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四章 新先生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四章 新先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主子主子,你要如何犒劳人家啊,这件事玄羽可是最大的功臣哦!”玄羽摇头晃脑的说道,一脸的谄媚。

    玄宫仿若未察,冷凌澈静默不语,玄羽却是仍不自觉,仍是笑着说道:“那左少尹是玄羽引去的,那机关也是玄羽帮着那泼妇发现的,玄羽这次可是立了大功!”

    冷凌澈嘴角一扬,温和的笑笑,如初春暖阳,让人望之便觉得温暖,“你想要什么?”

    玄羽一愣,冷凌澈这样一问反倒让他不知如何作答,玄宫冷冷的瞥了玄羽一眼,冷声道:“你不是一直讨赏吗,如今怎么不说话了?”

    冷凌澈似乎心情不错,抬眸看了玄羽一眼,“不如你下次多话,我免你一次板子如何?”

    玄羽“哼”了一声,不悦的嘟囔着:“主子就知道欺负人,下次这种事情您还是让玄宫来做吧!”

    “这次本就是该我来做,不是你自己主动抢的吗?”

    玄羽龇牙,作势要动手,玄宫却是正色道:“主子真的决定进宫去做国子监的先生,夏宫局势复杂,主子一定要小心才是!”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们可以暗中保护,更何况夏宫里还有我们不少的眼线,主子哪里会有危险!

    更何况进了宫便可以一亲芳泽,何乐而不为呢,是不是主子?”

    “这次便免你一顿板子,下次若是多话,照打不误!”即便是责罚,声音也如那雨后的青莲,干净清雅。

    玄羽委屈的皱着眉,一张嘴撅的老高,“你们都欺负玄羽,玄羽不理你们了!”

    看着冷凌澈心情颇好,玄宫便也安心一笑,主子这么多年少有开心的时候,也唯有长公主能让主子舒心一二,只要是主子想要做的,他便会帮主子达成!

    冷凌澈嘴角凝笑,笑意融进了墨色的眸子,与点点橘色的火焰凝结成了金色的光芒。

    终于又能见到她了……

    ……

    次日,当夏帝宣布要命冷凌澈为国子监的先生时,朝野哗然,众臣自是有一万个理由不同意。

    夏帝只淡淡的听着,待他们全部说完,方才说道:“朕尚未到不惑之年,便有人将手伸到了储君之位,你们说朕可否放任?”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话题实在是敏感,众人无人敢应声。

    “冷凌澈虽然是楚国人,但是他身为质子也只能一辈子待在夏国,一辈子都只能是一个质子,也免得有些居心不良之人再去收买!”

    夏帝说此话时,淡淡的瞄了韩丞相一眼,意有所指。

    “而且冷凌澈的学识你们也都是知晓的,他不过四岁便精通四书五经,让他做这个夫子最合适不过,丞相觉得如何?”

    韩丞相神色如常,一脸的平静淡然,听到夏帝唤自己,韩丞相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陛下圣明,臣无异议!”

    夏帝勾了勾的嘴角,大手一挥,开口道:“那便这般定了,若是无事,朕便退朝了!”

    众人见韩丞相无话,便更是没有异议,今日的早朝便这般早早的退了。

    当消息传到曦华宫时,云曦不由得一愣,不可置信的复又问了一遍,“你是说父皇让冷公子做了新的先生?”

    喜华点点头,她打听到的消息就是这样,想必如今传旨太监已经去了质子府。

    安华她们也是一怔,没想到夏帝竟是做如此的决定。

    喜华见云曦蹙眉,便开口道:“公主怎么了,是担心冷公子是楚国人,教不好太子?”

    云曦摇摇头,“冷公子的才学人品我都是信得着的,相比这长安城中其他的人,我更愿意让他来教。

    只是我没有想到父皇会这么做,想必这次是真的恼了韩贵妃,只是不知道这件事对与冷公子来说是福是祸。”

    安华想了想说道:“其实这件事对冷公子来说也是好事,即便冷公子无法在朝为官,做国子监的先生至少也不会让人轻视,日子想也会好过一些。”

    云曦点点头,便开口道:“冷公子的身份特殊,想必会受人白眼,你们在宫里多照顾些,若是他有什么麻烦尽量帮衬一二!”

    众人纷纷点头,就连一直沉默的乐华也面无表情的攥了攥拳,意思便是若是有人敢欺负,她便动手修理。

    云曦见此一笑,目光闪亮,“今日只怕最为恼火的就是韩贵妃了!”

    此时的百鸣宫中,韩贵妃气的摔了不少的东西,夏帝当着众人的面剥驳了韩丞相的提议,这分明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母妃,父皇是生气了吗,否则怎么会不用外祖父的门生,而是用了那个冷凌澈!”云娴的脸上覆着面纱,虽是脸上的红肿已消,却还是有不少的红痕尚未退去。

    “他自是动了怒火,这几日你父皇都对我避而不见,每日都宿在宁玉殿,若是再不挽回你父皇的心,只怕他就要忘了我们!”

    “那怎么办?”云娴惊慌道,若是没有了父皇的宠爱,她也就没有了放肆的资本!

    “不用担心,涵儿很快就回来了,你父皇最疼涵儿,自是不会再与我置气!

    而且太后也会回来,哪里还会纵容宁婉华?那个贱人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韩贵妃的目光阴森,嘴角的笑容更是狠戾,如同一条毒蛇,吐着黑色的信子,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