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零五章 调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零五章 调情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青天几人都被带了回去,冷凌澈他们未到潭州城便传遍了消息。

    说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奉圣命来调查潭州堤坝被毁一事,听闻宋青天为了掩饰罪行,竟是将附近受难的百姓全都囚禁在了西山上。

    世子听闻便率人去查,没想到宋青天胆大包天,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竟是率潭州守城军杀上西山,要将世子和世子妃一并杀害。

    好在世子英明,事先派人去蕲州找了援军,这才化险为夷。

    百姓听闻之后纷纷痛骂宋青天狼子野心,不顾百姓死活,还敢杀害朝廷派来的世子,却都对冷凌澈赞不绝口,都说冷凌澈不但心怀百姓,更是睿智无双。

    云曦抿嘴一乐,挑眉看着冷凌澈,轻笑道:“夫君这次赢得漂亮,城中百姓可都对你敬仰万分呢!”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嘴角一挑,轻声道:“那是他们不知道为夫有个得力的贤内助,不过得妻如此,的确是要依赖于我的睿智……”

    两人相视一笑,马车停到了宋府,冷凌澈早就派人将宋府封了,里面的人谁也别想跑。

    院中的仆人一个个噤若寒蝉,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

    宋夫人大闹过一番,一直辱骂冷凌澈和云曦狼心狗肺,他们以礼相待,冷凌澈两人却是恩将仇报。

    两人谁都没有在意,他们招待的银钱是潭州百姓的,他们吃穿用度也都是潭州百姓的,若说有恩,那他们享受的也是潭州百姓的恩德!

    冷凌澈只命人将宋夫人看得更牢一些只草草用了些饭菜,又细心嘱咐云曦多加休息,便起身去府衙审理此事。

    云曦安心的躺在软榻上,这几日她没有吃好也没有睡好,幸好这个孩子是个省心的,没有让她难受半分。

    此时用过了膳食,云曦便躺在软榻上轻眠起来。

    云曦大约睡了小半天,醒来后只觉得浑身舒畅,云曦暗笑自己果然还是个贪图享受的,真是做不到岳绮梦那样整日风餐露宿。

    见云曦醒了,喜华捧来一杯温水,开口笑道:“岳姑娘来了好几次呢,见世子妃一直睡着,便回去了!”

    “她可说有什么事?”云曦滋润了一下有些干的喉咙,开口问道。

    喜华摇了摇头,见云曦已经清醒了,便开口道:“不如奴婢去唤岳小姐吧!”

    云曦点点头,喜华便蹦跳着离开了,不一会儿便只听轻盈欢快的脚步声传来,岳绮梦扒在内间的门框上,倾出身子偷偷看着云曦,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笑眯眯的说道:“曦姐姐,我进来喽!”

    “快进来吧,你客气什么……”云曦招手让岳绮梦过来,岳绮梦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云曦的床榻上。

    岳绮梦不是那种会绕弯子的人,便直接说明了来意,“曦姐姐,我想跟你们去金陵玩两天,我想看着宋青天这个狗官被判刑!”

    “岳姑娘……”

    云曦未等说完,岳绮梦皱眉开口道:“曦姐姐还与我这般生疏,你就唤我绮梦不好吗?”

    云曦失笑,点点头,柔声道:“绮梦你想去金陵玩?”

    岳绮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别看我年纪不大,但是这么多年我也跟着父亲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就是金陵还没来过!

    我父亲说金陵是天子脚下,城内都是些王公贵胄,规矩多,关系也复杂,我若是哪天手痒把人打了,也是个麻烦事!”

    云曦轻笑出声,只觉得岳掌门很有先见之明。

    “自是可以!只不过王府规矩严,你又是个大姑娘,只怕不能住我的院子,你若是不嫌弃住客院可好?”

    “那有什么啊?我闯荡江湖的时候,还住过树上呢!”岳绮梦不是娇柔的性子,再说住客院本就是正常的。

    岳绮梦转了转眼睛,复又说道:“曦姐姐,不如你和我讲讲王府的事吧,让我知道哪些是与你好的,我本就很麻烦你了,不能给你惹祸啊!”

    云曦轻笑出声,看着岳绮梦逗趣道:“我听你这意思怎么好像要拆了王府的样子?”

    岳绮梦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挠挠头说道:“我没什么能帮姐姐的,但是谁若是对姐姐不好,我可以帮姐姐出气啊!”

    岳绮梦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而且绝对不会让人发现!”

    云曦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开口说道:“我在金陵有个妹妹,我觉得你们两个一定会志趣相投!”

    “真的吗?她也是江湖上的?”岳绮梦眼睛一亮,开口问道。

    “这倒不是,她是公主,是世子的堂妹……”

    岳绮梦闻后竟是有些失望,抿嘴说道:“公主什么的一定可娇气了,我不擅长和这样的女孩子交往……”

    喜华忍不住乐出声来,促狭说道:“岳小姐说话真是有趣,我家世子妃岂不是更娇弱?肩不能提,手不能抗的,也没见你嫌弃啊!”

    “曦姐姐漂亮啊,漂亮的女人不需要会武功!”岳绮梦郑重的说道,引得屋内的人都是一笑。

    岳绮梦托着下巴,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也不知道世子审的顺不顺利,真希望能尽快揭露宋青天的罪行!”

    “放心吧!不会很久的!”云曦语气笃定,笑容更是带着具有荣焉的骄傲。

    ……

    潭州就是一锅臭汤,大大小小的官吏就没有一个清白的,但凡曾经有些个心思端正的,不是被贬便是被杀。

    此事毕竟涉及二皇子,冷凌澈便连夜唤来了附近几个地方的官员,共同审理此事。

    朱宏是个外强中干的,打了几板子便将自己是如何强抢民女,夺人财务的事情一一交代了,就连宋青天吩咐他做的事也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宋青天收买了修建堤坝的一个工匠头目,宋青天给了他不少好处,然后他们便在修建堤坝的材料上大肆克扣。

    报给朝廷拨修建堤坝的银两共有三百万两,实则却是用了不过十几万两,这十几万还要算上他们日常饮酒作乐。

    可是宋青天自然不会留下这么一个把柄,便让朱宏带着这工匠去喝花酒,然后亲手将他溺死,却做出了一副他醉酒失足的假象。

    没有人会怀疑此事,更不会想到这件事与宋青天有任何的关系,朝廷拨下的银两就这样被他们中饱私囊。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雨季已经过了,秋季反是下了两场大雨,将堤坝给冲毁了,这堤坝是新修的,此时坏了自会惹得陛下怀疑。

    后听闻楚帝派了冷凌澈来调查此事,便连忙封锁了西山,以防那些灾民跑出来说什么不中听的话。

    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宋青天自是想不到朱宏调戏云曦,但是被岳绮梦所救,而岳绮梦却又偏偏是那个知道真相的人!

    其他各地的官吏听闻一个小小的知州竟是能贪墨上百万两的银子,都惊得瞠目结舌。

    只叹若是冷凌澈不来此处,不但朝廷损了银子,那些西山的百姓只怕也会就此丧命!

    朱宏都招了,潭州其他的官吏也都尝试了一下狱牢里的皮鞭和板子,纷纷认了罪。

    唯有宋青天嘴巴很硬,只一口咬定银子都是他贪的,与旁人没有干系!

    宋青天很聪明,只要他表现的忠心不二,二皇子一定会想办法捞他,反若是他敢攀咬二皇子,不但二皇子不会放过他,只怕楚帝会让他死的更惨!

    有秦峰的加入,楚帝自会知道这里的弯弯绕,他怎么处置二皇子是一回事,但是他绝不想让二皇子贪墨的名声传了出去,毕竟那关系到皇室的颜面。

    也许楚帝还会念着他一番心意,至少会给他一个全尸。

    宋青天披散着头发,嘴角却是噙着一抹冷笑,“冷凌澈,你别想攀咬别人,这件事就是我一人所为,即便到了陛下的面前,我也是这样的回答!”

    见宋青天这般嘴硬,冷凌澈也不想与他多费口舌,便暂时将他压入大牢。

    陆流君听闻之后,笑言自己有办法让宋青天从实招来。

    冷凌澈让陆流君一试,结果陆流君只在宋青天耳边说了一句话,宋青天第二天便全都招了。

    听着宋青天将金陵顶尊贵的权贵们一个个攀咬出来,那些官员更是惊愕不已,若不是看着宋青天身上干干净净的,他们真的会以为冷凌澈是用了极刑,逼迫宋青天如此说辞。

    有着宋青天的证词,这案子便更近了一步,最后只等再搜集一些确凿的证据,便可结案了。

    岳绮梦听闻之后简直好奇的不行,立刻便去问陆流君他到底在宋青天的耳边说了什么,为什么宋青天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改口?

    陆流君见她感兴趣,也没有藏着,便将事情的原委都告诉给了岳绮梦。

    陆流君之前与冷凌澈装作闹翻,陆流君整日出去搜查宋青天的罪证,实则他却是在暗中调查宋青天。

    陆流君一直坚信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而多日的探访也终于让陆流君查到了线索。

    宋夫人只有宋媚儿一个女儿,她多年没有生出儿子,却又善妒不容,也不让妾室生下孩子。

    宋青天早些年与宋夫人闹过,可是宋夫人的娘家也是有头有脸的,终究没将事情闹得太僵,或许是因为年纪渐渐大了,两人的关系竟是和好如初了。

    陆流君觉得此事不对,便顺藤摸瓜,终是让他发现了宋青天的秘密。

    原来宋青天竟是偷偷养了一个外室,可那外室也是个可怜的,这外室本就是个农家女,因为长得漂亮身段好,便被宋青天收用了。

    宋青天为了不让宋夫人发现,并没有给她置办像样的宅院,只住在一个破旧的茅屋里,却是派了人在暗中盯着,不准她踏出院门一步。

    甚至就连丫鬟婆子也没有一个,这外室给宋青天生了一个儿子,宋青天大喜之下更是不敢张扬。

    是以这外室生产之后竟是没人照料,烧火做饭都要自己亲力亲为,更是要一个人拉扯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

    陆流君将此事讲给了宋青天,这男孩是宋家唯一的希望,宋青天也知道自己此去再无希望,还指着这孩子给宋家传香火,谁知竟是被陆流君知晓。

    他所犯重罪,势必会牵连家眷,可若是无人知晓,这对母女便可逃脱一劫,可若是被揭发出来,只怕那孩子也活不了了!

    这孩子是宋青天的宝贝,他自是不能看着他唯一的儿子有事,便只得供出了二皇子!

    岳绮梦听闻之后,咂咂嘴,惊诧道:“就这样?”

    陆流君点点头,岳绮梦只觉的无语,郁闷的开口道:“我还以为是多了不起的一句话呢,结果只是这样啊?”

    “男人看重子嗣,这种感觉你自然不会懂!”

    陆流君只是想解释一下,谁知却是得了岳绮梦的白眼,“儿子就了不起吗?在我家我和哥哥都是一样的,甚至我父亲还说过后悔要我哥了呢!”

    “也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我……就不是!”陆流君见岳绮梦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解释道。

    岳绮梦也不知听清没有,瞥了陆流君一眼,抿嘴道:“你真卑鄙!”

    “我卑鄙?”陆流君指着自己,无奈的说不出话来。

    要是换个人说他就认了,可是岳绮梦又是绑架朱宏,又是拿宋媚儿做人质的,她还好意思说他卑鄙。

    不过想到宋媚儿死的时候,岳绮梦那难过自责的模样,陆流君没有提及此事,只开口道:“真凶不除,以后还会第二个潭州,第三个潭州,难道我们每次都能及时赶上吗?

    那对母子没有享受到宋青天一分的银钱,所以等此事落定之后,我会好生安顿他们,以后他们也可过自己的日子了。”

    岳绮梦承认陆流君说的对,但是他们之前就闹得不愉快,岳绮梦虽是放下了芥蒂,却还是喜欢刺他几句,便佯作不赞成的模样,冷哼了一声。

    陆流君见她这副模样,扬唇一笑,心思微动,缓声开口道:“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岳绮梦一想,她还真是不知道,只听别人叫他陆公子。

    “那你叫什么啊?”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总归是不好的,岳绮梦便扬头开口问道。

    岳绮梦的脸小小的,那双眼睛却是又大又明亮。

    陆流君向前迈了一步,低声道:“把手给我……”

    若是普通的贵女定会羞得满脸通红,岳绮梦不在意这种细节,便将手伸了出去。

    陆流君隔着衣袖抓着岳绮梦纤细的手腕,伸出纤长的食指,在岳绮梦的手心上一笔一划的写起了自己的名字。

    “哈哈……痒!痒死了!”岳绮梦笑的花枝烂颤,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陆流君写了什么。

    岳绮梦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这次我忍住,你用点力气写,不然太痒了!”

    岳绮梦最怕痒,但奈何好奇心太强,便提议让陆流君再写一遍。

    陆流君自是求之不得,在岳绮梦粉嫩柔软的掌心上,认真郑重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低头看着岳绮梦,岳绮梦心无旁骛的盯着自己的手心,似在一笔一划的猜着他的名字。

    陆流君轻轻勾起嘴角,只见秋日的阳光映射下来,将她的小脸照的暖暖的,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脸蛋上细细的绒毛,就像夏日里水嫩的桃子,让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

    待最后一笔落下,陆流君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右手食指上有着不一样的细腻触感,让他一时失了心神。

    “陆!流!君!”岳绮梦一字一顿的说道,还询问的看向了他。

    见陆流君点头,岳绮梦又蹙起了眉,不解的问道:“你直接告诉我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陆流君扬唇一笑,宛若润阳翠竹,他微微低下头,轻声低语道:“这是秘密!不要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