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耻无度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耻无度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心中一惊,她抬头看着冷凌澈,对他脸上的这种表情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清浅笑意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他独有的邪魅和霸道,每每他笑得这般温纯良善,最后的结果都是将她吃干抹净!

    “我困了……”云曦开始使出第一招,她缩进被子里,做出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冷凌澈只淡笑着拉下锦被,一双眼眸柔情似水,宠溺温柔,“我自己来就好,你躺着便可……”

    一句话便轻松化解,云曦心中不甘,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可怜兮兮的蹙眉道:“我现在不方便……”

    “我已经问过了,你的脉象很稳,而且四到六月正是胎象最稳得时候,不碍事的!”冷凌澈极尽耐心的哄骗着,嘴角的笑越发的温柔,一双眸子却灼灼晃人。

    云曦很想问一句,这些话是谁说的,可是她只扭捏的藏在被子里,找各种借口来表达自己的不愿,结果却都被一一攻破!

    冷凌澈欺身而下,他挽起云曦的一缕黑色长发,放下鼻下轻嗅,嘴角微挑,墨色的眸子闪着灼人眼目的光彩,“曦儿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骗子,明明每次你都十分享受呢……”

    悠悠的声音带着醉人心神的魅惑,宛若可以魅惑人心的琴曲,让人一点点卸下防备,投入进他细心织就的情网中。

    “我没有!”云曦矢口否认,冷凌澈的笑意更深,侧身躺下,将云曦抱在怀里。

    “若是如此,曦儿便不必配合,好好睡吧……”

    云曦的后背紧紧的贴着冷凌澈的胸膛,这样的姿势不但没有让云曦感到安全,反而莫明的害怕。

    因为这样她便看不见冷凌澈的表情,无法预计冷凌澈接下来的动作。

    云曦能感觉到她的衣襟一点点松了,她挣扎着想要转过身,冷凌澈却是在她的耳边吐气道:“这样刚刚好,不必担心会压到你的肚子……”

    云曦心里欲哭无泪,这样哪里好了?

    分明很可怕的好不好?

    芙蓉帐暖,春宵千金,奈何云曦身子纤弱,只能屈服在某人的淫威之下。

    一开始她还能苦苦求饶,渐渐的声音变成了弱不可闻的呜咽声,仿佛是一只被欺负了的小猫,却只能无力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云曦的身子被禁锢在冷凌澈的怀中,两人肌肤相贴,云曦绷紧的脊背偶尔磨蹭到冷凌澈的胸前,让她不由便打起了寒颤,心绪越发的缥缈,仿佛在海上起起伏伏,荡漾不止……

    不知今宵何宵,窗外秋风忽起,窗内烛影绰绰,一声低咽与沉重呼吸声融合飘散。

    云曦身子微抖,冷凌澈紧紧的抱着她,又用棉被将她捂好。

    玄徵说有孕的女子千万不能感染风寒,因为很多的药都不能用,所以还是平时注意来的最好。

    察觉到云曦的身子不停发颤,冷凌澈浅笑出声,凑近在云曦的耳边轻声呢喃道:“怎么了曦儿,可是觉得意犹未尽?”

    云曦:“……”

    见云曦不说话,冷凌澈笑意更深,坏笑道:“曦儿不是说不喜欢吗?那为何还不肯入睡,反是配合为夫呢?”

    云曦抿抿嘴,第一次有了分房而睡的念头。

    她当初喜欢上的明明是那个纯洁如白芙蓉一样的冷公子,谁能告诉她,他是如何变成这般的?

    看出云曦眼中的怒意,冷凌澈将头埋在云曦的肩窝处,幽幽叹息道:“曦儿,整整四个月了,看着心爱之人睡在自己身边,却又宛如远在天边,你可知这种感觉有多么难过?”

    云曦的心微微动摇,最近这四个月冷凌澈的确很老实,对她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

    “曦儿,等六个月后,你的肚子便更大了,那时我还怎么敢碰你,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你又要修养数月,曦儿,难道我不可怜吗?”

    冷凌澈轻轻咬了一口云曦的肩膀,声音哀怨迷离,云曦被说动了,这么一想他也确实挺可怜的!

    “你放心,我会顾及你的身子的,以后每天绝对只有一次,而且绝不会压到我们的孩子……”

    冷凌澈郑重承诺,云曦见此便点了点头,被冷凌澈笑着拥入怀中,可是她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呢!

    一夜,两夜,三夜……

    云曦终于发现了她当初觉得不安的地方!

    冷凌澈是承诺一晚只有一次,但他也真的是没有遗漏,每一晚都要履行承诺。

    再则,他温柔小心的保证绝不会碰到云曦的肚子,所以他便趁机将云曦之前不肯尝试的恩爱方式都试了一个遍,还美曰其名要找出云曦最喜欢的那个。

    云曦欲哭无泪,每天都是起义无果,缴械投降。

    在持久战的斗争中,云曦终于发现了她不敌冷凌澈的地方。

    那就是冷凌澈的无耻是没有限度的!

    冷凌澈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便是上朝时众人都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心情不错,似乎他的嘴角上扬了些?亦或是他的眸色亮了些?

    冷凌澈心情好,便喜欢与人分享这种喜悦,他找殷钰说了两句话,殷钰茫然的点点头,看着冷凌澈的眼神有些惊恐。

    未过两日,殷钰便找了四个扬州美妓,窈窕曼妙者有之,绝丽明艳者有之。

    殷钰将四个美妓送给了两个人,那两个官员的夫人便是之前嘲讽云曦善妒的两人。

    殷钰送的这四个美妓一入府便独得宠爱,将那两个官员迷得是神魂颠倒,恨不得夜夜笙歌。

    而她们的夫人便只能气得干瞪眼,找上门去理论,那两个美妓便与她们讲一堆道理,说什么正妻就要有容人之量,千万不能善妒。

    这些美妓能言善辩,生生将那两个夫人绕晕了,她们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美妓是殷钰送的!

    有殷钰这个靠山,她们还不敢动手弄死这几个妓女,只能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后悔自己招惹了云曦那个瘟神,自此以后金陵的女人们再也没人敢嘲讽云曦善妒,生怕自己府中也多了两个勾人的妖精!

    云曦听闻之后,只挑唇一笑,这世上有哪个女人喜欢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可女人却又总喜欢用三从四德来要求其他女子。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真正能做到的却着实没有几个。

    云曦将手上的虎头鞋缝好了,那是一双小而精致的鞋子,鞋面上绣着一只威严的虎头,可看起来却又憨憨的,十分可爱。

    云曦正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岳绮梦也在一边凑趣,这时喜华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有些慌张的喊道:“世子妃,许欢宜被放出来了!”

    云曦和岳绮梦相视一眼,两人皆是诧然,当初可是锦安王下令将许欢宜关了起来,若没有他的命令谁敢放人?

    喜华喘着粗气,气喘吁吁的解释道:“是王爷下令放她出来的……许欢宜她有孕了!”

    云曦放下了手里的虎头鞋,轻轻蹙了蹙眉,“哪个大夫查的?”

    “是王爷自己找的大夫,看来应是准确无误的!”喜华已经打探过了,她也曾怀疑许欢宜的用心,以为她是想出来故意找的借口,可现在看来应是真的了。

    云曦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忧色,她缓缓起身,示意喜华将她的披风拿来,“我要去看看大嫂,想必她现在心里也不好受……”

    “我也去!”严映秋对岳绮梦蛮照顾的,送来了不少吃的用的,听闻严映秋有事,岳绮梦自是要跟着过去。

    两人一同去了严映秋的院子,隐隐听到梅香的劝慰之声。

    小丫鬟进屋通报,过了片刻梅香才亲自出来迎。

    梅香颇为为难的看了云曦一眼,神色忧愁的说道:“今日还要麻烦世子妃多劝劝我家夫人了,只怕她……”

    云曦点点头,抬步迈进了屋子,严映秋正擦着眼角,见她们进来慌忙的起身来迎,一对上云曦的眼睛,严映秋便红着眼眶说道:“又麻烦你过来了……”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也听说了那件事,就怕你一时想不开,这便来看看你!”云曦其实不知该如何劝慰这种事,因为若是她绝对不会走到一步。

    “大嫂,我来也不是想劝你什么,只是你现在怀着身子,正是最紧要的时候,想必不用我来说,你也知道该如何来做!”

    “这些我都知道,我又何尝不想劝自己想开一些,我都接受了许欢宜的存在,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日不是吗?”严映秋的笑十分苦涩,眼中失了曾经温婉的柔光。

    “秋姐姐,不然我带你走吧!男人纳妾最不可原谅了,我家里又美又大,不如秋姐姐你和我一起去玩玩吧!”岳绮梦在金陵呆了有一段时间了,她觉得金陵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

    几乎所有男人都三妻四妾,女人还要做出一副恭谨贤良的模样,可这些凭什么啊?

    岳绮梦的话倒是将严映秋逗笑了,她轻轻牵起嘴角,看着床榻上熟睡的楠姐,轻语道:“我也曾幻想过王府以外的生活,更羡慕你自由随意。

    可是我终究不是你啊,我还有楠姐,我希望她能活的顺遂如意,而王府才能给她这种保障……”

    岳绮梦不懂,还想再劝,云曦却是拉住了她的手,看着严映秋开口道:“看来你已经想得很透彻了……”

    严映秋点点头,笑意苦涩却又带着释怀,“我自出生起便衣食无忧,已是强过世间千万的人。

    婚后的生活也算是美满,我的生活从来都不是靠自己争取的,就算是有些磨难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还有楠姐,还有腹中的孩子,只要她们能健康平安,我便也没有可抱怨的了!”

    严映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虽然她的心里还会隐隐刺痛,还会觉得不甘,可她会为了楠姐而勇敢的面对……

    此时许欢宜正躺在软塌上小憩,秦侧妃给她拨了一个新丫头,名唤兰香,正忙前忙后的伺候着。

    许欢宜打量了兰香一眼,沉了沉眼眸。

    喜鹊死得那般凄惨,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些贱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没想到她居然在这个时候查出有孕,还真是上天助她!

    可是,这个孩子虽然能帮她重见天日,但是又能帮她走到哪一步?

    即便她生了一个儿子,有严映秋在上面压着她,她一辈子都只能是个妾室,她的儿子也只能是个庶子,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在许府是个嫡小姐,却依然过得悲惨,她不想再仰人鼻息,她想过人上人的生活,她就必须要放手一搏!

    可她若是想达到那种生活,就必须要除掉眼前的障碍,而第一个挡路石便是那个严映秋!

    许欢宜的眼中浮现了一抹决绝,她轻轻摸着自己的小腹,喃喃说道:“孩子,再帮我一次可好……”

    ------题外话------

    第一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