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原形毕露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原形毕露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安王府的寿宴散了,欧阳沐与几个友人道别后便踏上了归回的马车。

    西宁侯与锦安王两人已是水火不容,可锦安王的寿宴,西宁侯府总不好一个人都不来,否则便是楚帝得知也会不满。

    是以西宁侯便称病在家,派了欧阳沐来,也希望欧阳沐能尽快摆脱之前的臭名声。

    只是当日的事情闹得太过丢人,但凡是些看重名声的人家都不愿再与他来往,不过是看在西宁侯府的面子上也不为难罢了。

    欧阳沐何尝感觉不到,越是这般想,欧阳沐便越恨锦安王府,若不是因为许欢宜那个女人蛊惑,他如何会出手针对云曦!

    至于云曦和冷凌澈则更是可恶,若是让他等到机会,他一定要他们生不如死!

    欧阳沐今日一是想报复冷凌弘,二则是他许久没有泄欲了,如今西宁侯府里就没有低于十五岁的丫鬟,让他看着就倒胃口。

    正好那时他看到了许欢宜的发簪,突然想起了冷凌弘的那个小女儿。

    他以前玩过的女孩都是些穷苦人家的,就算好好养了些时日,自是也比不上富养的小姐。

    他不敢对那些官家小姐出手,可锦安王府有许欢宜做内应,想要成事应该简单许多。

    虽然他之前也没碰过那么小的女孩,可一想到楠姐那双清澈的眼睛,那可爱圆润的模样,他就好一阵心痒。

    可没想到他期盼了好久的事情,最后还是被破坏了,还睡了许欢宜那个残花败柳,现在想起来他还觉得浑身难受,恨不得赶紧回府洗掉身上的臭味!

    这般想着欧阳沐觉得他似乎走得太久了些,便不耐烦的问道:“怎么还没到侯府?”

    可马车外面却没有人回应他,欧阳沐心下狐疑,掀开车帘一看,却只见四周都是陌生的景致。

    他正想开口叫停,疾驰的马车却突然停下,欧阳沐险些滚到车下。

    他掀开门帘,怒气冲冲的跳下了马车,抬头却是见他正身处在一处荒败的破庙,四处都是断壁残垣。

    欧阳沐心口一跳,转身却是发现马夫不知去了哪里,他大喊了几声,回答他的只有乌鸦的几声啼鸣。

    天色越发的暗沉,夕阳如血,染红了半边的天空,一阵萧瑟的秋风吹来,欧阳沐只觉得身上莫名的寒凉。

    突然他听闻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心中一喜,只以为是车夫,谁知转身看见的却是……

    “冷凌弘!你怎么在这?你玩的什么把戏?”欧阳沐逼问道,怒不可遏的看着冷凌弘。

    “欧阳沐……”冷凌弘冷冷一笑,抬头看着欧阳沐,那眼中的汹涌恨意让欧阳沐不觉后退两步。

    “冷凌弘,你想做什么……”欧阳沐刚才并未将冷凌弘看在眼里,可此时他却是真的觉得怕了。

    因为他在冷凌弘的眼里看到了杀意!

    冷凌弘抽出了腰间的佩剑,一步步走向欧阳沐,冷凌弘的相貌虽不及冷凌澈,可他自有一种温和的气质。

    但是此时的冷凌弘,手持锋芒利刃,一双眼中泛着猩红之色,他不语,只一步步走向欧阳沐,身上竟是现了一种凛凛之势。

    “冷凌弘,你疯了不成?你为何要如此对我?你一定是受了谁的挑拨是不是?”欧阳沐一边后退,一边试图唤醒冷凌弘的理智。

    可冷凌弘依旧面无表情,无论欧阳沐如何劝解,他都如入了魔障一般。

    欧阳沐自小便不喜欢舞刀弄剑,更何况他此时又没有武器傍身,如何敌得过自小在军中长大的冷凌弘?

    冷凌弘如同戏耍老鼠一般,在欧阳沐的身上割出了数道伤口,无论欧阳沐如何逃窜哭求,得到的都只是一道新的伤口。

    欧阳沐的衣袍染满了血迹,随着他的逃窜,伤口流出了更多的血,斑斑点点的洒在了地上,与远处的夕阳红霞相交映,显得别样的诡异。

    欧阳沐经此一番折腾再也没有力气逃窜了,他倒在地上,倚靠在一棵枯树的上,费力的喘着粗气。

    他的身上已是伤痕累累,浸透了鲜血的衣衫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秋风一吹,只觉得如坠冰窟。

    可即便如此,冷凌弘眼中的恨意依然未减,他抬起手中的长剑,冷冷的看着欧阳沐,声音从齿缝中挤出的,带着无边的恨意,“欧阳沐,受死吧!”

    在这最后一刻,欧阳沐猛然惊醒,他坐起身子大声吼道,“你是为了楠……”

    然而冷凌弘不想从欧阳沐的嘴里听到自己女儿的名字,他抬剑便刺,手中的银剑没入了欧阳沐的心口,“欧阳沐!你该死!”

    剑身刺进了欧阳沐的身体,欧阳沐不可置信的握紧了剑身,可未等他发出一声闷哼,冷凌弘便又抽出了利剑,在欧阳沐的身上捅了数个血窟窿。

    暗处的玄角不由咂舌,低声说道:“没想到这冷凌弘还有这样的时候,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玄宫沉默不语,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冷凌弘将欧阳沐带来此地,以及,若是冷凌弘下不了狠手,便由他们代劳。

    “玄宫,主子厌恶这欧阳沐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你说他怎么不亲手杀了欧阳沐呢?”玄角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主子不喜欢亲手杀人!”

    玄宫淡淡开口,玄角的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来,“要不我怎么说你还是太嫩了呢,主子这一次不但报了仇,还得了冷凌弘的把柄。

    日后便是西宁侯府查出了什么,也自有二皇子和秦府帮忙解决,主子多省心省力啊!”

    玄宫蹙了蹙眉,好像确实如此。

    “唉……主子的心思真是深沉,还好我不是他的兄弟,否则还不得被生吞活剥了啊!”玄角不由感叹道,他这辈子就没怕过谁,但唯独主子除外。

    每次一看见主子笑,他总觉得他似乎被人扒光了衣服,掏开了脑子,什么事都无法隐藏,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许欢宜此时正在屋内心神不宁的坐着,秦侧妃倒了,他们这一房可如何是好?

    可偏生他还找不到冷凌弘,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兰香!兰香!”

    许欢宜喊了几声,却发现兰香不知去了哪,一直都没看到人影,她正是心烦之时,外间的门帘突然被人挑开,冷凌弘大步迈了进来。

    许欢宜一见到冷凌弘,立刻就有了主心骨,连忙走过给冷凌弘倒茶捏肩。

    “凌弘,母妃那出事了,你可知道了?”

    “嗯!父王已经跟我说了!”冷凌弘脸色暗沉,哪有往日半分温和的模样。

    许欢宜却是没有发现,只一边给冷凌弘揉着肩,一边说道:“可是母妃也都是为了五妹妹啊,虽然做错了,但情有可原,凌弘你可要去帮母妃求情啊!”

    “嗯!”

    冷凌弘淡淡的应了一声,许欢宜见冷凌弘答应,便放心了一半,锦安王很看重冷凌弘这个长子,他去求情想必锦安王也会考虑一二的。

    想到自己和欧阳沐的事情,许欢宜一阵心虚,可若是不让欧阳沐得逞,只怕欧阳沐定然还会威胁她。

    这般想着,许欢宜眼眸一转,开口道:“凌弘,再过几日西宁侯府的世子妃要举办一个宴会,宴请金陵的女眷们,我想到时候带楠姐去怎么样?”

    “我们素无往来,带楠姐去做甚?”冷凌弘的声音冷了一分,然而许欢宜却并没有听出来,只沉浸在自己的算计里。

    “这毕竟是欧阳世子妃第一次宴请女眷,我们虽说素日没有往来,但是也不能做的太绝是不是?

    而且楠姐这孩子很招人喜欢,很多夫人小姐都喜欢呢,让楠姐跟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啊……”

    许欢宜柔声说道,更加卖力的给冷凌弘揉捏肩膀。

    “你真是有心啊……”冷凌弘幽幽说了一句,许欢宜没有听出冷凌弘的意思,反是抿唇一笑。

    “这都是欢宜应该做的,楠姐是凌弘的女儿,欢宜也把她看做自己的女儿呢!”

    “自己的女儿?那你可会把自己的女儿推给欧阳沐那个败类吗?”冷凌弘猛然起身,反手就给了许欢宜一个巴掌。

    许欢宜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血迹,她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冷凌弘。

    现在的他和往日简直判若两人,那温和的神色更是荡然无存。

    “凌弘……”

    许欢宜弱弱的开口唤道,冷凌弘却是走到许欢宜身前,抓着她的头发,嘶吼道:“不许这般叫我!你个该死的贱人!”

    许欢宜彻底蒙了,她只觉得头皮被冷凌弘撕扯的生疼,她一边抓着自己的发根,一边无助的哭泣道:“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骂我?

    您是受了谁的挑拨,便是让欢宜死,也要死个明白吧!”

    许欢宜惯会做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样子,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望着冷凌弘,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

    “呵呵……”

    冷凌弘冷笑出声,一把甩开许欢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自嘲的勾起嘴角,“我真是这世上最愚蠢的男人,居然被你这样狠毒的妇人骗的团团转!

    不但误会了映秋,生疏了夫妻情分,更是险些害死我的女儿!”

    冷凌弘不敢去想,若是楠姐没有被人发现,她此时又会是什么模样?

    冷凌弘抓着自己的头,只觉得鼻子泛酸,若是楠姐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如何去见映秋!

    “大少爷……”许欢宜心觉不妙,试探着开口问道。

    冷凌弘却是冲着外面吼了一声,“将人带进来!”

    有两个侍卫扔进来一个人,那人倒在地上,“闷哼”了一声。

    许欢宜抬头去看,只见倒在地上的人正是兰香,可她已经没有了人的样子。

    她的四肢呈现一种古怪诡异的姿势,像是被人打断了手脚,她的十根手指也没有一根完好的,有些地方都露出了白骨。

    更可怕的是她的十个指甲都没有了,此时还在滴滴的淌着鲜血。

    许欢宜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趴在地上干呕不止。

    “将你与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冷凌弘的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当这些人将手伸向他女儿的时候,就该做好这种准备。

    兰香的身子抽动了几下,她抬不起头来,更坐不起来,只能如死鱼一般,趴在地上费力的呼吸着。

    她费力的张开嘴,声音虽是轻细如蚊,在寂静的屋内依然可辨。

    “是许夫人自己喝了堕胎药,陷害……陷害少夫人;也是她,执事奴婢,将楠姐交给欧阳沐……”

    “你说谎!你分明是在污蔑我!大少爷,这贱婢一定是收了别人的好处,这才来陷害我的,我怎么会这么做!”

    许欢宜拉扯着冷凌弘的衣摆,急切的辩解道,兰香吐出了一口血水,听到许欢宜的说辞,费力的向许欢宜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曾答应我,若是我做了这些事,便抬举我……为大少爷的姨娘……”她现在真是悔不当初,她不该为了一己私欲,和许欢宜狼狈为奸!

    可既然她活不了了,许欢宜也别想独善其身!

    “不!大少爷你不要听这个贱婢胡说,我没有做过这些事啊!我怎么会拿自己孩子的命来开玩笑,你要相信我啊!”许欢宜伏在冷凌弘脚下,痛哭不止。

    冷凌弘托起许欢宜的下巴,微微贴近,许欢宜以为冷凌弘心软了,忙露出一副柔弱可怜的表情,可下一瞬表情便彻底凝结了。

    “真是好演技啊!那你又该如何解释,湖边的暖阁,你和欧阳沐共处一室……”

    许欢宜眼中的泪水凝固了,她动了动嘴,正想辩解,冷凌弘松开手,嫌恶的看着她,“不是别人与我说的,而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你们的每句话我都听得清清楚楚,彻彻底底!”

    许欢宜的脸色瞬间白了,她跌坐在地上,双眼放大,麻木的摇着头。

    “没想到我的身边竟然盘踞着这样一条美女蛇,若是我发现的晚了,只怕最后只会落得个家破人亡!”

    冷凌弘无力的跌坐在椅上,想到自己这数月来的做为,他就从心底里鄙夷自己。

    他还有资格得到映秋的原谅吗?

    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大少爷你听我解释!我本也不想这么做的,是母妃想要除掉云曦腹中的孩子,我才去找欧阳沐,让他威逼云曦身边的碧珠下毒!

    可是欧阳沐他偷了我的发簪,他威胁我,若是我不听他的,他就要对外说我们有私情!我真的好怕,我也不想的……”

    许欢宜泣泪涟涟,哭求不止,冷凌弘淡漠的看着她,声音冰冷,“所以,你便要害我的楠姐?”

    “我也不忍心啊,我也心怀愧疚,恨不得去死,可我的一颗心都放在了你的身上,我不能没有你啊!

    若是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入王府,那样,我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身不由己了……”

    这是许欢宜最后的保命牌,因为冷凌弘酒后失德,所以他一直愧对许欢宜,每次只要许欢宜提及此事,冷凌弘都会满怀愧疚的补偿她。

    所以许欢宜提及了此事,就是在告诉冷凌弘,她落得如今的地步都是冷凌弘的错,是冷凌弘对不起她!

    冷凌弘低头看着许欢宜,他的身子突然一软,只觉得浑身无力,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此时他真是怀念当初那简单的生活,只有他们一家人,没有猜疑和虚伪,可这一切都让他毁了……

    “你收买了我身边小厮,让他在我的酒里下了迷药,这样我便人事不省,而后他便将我送进了你的闺房……

    许欢宜,还好你是个女子,你若是男子,还真是可怕至极!”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