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三十章 几番算计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章 几番算计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宾席中,陆流君显得有些精神恍惚不在状态,虽然依然能与周围人言笑晏晏,但其实他根本都不记得别人说了什么。

    殷钰见此冷笑一声,一挥折扇,用扇面将两人遮住,附耳轻语道:“还在想人家小姑娘?这般就茶饭不思了?”

    陆流君侧眸看了殷钰一眼,没有羞涩也没有反驳,只反问道:“你的人靠谱吗?”

    “放心放心!那位七公主看起来虽是不靠谱,但最喜欢管闲事,我与她提了一下,她便猜透了你的心思,很乐得帮忙呢!”殷钰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心,挑眉笑道。

    “如何提的?”

    “我说的很隐晦,我只说你想私下里见一见岳绮梦……”

    陆流君:“……”

    这叫隐晦?

    傻子才听不出来吧!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位岳姑娘看起来不怎么好追啊,咱们风流的陆公子为何非要采这朵悬崖上的小花呢?”殷钰摇头晃脑的说道,一脸的打量。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陆流君扬唇说出这么一句来,听得殷钰怔了一瞬。

    “我们都不信命,可有时候却又逃不过命运的安排,是命运让我遇见她的……”陆流君竟然在十分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曾这般问过自己。

    人生有许多事无法掌控,那些事或许就是命运。

    是命运让他爱上她,也许他们就是彼此的命定之人,这一次他选择顺应天命!

    殷钰愣了一会儿,才收起折扇,扬唇笑道:“唉……你们这些人都是一个样子,有了喜欢的女人就变得酸腐不堪,真是倒牙!”

    殷钰正想喝杯酒压一压口中的酸气,突然有人跑来在殷钰耳边说了几句话,陆流君微眯眼眸,仔细打量着,不肯放过殷钰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殷钰挥挥手,遣走了来人,用扇子敲了敲陆流君的肩膀,眯眼笑道:“湖中楼阁,你快去吧!”

    陆流君脸色一喜,拱手道:“大恩不言谢,改日再报!”

    看着陆流君急切欢快的背影,殷钰轻轻摇头,伸出一双雪白纤细的手,挽起酒樽轻笑道:“你们都是有心人,只有我半颗真心无所依呦!”

    ……

    女眷这边,霞夫人带着冷清蓉与一众夫人攀谈,毫无顾忌的推销自己的女儿。

    若是一般女孩定会羞得不行,偏生这个冷清蓉是个脸皮厚的,霞夫人夸她不算,她自己还要再多夸上几句。

    一众夫人虽是厌烦,但面上也不会与她为难,霞夫人说十句,她们应一句便算了事。

    反观锦夫人就像一个透明人似的不声不响,有些夫人看她面善,反是喜欢与她说上几句话。

    许欢宜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圈子,虽然她未能融进众人之中,可她有信心,只要再通过两次宴会她定可以彻底融进去!

    云曦身边围着不少人,却都知道云曦好静,便也不敢多加叨扰。

    冷清落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时而咬着嘴唇,时而向远处张望,陆琼羽见此不解,低声问道:“你怎么了?可是身上痒?”

    “痒什么!我是心里痒!”冷清落看了一眼陆琼羽,只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的说道:“说了你也不懂,以后你就知道了!”

    冷清落有些紧张,这还是她一次做媒呢,也不知道那两人如何了!

    与场内欢悦的气氛不同,有一人脸色阴鸷,正缩在无人的角落狠狠地盯着云曦。

    “这不是三小姐吗?”

    冷清芙转过身去,只见秦盼兮正巧笑嫣然的看着她,冷清芙脸色冷淡,低声叱道:“懂不懂规矩,我已经嫁人了,哪里还能叫什么小姐!”

    “我也没有恶意,我还以为曹少夫人更喜欢被称作三小姐呢,毕竟王府的小姐要比曹家的媳妇地位更高不是吗?”秦盼兮盈盈一笑,柔柔说道。

    冷清芙脸色一暗,这也是她心里一直忿忿不平的地方,她根本就不喜欢曹家,曹家名声虽好,地位也高,曹大人是御史台的左都御史,也是众人争相讨好的对象。

    可是这个曹大人却是个黑脸,不管你是谁,只要做的不对他就写折子弹劾,甚至还弹过锦安王!

    这样的人大家都敬而远之,便是送礼都不敢,所以曹家的进项自然不多。

    偏偏曹家的男人们都喜欢古玩字画,一屋子的书画,女人们都惯着,宁可自己不穿不戴,也支持他们买那些无用的东西,可冷清芙哪里看的惯!

    她当姑娘时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嫁人了反是要受委屈,她哪里肯认,好在有欧阳侧妃贴补她,她的日子过得也算是滋润。

    可最近欧阳侧妃和冷凌墨倒台了,再没人贴补冷清芙,她又大手大脚惯了,几个月就花了一半的嫁妆,气得曹老夫人将她的嫁妆都锁了起来,不让她再乱动。

    为此她大闹过一番,说曹老夫人要私吞她的嫁妆,气得曹老夫人病了好久,为此他们夫妻之间自是又免不了好一番的争吵。

    冷清芙越想越委屈,若不是当年父王执意如此,她定是会嫁入显赫的人家,此时穿金戴银才是潇洒!

    秦盼兮见她脸色晦暗,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虽说这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可是这肉也是要分薄厚的!”

    “你什么意思?”冷清芙警惕的看着秦盼兮,冷声质问道。

    “我只是感叹一句罢了,姑母之前时常与我抱怨表哥的婚事,说王爷偏心,这么做都是为了世子考虑,怕的就是表哥们有太好的助力,对世子的地位有影响……”

    秦盼兮幽幽说道,冷清芙却是灵光一闪,瞬间想明白了这里的弯弯绕,原来是这样!

    父王把他嫁给这样的人家,为的就是不让她帮衬四弟!

    父王怎么能如此偏心,为了一己私利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秦盼兮见冷清芙已在崩溃的边缘,决定再加一根稻草,便似是感慨道:“金陵的女人中我最羡慕的就是世子妃了,你看世子妃那一身尊华,谁能比得了?

    不过也是,未来的锦安王妃自然是需要世子妃那样的气度!”

    冷清芙的眼睛微微泛红,她紧紧的握着拳,心口剧烈的起伏着,心头怒火越发的强烈。

    云曦的尊贵和荣华是用她的幸福换来的,冷凌澈的世子之位也是在她的痛苦之上所得!

    凭什么她们一家就要过的如此悲惨,而冷凌澈和云曦却能享受荣华,凭什么?

    秦盼兮见已经挑拨的差不多了,便甩甩帕子走人了,她知道这个冷清芙愚蠢冲动,就看看她能掀起什么水花吧!

    云曦陪着众人坐了一会儿,觉得身子有些发沉,青玉在云曦耳边提醒道:“世子妃,该喝安胎药了,不如回去歇息一会儿?”

    云曦点点头,她现在若是坐的时间长了些,便觉得有些乏,回去松松腿脚也是好的!

    “众位先聊着,我先回去喝些汤药,随后再过来!”云曦起身,众人连忙应声让云曦好生休息,不要着急。

    云曦点点头,款款离去,冷清芙眼中恨意难挡,咬了咬嘴唇,起身跟了上去!

    秦盼兮抿嘴一笑,没想到这个冷清芙比她想得还要蠢,就是不知道她能闹出些什么动静!

    “你笑什么?”徐瑶见秦盼兮笑得意味深长,不解的问道。

    秦盼兮笑意更浓,抬头看着戏台,笑道:“我在笑这真是一场好戏……”

    男宾席没有戏台,却有歌姬舞姬在吹拉弹唱,殷钰闭目品味,手指轻叩,跟着乐声在打着节拍,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

    这时又有一人跑到殷钰身边,轻轻低语了几句,殷钰缓缓睁开眼,脸上有些不耐,嘟囔道:“这个臭丫头,不过让她帮我做一件事,这还折腾起我了!”

    可殷钰也不敢不去,免得日后被冷清落啰嗦,便将杯中的酒饮尽,抬步迈了出去。

    殷钰酒量很好,但今日也不知怎了,喝的多了些,或许是因为离别在即,或许是因为看着别人都要成家,他却飘摇不定,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

    殷钰莫不在意的跟着那人走,脑袋里却是在想其他的事,走了好一会儿,恰有一阵冷风吹来,殷钰打了一个寒颤,酒也醒了几分。

    “七公主在哪?怎么还没到?”殷钰心中生疑,开口质问道。

    “就在前面了,很快就到了!”王府的小厮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殷钰蹙了蹙眉,却还是抬步迈了进去。

    “七公主就在里面,小侯爷请!”

    殷钰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后花园附近的暖阁,那个臭丫头在玩什么把戏?

    殷钰抬步迈进了屋内,不耐烦的喊了一声,“冷清落!出来吧!我来了!”

    内间里传来了声响,殷钰抬步走进,脚步微顿,心中却是泛起了冷笑。

    想他殷钰一生英明竟是毁在了今天,他居然被这般的小把戏给骗了?

    内间坐的哪里是冷清落,分明是冷清薇,殷钰心中无奈,今日的事情赶得还真是巧,若不是他求冷清落在先,也不会这般容易就被骗了,这是巧合,还是人为?

    若是人为,那这件事的背后之人心机还真是深沉啊!

    “小侯爷!”冷清薇面露喜色,却又有些羞赧,只站在原地不停的揉着帕子。

    殷钰不是一个狠心之人,秦侧妃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个冷清薇却也没做什么讨厌的事,有些事趁早说开也好!

    “怎么是五小姐在这,唤我来的明明是清落那个丫头啊!”殷钰笑着说道,一句话却让冷清薇羞红了脸。

    “我……我……”

    冷清薇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口,她总不能说是她故意找殷钰来的。

    “看来是我找错地方了,我还是去别处找找她吧!”殷钰转身欲走,冷清薇立刻开口唤住了殷钰。

    “小侯爷,我有话要与你说!”冷清薇鼓起勇气,开口唤道。

    殷钰转过身,笑望着冷清薇,一双桃花眼甚是灼人眼目,“这般说来,还是五小姐找的我了?”

    冷清薇嘟起嘴,对殷钰不懂怜香惜玉表示不满,这么明显的问题还有必要问吗!

    “那五小姐想与我说什么呢?我还真是有点忙,外面还等着我摇色子呢,你长话短说好不好?”殷钰的声音很轻柔,但是冷清薇能听得出这里面没有一丝男女的情感。

    冷清薇的脸色冷了一些,可是一想到殷钰即将离开金陵,她必须要将自己的心意告诉殷钰。

    想到秦侧妃对她的叮嘱和宽慰,冷清薇重建了信心,母妃说会帮她的,她今日一定能心想事成!

    冷清薇打开了锦盒,从里面取出了那个鸳鸯香囊,自古鸳鸯成双对,只羡鸳鸯不羡仙,殷钰看见这个香囊一定会明白她的心意的!

    “小侯爷即将离开金陵,这是我的心意,还请小侯爷笑纳!”冷清薇脸色通红,轻声细语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还不忘含情脉脉看着殷钰,一脸的期望。

    殷钰瞄了一眼冷清薇手中的香囊,嘴角微挑,笑着说道:“五小姐,殷钰往日没有佩戴香囊的习惯,还是不要暴殄天物了……”

    冷清薇脸上的笑消失不见了,她咬着嘴唇,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冷清薇心里是骄傲的,见殷钰如此打她的脸面,险些气的哭了。

    冷清薇咬着嘴唇,幽怨恼怒的看着殷钰,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殷钰心头一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辣手摧花这种事他真的做不出来!

    殷钰记得冷清薇小时候还挺好的,甚至冷凌澈被送去夏国,她还难过的哭来着。

    可她一直养在秦侧妃身边,耳濡目染,渐渐的也失了小时候的纯真,眼中也会闪着算计的光,可她终究没做什么恶事,殷钰也狠不下心肠,便只好苦言相劝。

    “五小姐,我知道你的心意,可你该知道这东西可不是随便能送出手的。

    我一直都只拿你当妹妹看,和清落一样的那种妹妹,所以,这么精致的锦囊,还是留给未来的妹夫吧!”

    殷钰斟酌着措辞,尽量放缓声音,冷清薇却是低头清啜两声,冷哼着嘟囔道:“谁要做你的妹妹……”

    冷清薇突然脚步不稳,向前踉跄了一下,殷钰只抬手虚挡了一下,不敢太过接近,因为在他对秦侧妃一家还是有些防备和嫌隙的。

    冷清薇伸手扶住了手边的桌案,她轻轻晃了晃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有些头晕,身体也有点热。

    不知道是不是屋内的地龙燃得太烈,她的身上竟是出了一层薄汗。

    冷清薇勉强压制身体上的不舒适,不想在殷钰面前丢人,可她感觉她的头脑越发的昏沉,只隐隐还记得秦侧妃的交代。

    母妃与她说过,就算殷钰不肯收,也一定要将香囊交到他的手里,男人就是这样,女人足够主动,他们便不会再拒绝。

    殷钰察觉到冷清薇有些不对劲,出声关切问道:“五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冷清薇一把抓住了殷钰的手臂,在那一瞬间她的身体涌起了一股陌生的热潮,那种感觉几乎能将她的理智彻底湮没。

    殷钰一怔,冷清薇正欲将香囊塞到殷钰手中,外面突然传来了尖叫声:“世子妃!”

    “二嫂?”

    那女声太过尖锐,听得殷钰心底一颤,立刻冲了出去。

    而冷清薇本就脚步不稳,竟是一个踉跄摔倒了,冷清薇的视线逐渐模糊,殷钰的身影毫无留恋的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她紧紧抓着手中的锦囊,如潮水一般汹涌的悲戚淡若了她身体上的炙热,他的心里果然还是没有自己,就算她毫无掩饰的倾诉了心肠,他也没有一丝的动容!

    母妃,你骗我……

    冷清薇泪落如雨,身体再一次滚热起来,她不安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襟,那种难受的感觉几乎要将她折磨致死。

    “母妃……我好难受,救我……”

    冷清薇喘着粗气,呢喃出声,眼前却突然出现一抹朦胧的身影……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