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零七章 施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零七章 施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嫂准备一直这样消沉下去吗?可最后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罢了……”云曦直接开口道,没有一点的遮掩。

    严映秋一愣,眼圈倏的就红了。

    梅香是严映秋的贴身婢女,知道云曦和严映秋一向合得来,更知道云曦是个厉害的,便接过了楠姐,红着眼睛道:“世子妃和夫人谈着,奴婢带着小姐出去玩!”

    云曦也使了一个眼色,安华和碧珠也立刻退出,关上了门在外面守着。

    屋里只剩下云曦两人,严映秋抬头看看云曦,眼眶一酸,立刻抱住了云曦,无助的哽咽道:“云曦,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云曦轻轻拍着严映秋的后背,心里有些无奈,就严映秋这样的性子,她拿什么和许欢宜斗!

    “大嫂,若是以往我必不会劝你不要难过之类的话,可是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若是你整日愁云满面,你腹中的孩子可怎么办?”

    将心比心,所有的母亲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严映秋抹了抹眼泪,拉着云曦坐了下来。

    “云曦,我也不想每天掩面垂泪,可是……可是我这心里一时就是拧不过来!

    若是凌弘喜欢上了许欢宜,与我直说就好,如今他将我置于何地啊!”严映秋说完嘤嘤哭了起来,神色悲戚,一双眼睛都哭红了。

    “我知道女子不该善妒,在我刚嫁进王府的时候,也做好了与别人分享夫君的准备。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和凌弘一直琴瑟和谐,我之前说要给凌弘提两个侍妾,他都拒绝了,我就傻傻的以为他是真心爱我,可结果呢……”

    严映秋啜泣不止,云曦只静静的听她倾诉,待严映秋发泄完了,云曦才开口问道:“大嫂一味的指责大哥,可是你就没怀疑过此事?”

    “他是个男人!若是他不愿,可有谁能勉强他?我是恨许欢宜,可这件事追根究底不还是他的责任吗?”严映秋越想越委屈,眼泪一颗颗的落下,砸在了锦被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湿湿的泪痕。

    她对许欢宜多有照料,心疼她生母早逝,在家又过的不好,有什么好东西的给她,可一转身她竟是上了自己夫君的床!

    “大嫂觉得大哥是这种风流无状的人吗?”云曦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严映秋钻进了牛角尖,一点未发现这里的猫腻!

    严映秋一怔,云曦随即继续说道:“若是大哥真的喜欢上了许欢宜,即便不与大嫂说,与秦侧妃说总是可以的,何必非要毁了自己的名节?”

    “可是……那天是他喝多了进了许欢宜的房啊……”严映秋揉着帕子,不安的说道。

    云曦冷笑起来,声音犹如凝着冰霜,“王府的公子喝多了,自然有小厮门房跟着,居然会让大哥一个人走错到许欢宜的房里?”

    严映秋的脸色惨白,嘴唇牵动几下,才喃喃开口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大嫂该管管自己的院子了!”冷凌弘喝多了,难道他身边的小厮也喝多了?

    王府那么多院子,他为何偏偏走到了许欢宜的院子?

    若说是冷凌墨那真的有可能是故意的,可若说冷凌弘,云曦还是相信他的品性的。

    严映秋呆呆的坐着,显然是之前压根就没往此处想,如今听云曦一说,她才方觉后怕,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策划的?

    云曦见她如此,叹了一口气,开口劝道:“大嫂,我听人说大哥一开始是不肯去她房里的,想来那时对她并未有好感,对你也是有所亏欠。

    至于后来为何留宿在了她的房里,便只能由大嫂自己想了!”

    云曦并不想如此劝慰,因为她眼里是个容不得沙子的,可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冷凌澈,也不是所有女人都像她一样冷性。

    严映秋是个温柔端庄的女子,她还和冷凌弘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她不可能因为许欢宜便离开王府,而且就算严映秋同意,云曦也不会同意!

    严映秋现在有两个孩子,以她的性格是如何也不会改嫁的,难道她就要守着两个孩子一辈子孤苦无依吗?

    严映秋目光呆滞,神色恍惚,事情发生后她一味只知道哭泣。

    那时冷凌弘每日都陪着她,与她道歉忏悔,想尽办法哄她开心。

    可她要么暗自垂落,要么冷语相向,也正是从那时起,冷凌弘在她屋里的时间渐渐少了,与许欢宜却日渐亲密。

    竟是她一点点将自己的夫君推向了许欢宜,是她愚蠢至此,让许欢宜成功的挤到了他们之间!

    严映秋握住了云曦的手,泪眼朦胧,声音哽咽的说道:“云曦,我……”

    然而严映秋还未等说完,外面便传来了喧闹声。

    “世子妃正在里面与大少夫人说话,您还是止步吧!”说话的是安华,声音冷冷。

    “安华姑娘,我也许久未见世子妃了,也想与世子妃聊聊呢!我们都是一家人,哪里有什么避讳!”女子的声音轻轻柔柔,含着三分笑意,一听便是许欢宜那婉转如黄鹂般的嗓音。

    “这是世子妃的命令,奴婢不敢不从!”安华不肯退让,只冷冷的看着许欢宜。

    “大胆!你怎么和我家夫人说话呢!我们家夫人要去见世子妃,你们这些奴婢就该让开!”许欢宜在府中站住了脚跟,她的丫头喜鹊也不再收敛,暴躁的脾气显露无疑。

    碧珠看着安华,安华的气度风范是其他人丫头比不了的,碧珠暗暗学着,心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要如此。

    “喜鹊姑娘说笑了,大少夫人正在里面与世子妃说话,四少夫人也被赶出了府门,咱们府里哪还有少夫人了!”安华笑的说道,举止得体,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

    许欢宜的脸色冷了下来,喜鹊气得上前一步,厉声叱道:“你大胆!”

    安华不屑的抿嘴一笑,笑道:“我是世子妃身边的人,大不大胆也该有世子妃来说!”

    喜鹊还要说什么,屋里却是传来了云曦的声音,“都进来!”

    喜鹊神色一喜,看着安华冷嘲道:“还是你家世子妃有规矩!”

    安华不语,转身进了屋子。

    严映秋已经擦干了眼泪,此时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上,云曦则是坐在右手边的位置上。

    许欢宜一见云曦,便笑着上前说道:“世子妃,许久未见了,欢宜真的很想你呢!”

    许欢宜亲昵的说道,严映秋身边的梅香狠狠咬了咬牙,恨不得上前抽许欢宜几巴掌。

    这个女人还真是能装,真把自己当做主子了!

    云曦正在喝茶,听许欢宜说罢,竟是将茶杯狠狠的砸在了桌上,她微微抬起下巴,眯了眯眼睛,神色冷寒,语气如冰,“大胆!见到本宫竟然不知下跪!”

    许欢宜似是没想到云曦会突然发作,惊怔了一瞬,赔笑道:“世子妃,我……”

    “跪下!”云曦根本几不听她分辩,一双杏眸仿若淬了毒,其威严丝毫不输殷太后的凤眸。

    “世子妃,我家少夫人……”喜鹊见云曦为难许欢宜,立刻就站了出来。

    “掌嘴!”云曦语落,安华便上前抽了喜鹊两个巴掌。

    喜鹊捂着脸,瞪圆了一双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安华,梗着脖子咬牙道:“你敢打我?”

    “本宫说话何时轮到一个下人开口,你若是再敢打断本宫的话,本宫便割了你的舌头!”云曦身上有一种浸染到骨子的尊华和威严,喜鹊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再言语。

    云曦冷冷一笑,神色多有嘲讽,“少夫人?府里除了大少夫人和本宫,还有哪位少夫人,难道是四弟最近成亲了?”

    许欢宜咬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泪珠滚滚,声泪俱下,“求世子妃网开一面,欢宜知道世子妃和大少夫人感情深厚,欢宜不敢攀比,只希望世子妃不要因此而怨恨欢宜!

    丫鬟无礼都是欢宜的错,因着欢宜与秦侧妃挂了亲,下人们也都尊称我一声夫人,还请世子妃饶恕!”

    许欢宜这几句话说得果然高明,寥寥数语间先是哭诉云曦是因为与严映秋感情好才为难她,其二又告诉了众人,她的背后是秦侧妃!

    云曦闻后却是冷笑出声,居高临下的看着许欢宜,一字一顿道:“你跪本宫,是因为本宫乃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妃,位列一品,而你只是一个妾室姨娘,难道不该与本宫行礼吗?”

    许欢宜脸色变了变,那妾室姨娘几个字着实刺耳。

    “其次,哪怕你是最尊贵的公主,一旦为人妾室,也不可再称夫人,贵妾贱妾都是妾,难道这些规矩还用本宫教你不成?

    若是你真的不懂,明日本宫便从宫里请个教养嬷嬷来,必定让你彻彻底底的熟悉咱们王府的规矩!”

    云曦神色冷硬,态度傲慢,但偏偏每句话都抓着许欢宜的错处,让许欢宜无法的诡辩。

    梅香只觉得爽,这许欢宜惯会伏小做低,有时候后严映秋什么都没说,她便嘤嘤哭了,弄的好像谁欺负了她一般!

    今日倒好,她被云曦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却是一句话都回不上,就连哭都不知道如何哭,实在让人拍手叫绝!

    梅香看了看云曦,又看了一眼严映秋,心中暗叹,若是自家少夫人有世子妃一半的厉害,也不会被许欢宜欺负到如此地步。

    “以前想着你是表姑娘,本宫对你还算客气,可是本宫这人最讨厌的便是妾室,所以要么你避开本宫,若是非往本宫眼前凑,就要记得行跪拜之礼!”

    云曦冷冷说道,语气里是赤裸的嘲讽之意,许欢宜恨的直咬牙,最后却只得跪拜道:“是!妾身记住了!”

    “好了!退下吧,本宫还要与你们夫人说话呢!大嫂也是,以后也要管管院子了,别什么东西都敢往你这里闯!”

    云曦一挥手,便不再理会许欢宜,只当着她的与严映秋旁若无人的说道。

    严映秋抿抿嘴,点了点头,也不愿看许欢宜那副嘴脸。

    见许欢宜走了,梅香喜不自胜的说道:“世子妃您真是太厉害了,许欢宜那个女人竟是被您骂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曦叹了一口气,看着严映秋劝慰道:“你才是大哥的夫人,是锦安王府明媒正娶的长媳!

    你在金陵还有父母兄弟,父王又一向看重你,你哪里不比那个许欢宜强,何必处处受她的委屈!

    再者说,大哥心里是有你的,这件事你比谁都清楚不是吗?他是做错了,可若是你还想与他继续夫妻情分,就不能再苛责他,否则只会让许欢宜平白得了便宜!”

    这些话云曦说的违心,因为若是她,即便有了孩子,她一样会选择和离!

    可是严映秋不会这么做,所以她只能如此劝慰。

    “大嫂,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楠姐和你腹中的孩子想!

    这里毕竟是你的院子,我不可能一直插手,所以你要自己坚强起来,夺回属于你的东西!”

    严映秋似是被云曦感染了,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珠,郑重的点了点头。

    梅香见此也十分的高兴,还是世子妃会激励人,这些话她也不是没说过,可是她家少夫人就是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希望经过此事后,少夫人能有些长进,至少不要再被那个女人玩的团团转!

    ……

    许欢宜本是来打探敌情的,没想到反是被云曦当众责骂了一番,屋里院里都是人,别人还指不定如何笑话她!

    出了严映秋的院子,许欢宜气得浑身发颤,喜鹊挨了两巴掌,狠狠啐道:“不过是一个身败名裂的贱婢,居然也敢打我!”

    喜鹊揉了揉脸,只觉的火辣辣的疼,便与许欢宜说道:“小姐,这个世子妃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分明就是在故意找咱们的麻烦!”

    “你当我看不出来?没想到她和严映秋关系这么好,居然会主动帮她!”

    许欢宜自从在冷凌澈身上受挫后,便改变了目标。

    她本也只是看上了冷凌澈的身份和外表,可是她知道冷凌澈这样的男人太危险,她没有机会。

    所以她便将注意放在了冷凌弘的身上,冷凌墨是彻底失了势,而冷凌弘还有秦侧妃和宁平侯府的帮衬。

    听说宫里现在数湘妃娘娘炙手可热,宁平侯府也跟着水涨船高,冷凌弘又一向得锦安王的喜欢,承袭爵位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而且许欢宜也看出来了,秦侧妃不喜欢严映秋,严映秋性子绵软,只知道吟诗作画,根本就不擅长算计,自己在此处要比严映秋有优势!

    于是许欢宜便暗中筹划了这一切,先是收买了冷凌弘身边的小厮,而后便有了这一切。

    许欢宜根本就没把严映秋放在心上,想除掉严映秋太过简单。

    只不过现在冷凌弘的心里还有严映秋,她又刚刚成了冷凌弘的妾室,若是她此时出手,只怕所有人都会怀疑她。

    秦侧妃虽是不喜欢严映秋,却看重她腹中的孩子,是以许欢宜便准备韬光养晦,先行夺了冷凌弘的心。

    可没想到一向漠然冷淡的云曦竟然会主动帮严映秋出头,这口气她可咽不下!

    “云曦为难我,自然会是严映秋的授意,否则我与她井水不犯河水,她何必找我的不痛快!”

    喜鹊愣了愣,她感觉严映秋不会做这样的事吧,随即又明白了过来,笑着说道:“奴婢明白了,等大少爷回来了,咱们好好诉诉委屈!”

    许欢宜满意一笑,男人都喜欢同情弱者,她要让冷凌弘一点点厌弃严映秋,届时她便可以取而代之了!

    许欢宜想的正美,刚到她自己的院子门口,脚下突然便滚来了一个圆滚滚的小球。

    许欢宜和喜鹊正是好奇,谁知那精致的小球竟是——炸了!

    ------题外话------

    第一更

    谢谢我亲爱的小仙女们的关心,浮梦会注意身体的,从今天开始又恢复成勤劳码字的小蜜蜂啦……

    浮梦会争取写出越来越好看的故事,你们的支持便是我的动力,爱你们(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