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反守为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反守为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欢宜一脸长辈的关切,满眼爱怜的看着楠姐,担忧的说道:“瞧这可怜见的,楠姐瘦了,可是想爹娘了?”

    秦侧妃也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楠姐还小,离开爹娘自是不好受,得过一阵才能习惯。来楠姐,到祖母这来,让祖母抱抱!”

    两人一唱一和,仿佛云曦亏待了楠姐一般,秦侧妃更是一副慈爱的祖母形象,等着楠姐扑进她的怀里,她就可以好好折辱云曦一番。

    可是楠姐却是缩在了云曦身后,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云曦的衣袖,仿佛秦侧妃两人是吃人的老虎一般。

    秦侧妃脸上的笑凝住了,她往日里对楠姐不算好,对严映秋也较为冷淡,楠姐心里自然也不亲近她。

    云曦嘴角微微扬起,拉着楠姐说道:“楠姐,你不是说想父亲了吗,快过去呀!”

    楠姐探头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立刻挥着手跑了过去,冷凌弘何尝不想楠姐,可是他不好总去云曦的院子,便只能一直隐忍着。

    听秦侧妃她们说楠姐瘦了,冷凌弘心中一紧,可待将楠姐抱在怀里,冷凌弘才发现楠姐不但没瘦,脸色还好了一些。

    玄徵擅长医术,云曦让他写了一些药膳方子,选了些适合小孩子口味的,比起让楠姐每天吃药自是要好上许多。

    汤药味苦,便是云曦喝了汤药也不想吃饭,更何况是小孩子,自从云曦将汤药换成了药膳之后,楠姐吃得反而要比以前多了。

    冷凌弘这时才发现楠姐的脖子上竟然挂着一个金锁,那金锁上面嵌的都是宝石,一看便十分贵重,冷凌弘立刻说道:“让楠姐麻烦弟妹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如何还能要弟妹这般贵重的东西?”

    “这不是我给的!”云曦笑着摇了摇头,冷凌弘一脸诧异。

    楠姐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金锁,笑着奶声奶气的说道:“这是太后娘娘给的,太后娘娘还夸楠姐长的好看又听话懂事呢!”

    冷凌弘愣住了,虽说殷太后是他的祖母,可他知道殷太后不喜欢他,更不敢主动去接近,没想到殷太后今日竟是夸赞了楠姐,还赏了她这般贵重的东西。

    冷凌弘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殷太后是单纯的喜欢楠姐,他动容的看着云曦,真挚的开口道:“二弟妹,谢谢你!”

    锦安王看着也颇为欣慰,冷凌弘是一直养在锦安王身边的,他的脾气秉性锦安王最了解不过。

    当初锦安王也想将冷凌墨养在身边,可是欧阳侧妃舍不得,所以她的一双儿女才会变成那副模样,现在想想锦安王真是后悔。

    他只愿冷凌澈和冷凌弘兄弟两能够和平相处,毕竟有兄弟帮衬以后的路也好走一些。

    冷凌澈明显失了耐心,他本就不愿意与这群人一起用膳,见秦侧妃与许欢宜还如此喋喋不休,瞬间便沉了脸色,“若是不用膳,我们便走了……”

    锦安王瞪了冷凌澈一眼,他越发习惯冷凌澈的臭脾气,甚至都懒得与他发火了。

    “是呢,云曦这是双身子的人,可是不能饿到,咱们快坐下!”秦侧妃笑着开口道,又恢复了之前那温婉的模样。

    席间,秦侧妃更是对锦安王极尽殷勤,又是盛汤又是夹菜,众人都默默吃着自己的,谁也没有说话。

    食不言寝不语,吃过了晚膳,丫鬟给每个人上了一杯茶,云曦因为有孕不宜饮茶,便换成了燕窝。

    秦侧妃一改之前的敌视,温柔关切的望着云曦,开口问道:“你这身孕也有四个多月了,身子可有不舒服的地方?有身子的人大多嗜睡,楠姐可有影响到你的休息?”

    “楠姐很乖,没有给我添一点麻烦,反倒是时常陪我说话。”云曦和楠姐相视一笑,两个没有血缘的人反倒是要比和秦侧妃这个亲祖母要亲近的多。

    秦侧妃闻后一笑,开口道:“你的确是个心善的,有你帮着照看,映秋也就放心了。

    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你这又是第一胎,一定要谨慎小心才是,万不能累到。

    我想着再过不久就是王爷的寿宴了,届时府中事务定是繁忙,你这身子可吃得消?”

    顿了顿,秦侧妃复又开口说道:“若是以前我也能一个人撑起来,可现在我年纪也大了,身子又不好,只怕帮不上你们什么了……”

    秦侧妃说完还幽怨的看了锦安王一眼,锦安王低头喝茶,全当没看到。

    云曦扬唇而笑,擦了擦嘴角,笑着说道:“皇祖母不是派了慧怡女官吗?想来她定然可以做的很好!”

    “话虽如此,可是人家慧怡毕竟是宫里的女官,不好什么都麻烦人家。

    欢宜的身子也大好了,这次便让她来帮衬你吧!”秦侧妃笑着说道,一双寒目幽幽的望着云曦。

    原来是想抢权?

    云曦正想说话,冷凌澈却是率先开口道:“云曦身子不便,寿宴的事不必交给她!”

    云曦有些惊诧,若是给了许欢宜可乘之机,她岂不是要趁机掌权?

    许欢宜欢喜不已,连忙表态,“妾身愿意帮忙筹备父王的寿宴,定然要全力以赴将事情做得圆满!”

    锦安王抬眸扫了冷凌澈两人一眼,胡子都气得动了动,说什么不方便,还不是不想在他的事情上劳神费力!

    锦安王看向了云曦,希望云曦也能够来争取一下,给他一些面子,然后他再以云曦身子不便让她好生修养,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可是云曦一直低着头,压根不去看他的暗示,锦安王生了闷气,冷哼一声甩袖离开,只留下一句“你们看着办!”

    秦侧妃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思虑了一会儿才说道:“不如就先让欢宜筹备,她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再去问你……”

    “不必!云曦身子不好,你们自己处理就好!”冷凌澈说完便站起身,给云曦穿上了披风,戴上了兜帽,动作轻柔仔细的让许欢宜不由心中泛酸。

    云曦也给楠姐穿好了衣裳,对楠姐说道:“我们要回去了,楠姐要怎么做?”

    楠姐几步跑到了冷凌弘的身边,像模像样的给冷凌弘行了一礼,开口说道:“楠姐要走了,父亲要好好照顾自己!”

    看着小大人般的楠姐,冷凌弘心中一阵感动,摸着楠姐的头动容的说道:“好!楠姐也要听叔叔婶婶的话,要做个好孩子!”

    楠姐点点头,便跑回去牵起了云曦的手,仰起一张笑脸,笑盈盈的说道:“婶婶,我们回去吧!”

    小孩子的情绪是不会骗人的,若是云曦对她不好,她断不会露出这样亲昵的神情。

    冷凌弘彻底放下了心,就连冷清薇也对云曦高看了一眼,没想到她真的会如此照顾楠姐。

    许欢宜看着冷凌澈对云曦如珠似宝,而冷凌弘对她只能算是不错,此时一颗心还都扑在女儿身上,心里不免有些郁闷。

    可是一想到她很快就能插手府中中馈,也许还能通过此事在金陵贵妇圈中站稳脚跟,又暗暗激动不已。

    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机会,彻底摆脱云曦一家独大的局面!

    ……

    将楠姐送回屋内休息,云曦才开口问道:“许欢宜定是想要趁机掌权,我们不应该放任她啊!”

    云曦有个习惯,就是即便她与冷凌澈意见不一致,却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出声质疑,而是会在只有两人的时候再行商议。

    云曦抬头看着冷凌澈绝美的侧脸,疑惑问道:“难道你有什么打算不成?”

    “没有!”依旧是干脆利落的回答,看着云曦一脸郁闷不解,冷凌澈伸手将云曦揽到床上,开口解释道:“你便是不放权,她也一定会想尽办法为难你,与其如此倒是不如让她自己来做!

    做的好算她的本事,做不好我们更是乐见其成,你最近精力的确不错,可我听说六月以后,你的身子会越发的沉重,也会更加嗜睡,难道你希望总有人来折腾你?

    就算是天大的事也没有你的身子重要,皇祖母派了慧怡女官也正有此意,更何况父皇还有两位夫人呢,也该出来尽些力了!”

    云曦愣了愣,随即嫣然一笑,掐了一把冷凌澈的脸,感慨道:“还说你没打算,你这分明坏的很!”

    冷凌澈拉下云曦调皮的小手,放在嘴唇上细细亲吻,“我只有一个曦儿,不想的周到些怎么行?”

    云曦心里甜甜的,嘴角忍不住缓缓扬起,冷凌澈侧眸扫到,顺势将手伸到了云曦的衣襟里,柔声哄骗道:“而且若是曦儿没有精力,如何才能在我身下承欢呢?”

    “你!你少来……”云曦嘴角的笑消失不见,嘟起嘴便要推拒冷凌澈。

    冷凌澈却是将云曦的小手禁锢在怀,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声音低沉的呢喃道:“少来也是要来的不是?曦儿明明很喜欢,何必欲拒还迎,你我夫妻,不必如此!”

    云曦恨冷凌澈舌灿生莲,正欲分辩,奈何冷凌澈的舌头也是一样的灵活,出口的话被瞬间堵住,只剩下一些破碎的呜咽声……

    第二日,冷凌澈神清气爽的起身上朝,云曦足足又睡了两个时辰才睁开眼睛。

    看着凌乱不堪的床榻,还有不著寸缕的自己,云曦哀叹一声,伸手覆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无奈叹息道:“好孩子,你要记得,君子若是无耻起来绝对要比小人更加可怕……”

    云曦起身更衣,进来收拾床铺的喜华贼兮兮的一笑,抿着小嘴说道:“世子妃昨日睡的还好吗?”

    云曦瞪了喜华一眼,冷冷道:“可用我叫乐华进来收拾你一顿?”

    “不用!不用!奴婢乖的很!”喜华见好就收,多做事少说话。

    云曦带着楠姐用完了早膳,让青玉陪着她读书认字,她则是带着安华和乐华去探望了两个人。

    此时许欢宜正和秦侧妃商议着锦安王的寿宴,寿宴上涉及的事情颇多,既要开库房取东西,又要调派府中人员负责采买、修葺,便是大厨房也要增添人手,以供寿宴当日所用。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趁机安排自己的人手,两人正是商量在兴头上,忽闻云曦求见。

    “姨母,难道云曦是后悔了,这便要来抢权?”许欢宜皱眉说道,煮熟的鸭子她可不想让它飞走。

    “放心,她想抢给她便是,用不了几日我便让她主动松手!”秦侧妃冷然一笑,眸色阴沉。

    两人端坐,等着与云曦周旋,可出乎她们意料的是,这次不仅是云曦自己前来,身后还跟着霞夫人和锦夫人。

    秦侧妃眉头一跳,蹙眉打量,云曦这又是要做什么?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