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乐享其成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乐享其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侧妃和许欢宜面面相觑,一时都摸不清云曦的想法。

    霞夫人是个性子活络的,她今日穿着一件玫粉色的长裙,脸上化着妩媚的妆容,头上插着七八支金光璀璨的发簪,看起来很是喜庆。

    霞夫人立刻走出来,对着秦侧妃盈盈一拜,抿嘴笑道:“给侧妃请安了,妾身许久未见侧妃了呢,侧妃还是一如既往的貌美!”

    霞夫人的谄媚没有让秦侧妃心情好转,她反是眯了眯眼睛,不住的打量着三人。

    锦夫人仍旧穿着一条半新不旧的青色衣衫,头上也只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插着一支玉质一般的发钗。

    锦夫人虽说有儿子傍身,但其实过得并不怎么样,甚至还没有霞夫人得锦安王的关心。

    锦安王几乎一年也去不了锦夫人那两次,对冷凌逸也是淡淡的,仿佛这个儿子只是可有可无罢了。

    锦夫人抿唇不语,只福身给秦侧妃行了一礼。

    云曦自行落座,对锦夫人和霞夫人说道:“两位夫人也快坐吧,你们二位是长辈,哪有站着的道理!”

    霞夫人听完便笑着坐下了,锦夫人抬头看了秦侧妃一眼,才有些为难的落座。

    “云曦,你这是想做什么?”秦侧妃不欲再猜,直接开口问道。

    云曦浅然一笑,眉眼舒展,看起来温柔又端庄,眉间的一抹红色更显得明艳倾城,“再过不久就是父王的寿宴了,偏偏我最近身子还不方便,只怕有心无力。

    大嫂最近身子也不好,许姑娘又初来乍到,只怕王府里的很多规矩都不甚了解,所以云曦便请了两位夫人来,有她们帮衬,父王的寿宴定会办的十分稳妥。”

    “胡闹!”秦侧妃立刻厉声叱道,锦夫人神色如常,霞夫人却是不悦的抿起了嘴。

    见云曦依旧浅笑嫣然,秦侧妃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道:“她们虽是王府的老人,但也没参与过府中之事,如何能做的好?”

    “两位夫人虽是没着手安排过,但总归也看了多年,倒是许姑娘家里不在金陵,既不懂金陵的规矩,也不了解王府的情况,有两位夫人帮衬,想必会事半功倍……”

    云曦浅笑说道,心里暗暗佩服冷凌澈此计果然妙,不必他们费力,便能将这一潭水搅浑!

    “不必了!我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母妃,就不劳两位夫人了!”许欢宜也沉了脸色,此时她还有什么看不出的,云曦自己不想管,却也不想让她好过,才弄了这两个夫人来!

    “你这句话说的便不对了,秦侧妃昨日还说自己身子不好,无法插手此事,你怎么好一直劳烦秦侧妃呢?

    两位夫人都是长辈,见过的世面自是要比我们多,你初来金陵,自是有许多事不懂。

    若是涉及规矩的,便去请教慧怡女官,若是涉及府中事项的,便可询问两位夫人,秦侧妃既然身子不好,还是好好修养吧!”

    云曦不动声色的轻笑道,许欢宜被气得双拳紧握,紧紧的咬着牙关,云曦字里行间都是在说她出身低,不懂得金陵的规矩,却偏偏一副为了她好的模样,让她无法辩驳。

    “世子已经与父王说过了,父王觉得这样很好,既免了秦侧妃的劳累,又省的许姑娘做不明白,这样不是很好吗?”云曦笑望着许欢宜,嘴角微挑,满是嘲讽的笑意。

    那一句句“许姑娘”更是表明云曦不承认她的身份,在她心里许欢宜不过还是那个前来投奔的表姑娘!

    事已至此,锦安王都已经同意了,秦侧妃她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秦侧妃心口郁结了一口气,没病也险些被云曦气出了病,云曦却又轻飘飘的补了一句,“锦夫人心思细腻,便负责大厨房的事吧,霞夫人精明果断,最适合看管库房了……”

    “世子妃放心,妾身一定会将事情做得漂漂亮亮的,不会让王爷和世子妃失望,也绝不会操劳秦侧妃!”霞夫人立刻表态道,最后一句话生生将秦侧妃气得发抖。

    让霞夫人管库房,无异于羊送虎口,便是看着她都要多费一些精力,否则这个见钱眼开的还不得将库房搬空?

    云曦看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便缓缓站起身,笑着柔声道:“剩下的事情就有劳许姑娘和两位夫人了,我这又来了困意,就先回去歇着了……”

    “世子妃慢走,可要当心些,我看世子妃这次怀的定然是个小公子,王爷定要乐坏了!”霞夫人十分会说话,更知道她有这次机会都要靠云曦的帮衬,自是将好话说尽。

    云曦点头应了一声,便款款离开,无视身后那几道刺背的目光。

    处理掉了这个荡手山芋,云曦只觉得十分轻松惬意,许欢宜这次也别想讨到什么好处,有那个霞夫人和慧怡女官,只怕她要头痛了!

    回了芙蓉阁,云曦便听到院中的说笑声,只见小小的楠姐正在院中扎马步,有模有样的挥着小拳头,她的奶娘则一脸了无生趣的模样,一见云曦回来,便立刻跑了过来。

    “世子妃,您可算回来了,楠姐是个女孩,身子又弱,哪能学这些啊!”奶娘一脸要哭了的模样,云曦看了一眼岳绮梦和冷清落,心里明白了个大概。

    “话不能这么说啊!谁说女子就不能习武了,太后娘娘就一身武艺啊!”冷清落不赞同的说道。

    奶娘哑然,心想这世上有几个殷太后那样的传奇女子,她家小姐还是正常一些的好!

    “对啊!就是因为楠姐身子弱才要锻炼呢,我自小就习武,不是和你们吹牛,我就不知道什么事风寒!”岳绮梦点头附和,用自己做了一个最好的例子。

    蹲马步的楠姐郑重的点着头,认真的说道:“楠姐要练武,以后再有人欺负娘亲,我就揍她!”

    奶娘彻底被崩溃了,掩面欲哭,虚弱的和云曦说道:“世子妃先看着下楠姐,奴婢去屋里歇会儿!”

    云曦点点头,知道奶娘是想着眼不见心不烦,一个是当朝公主,一个王府的客人,她哪个也说不过,索性不看了。

    奶娘走了,那两人也更随意起来,冷清落教授起自己的经验来,开口道:“以后遇到那个坏女人你就躲着走,若是你在暗处,便可以扔她泥巴,或者用石头砸她也行,不过你要确保自己不被发现!”

    楠姐很认真的记下了,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云曦:“……”

    岳绮梦也将自己行走江湖的本事倾囊相授,“你现在还小,不能直面迎敌,但是你可以迂回啊!

    比如说,那个女人非要亲近你,你便摸她一脸药粉,让她第二天肿成猪头,或是她一抱你,你就哭,就说她掐你了,你父亲肯定帮你……”

    楠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冷清落侧眸扫了岳绮梦一眼,撇嘴道:“你居然用得出这么阴险的办法,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岳绮梦耸耸肩,无奈道:“没办法啊,我小时候打不过我哥,就只能这样弄,大部分时候都是我赢!”

    “咱们小时候若是认识就好了,说不定已经成了一代女双侠!”冷清落托腮幻想道,一脸的憧憬。

    云曦:“……”

    称为双侠有些难,双煞还有可能!

    云曦清了清嗓子,拉过楠姐说道:“她们是在与你开玩笑呢,你练武是好的,以后也可以保护娘亲,但是平时不许胡闹,你要像你娘亲一样温柔端庄好不好?”

    帮别人看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家严映秋温柔识礼,冷凌弘也是个温文儒雅的,楠姐若是被教成了个小霸王,她都没脸再见严映秋了!

    云曦瞪了两人一眼,两人缩缩头,不敢再分辩,而楠姐经过众人的洗脑,此时有些懵懵的。

    云曦心下无奈,叹了一口气,希望楠姐的接受力不要很强,最好忘了刚才那两人的胡言乱语!

    云曦将楠姐给奶娘送了回去,估计奶娘也要对她洗脑一番,云曦正想回屋休息,锦夫人却带着冷凌逸来了。

    冷凌逸一见到云曦便跑了过来,一张秀美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嘴唇弯弯,一笑便暖化了人心。

    “二嫂!”冷凌逸亲昵的喊道,看着云曦时满眼都是光彩。

    云曦也勾动嘴角,冷凌逸的个子一点点长高了,脸蛋却依然俊秀,与冷凌澈有几分相似的脸上,却是拥有完全不一样的笑容。

    冷凌澈的笑美则美矣,却如海市蜃楼,仿若凭空倒影,而冷凌逸却笑得欢快肆意,就像那六月的阳光,温暖明亮。

    “最近可有好好读书?又练字了吗?”

    冷凌逸用力的点着头,迫不及待的说道:“我每日都有写字的,二哥和二嫂给我的砚台可好用了,我很喜欢!”

    云曦在潭州给冷凌逸买了一套文房四宝,也是希望他能好好读书,虽然他是庶子,又不受宠,但还是通晓文墨的好。

    “凌逸你先在院子里玩,我和世子妃说两句话!”锦夫人温柔的摸着冷凌逸的头顶,轻声说道。

    冷凌逸听话的点头,云曦见此扬唇一笑,才抬眸看着锦夫人说道:“我们进屋聊吧!”

    锦夫人点点头,跟上了云曦的脚步。

    喜华端来了茶,锦夫人捧着茶盏,显得惴惴不安,似乎有什么心事。

    云曦见此直接开口问道:“锦夫人来此可是想说父王寿宴一事?”

    锦夫人放下了茶盏,显得有些手足勿措,沉吟半晌才开口道:“世子妃,妾身并不想插手府中中馈……”

    云曦抬眸看了锦夫人一眼,其实锦夫人真的算是一个异类,她似乎什么都不在意,最希望的也不过是所有人都忽视他们母子才好。

    “锦夫人可还记得你之前送给我的点心?”

    锦夫人点点头,轻声喃喃道:“自然记得,妾身的心和世子世子妃是一起的,只是妾身不能参与此事……”

    云曦一直弄不清这个锦夫人,若说她背主,她却又根本就不将锦安王放在心上,也不奢求荣华富贵。

    可若是说她忠心,她也从未帮过冷凌澈分毫,只守着冷凌逸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锦夫人为何做不得?难道你是怕得罪秦侧妃?可锦夫人要知道秦侧妃心里恨的是谁,若是她得了势,难道真的会放过你们母子?”

    云曦执意拉锦夫人下水,就是想探一探她的底,估计冷凌澈也是有这般的想法。

    “不!不是的!我自然还是希望世子得势,我……我只是不想让凌逸这么早的……”锦夫人嘴唇喃喃轻动,越到最后越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你总说想让世子相信你,可你也要为世子做些什么不是吗?如今我不方便出面,大厨房又是我刚刚打理好的,我希望你能帮我守住,可以吗?”

    云曦直接与锦夫人摊牌,没有隐瞒她什么,不等她拒绝,云曦便复又说道:“您应该知道世子心里介意的是什么,母妃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他七弟不热络,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不!凌逸他……”锦夫人似乎想要说什么,转而却又闭嘴不言,只垂下头紧紧的抿着嘴唇,内心似乎十分纠结。

    半晌,锦夫人的身子软了下来,无力的点头道:“妾身知道了,妾身定会帮世子妃守住的!”

    云曦有些失落,本以为能套出什么话来,没想到锦夫人这般敏感谨慎,看来还要等待其他的机会了!

    云曦送锦夫人出了院子,只见冷清落和岳绮梦正对冷凌逸进行一番彻底的洗脑。

    “你不会武功?这可不成?改日你过来,我教你习武,以后若是看不上谁便揍他!”岳绮梦甚是喜欢做人家师傅,只是这师德还有待提高。

    “嗯!不错,你不是很喜欢二哥二嫂嘛!二哥不在府中的时候,你可以保护二嫂啊,有欺负二嫂的你就狠狠揍他,二哥回来定会帮你!”

    冷清落也很欣赏这种暴力美学,立刻附和道。

    冷凌逸蹙着眉,似在深思熟虑,一边皱眉还一边点头,一副很认同的模样。

    云曦:“……”

    或许她该考虑以后不让岳绮梦和冷清落见面了,否则他们两个简直是误人子弟!

    ……

    最近许欢宜忙的简直是焦头烂额,那锦夫人看起来不声不响,却将大厨房看得跟个铁桶似的,即便缺了人手也要由慧怡亲自来选,许欢宜根本就插不上手。

    至于库房一事更是糟心,许欢宜接连两次发现霞夫人趁她不注意偷拿东西,就算被她发现,也面不改色,只说拿着玩玩。

    霞夫人一个就够受的了,她每次还都带着她的宝贝女儿,这母女两人都是一路货色,最喜欢顺手牵羊,她不得不另派人看着。

    届时若是库房丢了东西,也只会算到她的头上,每每想到此事她就恨死了云曦!

    最要命的还是慧怡,每次她想调派人手,慧怡都会有各种理由拒绝,不是说不合规矩,便说这样不稳妥,总之每日都将她累的筋疲力尽。

    她本想从冷凌弘身上得到一些安慰,让他来撑腰,可她却发现冷凌弘正带着楠姐在花园里玩。

    楠姐一脸委屈的问冷凌弘什么时候和她一起去看娘亲,冷凌弘竟欣然答应,抱起楠姐就去了严映秋的院子,还在里面用了饭!

    许欢宜气得怒不可遏,更是恨死了楠姐和云曦,她就知道这楠姐是个祸害,有她在定会撺掇冷凌弘与严映秋,一个病秧子死了多好!

    正在许欢宜郁闷不止时,府外突然传来了一张字条,许欢宜诧异的打开,顿时惊怔住了!

    欧阳沐,他究竟想做什么?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