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欢宜看着被揍成猪头的喜鹊,一时又惊又怒!

    她现在可不是那个仰人鼻息的表姑娘,她可是大少爷冷凌弘的贵妾,云曦再如何跋扈也没有道理打她身边的婢女!

    许欢宜直接去找了秦侧妃,秦侧妃闻后也是一怒,想着要借此机会教训云曦一番,便是责罚了她身边的几个婢女也是好的。

    谁知道云曦以身体疲乏为由,根本就不不来玉霜院,反是派青玉去锦安王的院子找了慧怡来。

    那慧怡本就被派来教导王府女眷的,更何况此事涉及云曦,慧怡平日里端的虽然是公正严明,但一碗水怎么可能端平?

    慧怡和青玉去了玉霜院,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两个丫头打架虽是不对,但错处的起源却是在喜鹊乱嚼舌头,特别是字里行间还对云曦多有不敬。

    这位慧怡女官是个记性极好的女子,上到女戒妇责,下到宫规府规,里里外外的引经据典了一番,最后得出了一个十分公平的判决。

    三人各有错处,罚喜华和乐华月银三个月,虽说喜鹊应该一同受罚,但是考虑到她受伤颇重,便从轻发落了,希望她以后能长个教训。

    秦侧妃和许欢宜当然不肯同意,慧怡便板着一张戒尺脸,说秦侧妃若是觉得她处理的不对,可以进宫找殷太后探讨此事,由殷太后决断。

    秦侧妃险些呕出一口血来,让她去找殷太后?除非她是疯了!

    那个老太婆本就偏心的要命,哪会帮衬她们!

    慧怡见她们都服气了,便满意的离开了。

    自从这慧怡来了,锦安王就一直宿在自己的院子里,秦侧妃恨的牙根痒痒,可是她和锦安王最近本就生了嫌隙,秦侧妃也不愿舍下脸面去哭求,只暗暗咬牙。

    “姨母!您看看她们啊,简直是欺人太甚了!”许欢宜气得不行,明明都是府里的主子,凭什么云曦就可以横着走?

    “你也是,今日的事情难道还全怪芙蓉阁不成?你以为这里是许府吗?居然光天化日在背后议论主子,若是真的闹到宫里,杖毙都不为过!”秦侧妃迁怒了许欢宜,冷着脸叱骂道。

    只想着若不是因为许欢宜,她今日怎么会被人如此下脸面,而且还是被那个可恶的慧怡!

    许欢宜心里委屈,却是不敢再说,便去找冷凌弘哭诉。

    冷凌弘本想回严映秋的院子,许欢宜却是哭的梨花带雨,还说什么喜鹊要死了云云。

    冷凌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回了她的院子,结果便看见喜鹊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脸上还有被挠过的血痕。

    “这是怎么回事?”冷凌弘也被吓了一跳,不由开口问道。

    “大少爷,欢宜真是没法活了!欢宜知道世子妃不喜欢我,自是处处避让,便是想去花园里走走,也要先派下人去看看世子妃是否也在,免得扰了世子妃雅兴。

    可是……可是即便如此世子妃却还是看不得欢宜啊,喜鹊自小便服侍欢宜,说是欢宜的姐妹也不为过,可是您看看她被打成了什么样子啊!”

    许欢宜扑进冷凌弘的怀里哀嚎不止,眼泪簌簌落下,将冷凌弘的衣襟都染湿了。

    冷凌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喜鹊,震惊的问道:“这是二弟妹打的?”

    “是二弟妹身边的两个丫鬟打的!丫鬟们年纪都不大,有个口角也是正常的,可也不能下这般的毒手啊!

    姨母要给我做主,可那慧怡女官却说什么各有错处,我若是不服便去进宫找太后娘娘!

    可欢宜是个什么身份,哪里能去找太后娘娘哭诉?大少爷,你说欢宜还能怎么办啊?”

    许欢宜一脸悲戚绝望,一看便是个受尽委屈的柔弱女子,冷凌弘心中也有不忍,又想着家人有什么误会应该尽早解决,便去找冷凌澈询问此事。

    可冷凌澈却只说男子的任务是治国平天下,谁会过问女子间的事情,弄的冷凌弘一阵羞愧。

    冷凌澈扫了冷凌弘一眼,清清淡淡的开口道:“事出有因,万事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大哥若是想知道不如去府里打探一番!”

    冷凌弘深以为此,便派人去府中打探,将事情的原委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心下不由一冷,直接去了许欢宜的院子。

    许欢宜正等着冷凌弘给她做主呢,谁知道得到的却是好一番说教,这次是真的把许欢宜气哭了。

    许欢宜是个聪明的,见此便抹着眼泪,哽咽的解释道:“喜鹊之前被安华骂了一通,想来她也是心里不平,以后我会好好管教的,不会让大少爷难心的!”

    许欢宜哭的眼睛通红,此时正楚楚可怜的望着冷凌弘,冷凌弘的心也软了,想到喜鹊被打的也的确很惨,便不再怨怪她。

    许欢宜转了转眼睛,小声抽泣道:“大少爷,您可不可以帮欢宜求一求少夫人,让她在世子妃面前帮欢宜说上几句。

    世子妃与少夫人最是要好,若是少夫人开口,世子妃定不会再为难欢宜了!”

    许欢宜心中冷笑,想让冷凌弘知道那严映秋可不是什么善良的美人,以后若是云曦再欺负她,那便是严映秋授意,否则严映秋便去找云曦,让她少管大房的事情!

    可谁知冷凌弘却根本没往此处想,反是板着脸教育许欢宜道:“夫人还怀着身子呢,而且这一胎还很辛苦,每日她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哪里能顾上这些事!

    二弟妹的脾气虽然不好,但却是个讲规矩的,你以后好生管教下人,只要你没有错处,她不会为难你的!”

    “是!大少爷说的对,欢宜记住了!”许欢宜恨的牙根痒痒,偏偏面上还不能露出不悦来,只得皮笑肉不笑的应和着,心里却是将严映秋恨死了。

    什么怀胎辛苦?

    她又不是第一胎了,怎么比云曦闹得还厉害,分明是故意媚宠而已!

    可是严映秋现在怀着孩子呢,冷凌弘两人也不能做什么,正好可以让她捡个便宜!

    “大少爷,欢宜熬了些汤水,您喝完再休息?”许欢宜本就擅长厨艺,更是从秦侧妃那里学到了煲汤的好处。

    既可以体现女人的温柔体贴,也可多了一个正当的借口留男人住下。

    谁知冷凌弘却没有锦安王爱喝汤的习惯,直接起身说道:“不必了,今日我答应要去陪楠姐下棋呢,院子里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待冷凌弘走了,许欢宜气得狠摔了几个杯子,恶狠狠的骂道:“不过是个病弱的赔钱货,也值得如此挂念!严映秋,我倒真是小瞧了你!”

    “小姐!都是喜鹊不好,让您受委屈了!”喜鹊此时也是后悔,没想到那个乐华如此厉害,她竟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怪你作甚,她们做出了那等丢人的事情难道还怕别人说吗?你等着,我很快就可以出了这口恶气!”

    许欢宜眼中闪过阴冷的寒光,嘴角噙着一抹森然的笑,云曦,你处处与我为难,别怪我出手无情!

    ……

    而此时严映秋孕吐的厉害,人家怀孕都会胖一些,严映秋反是瘦了。

    一闻到饭菜的味道就想吐,可为了腹中的孩子还不得不吃,每日反复折腾,看得梅香都心疼哭了。

    楠姐不明白怎么回事,之前还被吓得哭着喊,“我不要娘亲病,娘亲不要死”,让严映秋是哭笑不得。

    梅香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楠姐知道严映秋不是病了,而是要给她生个弟弟或是妹妹了。

    楠姐这才不哭了,只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严映秋一难受了她就捧着茶盏等着,严映秋吐完了她就乖巧的递上杯盏,还给严映秋嘴里塞梅子,煞有介事的说道:“娘亲乖乖,不难受啦……”

    每到这个时候严映秋的心里就暖暖的,有这般懂事听话的孩子,她还有什么所求呢?

    严映秋将楠姐搂在怀里,一边摸着她柔软的细发,一边柔声问道:“楠姐是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呢?”

    严映秋以为楠姐会说想要个妹妹,毕竟小女孩都喜欢有人陪着她玩,可谁知楠姐却是一口咬定,“我要弟弟!”

    “这是为什么呢?”严映秋只以为楠姐是有什么自己的小想法,便笑着问道。

    谁知道楠姐却是一本正经,奶声奶气的说道:“因为祖母不喜欢楠姐,她喜欢弟弟,要是娘亲生了一个弟弟,祖母也会对娘亲好了!”

    严映秋和梅香都怔住了,这些话谁说都很正常,偏偏是楠姐一个小女孩在无比认真的说这些话,却让她们听的心寒。

    “这些话是谁和你说的?”严映秋厉声问道,只以为是有人故意在楠姐面前说这些话。

    “没人和我说,可我就是知道!”楠姐一双眼睛明亮晃人,她拿着一颗大红枣,一口口的咬着。

    “祖母总是说长孙长孙,要的就是弟弟呀,楠姐是个没用的……”楠姐吃着枣子,一脸的坦然。

    严映秋和梅香互看了一眼,两人都有不忍,她们只以为楠姐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却没想到楠姐这般敏感。

    严映秋抱着楠姐,眼圈泛红,声音哽咽,“楠姐最好了,才不是没用的,娘亲和爹爹最喜欢的就是楠姐了!

    不管娘生了弟弟还是妹妹,以后都有楠姐来管,你来教他们孝敬父母还不好?”

    “真的吗?”楠姐显然十分的兴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璀璨明亮。

    “那我以后就要教他们不许多吃糖,要吃青青的菜,还要……”楠姐掰着胖胖的手指头,将她们对她的要求都复述了一遍。

    严映秋看着楠姐这单纯听话的样子,心里又怜又爱,暗暗发誓,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一定要护着自己的儿女无忧!

    “大少爷来了!”

    外间的丫鬟行礼说道,严映秋擦了擦眼泪,不想让冷凌弘看见自己抹泪的样子。

    “爹爹!”楠姐咋呼着小手便朝冷凌弘扑了过去,看着玩闹成一团的父女两人,严映秋眸色熠熠。

    若是这个家能一直如此,她做出让步也是值得的……

    ……

    这日是云泽的生辰,云曦又写了一封厚厚的信,求着冷凌澈快些寄出去,代价自是要在前一晚好好服务某人!

    可云曦还是很想云泽,最近梦里梦外都是云泽一人,便命人做了许多点心,准备进宫拿给冷凌泽。

    云曦有些愧疚,毕竟冷凌泽不是云泽,她这样对冷凌泽多少有些“别有居心”。

    可是冷凌澈也不清楚冷凌泽的生辰,云曦便又带着好些东西补偿他。

    其实冷凌泽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只要有人对他好,他便很知足了。

    看着云曦带过来的各式点心,冷凌泽拍手叫好,兴奋的在地上直转圈。

    冷凌泽身边有个老嬷嬷,是个做事有分寸的,她自从领了这的职,便任劳任怨的照顾冷凌泽。

    虽说跟着这样的主子没什么油水,可是这孙嬷嬷活了一大半年纪,却反是看得通透。

    外面的主子看起来各个光鲜亮丽,可外面的风雨变动却也要更大,若是稍有不慎,主子行差一步,倒霉的自是下边的人。

    在这宫里什么锦绣繁华都敌不过平安顺遂,她以前也是在德彰宫伺候的,殷太后觉得她稳妥便被派来照顾冷凌泽。

    外人都说孙嬷嬷命不好,孙嬷嬷却是感恩戴德,这份差事在她看来最好不过了!

    “世子妃真是有心,居然还记得十一殿下的生辰!”旁人不知道冷凌泽的生辰,可孙嬷嬷却早就打听到了,本还想着今日给冷凌泽做些好吃的,没想到云曦却是来了。

    云曦微有错愕,可看着冷凌泽那一脸期待的眼神,她抿抿嘴,不忍说出真相,只厚着脸皮道:“殿下可喜欢这些东西?”

    冷凌泽点点头,他一激动起来就想抱人,可是孙嬷嬷与他强调过很多遍,说这不是个好习惯,被抱的人会不开心。

    冷凌泽不理解为什么,但还是听话了,只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云曦,憨憨的笑道:“喜欢!我很喜欢!我能不能每天都过生辰,二堂嫂你每天都来看我啊!”

    云曦笑着应和着他,心里却仍是一片震惊。

    两个人长得如此相像已是了不得的缘分,没想到两人的生辰竟也是相同的!

    难道是上天怜悯她,所以在楚国也给了她一个弟弟?

    冷凌泽是个待不住的,便是吃东西也要围着院子跑。

    云曦叹息一声,怜悯的感叹道:“也不知道十一殿下的病还有没有可能治愈?”

    “怕是很难了!太后也先后找了几个御医,可十一殿下是在娘胎里便烧糊涂了,如何调理都是无用了!

    只是可惜了十一殿下这副俊秀的模样,老奴看就十一殿下这模样,一点不比其他殿下差!”

    孙嬷嬷也是同情怜悯,可有些事就是上天注定的,谁也抗争不了。

    云曦点点头,云泽长得便极其俊美,可云泽还小,她离开夏国的时候他还是小孩子的模样,可冷凌泽却是长开了,论相貌丝毫不输冷凌衍几人,只是……

    冷凌泽的脸上永远都是憨憨的,眼中像是蒙了一层雾,少了几分剔透明亮,所有人一眼望去,便知冷凌泽心智有失,不知道他以后的路又会如何?

    云曦陪冷凌泽待了一会儿,但终究男女有别,若不是冷凌泽心智有亏,她便是探望都不成。

    冷凌泽不舍得云曦,云曦也不忍看冷凌泽那依依惜别的样子,因为她会忍不住想起云泽那含泪却又倔强的模样。

    云曦心思沉重的抬步离开,想着先去德彰宫与殷太后请辞,谁知道竟是遇见了冷凌衍和蓝玉柳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