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是大黑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是大黑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本想着将刘家赶走便算了,并没想赶尽杀绝。他们经此一难,元气大伤,再也成不了事了,可没想到他们一家倒是个倒霉的。

    驶出金陵不久,他们一家竟是遇到了劫匪,不但将仅剩的财物都抢走了,人也没剩下。

    刘宝珠和刘金元的妻子都被绑走了,两个弱女子落到盗匪的手里,下场可以料得。而刘金元因为不肯放手财物,也被劫匪杀了,如今刘家满门竟是只剩下刘母一人了……”

    冷凌澈的书房里,殷钰摇头叹息道,也没有想到世间的变故会如此之快。

    冷清落和岳绮梦面面相觑,冷凌澈垂眸不语,似是压根就没有听进耳中,云曦却是启唇轻语道:“未必是天灾,金陵附近哪里来的如此胆大的劫匪,只怕是刘家得罪了谁,才遭此祸事……”

    凡事都应留一线,刘家就是当初将事情做得太绝了。

    殷钰点点头,随即又连忙摆手解释道:“不过这件事可真不是我的主意,我只喜欢赚钱,却是不喜欢伤人性命……”

    冷清落撇撇嘴,挑眉嘲笑道:“你也没好到哪去,还真敢说!要不是你使诈,刘家的那些南珠会全折在手里?

    若不是你知会了那些放倍贷的,刘家会输得血本无归,现在你倒是装作好人了!”

    殷钰呵呵一笑,挥开了折扇,转眼看向了云曦,开口笑道:“二嫂不帮弟弟说句话?毕竟这次的事情可还有二嫂的功劳呢!”

    云曦一笑,淡然道:“小侯爷谬赞,一切还都要靠小侯爷足智多谋!”

    见殷钰吃瘪,众人都笑了起来,殷钰撇撇嘴,有些幽怨的说道:“二嫂也太不够意思了,事先也不知会弟弟一声,结果你们两个的碎玉阁和玉琉阁都是供不应求,弟弟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次的商战持续数月,最后最大的赢家反是冷凌澈的碎玉阁,殷钰在前面冲锋陷阵,反是没得到什么好处,一想到此处殷钰就觉得心里忿忿不平。

    一直未语的冷凌澈终是抬头扫了殷钰一眼,牵起嘴角,略带讽意的说道:“何事都要分个亲疏不是,你若是觉得不平,不妨成亲试试……”

    殷钰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只得败阵求饶,又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卷银票,呈给了云曦。

    “这是二嫂那几箱子南珠卖的银子,还请二嫂笑纳!”

    云曦笑着接过,她并不喜欢戴南珠,与其摆在箱子里不见天日,倒是不如卖了银子做留做他用。

    “二哥真是好福气,二嫂嫂长得美,还会赚银子,二哥以后的日子可就轻松了!”冷清落促狭笑道。

    岳绮梦也连连点头,认真的说道:“对!好福气!”

    众人说说笑笑,气氛温馨欢快,可锦安王府的某些角落看起来就压抑的很了。

    欧阳沐来锦安王府探望冷凌墨,希望冷凌墨能振作一些,不要因为一些事情就放弃了自己。

    可冷凌墨自从受了家法之后便一直缩在院子里醺酒,邋邋遢遢的,哪里还有曾经鲜衣怒马的精气神,颓废狼狈,一丝气势也无。

    欧阳沐劝说了半晌,而冷凌墨却是全然没听进去,只低头喝酒,欧阳沐最后急了,抢过他手中的酒壶直接摔在了地上。

    “冷凌墨!你看看你自己这不人不鬼的样子,不过一点挫折,你至于这般吗?”

    欧阳沐的怒声呵斥却只让冷凌墨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冷凌墨便又打开一坛子酒,咕噜噜的灌了下去。

    “冷凌墨!你!”欧阳沐气得不知该如何说了,他们再怎么想帮衬他,也得冷凌墨自己争气啊!

    “你不用劝我了,我都看明白了!我努力有什么用?父王心里没有我,这世子之位如何也轮不到我,我还努力作甚!”

    冷凌墨挨了一顿打,倒是聪明了许多,更是看透了他在锦安王心中的地位。

    接下来不管欧阳沐说什么,冷凌墨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最后欧阳沐也懒得劝慰,转身便拂袖离开。

    没想到这欧阳侧妃和冷凌墨竟比他们想的还要无用!

    欧阳沐怒气沉沉,却是突然听闻身后传来了一道女子娇弱的声音。

    欧阳沐转过身去,只见一名窈窕的女子款款走来,每一步都走的如弱柳扶风,只是欧阳沐一丝兴趣也无。

    欧阳沐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眼,想到了她的身份,便扬起一抹笑,拱手道:“想必您就凌弘兄新娶的小嫂子?”

    欧阳沐本就是长得一张极其温和的面孔,说话也是彬彬有礼。

    许欢宜恬淡一笑,似有些羞涩的抿了抿嘴角,福礼道:“拜见欧阳世子!”

    “小嫂子免礼,不知您唤在下可是有什么事?”欧阳沐警惕的看着许欢宜,他们又不是一路人,自是要小心提防。

    许欢宜向冷凌墨的院子望了一眼,似是感叹道:“四公子也是个可怜的,若是就此颓废,着实可惜……”

    欧阳沐静静的听着,并不插嘴,只微微蹙眉,似在琢磨着许欢宜的意思。

    “欧阳世子,我也不与你说那些虚的,咱们虽不是一个阵营的人,但咱们讨厌的却都是同一个人,难道您愿意看着那个人得意张扬吗?”

    欧阳沐眯了眯眼睛,琢磨着许欢宜话里的意思,许欢宜也不急,抿唇笑道:“我这里有一个消息,但若想要成事,还需要欧阳公子相助……”

    许欢宜向前迈了一步,在欧阳沐身边低声道来。

    欧阳沐略有惊诧的看了许欢宜一眼,半晌之后,方才开口轻声道:“可是这般听来,我们付出才比较多啊……”

    “欧阳世子,有些事情不要纠结一时之长短,您要想想若是事成,咱们可以得到什么?”许欢宜继续劝说道,一双眼中全是阴冷的寒光。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吃亏……”欧阳沐似笑非笑的看着许欢宜,许欢宜脸色一红,垂下了头。

    “这件事其实对我们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不过听闻大少夫人有孕,想必你和秦侧妃才最是盼望此事吧……

    不过这件事也并非不可以做,只是这个人情谁来还呢?”欧阳沐温和笑道,眼神肆意的打量着许欢宜。

    许欢宜勉强一笑,轻声道:“若是事成,我们自是承了世子的人情,以后若世子有需要,定当全力以赴!”

    欧阳沐轻笑出声,“小嫂子这话难道是在哄骗小孩子不成,我若有事,你们会助我?”

    许欢宜抿抿嘴,没想到这个欧阳沐如此难缠,可此事能成与否,还必须要经过西宁侯府!

    许欢宜正是垂头深思,突然觉得鬓边发髻一松,她猛然抬头,却是只见欧阳沐已经从她的发上拿走了珠钗。

    “欧阳世子,你……”许欢宜大惊,立刻向四周看去,若是被别人看见,她岂不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小嫂子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既然我帮你们做了这件事,你也总要有所回报嘛,等我想好了便来告诉你,只要你帮我达成所愿,我便将这珠钗完璧归赵!”

    欧阳沐说完之后便朗笑离开,许欢宜揉了揉帕子,喜鹊在一旁说道:“小姐,这欧阳世子是不是喜欢上您了,否则怎么会……”

    许欢宜脸一红,显得有些羞涩,却还是嗔了喜鹊一眼,开口道:“别胡说,今日的事情千万不能透露出去!”

    喜鹊连忙点头,主仆两人快步离去。

    ……

    转眼间云曦的身孕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这三个月里她周围的人都是谨小慎微,生怕她磕了碰了。

    云曦也越发的懒了,外面愈发的冷,楚国还要比夏国更冷上一些,云曦便缩在了小榻上,裹着一条薄毯闭目小憩。

    云曦本是想看一会儿书,但是没翻两页便觉得手臂酸痛,有些气恼的将书扔在了一边。

    喜华探头过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世子妃,这书不好看吗?您怎么和书生气了?”

    云曦自然不是与书生气,而是和另一个人生气!

    自从冷凌澈发现了新大陆,便不肯再放过云曦,夜夜纠缠,可怜了她这两条手臂,每日都酸的要命,就连翻几页书都不舒服!

    云曦心中又有些担忧起来,马上就要四个月了,那时候胎象已稳,不知道冷凌澈会不会……

    云曦边想着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只觉的有一股冷意从脚底升了起来。

    喜华见云曦打寒颤,只以为云曦是冷的,便开口说道:“碧珠,你去将外间的门也关上吧,通一会儿风就够了,小心冻着世子妃!”

    碧珠却是拿着一根鸡毛毯子,眼神空洞的扫着一把椅子,喜华说完了话,她还是一动未动。

    云曦也抬头看了过去,只见碧珠还是一脸呆滞,神思早已经飞出九霄云外,只手上的动作仍旧没有停止……

    “碧珠,你想什么呢!”喜华提高了嗓门,大叫了一声。

    “啊?怎么了?”碧珠手里的鸡毛毯子都吓掉了,茫然的看着喜华,眼中还闪着些许惊恐。

    “我叫你关门,你整日里想什么呢,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因为有碧珠,喜华不再是整日挨批的那个了,身为前辈她也有可以教训的人了。

    “哦!我这就去!”碧珠连忙小跑着去关门,已然一副经常被压迫的模样。

    云曦瞪了喜华一眼,忍不住叱道:“如今你倒也会摆架子了,安华没有时间理会你,你便欺负起碧珠来了?”

    “人家哪有!人家是在提点碧珠嘛,希望她能做的更好!”自己的苦心不被人理解,喜华表示很委屈。

    “碧珠年纪最小,你们平日里要多关心她,若是她有什么需要,你们就帮衬一把!”云曦小声说道,被刚刚关门回来的碧珠听到了。

    碧珠眼圈一红,却是没有发出声音,连忙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奴婢知道啦,世子妃您就放心吧,奴婢不会欺负她哒!”喜华连忙点头应了下来,她本就喜欢碧珠,虽然喜欢嘴上欺负,但心里还是疼着的。

    喜华突然咧嘴一笑,凑到了云曦跟前,一脸坏笑的说道:“世子妃,您知不知道安华姐和玄商进展到哪一步了?”

    云曦诧异的看着喜华,轻轻挑眉,“你不会连这都打探到了吧?”

    “那当然了!奴婢的任务就是给世子妃探查敌情……以及其他的事情!”喜华强调着自己的重要性,云曦只淡淡睨了她一眼。

    喜华也不等云曦开口问,便自顾自的说道:“有一次奴婢正撞见安华姐和玄商说话,结果您猜怎么的,两个人看到奴婢都脸红了,安华姐居然没与我打个招呼便跑了!

    我还听说,玄商给了安华姐一个定情信物,就是他怀里经常揣着的那个金算盘!

    还有一次,玄宫在树上看到玄商正抱着安华姐在咬耳朵,安华姐面色绯红,娇若海棠,两人却是越贴越近……”

    “等等!”云曦打断道,侧眸看着喜华,挑眉问道:“那面色绯红、娇若海棠是玄宫与你说的?”

    “呃……这个自然不是了,这是我自己修饰的!但是两人抱在一起绝对是真的,看来世子妃要尽快备上一份嫁妆了!”喜华难掩沾沾自喜,每次一发现别人的小秘密她就乐得不行。

    云曦瞪了喜华一眼,虽然她不认可喜华这种包打听的性格,但听喜华这般说,她还真是要早早预备出一份丰厚的嫁妆。

    等到玄商与她提亲,她也省的手忙脚乱,趁着现在肚子还不明显,她也好亲力亲为去选些好东西。

    想到安华,云曦眼中都是自责和愧疚,安华今年已经十九岁了,这年纪照理说连孩子都该有了,可是安华为了她却一直不肯商议婚事。

    如今她有冷凌澈照拂,安华便也可以放心嫁人了。

    想到之前冷凌淮对安华做的事情,便是他死了,云曦还是觉得牙根直痒。

    好在有玄商疼惜,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安华。

    看着喜华在一边兴高采烈的样子,云曦板着脸,开口道:“你也不小了,别整日里就知道玩玩闹闹,我可不希望安华她们都嫁人了,你还留在芙蓉阁内!”

    “世子妃!您怎么能这么说奴婢啊,奴婢再怎么样也要比乐华强吧!”喜华不服气的撅起了嘴。

    “可是乐华至少还有追求者啊,你呢?乐华若是有一日喜欢上了玄羽,人家的好事也就成了啊!”

    喜华却是嗤笑一声,撇嘴说道:“那是不可能的!乐华就是个死心眼子,她肯定还记挂着那个大黑呢!”

    “可大黑便是玄羽啊……”云曦对此也颇为无奈,看着玄羽整日苦追,不免叹息说道。

    “什么?大黑是玄羽?”喜华惊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尖着嗓子便喊道。

    云曦自知自己失言,连忙小声叱道:“你别嚷,你听我说……”

    云曦正想解释,只听外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喜华和云曦走出去看,看见的却是乐华跑开的背影。

    云曦狠狠瞪了喜华一眼,心里却也埋怨自己,忙担忧的说道:“你快追出去看看!乐华性子极端,可别出什么事啊!”

    乐华跑到院子里便大声的了起来,“玄羽!玄羽!”

    玄羽喜不自胜,先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随即一边和玄宫他们炫耀,一边飞奔过去。

    “怎么了乐华,可是想我了?”玄羽不怕死的开了一个玩笑,正想做防备免得乐华揍他,谁知乐华却是一动不动的死盯着他。

    “乐华,你怎么了……”玄羽觉得有点不对劲,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你是大黑!对不对?”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