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生毒计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生毒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映秋端坐在屋子主位,她遣散了所有人,只自己一人静静的坐着,似是在等着谁的到来。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那声音是那般的熟悉,可她这次却没有抬头,只淡淡的问了一句,“来了?”

    冷凌弘不知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此,他应该怨憎严映秋害死了他的孩子,应该责备她伤了许欢宜,可他的心里却怨不了恨不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的愧疚于许欢宜。

    他一直自命是个正直之人,可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第一感觉竟是有些庆幸,还好受伤之人不是她!

    可这种念头更让他痛苦,明明许欢宜那般的凄惨,明明她失去了自己的骨肉,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便是惩罚罪魁祸首,他都狠不下心!

    “欢宜的孩子没了……”半晌,冷凌弘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严映秋膝上的手指微微一动,她抬眸看了冷凌弘一眼,眼神平淡中掺杂些许的哀愁,“你也认为是我做的?”

    “也许你是无心的,可……可确实是你……”冷凌弘也不愿相信,可他亲耳所闻许欢宜的苦苦哀求,还有严映秋的狠心拒绝。

    更是看到了严映秋是如何将许欢宜推倒在地,接着她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冷凌弘的脑海里全都是许欢宜身上的血,还有她那无助可怜的眼神,那因为疼痛而被咬烂了的嘴唇。

    严映秋怔怔的看了冷凌弘一会儿,随即自嘲的勾了勾嘴角,许欢宜说的没错,她果然是个蠢货!

    即便她明知道许欢宜在算计她,可她却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

    许欢宜失了孩子,任谁来看,都是她心思歹毒,容不下她们。

    就算是许欢宜故意拿话激她,就算她只是想要抽回被抓住的手腕,可这原本的真相与许欢宜的可怜相比是那么苍白无力。

    更何况许欢宜最有利的证人是她的夫君冷凌弘!

    就连他都不信她,她还有什么可分辩的?

    “既然如此,那你来此处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兴师问罪?还是休弃我?”

    严映秋嘴角那抹嘲讽的笑让冷凌弘心中很是难受,他双拳紧握,动了动嘴角,眼中亦泛着悲戚,“你是我的妻子,我绝不会休弃你,可你既是犯了错,也应受到惩罚……

    映秋,最近你便好好在院子里修养身体吧,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这几句话冷凌弘说的异常艰难,他更是分不清自己心里的情绪。

    他对许欢宜有愧疚,可他又对严映秋狠不下心肠。

    严映秋轻笑了一声,眼中的柔弱褪去,迷茫不再,嘴角的温柔笑意都似乎冷了一些,“不必了!我们已经走到如今这步了,就不用再彼此将就了!

    若是你心里还有楠姐和我腹中的孩子,便保证他们永远都是你嫡出孩子,至于我们,早已经回不到当初了!”

    严映秋是柔弱良善,可她的骨子里还是有着金陵贵女的骄傲,她做不来邀宠献媚,便是之前百般隐忍,试图修补夫妻感情,便已经让她筋疲力尽了!

    她累了,她不想再猜丈夫的心思,不想再殚精竭虑的思考如何拢住丈夫的心。

    是她的终究是她的,不是她的,便是她付出一切也是无用。

    “凌弘,我不想辩白什么,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嘴脸也不再重要了!

    我问心无愧,便是千夫所指我也不在乎,我也不想再费劲尽气力周旋我们的感情了。

    你如何对我都可以,凌弘,我只希望你还能念着我们之间的情分,厚待我们的孩子!”

    严映秋从始至终没有落下一滴眼泪,曾经的彷徨挣扎瞬间消散,事到如今,她的心里反是一阵清明。

    “映秋……”冷凌弘没想到严映秋这般温柔似水的女子居然会说出这样让人刺骨锥心的话,他一时怔在原地,久久发不出声音。

    严映秋却是站起了身,双眸淡然如水,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即便我以后无法陪在你身边,也愿意你以后事事顺遂……”

    严映秋说完之后便转身回了内室,只留个冷凌弘一个决绝冷漠的背影,冷凌弘上前一步,然而却被内室的门遮掩的视线,就连一个背影也再望不到。

    她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要与他恩断义绝?

    明明是她做错了,明明他没有斥责她一句,为何她还要如此冷漠?

    冷凌弘攥了攥拳头,克制住了心中的不舍,毅然转身离开。

    既然他们现在都不冷静,那便将此事暂时搁置,谁都不要再提及了!

    未过两日,冷凌弘许了许欢宜平妻之位,算是补偿了她痛失孩儿。

    秦侧妃一开始并不赞同,就算她想休了严映秋,却也没想让许欢宜来做自己的正牌儿媳。

    她希望冷凌弘能够娶一个身份匹配,家世显赫,又聪明上进的女人,而许欢宜明显不符合前两条。

    可冷凌弘也是个倔强的,秦侧妃不同意,他便去找锦安王。

    锦安王只淡漠的问了他一句,可会后悔?

    冷凌弘摇头,表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以后也绝不后悔!

    冷凌弘看不明白锦安王当时的笑容,但见他如此坚持,便不再过问。

    严家听闻之后曾派人找上门过,待听闻此事后,皆是心中大惊。

    他们不相信严映秋会如此狠心,却也不敢声张,唯恐损了严映秋的名声,最后还是云曦书信一封,才让他们暂时安稳。

    许欢宜心中满是得意,甚至冲淡了她对那死去孩子的不舍。

    现在她成了平妻,再也不是那个认人欺辱的妾室,甚至她还是云曦的大嫂,在名义上还要比云曦高上一分,这让许欢宜十分欢喜。

    以后再见云曦,云曦就再也没有理由折辱她,她更不用卑躬屈膝!

    可是许欢宜在冷凌弘面前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欢喜,每日都保持着眼睛红肿,便是在睡觉时还会时不时的唤上两声“孩子”,让冷凌弘一直沉浸在愧疚之中。

    冷凌弘每日都会陪着许欢宜,更是找了无数的滋补药材,想要让许欢宜快些好起来。

    这些都是冷凌弘心中的愧疚所致,可外人看来却只会觉得许欢宜正得盛宠,只怕以后地位会愈加的巩固。

    一日,许欢宜娇弱可怜倒在冷凌弘的怀里,声音弱不可闻,仿佛柔弱的一阵风便能将她吹倒,“凌弘……”

    自从提了平妻,许欢宜便可以正大光明唤冷凌弘的名字的,可冷凌弘心里却是不对味,脑海中回响的还是严映秋最后那一句失望而又冷漠的“凌弘!”

    “嗯!”冷凌弘淡淡应了一声,最近这些日子冷凌弘都一直陪在许欢宜身边,希望她能早日走出悲伤。

    “凌弘,少夫人她现在被禁足府中,这些都怪我,若是我那日不去找少夫人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冷凌弘也这般希望,却还是轻声安慰道:“别多想,这不怪你……”

    许欢宜抹了两滴眼泪,却还是啜泣着开口说道:“可是楠姐她还小,她不能随着少夫人一直待在院子里啊!

    楠姐年纪虽小,但也要开始慢慢见外客,这样也有利于楠姐以后的交际,若是一直不见人,以后性子难免胆小畏缩,岂不是耽误了她的一生?”

    许欢宜面露担心,却是说到了冷凌弘的心坎里。

    冷凌弘只有楠姐这么一个女儿,自是百般宠爱,如今她也快五岁了,正是养成脾性最关键的时候,若是整日躲在院子里,的确不好!

    “还是你想的周到!”冷凌弘开口赞道,对许欢宜又满意了几分。

    “这是我应该做的,身为妻子就应该为丈夫分忧,你在前朝忙碌,我自是要努力做到让你身后无忧!

    更何况我也觉得上一次是个意外,少夫人她不是那种狠心的人,我又一向很喜欢楠姐,自然要为她多想想!”

    许欢宜每个字眼都是在为冷凌弘着想,这让冷凌弘十分感动。

    许欢宜转了转眼眸,她贴在冷凌弘心口,语气越发的轻柔,“我现在整日也是无所事事,凌弘若是信得着我,我一定会替少夫人好好照顾楠姐的!”

    许欢宜的嘴角高高扬起,若是能把楠姐握在手里,不仅对严映秋是个掣肘,也可彻底拢住冷凌弘的心,届时冷凌弘便再也没有理由去严映秋的院子了。

    久而久之,严映秋便是空有一个正妻的名分,与冷凌弘没有情感,再不足为惧!

    而楠姐不过是个女孩,她有一百种手段将她养废,却又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许欢宜想得颇好,可冷凌弘却犹豫了,夫妻多年,严映秋怎么可能会将楠姐交给许欢宜?

    可是冷凌弘又心中动摇,因为事关楠姐的未来,他需要给楠姐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他低眸看了一眼许欢宜,许欢宜柔顺善良,想来应会好好对楠姐,可冷凌弘还是没有直接答应,只开口道:“容我想想……”

    许欢宜知道冷凌弘是动心了,便也不逼迫,不然反是会显得她别有居心。

    可是冷凌弘若是真的心疼楠姐,自己便是唯一的可能!

    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变成大房唯一的主母,许欢宜便忍不住偷偷扬起嘴角,心中感叹自己的割舍果然值了!

    可是事实并未如许欢宜所愿,一向温柔的严映秋却突然变成了凶狠的母豹,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带走楠姐。

    看着防备警惕的严映秋,冷凌弘开口劝道:“映秋,我这也是为了楠姐好,她长大了需要出府去见世面,你也不希望我们的楠姐以后变得胆小畏缩是不是?

    欢宜是个善良的女子,她会好好的对楠姐,而且我也不是要夺走楠姐,她还可以随时来看你啊!”

    “不可能!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可能让那个女人带走我的孩子!

    你觉得她善良,我却觉得她是世间最阴毒之人,我绝不答应!”严映秋紧紧的抱着楠姐,生怕谁会抢走了她。

    楠姐不明真相,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更让冷凌弘感到心疼。

    “映秋,咱们不要这样,你看楠姐都被吓到了……”

    “吓到也比有危险强,你色令智昏,看不到那女人的阴险,我却绝不会让我的孩子涉险!”严映秋对冷凌弘越发的失望,她居然要将楠姐送到那个女人身边,他是疯了不成?

    “映秋,欢宜她没有记恨你,你……”

    “她凭什么记恨我?这一切分明是她自编自演的,现在还要抢走我的楠姐,我便是死也不会答应!”冷凌弘这句话更是激怒了严映秋,明明她才是受害者,现在反是要得到罪魁祸首的原谅吗?

    两人争执不下,冷凌弘觉得严映秋有些偏激,严映秋觉得冷凌弘是被人勾走了心魄,屋内竟有剑拔弩张之势。

    “大哥大嫂这是做什么呢?从外面看还以为你们在争吵呢?”安华和喜华扶着云曦款款走来,对两人淡淡一笑。

    严映秋仿佛见到了主心骨,立刻扑上去抓住了云曦的衣袖,“云曦!你快帮帮我!他们要抢走我的楠姐,你帮帮我!”

    云曦拍了拍严映秋的手,冷凌弘也叹气将自己的打算解释了一番,还让云曦帮着劝慰严映秋,让她不要胡闹。

    云曦闻后轻轻挑唇,心里却是已经清楚,此事定是许欢宜撺掇的,看来她是想让冷凌弘彻底忘掉严映秋,才想将她们唯一的纽带夺走。

    还好梅香机灵去找了她,否则今日还真是不好收场。

    云曦扶着严映秋落座,柔声劝道:“大嫂也是的,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情绪可不能如此激动。

    大哥一向疼爱楠姐,他也是为了楠姐考虑,你应该体谅一二……”

    严映秋怔怔的看着云曦,不可置信的张嘴呢喃,“云曦……”

    冷凌弘见云曦如此明白,欣慰的点了点头,正欲开口,云曦侧眸看着冷凌弘,幽幽开口道:“可大哥此事想得也的确不周到,我也是做母亲的,若是谁伤害我的孩子半分,我便是死也要拉着那个人一同下地狱!”

    冷凌弘心肝颤了颤,他这弟妹爱憎分明,的确能干的出来。

    他想替许欢宜解释,想说她是个善良的女子,云曦轻轻挑唇,继续开口道:“做为一个女人,我不相信这世上有如此无私之人,更何况楠姐是大嫂的宝贝,她如何放得下心?

    退一步来说,你让许欢宜如何照顾楠姐,若是楠姐犯错,她可打得骂得?她若是不敢管,楠姐的性子谁来约束?”

    严映秋听到此处终是放下了心,冷凌弘却还是有些犹豫,“可楠姐大了,是要出去见见世面的,若是一直如此,以后岂不……”

    冷凌弘的顾虑云曦懂,他是怕楠姐上不得台面,以后没有朋友帮衬,便是亲事也会很难。

    看着眼眶通红,瘦了一圈的严映秋,又看了看哭泣不止,可怜兮兮的楠姐,云曦心中一软,只叹自己真是越发喜欢多管闲事了,若是以前她定然不会插手。

    可来了金陵之后,她这颗心越来越软,放的人也越来越多,半晌,她叹了一口气,缓缓道:“若是你们信得过我,便在大嫂养病期间由我来照顾楠姐……”

    冷凌弘和严映秋都猛的抬头看向了云曦,脸上都是震惊,云曦看着楠姐哭红了的眼,轻声开口道:“我会请人好好来教楠姐规矩,出席一些场合也会带着楠姐,这样既解决了大哥心中的顾虑,也可让大嫂放心……”

    “可是,你现在也不方便,我怎么好让楠姐叨扰你?”、

    冷凌弘有些迟疑,他和冷凌澈的关系不算好,虽然倒不担心冷凌澈会伤害楠姐,可他们毕竟不是亲兄弟,云曦又怀着身子……

    “好!我同意!我愿意的!”严映秋立刻表态,脸上难掩欣喜。

    许欢宜既然存了这样的心思,就一定会想法设法再来夺走楠姐,她护得了一次,却无法保证次次化解!

    而她相信云曦,只要有云曦在,便再也没有人能为难她的楠姐……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