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殷钰顺着刚才的声音大步赶去,那道声音太过尖锐,让殷钰直到现在还觉得心惊肉跳。

    殷钰不敢去想,二嫂她还怀着身子,若是遇到了危险……

    殷钰穿过了一处假山门洞,他脚步如飞,却还恨自己没有多生出两只脚来。

    “二嫂!”

    殷钰急声唤道,云曦侧眸望去,神色有些惊诧,微微蹙眉道:“殷钰?”

    看着云曦完好无损的站在那,殷钰只觉得双腿发软,一颗心还砰砰的跳个不停。

    他背靠着假山,用扇子撑着额头,长长了叹了一声,“无事就好……”

    云曦挑了挑眉,想到他应是被青玉刚才的叫声喊来的,便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转眸看向了被乐华压住的冷清芙。

    “贱人!你放开我!我可是王府的三小姐,也是你们这群贱人能碰的?你们还不放开我,否则我杀了你们!”冷清芙极力挣扎着,却被乐华压制的动弹不了。

    “如何来杀?就用这个?”云曦脚尖一抬,踢了踢脚前的匕首。

    殷钰看着那寒光烁烁的匕首,心口一沉,惊诧问道:“二嫂,这是怎么回事?她要行刺你?”

    “那就只能听听曹少夫人的解释了?”云曦居高临下的望着冷清芙,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曹少夫人”是冷清芙最讨厌听到的称呼,她目眦欲咧,挣扎着喊道:“云曦!你个贱人!你处处迫害我和凌墨,你不得好死!”

    “我如何迫害你们了?你私自偷盗宫里的赏赐,难道不该罚?至于四弟,处罚他的是父王,与我何干?”云曦冷冷笑道,任由冷清芙对她怒目而视。

    “你们未回楚国之前,父王明明很疼我们,都是因为你们挑拨,才会害我们至此,你还敢狡辩!”冷清芙一双眼睛红的吓人,她狠狠地瞪着云曦,似要将云曦盯出一个窟窿来。

    “呵呵……”云曦摇头冷笑,开口道:“你们这些人还真是有趣,这里是世子的家,世子为何不能回?

    你们存了恶念,有害人之心,最后因果循环遭了报应,与人何干?”

    这世上有太多的人不讲道理,只要她们不如愿,便会将错处怨怪别人,对于这种人她真是懒得解释。

    “暂时将她关进柴房,等寿宴结束,再禀告父王吧!”云曦一抬手,乐华会意,一手压着冷清芙的脖颈,一手擒住她的手臂,痛的冷清芙都哭出了眼泪。

    “云曦!你敢!别以为你是世子妃就可以胡作非为,我可是父王的亲女儿,父王一定不会饶过你!”冷清芙不肯服软,嘶声吼叫着。

    云曦被吵得头疼,揉了揉眉心,开口道:“将她的嘴堵上,再绑上手脚,不得让她干扰今日的寿宴!”

    乐华点点头,压着冷清芙便走,冷清芙若是敢挣扎,乐华便狠踹上几脚。

    青玉见云曦似是累了,伸手搀扶住云曦,关切道:“奴婢扶世子妃回去休息吧!”

    殷钰看了青玉一眼,走上前来,见云曦脸色尚好,试探问道:“我再找个人来吧,免得她一个人照顾不周……”

    青玉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殷钰,殷钰只冷冷瞥了她一眼,不为所动。

    云曦摇摇头,开口道:“不碍事,我只是有些累了,回去休息一会儿便好,你怎么会在后院?”

    云曦这才想起来,殷钰一个外男是怎么出现在后院的?

    殷钰挠挠头,不欲再提,只赔笑两声道:“被人小小算计了一下,不过也没什么事!”

    云曦挑了一下眉,她知道殷钰是有分寸的,既然他说没事,她便也不再过问。

    云曦和殷钰道别,正想回芙蓉阁休息片刻,喜华和楠姐的奶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两人那焦急的模样让云曦心口一窒。

    “世子妃,楠姐……楠姐不见了!”喜华压低声音,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

    众人闻后都是一惊,云曦长眉紧蹙,开口问道:“什么叫不见了?她难道还能在王府消失不见?”

    奶娘已经吓傻了,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神空洞无光,像丢了魂魄一般,喜华抹了抹眼角,连忙回道:“奴婢们在照顾着一众小姐玩乐,一切都好好的。

    她们要玩捉迷藏,奴婢们便站在一旁看着,眼神都不敢移开,奴婢是看着楠姐钻进了假山的,还觉得楠姐藏的好。

    可是等了许久楠姐也没出来,我们进去找的时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其他地方可都找过了?”若是别的孩子,云曦会觉得或许是小孩子淘气,可是楠姐从来不会偷跑,便是想回去看严映秋也会事先与她说一声。

    “找过了!奴婢只说楠姐是身子不好,玩了一会儿便乏了,那些小姐便都跟着自己的丫鬟去找看戏的夫人了。

    奴婢也派人偷偷去四处看,就连大少夫人的院子也找过了,可还是什么都没有!”

    喜华都急哭了,若是楠姐有个什么意外,她们可怎么办啊!

    云曦只觉得头晕目眩,脚步微晃,殷钰眼尖,看到了云曦的异常,立刻伸手去扶,却被青玉抢先一步,扶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

    殷钰的手有些尴尬的垂在半空中,青玉瞥了他一眼,殷钰便收回了手臂,蹙眉深思。

    “二嫂说过楠姐很乖,也很聪明,不会随意乱跑,如果不是她自己走丢的,有没有可能是别人把她抱走了……”殷钰想到了最坏的一个结果,让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那一直呆傻的奶娘突然醒悟过来,像疯了一般的吼道:“一定是许欢宜那个贱人!她一直看我们楠姐过不去,一定是她要加害我们楠姐,我要去找她算账!”

    青玉和喜华拉住了奶娘,青玉冷声道:“即便是她做的,你若弄得人尽皆知岂不是合了她的心意?

    再说了,你手里有证据吗?你一个奴婢,没有证据却敢攀咬主子,你是想死不成?”

    “那我们该怎么办?楠姐她还那么小,要是许欢宜想害她,她哪里是许欢宜的对手啊!”奶娘嚎啕大哭起来,几欲要窒息,众人的心情都跟着沉重起来。

    若是许欢宜所为,她身边的人定会有痕迹可查,云曦正想派人去查,众人却只听见岳绮梦的声音传来,“楠姐在我这,不用找了!”

    那萎靡不振的奶娘瞬间爬了起来,几步跃到岳绮梦身边,一把抱过楠姐,嘴里叨叨有词,“真是老天保佑!菩萨保佑!”

    奶娘抱着楠姐,怎么看都看不够,却突然疑惑开口:“楠姐怎么睡得这么死?”

    “她是中了迷药,具体是那种我也看不出,还是让玄徵看看吧!”岳绮梦抿着嘴角,总是溢满笑容的小脸上此时一片阴郁。

    奶娘喜极生悲,一边哭一边骂道:“是哪个天杀的忍心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我可怜的楠姐啊……”

    云曦让青玉跟着奶娘回去照顾着,又让她去找玄徵给楠姐瞧病,云曦则是留了下来,因为她察觉到这件事不同寻常。

    云曦抬眸看了一眼岳绮梦身边的陆流君,陆流君也是脸色难看,眉目间皆是愠色。

    云曦没有询问陆流君为何在此,只看着岳绮梦问道:“绮梦,你可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我还真是想不知道好!”岳绮梦紧咬牙关,气得要死,双拳紧紧握着,借此压制自己颤抖的身体。

    殷钰见此也是不解,只见陆流君的脸上是少有的怒色,便开口问道:“难道真的是有人要杀楠姐?”

    “那些人简直是畜生!杀人还不过头点地,他们……”岳绮梦喘着粗气,眼泪不由落了下来,她真没想到做人能恶劣到如此地步!

    陆流君见岳绮梦气哭了,连忙拿出帕子给她,眼中满是心疼,柔声安抚道:“没事了不是吗?楠姐福泽深厚,我们发现的及时,不要哭了,咱们先把事情解决了……”

    岳绮梦拿过帕子,掩面落泪,声音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可若是我们晚了一步呢?若是我们没看到呢?楠姐……楠姐她该怎么办?”

    岳绮梦哭的声泪俱下,陆流君心中疼惜,他恨不得将岳绮梦揽入自己怀中,却又生生忍下了心中的欲望。

    陆流君不忍再让岳绮梦来说,这件事便是他都难以启齿,心里只恨世上为何会有这样人面兽心的畜生!

    他本是去湖中的凉亭找岳绮梦,他事先便知会过殷钰,让殷钰托冷清落给他创造一个两人独处的机会。

    那凉亭在前院和后院之间,因着深秋寒凉,那里没有什么人,正是两人交心的好地方。

    可他们还没说上两句话,岳绮梦突然示意他不要出声,他们压低身子细细观察,只见一个丫鬟抱着个孩子鬼鬼祟祟的往这边跑。

    岳绮梦眼尖,看出那个丫鬟是许欢宜身边的兰香,而她怀里的孩子正是楠姐。

    陆流君就算再不了解王府后院的事,也不会猜不到这里的猫腻。

    两人默契的跟了上去,只见兰香将楠姐放在了一个偏僻的屋子里,才又小心的离开。

    岳绮梦自然不会放任她离开,走上去一掌便劈晕了兰香。

    “我们本以为兰香是想要杀人灭口,可没想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不过这人不是王府中人,而是西宁侯府的世子——欧阳沐!”

    陆流君说到此处,也隐忍不住心头的怒火,而云曦和殷钰也都听得心间一跳。

    若是其他人他们想的最多的不过是杀人灭口,可欧阳沐还有一个变态恶心的嗜好,那就是奸淫女童。

    “楠姐才只有五岁啊……”云曦只觉得心口被猛地震荡了一下,那么小的孩子,他怎么能狠下心对她……

    “我也希望是误会,可是在我打晕他时候,他已经脱尽了衣衫……”陆流君强忍住心中的厌恶,好在是他先赶进去的,若是让岳绮梦看见了欧阳沐那肮脏的东西,他一定立刻阉了那个畜生!

    众人一时都沉默无语,饶是他们这些人见过了太多的阴谋阳谋,也没有一件事足以像这件事那样让他们难以承受。

    他们见过的恶人不少,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残害他人,这些事屡见不鲜。

    可楠姐一个五岁的孩子,欧阳沐一个成年男子居然忍心对她下此毒手,这简直已经超越了人的底线。

    “他现在在哪?”云曦身上戾气暴增,一双杏眸缀满了寒光,眉间的红梅印记变得更加嫣红,甚至多了一丝邪魅。

    “我们把他和那丫鬟都关在房里了,我又给他们用了点迷药,一时半会还醒不了!”岳绮梦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不得亲手掐死他。

    “那便好!这件事没这么容易就算了,我们……”云曦的声音低沉冰冷,每个字眼都让人闻之生畏。

    陆流君看了看云曦,她的计划不可谓不阴损,可云曦却无半分扭捏,只坦然的将自己的计划尽数告知,丝毫不在意别人会如何想她。

    可今日没有人觉得云曦做的过分,甚至他们还觉得远远不够,欧阳沐和许欢宜这样的人,便是千刀万剐都便宜了他们!

    “殷钰,你先将事情告诉给世子,他会知道如何行事,至于陆公子还不要参与到此事之中了!”陆流君毕竟是外男,牵扯到他总是不好。

    “那我呢?我来做什么?”岳绮梦迫不及待的想要做点什么,人人都说江湖险恶,可在她看来,一百个坏人也比不上欧阳沐恶心!

    “我们无需做什么,你随我回到宴席就好,记得不要去看许欢宜,一定要装作若无其事……”云曦勾起嘴角,冷冷一笑,绝美的脸上浮现了阴森冷戾的笑。

    既然他们敢如此行事,便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

    回了宴席,众人连忙关切的询问云曦的身子可还舒服,都热络的嘱咐她千万不要累到自己。

    徐瑶冷哼一声,轻蔑一笑,秦盼兮抿抿嘴角,巧笑道:“世子妃可休息好了,我刚才见曹少夫人不放心世子妃,也跟着您过去了呢,她怎么没回来?”

    冷清芙会关心云曦,众人谁都不信,都用诧异不解的目光看着云曦。

    “三妹想念欧阳侧妃,自是在欧阳侧妃身边尽孝,我倒不知你何时与我三妹这般要好,心思竟如此之细……”

    云曦心情不好,懒得与她虚与委蛇,只说秦盼兮居心不良,太过关注王府的事情。

    秦盼兮脸色微凝,众人哪里听不出云曦的意思,都抿嘴一乐,看向了戏台。

    徐瑶忍不住瞪了秦盼兮一眼,不满的叱道:“多事!”

    秦盼兮垂下了眼眸,讽刺的勾了勾嘴角,见云曦安然无恙,看来冷清芙还是弱了一些,就连点水花都没翻出来,还真是无趣!

    可云曦的情绪的确不好,难道还有什么变故?

    许欢宜此时显得有些心绪不宁,台上的戏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正在这时有人在许欢宜耳边轻语了几句,许欢宜蹙了蹙眉,显然十分不耐。

    她找了个借口起身离开,云曦向她的方向望了一眼,与岳绮梦两人相视点头。

    “怎么这么麻烦,还有什么事找我!”许欢宜不耐烦的嘟囔道,心里对欧阳沐也是厌恶。

    那日她收到了欧阳沐的信,提心吊胆了多日,还以为欧阳沐要对她做些什么,没想到他看上的却是楠姐那个小丫头!

    许欢宜简直难以想象,楠姐还那么小,可欧阳沐却说微葩嫩蕊更有味道……

    她虽是觉得恶心,可想到楠姐本身就是个祸害,没事就喜欢拉着冷凌弘去找严映秋,给她个教训也是应该的。

    是死是残与她无关,反正现在是云曦在照料她!

    许欢宜敲了敲门,里面无人应声,这时带路的小丫鬟突然将她推了进去,许欢宜察觉不对,正欲逃跑,一股异香钻进了她的鼻腔,她瞬间便失了神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