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生事端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生事端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悠闲的喝着茶,淡笑着望着戏台,一副沉醉其中的模样。

    岳绮梦其实有些着急,她还是想亲眼看到许欢宜和欧阳沐那两个混蛋遭到报应。

    可云曦与她说过,剩下的事情无需她们介入,只需等待一个结果便好。

    秦盼兮小口啜茶,眼神的余光瞥到了许欢宜的座位,微微蹙起眉来,她走的时间是不是有些太长了……

    可秦盼兮又不敢发问,免得云曦又刺她别有居心。

    可秦盼兮这心里就是隐隐觉得不对,却只能暗自琢磨……

    另一边,冷凌澈约莫着时间差不多到了,他看了一眼正招呼众人的冷凌弘,眼里满是讽刺。

    这样愚蠢的男人还真是不值得同情!

    冷凌澈缓缓起身,走到冷凌弘身边,低声说了两句,冷凌弘面露疑惑,开口问道:“我们这个时候离开好吗?”

    冷凌澈并不理会他,抬步便走,冷凌弘张张嘴,与周围人赔礼后便立刻追了上去。

    “二弟,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这般着急?”冷凌弘知道冷凌澈不是随便的性子,他若说有事,便定然有事。

    “我不确定,只是听到了下人禀告……”顿了顿,冷凌澈扫了冷凌弘一眼,复又补充道:“若是真的,届时还望你保持冷静……”

    冷凌弘被冷凌澈这种态度弄得提心吊胆起来,一颗心不上不下的悬着,却又猜不到到底出了什么事,恨不得立刻赶到才好。

    冷凌澈领着冷凌弘到了湖边的小屋处,冷凌澈抬了抬眸,示意冷凌弘真相就在里面。

    冷凌弘莫名的不安起来,看着近在手边的房门竟是不敢推开,他深吸了一口气,正欲推开,里面却是传来了女子的尖叫声!

    “欢宜?”冷凌弘喃喃道,随即神色凝重,以为许欢宜是出了什么事,正想冲进去,可里面随即又传出了冷冷的男声,让冷凌弘瞬间怔在原地。

    冷凌澈负手而立,静默的看着被秋风吹荡起的湖面,全然一副局外人的模样。

    冷凌弘压制住自己心中的猜疑,站在门外静静听着,里面有许欢宜低低的啜泣声,还有欧阳沐骂骂咧咧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许欢宜掩面痛哭,拉过锦被覆在了自己身上,身子抖得如同风中的树叶。

    欧阳沐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阵翻腾,恶心的他几欲想吐,“今日真算是我倒霉了,居然睡了你这个肮脏恶心的女人!”

    “欧阳沐!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你嫌我恶心,我还嫌你恶心呢!”许欢宜边哭边骂道,想到自己和一个变态同床共枕,她就恶心的要命。

    接着里面便传来了两人的对骂声,冷凌弘在外面听得青筋暴跳,心里的怒火蹭蹭的窜了上来,他不欲再听,只想进去痛揍欧阳沐一番。

    欧阳沐也被许欢宜哭的不胜其烦,冷声骂道:“哭什么哭?谁让你自己没用的!我想玩的是冷凌弘的女儿,不是被他睡过的女人!”

    冷凌弘仿若被冰冻一般,瞬间不会动弹,有一种冷寒从他的心头冒出,直至萦绕在他的四肢。

    许欢宜听到此处也怒了,顾不得礼义廉耻,迎视着欧阳沐的眼睛骂道:“欧阳沐,你才没用!我明明都将楠姐抱给了你,你自己没玩到,怪得了谁?”

    欧阳沐也被激怒了,他上前一步,冷冷的看着许欢宜,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贱人!你最好想清楚,你是在与谁说话?你可还记得那支发簪?”

    许欢宜脸色惨白,不安惶恐的望着欧阳沐,欧阳沐心情好了一些,冷声道:“你若是不帮我达成此事,我便将那发簪拿给冷凌弘看看!

    反正他也不能对我如何,但是像你这种淫乱的女人,就只能浸猪笼!”

    许欢宜的身子软了下来,她掩面呜呜痛哭起来,声音娇弱无力,幽幽说道:“平民人家的女孩子数不胜数,你为何非要楠姐一个?

    你可知道今日我费了多少力气才将楠姐偷出来?你自己下手慢与我有什么关系?

    云曦那里一定会有所防范,你让我还如何来做?”

    “我不管!你忘了你当初为何找上我?若不是你要除掉云曦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会将我牵扯进来?

    我们西宁侯府的名声都因此毁了,我还要被迫娶一个老女人,难道冷凌弘他不该出点血吗?

    我父亲将我身边所有的女子都赶走了,那我就只能用冷凌弘的女儿泄欲,至于她受不受得住我才不在乎!”

    欧阳沐将衣裳穿好,轻蔑嘲讽的看了许欢宜一眼,“你若是还想好好做你的少夫人,就要先来满足我,否则我定要你好看!”

    欧阳沐说完,一把推开了房门,大步离开,许欢宜一边哭一边穿着衣裳,也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直到两人离开,冷凌弘才脸色阴郁的从暗处走了出来,一双眼睛仿若浸了血淬了毒。

    “你为何拦我?”冷凌弘双拳紧握,声音嘶哑低沉。

    “你冲上去又能做什么?揍他一顿?然后引来众人围观,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女人与欧阳沐有了首尾?”冷凌澈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冷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不是冷凌弘被许欢宜蒙蔽了双眼,又如何会有接下来的祸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冷凌弘的确更像那个老头子,优柔寡断,愚蠢至极!

    冷凌澈没有那个同情的心思,只冷漠的看着冷凌弘,冷凌弘身体发颤,一双眼睛凌厉如刀,“打他?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欧阳沐和许欢宜居然敢对我的女儿下手,我如何能放过他们!”

    冷凌弘最恼怒的不是许欢宜的背叛,而是他们居然想对他的女儿出手!

    此仇此怨,他绝不姑息!

    “你想如何做?”冷凌澈淡淡开口,用一双淡漠的眸看着冷凌弘。

    “他们必须要死!还有那个欧阳沐,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冷凌弘一向温和,今日却满是戾气,一双眼中皆是杀意。

    冷凌澈挑挑眉,还算他有些血性,若是他自己都不在意,他们也没有必要为他出谋划策。

    “欧阳沐不能在王府出事,可等他出了王府,我可以帮你……”冷凌澈幽幽开口,神色依然冷凝。

    冷凌弘看了冷凌澈一眼,垂眸问道:“楠姐是被你们救走的吧?许欢宜和欧阳沐也是你算计的吧?”

    冷凌澈不置可否,静默不语,冷凌弘自嘲的勾起了嘴角,冷笑道:“我还真是愚蠢,居然会被一个女人蒙蔽至此,冷凌澈,你若是想笑我便笑吧!”

    冷凌澈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对于嘲笑弱者他没这个兴趣!

    冷凌澈转身欲走,冷凌弘却是开口唤住了冷凌澈,“二弟,不管你是否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害弟妹和孩子!

    我承认在你回出楚国之前,我想当这个世子,甚至我也曾想过你若是不回来该多好。

    可你做了世子之后,我从来没想过与你争,更没想到要做伤害你们的事!”

    冷凌澈停住脚步,并未回头,只用那缥缈的声音清淡开口道:“你不争,可有人会替你争,我们之间永远不会相安无事。你也不必谢我,这是她想做的,若是我,定然不会理会……”

    冷凌澈说完抬步便走,这王府里的所有人他都一样的厌恶,甚至在那漫长的十年里,他为每个人都想好了死法……

    可是云曦不希望,她希望他还有兄弟之情,她希望他不是孤身一人,其实他在意的不过只有云曦一人。

    可他不想看云曦露出悲伤怜悯的模样,所以他只好改变了自己的计划,让自己慢慢找回早已被他抛却了的人性……

    欧阳沐和许欢宜都回到了席位,欧阳沐只说自己喝多了,倒在客房小睡了一会儿。

    许欢宜的脸色要沉重许多,她也想做出一副自然无事的模样,可是她的心莫名的感到惶恐。

    她抬头看向了云曦,只见云曦正微扬嘴唇,饶有兴致的看着戏。

    许欢宜垂下眼睑,暗自琢磨,云曦到底知道了多少,今日又到底是不是她在算计?

    就在许欢宜神色恍惚之时,忽然有人来唤云曦和许欢宜去正堂,许欢宜的心漏跳了一拍,猛然看向了云曦,难道是她将自己的事情捅了出去?

    “可……可是有什么事?”许欢宜试探问道。

    传话的小丫头笑着说道:“秦侧妃只说有些事要交代世子妃和少夫人一句,具体的奴婢就不知道了!”

    云曦也有些惊诧,不知道秦侧妃打得是什么主意,可是在众人面前又不能拒绝,便点头应下。

    秦盼兮越发起疑,也起身笑道:“姑母那里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如我也去帮衬一把?”

    那小丫头闻后笑笑,柔声道:“秦侧妃想来是要吩咐一些王府里的事,怎么方便劳烦您呢?”

    “你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人家王府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

    人家若是想说些私密的话题,有你在是说还是不说啊?真不知道你这毛病是从秦府带来的,还是在二皇子府学的?”

    冷清落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以前看在陆琼羽的份上她不好说什么,可这秦盼兮今天上蹿下跳的,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众人都看向了秦盼兮,秦盼兮咬了咬牙,狠狠瞪着冷清落,两人的目光都是一样的冰冷,谁也不肯退让。

    徐瑶觉得丢脸,冷声叱道:“还不坐下!王府的事情与你何干,哪里就显到你了?”

    秦盼兮的心口堆着一口郁气,徐瑶这个蠢货,若不是兵部尚书还有些用处,真想弄死她算了!

    陆琼羽轻轻拉了拉冷清落的衣袖,冷清落抽回手臂,只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云曦不再耽搁,抬步走向了正堂,许欢宜也亦步亦趋的跟着,却是心事重重,一直低垂着头。

    正堂里坐着锦安王和秦侧妃,冷凌澈和冷凌弘都没在,反是殷钰垂头站在一边,看见云曦来了,便颇为无奈的眨眨眼。

    许欢宜见冷凌弘没在,便松了一口气,若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冷凌弘一定会在场,看来今日另有他事。

    锦安王脸色阴沉如墨,而秦侧妃明显是哭过了的模样,一双眼睛红肿不堪,看起来无助又可怜。

    “今日府中的事情都由你们两个管着,可如今却出了差错!”锦安王冷声说道,一双凤眸寒若冰霜,仿佛要将谁冰冻一般。

    云曦勾唇笑笑,开口道:“父王,云曦虽是帮着招呼众位夫人,可寿宴上的事情云曦却并未插手,父王这般说只怕不妥吧……”

    锦安王瞪了云曦一眼,瞥到云曦微微隆起的小腹,不耐烦的说道:“你先坐下!”

    许欢宜见云曦要撇清自己,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还是开口道:“世子妃这么说就不对了,咱们都是王府中人,自是要荣辱与共的,若是出了纰漏也要一同想办法解决才是!”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不如将王府中人都唤来,大家一起商议才好!”

    两人针锋相对不肯退让,锦安王一拍桌案,厉声叱道:“都住嘴!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这里吵嘴!

    许欢宜,你不是负责寿宴之事吗,后院你是怎么管的,居然……居然……”

    “我可怜的薇儿啊,出了这档子事可让她怎么活啊!”秦侧妃哭的恰到好处,云曦和许欢宜都是一怔,冷清薇出事了?

    秦侧妃眼泪如雨,狠狠地瞪着殷钰,冷声说道:“小侯爷,锦安王府和锦阳侯府可是沾着亲的,你怎么能如此对待薇儿?”

    云曦蹙了蹙眉,此事与殷钰有什么关系?

    她猛然想起殷钰之前与她说被人小小算计了一下,可他不是说没事吗?

    “秦侧妃!事关五小姐的闺誉,你还是不要随口乱说的好!我便是再纨绔,也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点想必王爷也是了解的!”

    殷钰显然有些不耐了,看来他这番话已经说了多遍,锦安王沉眸不语,殷钰虽是胡闹,却也是个好孩子,不至于做了这样的事情还抵死不从,可是……

    “若是你没做,薇儿为何会说是你?她一个清白的女儿家被人玷污了身子,难道还会随意攀咬不成?”秦侧妃嘤嘤的哭了起来,云曦和许欢宜皆是心口一窒,冷清薇失了清白?

    两人瞬间明白了,殷钰一直都是秦侧妃的佳婿人选,只怕这件事也有秦侧妃的手腕!

    许欢宜心中一喜,若是冷清薇嫁了殷钰,那对冷凌弘可真是天大的好事!

    “小侯爷,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您若是喜欢五妹妹,尽管与父王提亲就是,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许欢宜一脸惋惜悲戚的说道,还不忘擦擦眼泪。

    “我说没做便是没做!至于为何我曾与五小姐共处一室,秦侧妃的心里最清楚不是吗?

    我本是好好在前院喝酒,却有人与我说七公主找我有事,我不疑有他,却被带到五小姐所在的屋子,秦侧妃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

    殷钰神色渐冷,这个秦侧妃还真够心狠的,甚至不惜损害自己女儿的名节,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

    秦侧妃未见一丝慌乱,只捂着心口,一脸的懊悔,“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纵容薇儿,都怪我!”

    “到底怎么回事!”锦安王一拍桌案,怒声吼道。

    “王爷!您杀了妾身吧,都是妾身害了薇儿啊!薇儿她一心爱慕小侯爷,想在小侯爷离开金陵之前与他表明心意,妾身便心软答应了!可谁曾想到,我的薇儿竟然被他玷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