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风云暗生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风云暗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领着楠姐回了芙蓉阁,这一消息迅速在府中传开,引发了不小的纷争。

    秦侧妃首当其冲的不赞同,他们和冷凌澈云曦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死敌,结果却要把她的孙女给云曦养,这让外人如何来想?

    是觉得他们两家和好,还是觉得他们想要楠姐攀附云曦?

    许欢宜自是也不同意,她只哭哭啼啼的委屈倾诉,质问冷凌弘是不是不信任她,宁愿将楠姐交给云曦也不放心将楠姐交给她。

    冷凌弘却是心思坚决,安抚了秦侧妃,劝慰了许欢宜,把楠姐养在云曦那,既是严映秋自己同意的,而且对楠姐脾性的教养也是好的。

    秦侧妃拗不过冷凌弘,只冷脸赶人,许欢宜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当初找的说辞如今却被用在了自己身上。

    许欢宜摸了摸眼泪,虚弱的问道:“凌弘,世子妃还怀着身孕呢,她可有精力照顾楠姐?楠姐这般大的孩子精力最是旺盛,若是累到了世子妃……”

    “弟妹也是好心,映秋信得过她,她也不嫌楠姐添麻烦,我真是要好好感谢他们一番才是!”冷凌弘感叹说道,没想到那个一向冷冰冰的二弟妹会对楠姐如此用心。

    “可是……”许欢宜还想再分辩,把楠姐交给云曦,她就少了一个掣肘严映秋的王牌。

    而且那个云曦与严映秋分明是一条心,若是她想用楠姐帮着严映秋复宠……

    冷凌弘却是打断了她的话,开口安慰道:“这样也好,二弟妹出身高贵,最讲规矩,一定会照顾好楠姐的!

    而且你这身子也弱,直到现在也不见起色,楠姐好动,你也没办法时常照顾着。”

    许欢宜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她的身体早就好了许多,她做出这副模样不过是为了让冷凌弘愧疚罢了,没想到……

    许欢宜暗暗咬牙,这个该死的云曦,处处与她作对,真是可恶至极!

    看来云曦的日子真的是太闲了,她也该给云曦找些事情做做了!

    ……

    芙蓉阁内,冷凌澈看着那个缩在小榻上鼓捣布娃娃的楠姐,脸色可以用墨黑来形容。

    他看着云曦,挑了挑眉,一副等着云曦解释的模样。

    云曦连忙赔笑,轻轻的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讨好。

    “楠姐,你今日还没有午睡,我让奶娘陪你午睡去好不好?”严映秋怕楠姐不适应,便让她的奶娘跟到了芙蓉阁。

    楠姐很乖,可没有严映秋在身边就显得怯生生的,她轻轻扯了扯云曦的衣袖,一脸委屈的看着云曦,“婶婶,我以后还能回到母亲身边吗?”

    楠姐虽小,但是小孩子也有自己的思维,她的父母先是吵了一架,随后她便被云曦带了出来,心里不免胡思乱想。

    云曦柔柔一笑,伸手揽过楠姐,用帕子轻轻的擦着她眼角的泪珠,温柔的说道:“你当然是要回到母亲身边啊,你母亲最近身体不好,照顾不了楠姐,这才把你送到我这来的!”

    锦安王府封锁了许欢宜小产一事,对外只说严映秋有孕染病,需要静养。

    “那是不是等母亲病好了,楠姐就可以回去了?”楠姐听到了关键,立刻睁着一双眼睛期待的看着云曦。

    “嗯!楠姐要乖乖的,这样你母亲也会尽快好起来,那时便又能领着你出去玩了!”云曦的语气很温柔,让一旁的冷凌澈有些失神。

    他似乎已经可以预料到云曦以后的慈母形象,这样温柔耐心的云曦似乎更美了几分。

    “好!楠姐会乖乖的,不会让娘亲担心的!”楠姐郑重的点头,眼中的恐惧和不安全然消失。

    “楠姐真乖!你先去睡觉好不好,楠姐要变得白白胖胖的,这样你娘亲就更高兴了!”

    楠姐用力点着头,张开手臂就让奶娘抱抱,“楠姐去睡觉觉,娘亲就会快快好!”

    云曦看着乖巧懂事的楠姐,心情有些复杂,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开口道:“我没想到你会主动揽下此事……”

    云曦叹了一口气,靠在了冷凌澈的肩上,有些疲惫的开口道:“只是将心比心,若是我,也定希望有人会来帮我一把……”

    “你永远不会!”

    冷凌澈语气坚决,云曦闻后一笑,伸手揽过冷凌澈的脖颈,柔声道:“我知道,你永远不会让我陷入两难的境地,有你,真好……”

    冷凌澈嘴角微扬,云曦的每次撒娇都让他异常享受,冷凌澈正想趁机占些便宜,低头才发现云曦呼吸平稳,竟是睡着了!

    冷凌澈心中无奈,将云曦打横抱起,小心的放在了内间的床榻上。

    冷凌澈被云曦盖上了一层锦被,看着她安然的睡颜,冷凌澈在云曦额间印上一吻,轻声呢喃道:“除非黄土白骨,我定守你百岁无忧……”

    ……

    接下来的几日,许欢宜的身体迅速好转,说话也有力气,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这让冷凌弘十分欣慰。

    而许欢宜身子好转的第一件事,便是希望秦侧妃能让她管理一些府中事务,若是手里一直无权,她拿什么和云曦争?

    可秦侧妃今时不同往日,她自己的大权都被锦安王给了慧怡,她几次试图与锦安王重归于好,最后都铩羽而归。

    她现在只后悔自己当时太过冲动,她不该为了秦府而和锦安王决裂,更不应该为了一个死人而失了冷静。

    若是以往她还不会在意,如今多了慧怡那个小贱人,只怕要恢复如初很难了。

    许欢宜也觉得秦侧妃与锦安王闹翻实在是再愚蠢不过,可她自是不敢来指责秦侧妃,便开口说道:“可是云曦手中不是还有大厨房吗?”

    秦侧妃看了她一眼,扬唇一笑,“你果然是个厉害的,你若是能好好帮衬弘儿,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许欢宜抿嘴一笑,两人皆是啜茶不语,这时有人有推开房门,脚步略有慌乱的跑了进来,“母妃……”

    冷清薇小跑进来,见许欢宜也在,不由一怔,尴尬的行了一礼,便坐在了秦侧妃身边。

    冷清薇不喜欢许欢宜,明明是让她来算计云曦和冷凌澈的,结果她却是算计到了自己大哥身上!

    许欢宜知道冷清薇对她印象不好,却也不看重,冷清薇早已及笄了,怎么样明年也得嫁出去了,她犯不上和一个要嫁出去的小姑子起争执。

    冷清薇面色为难的看着秦侧妃,又瞥了一眼许欢宜的方向,秦侧妃知道她的意思,便开口道:“欢宜你先回去吧,你说的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许欢宜也不想多留,起身便离开了,秦侧妃笑望着冷清薇,柔声道:“这下可以说了吧?”

    “母妃,您可听到殷小侯爷要离开金陵的消息了?”冷清薇一脸忧色,急切的开口问道。

    殷钰虽说是个闲散侯爷,但锦阳侯府毕竟握着金陵的矿脉,殷钰今年奉皇命要去各个矿脉探查,这般算下来,殷钰至少也得过一年才能回来!

    而冷清薇已经快十六岁了,哪里还等的起?

    “嗯,我听说了……”秦侧妃喝了一口茶,悠悠答道。

    “母妃!您既然知道怎么还不着急啊,若是他离开了金陵,我们就更没有机会了……”冷清薇红着脸,却还是将这一番话说了出来。

    她喜欢殷钰,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她从很早起就喜欢上了殷钰,因为他的眼睛里有明朗的光,他的笑比任何人都要璀璨。

    从她记事起,身边的所有人都在费心筹谋着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凝重和深沉,只有他不是,只有他会肆意玩乐,虽然世人都说他是纨绔,可她却喜欢这样的他……

    “你就这么喜欢殷钰?”秦侧妃似笑非笑的看着冷清薇,看的冷清薇红了脸,羞涩的揉搓着手帕。

    “母妃!你明知道的……”冷清薇羞赧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侧妃见此摇头浅笑,自从她得知冷清薇喜欢殷钰后,就在一直思虑着这桩婚事。

    殷钰为人虽是纨绔了一些,但是身份高贵,而且如今宁平侯府倒了,她们急需其他的力量,若是薇儿能嫁给殷钰,不管对她还是对宁平侯府都是有利无害的。

    只是,没想到殷钰看似纨绔,实则却很有主见,冷清薇明示暗示了许多次,却都无功而返。

    如今冷清薇年纪渐大,殷钰又要奉命出行,自是等不得了!

    “母亲自有办法,想必殷钰会在陛下大寿之后才离开,在那之前你父亲也是要过寿的!”秦侧妃勾唇一笑,眼中闪过一道算计的冷芒。

    “母妃的意思是,您能在父亲的寿宴让……”冷清薇不好意思说出口,秦侧妃却是笑着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冷清薇还是觉得不放心,愁容满面的叹息道:“可是,小侯爷对我一直淡淡的,他怎么会突然喜欢上我?难道母妃是想让父王替我……”

    冷清薇越想越觉得可能,父王是殷钰的长辈,若是父王来说,想必殷钰一定会同意的。

    就算殷钰现在不喜欢她,等到两人婚事定下,她有足够的信心让殷钰喜欢上自己!

    秦侧妃意味深长的一笑,却只拍了拍冷清薇的手,柔声道:“你将心揣回肚里便好,母亲一定会帮你的!”

    冷清薇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脑海里开始幻想自己穿上红色嫁衣的美妙场景……

    ……

    德彰宫里,殷太后看着自己玩乐的楠姐,不由微微蹙眉,看着云曦说道:“哀家还不知道你竟是这般热心,若是累到了我的小曾孙,哀家可不饶你!”

    云曦抿嘴一笑,开口解释道:“楠姐很乖的,不哭不闹,便是吃饭也不挑食!”

    看着楠姐小小的身子,殷太后也叹了一口气,“也是个可怜的,摊上一个拎不清的父亲,真是可悲……”

    云曦和冷清落相视一眼,两人都觉得此话甚对,她们两个就都感同身受。

    “是啊,大少夫人确实挺可怜的,她对二嫂嫂也挺好的,没想到竟是遇到了这样的事!”冷清落也感叹道,平时她对严映秋都淡淡的,一听她如此可怜,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所以说人要多结善缘,有时也许你的一个无心之举,便是在为自己的以后积累福报!

    若是她处处与云曦为难,今日她遭了难可还会有人帮衬?”殷太后一边说教,一边看着冷清落。

    冷清落缩了缩脖子,撇嘴说道:“人家知道啦,不用逮到一个机会就来说我嘛!

    我去看过四姐了,她的小日子过得可好了,公婆良善,夫君能干,四姐的气色比在宫里时还好呢!”

    “算你有自知之明,以后收收你的小脾气,当心嫁不出去!”殷太后一边叱骂,一边还忍不住要拿婚事来说教。

    “皇祖母,长幼有序,钰哥哥还没成亲呢,我不着急的!”冷清落立刻不地道的将殷钰拉出来做挡箭牌,可是这招最是有用。

    “唉!那个猴崽子也不让哀家省心,多大的人了,居然还不想着成亲!

    再过不久又要去各地奔波,你说这没个人照料可如何是好啊!”这些小辈的婚事就是殷太后的心头病,若是每个孩子都像澈儿一样有眼光那就好了。

    云曦却是觉得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我听世子说,矿脉一般是五年才会去查一次,去年不是才刚刚查过吗,怎么今年又要去了呢?”

    “最近也是流年不利,上个月相继有两个铁矿坍塌,陛下觉得此事不妥,便让钰儿再去各地看看!”

    殷太后提到此事也是发愁,矿产对于一个国家十分重要,特别是出事的两个还都是铁矿,如今三国鼎立,还算太平,可若一旦起了战事,这铁矿可比金银矿还要重要。

    云曦皱起了眉,这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可殷太后也说矿脉坍塌也是常有的事,她想着可能是自己多虑了,三人便又说起了其他的闲事。

    “对了,哀家总听清落说你府里藏着个妙人,什么时候也带进宫来让哀家瞧瞧!”

    “绮梦当然是个妙人,她家可是江湖第一阁呢!人长得漂亮不说,身手还好,皇祖母见了肯定喜欢!”冷清落立刻吹嘘起自己的朋友来,说的是天花乱坠。

    “江湖好啊……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可惜……”殷太后叹息说道,可惜她一辈子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云曦知道殷太后虽然身份尊崇,却一直向往宫外的自由,可是权利换不到许多东西,自由便是其中之一。

    云曦连忙转换了话题,祖孙三人又说了些其他,云曦才带着楠姐离开了。

    “二嫂嫂,真希望金陵能早些太平,那时我们就可以带着皇祖母出去走走,想必她定然很开心!”冷清落是个孝顺的,她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却最是细心。

    “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云曦拉着楠姐的小手,郑重的说道。

    迟早有那么一天,天下再无战事,再无恶人兴风作浪,她们会沐浴在阳光雨露下,从此再无阴霾!

    ……

    回了锦安王府,云曦正想让小厨房做些饭菜来,锦安王却是让所有人都一同去用膳。

    冷凌澈闻后冷哼一声,淡漠的说道:“多事!”

    云曦无奈抬头,开口道:“人家都说你若是想让孩子孝顺你,就要孝顺你的父母,不然他以后可会有样学样啊!”

    冷凌澈蹙了蹙眉,认真的看了一眼云曦的肚子,叹气道:“六个月以后再改吧……”

    云曦失笑,两人带着楠姐一同去了正堂,许欢宜一看见冷凌澈和云曦,连忙热情的招呼着,低头一看楠姐,便满脸心疼的说道:“楠姐瘦了……”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