子也差不多了!

    张府早有人候着了,连忙将三人迎进府中,张府的人不算少,有张阁老和老夫人,还有一群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光是认人就认了好一会儿。

    不过张家家规严,张家男人们都只有一妻,所以都是嫡亲兄弟,谁也不争抢,都赞同交由大哥继承家业。

    没有妾室烦心,也不争抢权力,是以张府的女人们自然都很清闲,妯娌们几乎天天凑在一起打牌,所以整个金陵贵妇圈都知道张家女人的牌技好,谁也不敢与之相比。

    四公主这一胎怀的很辛苦,几乎吐得都出不了门,就连锦安王寿宴都没敢去,生怕影响了别人的食欲,只让张文栋备了厚礼。

    可冷清萱却没瘦,反是比在宫里时胖了一圈,脸色也不错,一看小生活就很滋润。

    “四姐,你都被张家养胖了,看来过得不错呀!”冷清落逗趣道,一句话就让冷清萱羞红了脸。

    “母亲婶婶还有嫂子们对我很照顾,不知不觉就胖了点……”

    张家人本是担心公主的脾气不好,可冷清萱的性子要比一般的贵女还好,张家人都很喜欢。

    张家女人闲着无事,便都照顾起冷清萱来,今天这个做点点心,明天那个熬锅汤,倒是把冷清萱喂得胖了起来。

    “还是瑾妃娘娘的眼光好,四公主过得如此幸福,瑾妃娘娘心里定然也是欢喜的!”云曦也为冷清萱感到高兴,能嫁进这样的人家,的确是女子的福气。

    “可不嘛,我听说最近四姐夫的差事办的不错,皇祖母说父皇也许要给四姐夫升官了呢!”

    冷清萱听闻之后,却没有多少喜色,只轻轻开口道:“这些事我倒不在乎,只要一家人都能平安就好!”

    冷清萱出身宫廷,就算她与世无争,可也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位高权重者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更有可能被卷入夺嫡之争……

    冷清萱随即想起了什么,看着冷清落道:“清落,下个月便是父皇的寿辰,届时会有各国使者来贺,可我听文栋说,南国这次来的是三皇子,他似乎有意要与我们楚国联姻!”

    云曦眉头一跳,看向了冷清落,如今待嫁的公主只有三公主和冷清落,若是如此,还真是应早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