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斗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斗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玄羽听完,脸色一变,嘴角都抽搐了起来,声音颤抖道:“你……你说什么呢,什么大黑……”

    玄宫几人都抢好了位置,一个个的等着看好戏。

    “大黑是啥意思?”玄角不解的问道,除了玄宫谁也不知道大黑的梗,玄宫此时看着也觉得有些忧心。

    玄羽就连眼神都开始躲闪起来,乐华却是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玄羽的衣襟,吓得玄宫他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是不是大黑!”乐华死死的盯着玄羽,那双眼中全是执着和坚持,看得玄羽一阵心虚,可看着这双澄彻的眼睛却又如何也说不出谎话来。

    玄羽突然心一横,主子愿意怪就怪他吧,只要把他命根子留着,其他什么都行!

    这般想着玄羽心中突然升起了一抹视死如归的勇气,他也不想瞒着乐华了,不管乐华到底能否接受他,至少希望乐华记得他们之前还有一段极其美好的回忆。

    “是!我就是大黑!玄羽就是大黑,大黑就是玄羽!”玄羽认真的望着乐华的眼眸,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回避。

    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乐华的眸光突然软了,那锋利如刀锋一般的眼眸像融化了的冰霜,噙着一层盈盈水雾。

    玄羽心中一紧,看着乐华如此模样,两人在夏宫的记忆呼啸涌来,他想乐华也一定是思念他的。

    玄羽心中动容,嘴角轻轻牵动,声音轻缓如软,启唇道:“乐华……”

    “啪”的一声清脆脆响,刚刚跑来的喜华愣住了,暗处的玄宫几人也都一致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只觉的那种火辣的疼痛似乎在他们脸上传递开来。

    “骗子!”乐华瞪着玄羽,一双眼中水光粼粼,她一把推开玄羽,转身便飞奔离去,只留下玄羽一人在风中凌乱!

    “不!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我承认是大黑了还要挨打啊!”玄羽跪在地上扬天长叹,看得人心中酸涩。

    玄宫几人纷纷现身,玄商清了清嗓子,劝道:“别放在心上,乐华只是与你闹着玩的!”

    玄宫也想了想,开口劝道:“就是!她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过两日就好了!”

    玄徵也眼泪汪汪的走了过来,低头揉搓着手指,小声喃喃道:“不哭!会好的!”

    玄羽的心情好了一丢丢……

    喜华走上前去,眼中都是不忍,她拍了拍玄羽的肩,劝慰道:“乐华就是这么个性子,不喜欢别人骗他,但你也是有苦衷的嘛!

    世子妃一定会帮你,你就放心吧!而且今日乐华也出了气,不会再怪你了!”

    “真的?”玄羽红着半边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众人,见众人纷纷点头,玄羽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玄角也同情玄羽,开口劝慰道:“就是就是!不过就是被女人甩了一个巴掌,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当是被你娘打了!”

    “滚!”众人异口同声骂道。

    “切!不识好歹!老子还不伺候了呢!”玄角见自己受到了孤立便愤愤说道,本是下意识的想要捉了玄徵来欺负,但一想到险些死在他剑下的场景,便一个人悻悻离去了。

    玄羽想了想,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便去找了冷凌澈,先行认罪道:“世子,属下今日暴露了自己就是大黑,世子妃何其聪慧,只怕也会猜到世子的身份……”

    玄羽偷偷瞄着冷凌澈,喉咙紧张的直颤。

    “哦,还有什么事吗?”冷凌澈一副莫不在意的模样,略略抬眼扫了玄羽一眼。

    玄羽咂咂嘴,主子难道一点都不在意此事吗,若是早知道如此,他早就坦白不就好了,何苦闹到如今的地步呢?

    冷凌澈斜睨了玄羽一眼,复又开口道:“世子妃早便知晓!”

    这下玄羽更傻了,既然世子妃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呢?

    玄羽心中凉了几许,突然瘪着嘴,幽怨的看着冷凌澈,紧咬着嘴唇,喃喃说道:“主子,玄羽可是什么时候得罪了你?”

    “未!”

    玄羽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鬼才信!

    否则何至于这般折磨他!

    可是玄羽又是真想不明白,他到底何时何地得罪了自家这位爱记仇的主子呢?

    无法从冷凌澈这里取得进展,玄羽便只能去求着云曦。

    云曦一直挺同情玄羽的,心里也怪自己一时多嘴,才使得两人闹了别扭,自是应承下来。

    云曦了解乐华的性子,她什么都不愿意说,也不愿意表露,云曦与她解释了玄羽的为难,也说了瞒着她的原因。

    云曦当初只以为冷凌澈是有自己的打算,若是知道他如此恶趣味,她一定早就告诉给了乐华!

    乐华什么都没说,只安静的听着,一如既往。

    云曦知道与乐华说话无须翻来覆去,她心里是个清楚的。

    “我决心不与你说也是另有原因,我知道你对大黑颇有感情,可你却讨厌玄羽,还说什么不喜欢多话的。

    我也担心你因为如此便是连”大黑“都厌弃了,我不是想劝你们在一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不要将大黑和玄羽分开,他们是一个人,是爱是厌你要自己想清楚!”

    云曦点到为止,她从不喜欢插手别人的私事,特别是感情一事,自然还是要两厢情愿。

    乐华最近冰着一张脸,小丫鬟们都不敢接近,喜华却是凑了上来,看了乐华一眼,摇头说道:“这件事那么难想吗?你喜欢大黑,大黑就是玄羽,那你为什么就不喜欢玄羽呢?”

    这话听着绕,但是乐华显然听明白了,她冷冷瞪了喜华一眼,却挪了挪身子,给喜华留了可以坐的位置。

    喜华苦口婆心的劝道:“其实你不喜欢玄羽,不过是因为你心里先有了大黑,玄羽的话又有一点点多……

    不过你们正好互补啊,否则以后你们两个再加上几个小的,整日里都板着脸不说话,岂不成了一家子哑巴?”

    乐华一记眼刀送上,喜华脸上伸手挡在自己身前,防备乐华突然而来的翻脸。

    可乐华却只瞪了她一眼,竟叹起气来。

    “你自己想想吧,玄羽对你真的不错,其实说句实话,就你这脾气,除了玄羽也不会再有第二个瞎子了!”喜华说完就要走,却被乐华手疾眼快的捉住了,反手一扔,便将喜华摔了出去。

    看着喜华摔在地上哀叫连连的样子,乐华突然心情大好,勾了勾嘴角拍手走人,只留喜华坐在地上大声叫骂。

    暗处的玄宫见了,皱了皱眉,看着玄羽说道:“你女人不好,怎么总喜欢打人?”

    玄羽心情不佳,给了玄宫一个白眼,“打你女人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玄宫抿抿嘴,不说话了,只看着那从地上爬起了女孩,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却是一脸欣慰的笑了。

    玄宫心想,这真是个又可爱又善良的女孩子啊……

    之后的几日,虽然乐华一直板着脸,但明显对玄羽好了几分。

    比如让玄羽“滚”的次数明显少了,打人的时候也不再舞刀弄剑了,最多只是锤几拳,踢几脚,但是玄羽已经感到十分欣慰了,感动的险些落泪,他家乐华真是太体贴了!

    可玄羽和乐华的事情还没解决完,便又出了岔子。

    因为乐华和喜华竟是联手把许欢宜身边的婢女喜鹊打了,气得许欢宜又是与秦侧妃抱怨又是与冷凌弘哭诉。

    原是一日,喜华在人多是非多的花园闲逛,本想着能不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谁知却是让她听到了安华的名字!

    喜华长了个心眼,立刻竖耳去听,那声音也越听越熟悉,竟是许欢宜身边的喜鹊!

    “要说咱们王府谁最没规矩,还不是芙蓉阁的那些个,都是丫鬟,她们却偏偏像主子一般!”喜鹊冷声嘲讽道。

    “不是吧,世子妃的规矩可是极严的,我看安华她们几个往日的做派也是好的啊!”一小丫鬟表示不赞同。

    “切!她们守规矩?你可别笑死我了!先不说别的,就说那安华身上就一摊子事!”喜鹊的脸上嘲讽之意更甚,就差吐吐沫了。

    “安华还不守规矩啊?我娘都说了,便是一边人家的小姐都不如安华呢!”另一个小丫鬟也表示怀疑。

    “我呸!分明是做婊子立牌坊!你们都是府里的,难道没听说安华被五皇子轻薄了?”

    “你可别胡说!这种要命的话你也敢说!而且也没有什么严重的,不过是灌了几杯酒!”另两个丫头谈此色变,不敢再议论。

    “怎么可能光是灌几杯酒?不是说当日安华是被人抱着出来的吗?只怕早就是个残花败柳了!

    女子没了贞操就该一根绳子吊死,也免得她拖累了主人家的名声,偏生她还整日招摇撞市,听说还跟世子院子的管家好上了,这还不是不要脸吗?”

    两个小丫鬟都是王府的家生子,深知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都面面相觑不再言语。

    喜鹊之前被安华叱骂过,心里自是怨恨,便继续冷声哼道:“所以我说啊,那安华看起来是个正经的,实际上还指不定如何浪荡,否则她一个残花败柳哪里能勾搭上玄商管家啊?”

    语气不仅有憎恨,还有一丝酸意,府里除了公子们,便属冷凌澈身边的侍卫最英俊,身份也高,可是她却一个也接近不了。

    而安华年岁比她大,反而和最好的玄商管家在一起了,这怎么能不让她眼红呢!

    “放你家的屁!”

    三人都被吓得一惊,喜华大步迈了出来,那两个小丫鬟吓得脸色都白了,生怕喜华误会她们,从而得罪了世子妃。

    喜鹊却是不怕,反是满眼嘲讽的看着喜华,趾高气昂道:“怎么?你们做了还不让人说啊?”

    “你简直是胡言乱语,分明是在故意污蔑安华姐!”喜华她们自小一起长大,她怎么能听别人如此恶语中伤安华!

    “我污蔑她?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货,还用得着我侮辱?”喜鹊有恃无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跟着表小姐寄人篱下的小丫鬟了。

    “你……你有能耐再说一遍!”

    喜华气得浑身发抖,喜鹊歪着脖子啐了一口,重复道:“不要脸的贱货!”

    喜华这次也不与她废话,冲上去便撕喜鹊的嘴,喜鹊也不甘示弱,两人立刻滚成一团。

    女子打架无外乎就是互抓头发,指甲挠人,两人打的是难舍难分,不相上下,谁也没讨到便宜,却是好巧不巧乐华正好经过。

    乐华本就不喜欢说话,更是连问都不问,直接将喜华拉了起来,推到一边,狠狠揍了那喜鹊一顿,将喜鹊打的是哭爹喊娘,哀嚎不止。

    乐华瞥见喜华胳膊上有伤,对着喜鹊的胳膊又狠踹了几脚。

    喜华的头发都乱了,刚才一番争执,累的是气喘吁吁,她一只手掐着腰,咬牙狠狠道:“打她!打死她!”

    乐华打喜鹊,相当于用宰牛刀杀鸡,喜鹊根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乐华打完之后,喜华还不解恨的说道:“看你这个小贱蹄子还敢不敢辱骂安华姐?”

    乐华蹙眉,冷声问道:“何事?”

    喜华大概交代了一下前因后果,乐华听闻之后又怒了,走上前去将爬不起来的喜鹊又暴揍了一顿,直到打的喜鹊鼻青脸肿,亲妈都认不出来,乐华才蹭了蹭手,瞥着喜华说道:“回家!”

    这一刻乐华在喜华心中的地位是无比高大的,简直仅次于冷凌澈和云曦了!

    以前喜华总是和云曦抱怨不该让乐华学武,那样乐华就不会欺负她了,可如今才觉得,为了今天她这么多年受过的委屈委实不算什么!

    看着被打晕过去的喜鹊,喜华真的很想上前拥抱乐华一下,有姐妹照应的感觉真好啊!

    当云曦看见喜华披散着头发,脖子和手背上还有指甲抓过的血痕,不由吓了一跳。

    安华和青玉她们也都围了上来,你问一句我问一句,最后还是云曦开口让喜华先去换一身衣服,众人才不再围着。

    喜华换好了衣服,便赶紧过来复命,云曦蹙眉问道:“你那一身伤是怎么弄的?府中有人敢与你动手不成?”

    “奴婢和那喜鹊打了起来!”

    众人更是诧异,她们的院子都不挨着,这为何就动手了啊?

    喜华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只说发生了口角,安华却是觉得不对,喜华虽然性子活泛,但从不冲动,不可能因为两句话就打了起来,除非……

    “可是与我有关?”安华一语道破,喜华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安华一想便是如此,脸色不由微微凝结,云曦见安华如此,怕她又多想,便开口道:“咱们是积怨已深,她挑不出你的错处,便只得说一下些有的没的!”

    “世子妃你放心,奴婢不会多想的,更不会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安华看出了云曦的心思,笑着开口劝道。

    若是以前她可能会瞎想,可是如今她已经有了一心对她的男子,只要他不在意,她又何必在意那些无关痛痒的人?

    见安华不似作假,云曦便不再担心,只看着喜华说道:“你倒是个没出息的,居然还被人家给打了,若不是乐华经过,你岂不是还得挨了欺负?”

    “谁知道那喜鹊力气那么大,不过奴婢也没全吃亏,我还抓了她几下呢!”喜华露出自己的指甲,炫耀着说道。

    乐华瞥了喜华一眼,一脸的鄙夷。

    喜华转而又有些担心,揉着手指,打量着云曦说道:“奴婢是不是给世子妃惹麻烦了?”

    云曦斜斜的倚在榻上,慵懒又尊贵,“算不上什么麻烦,只是你挨了打让我心里不甚舒服……”

    想了想,云曦便继续开口道:“这样吧,明日起闲着无事便叫乐华教你们一些功夫,至少以后出去打架不用吃亏了……”

    青玉惊住了,嘴角不由抽了抽,这样护短的主子还真是百年难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