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零二章 攻山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零二章 攻山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宋媚儿睁开眼睛时,只觉的身上被勒得难受。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柔软的雕花木床上,而是陷在一堆破旧的稻草中,隐隐还散发着一种霉味。

    她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自己被麻绳捆住了手脚,根本就动不了。

    “来人啊!有没有人?快放我出去!”宋青天虽然不及金陵权贵那般高贵,但是在潭州的地界上,宋青天便是个土皇帝,宋媚儿走到哪都是众星捧月,何曾受过如此委屈。

    “叫什么叫!老实一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紫鹃没好气的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宋媚儿。

    “你可知道我是谁?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么对我,若是我父亲知道……”

    宋媚儿趾高气昂的说道,即便被麻绳捆成了一团,却还是气势不减。

    “鬼叫什么?知道你爹是宋青天那个狗官,绑的就是你!”紫鹃啐了一口,冷声哼道。

    “你们知道还敢绑我,我父亲可是知州,动动手指就能要了你们的小命!”宋媚儿此时还没有恐惧,只以为自己的身世足可以震慑这些人。

    “呵呵……”紫鹃冷笑起来,轻蔑的看着宋媚儿冷冷道:“宋青天那个混蛋克扣朝廷赈灾银两,更是在修建堤坝时草草了事,害了西山无数的百姓!

    这些百姓本就活不下去,还会害怕你爹来找他们算账?”

    “你骗人!”宋媚儿急着反驳道,她梗着脖子,傲慢的说道:“我父亲可是个好官,你少血口喷人了!

    分明是那些刁民蓄意生事,想要为难我父亲,他们才该死!”

    “好官?”紫鹃扬起了嘴角,脸上对着冷然的笑意。

    “一个知州每年的俸禄不过一千两,你看看你这一身衣服首饰,至少也要有个三四百两吧!

    若是你爹不贪,能用半年的俸禄给你买这般华贵的衣裳首饰?”紫鹃不屑的说道,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

    既然做了贪官,就不要还做出一副清廉无私的模样,平白让人觉得恶心。

    “若不是你爹贪墨朝廷拨下的工事银子,西山的百姓怎么会被洪水毁了庄园?

    你爹身为潭州知州不但不体恤百姓,反是派兵围了西山的村民,让他们无法下山,只能苦苦等死,这样的官难道不是狗官吗?”

    紫鹃自小就长在岳家,自是三观端正,嫉恶如仇,

    宋媚儿却是没有一点愧疚,反是咬着牙,傲气的说道:“那又如何?不过一些贱民,死了便死了,怪就怪在他们不会投生,与别人何干?”

    紫鹃一怔,没想到宋媚儿会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一番话,看她那轻蔑讽刺的神情,紫鹃恨不得上前抽她两巴掌。

    紫鹃转身便要走,宋媚儿见此立刻大声吼道:“你快放了我,否则我要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紫鹃驻足,冷冷的看着宋媚儿,笑着说道:“你少来吓唬人了,我们连锦安王府的世子和世子都绑了,还差你一个吗?

    实话告诉你吧,明日你父亲若是不拿着一百万两银子来,我们便先宰了你,将你的人头给你爹娘送回去!”

    紫鹃说完,“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宋媚儿小脸一白,身子软了下去,他们连世子都不怕,难道真的会杀了她吗?

    另一边云曦一行人跟着岳绮梦在这个十分简陋的难民点巡视着,云曦的脸上戴着面纱,看着周围的场景,不由蹙了蹙眉。

    地上撑着一些简易的棚子,只能挡雨水,但是根本就不足以御寒。

    因为洪水的侵袭,这些百姓不仅房屋被冲毁,就连财物也都不见了。

    好在有岳绮梦仗义出手,为这些百姓买了棉被,又支了两口锅,由她出钱买米,熬了稀粥倒是也够这些百姓暂时糊口了。

    “我本是顺路经过潭州,听闻堤坝冲毁,便想着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可是我赶到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竟是被官兵给围上了,我偷偷潜入才发现这里的秘密。”

    岳绮梦不是冲动之人,她一个人根本就没有能力带着这些百姓冲下去。

    下面都是手持刀剑的府兵,而这些百姓中妇孺老幼又占了一半,根本就无法与之抗衡。

    所以岳绮梦就只能偷偷开了一个口子,每隔一段时间就送粮上山。

    可是一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岳绮梦便只好出此下策,想着抓来御史,让他们看一看百姓的凄惨。

    岳绮梦神色凝重,眼中皆是一片忧色,陆流君怔了怔,这还是那个黑心的女魔头吗?

    这时有三五个小孩子跑了过来,看着岳绮梦便甜腻腻的喊到:“梦姐姐……”

    岳绮梦弯下腰,将其中最小的一个小女孩抱了起来,这小女孩不过三四岁的年纪,因为在山上已经有些时日了,所以她的衣服已经很脏了,可是岳绮梦却是一点都不嫌弃。

    “宝丫真乖,宝丫喜不喜欢姐姐啊?”岳绮梦满眼都是温柔的笑,本就灵动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悦。

    “喜欢!宝丫最喜欢梦姐姐啦!”小女孩揽住岳绮梦的脖子,娇滴滴撒娇道。

    地上的几个小孩子也都纷纷嚷着要岳绮梦抱,岳绮梦蹲下身子,任由这些小孩子她的身边挤来挤去。

    岳绮梦没有半点的嫌弃,就仿佛这些小孩子就是她的亲弟弟亲妹妹。

    陆流君一时望得失神,他从未见过这样灿烂肆意的笑,那笑容没有任何的规矩禁锢,只是由心而出的欢喜,仿若夏季最炙热明亮的阳光。

    金陵大多的闺秀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是戒尺教出来的,笑不露齿,更是让人看不透她们心中的想法。

    可是眼前的岳绮梦就不然,她就像一块透明的水晶,没有任何的杂质,让人一眼便可看透。

    她若是讨厌,便会直截了当的讲出来,若是喜欢,便会没有任何算计的相信。

    这样的女子实在少有……

    陆流君正是失神,突然感觉有踢了他一下,他垂头一看,只见是一个七岁大的小男孩,正对他怒目而视。

    陆流君十分诧然,他怎么得罪这孩子了?

    “梦姐姐说你欺负过她,那你就是坏人,你要是再欺负梦姐姐,我们就把你扔出去!”小男孩说的极其郑重,倒是让陆流君哭笑不得。

    看着岳绮梦一脸促狭的看着他,陆流君心中暗笑,这样眦睚必报又坏心眼的女子的确少有!

    到了吃饭的时辰,岳绮梦亲力亲为,紫鹃两人一人盛粥,一人盛汤,所有的百姓都对岳绮梦十分的亲热,就像在与自己的家人相处一般。

    岳绮梦也不讲究那些细节,她挽起了袖子,露出了一段洁白如玉的手臂。

    她的手腕很细,手掌很小,让人很难相信这样一双手会使用那么多卑鄙的暗器。

    她正一勺一勺的给排队来的百姓盛粥,她对每个人都笑的灿烂,那一口小小的贝齿是那样的白,甚至白的晃人眼球。

    陆流君突然有一瞬的恍惚,头脑里竟是隐隐生出了一个念头来,这样纯粹绚烂的笑,便是看上一辈子也不会够……

    陆流君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得一惊,他刚才莫非是疯了?

    可待看到岳绮梦那随性洒脱的音容笑貌时,陆流君突然勾了勾嘴角,也许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云曦看着锅里那白白的稀粥,还有零星菜叶的汤,蹙眉轻语道:“咱们的计划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

    冷凌澈看了一眼那些排着长队的百姓,幽幽开口道:“宋青天不是傻的,未必不会传信给金陵。

    咱们的做法他会信,上面的那人未必会,只怕明日不会太平了……”

    陆流君看了冷凌澈一眼,这些事他也想过,不过若是宋青天真的胆敢痛下杀手,其狼子野心便路人皆知了,届时拿他归案更是简单!

    只是,若事情果真如此,只怕明日便要激战一番了。

    ……

    “秦公子,殿下可是有了打算?”宋青天微微弓着腰,面露惶恐的说道。

    “哼!亏得我来了,否则你还真被冷凌澈几人给骗了!冷凌澈夫妇一个比一个狡诈,他们分别是在给你设套!

    殿下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相信冷凌澈吗,你就一直装穷不就好了!”秦峰冷哼道,还好宋青天够谨慎,将冷凌澈几人在这的表现报给了他们,否则现在定让人算计了!

    “那我们该怎么做?”

    “哼!什么被贼人所掳,冷凌澈身边的几个护卫一个比一个身手好,此次分明是在算计你!

    既然他说被人所掳,我们也可说他是被贼人所杀,这样不但你可以相安无事,就连殿下也少了一个眼中钉!”秦峰冷笑说道,神色阴森冷寒。

    “秦公子,那可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啊,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下官……”宋青天脸色一白,若是冷凌澈在潭州的地界上出事,锦安王可会放过他?

    “你怕什么!锦安王又不是就这么一个儿子,更何况这个儿子还并不得他的心意。

    若是他死了,世子之位自会换人,到时候你非但无罪,还会是大功臣,泼天富贵指日可待!”

    秦峰笑着说道,宋青天被劝动了,却还是心有忧虑的说道:“可是下官的女儿还在他们手中……”

    “到时候自会尽量去救她,不过我要提醒宋大人一句,女儿以后还会有,但是有时候机会可就只有一次!”

    秦峰冷笑说道,宋青天脸色一凝,半晌之后才躬身行礼道:“一切皆听从秦公子安排!”

    “哈哈!好!宋大人果然是个聪明人,以后殿下绝对忘不了大人的好!”

    ……

    西山山腰上亮着点点火光,百信们都是一家人缩成一团彼此取暖。

    这些百姓都是山脚下的村民,可当潭州决堤时,他们却被赶到了山上自生自灭。

    岳绮梦照理巡视一圈,见一切安好,准备折回休息,转身却是看见陆流君正在篝火旁。

    橘色的火焰为他湖蓝色的衣衫镀了一层跳跃的橘色,黑夜虽是模糊了他的容貌,却依然掩不住他的俊美秀逸。

    “呦!这不是满口仁义道德的陆公子吗?”岳绮梦没好气的说道,她是个爱憎分明人,喜欢或是讨厌都是第一眼的事。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呢?”陆流君开口问道,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金陵的贵女们可以说得上衣食无忧,就算有所忧虑,也不过是伤春悲秋,或是担忧自己未来的夫君婚事,几乎没有人会关心百姓和朝堂。

    “为什么?”岳绮梦皱了一下眉,耸肩道:“这种事需要理由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对江湖儿女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啊!”

    见陆流君还在犹疑的看着她,岳绮梦也不得不承认陆流君是美男,便算是有耐心的说道:“我爹爹与我说过,每个人的能力和责任都是相对的。

    若是一个人有能力,却无责任,便是米虫,活着都是浪费粮食!

    我觉得这些事是我力所能及,何乐不为呢?”

    陆流君怔了一下,岳绮梦做这件事没有任何的理由,不过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能力来做。

    陆流君觉得眼前的娇小女子虽是有时说话难听了一些,但却是真的豁达。

    想他们这些男子,寒窗苦读考取功名,每个人都说是为了朝廷为了百姓,可是真正做到的又有谁?

    还不是为了光耀门楣,受人敬仰!

    陆流君竟是对岳绮梦生出了一丝敬意,不为所图的人真的太少了!

    “岳姑娘心境开阔,在下不及,甘拜下风!”陆流君拱手行了一礼,姿容蹁跹,犹如一枝翠竹。

    岳绮梦挑了挑眉,她一直以为这人是个眼高于顶的傲慢公子,没想到还挺有风度的!

    岳绮梦正想说话,山下突然有了响动,只见有一支响箭划过天际,照亮了他们头顶的上空。

    “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的暗哨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下面一定是出事了!”岳绮梦抽出长鞭,目光幽深凝结。

    陆流君看了她一眼,见她双眉紧蹙,不觉心中微软,开口道:“世子也早有谋划,你不必担心……”

    岳绮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却还是开口道:“那朱宏和宋媚儿要看管好,我先下去看看!”

    岳绮梦说完便施展轻功,朝着山下轻跃而去。

    当岳绮梦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发现玄宫和玄角早已经守在下面了,便开口问道:“情况如何?”

    “是宋青天带兵来的,看样子应是潭州的守城军,有三千人左右!”玄宫正色道,看起来也有些担忧。

    他们身手再好也不可能打得过三千的士兵,看来这次还真会是一番苦战了!

    “可恶!他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在乎了吗?”岳绮梦还是低估了宋青天的冷心,他这般明目张胆的攻上来,难道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女儿吗?

    “这种狗官会在乎谁?一会儿先要了他的狗命!”玄角已是蓄势待发。

    岳绮梦咬了咬牙,还是决心一试,便对身旁的紫鹃说道:“你将宋媚儿带过来,我不相信世上会有见死不救的父亲!”

    岳绮梦是家里的宝贝,父亲对她是有求必应,若是她有危险,父亲便是不要性命也一定会来救她!

    “没用的,这种狗官本就丧尽天良,哪里还有人性!”玄角觉得这就是多此一举,还不如直接上前杀个痛快。

    宋媚儿很快就被带来了,岳绮梦接过紫鹃递来的匕首,横在了宋媚儿的脖颈上,威胁说道:“让你父亲退兵,否则我便杀了你!”

    岳绮梦轻轻的划破了宋媚儿脖子上的皮肤,宋媚儿立刻被吓傻了,即便没有看见宋青天还是大声哭喊道:“父亲!我是媚儿啊,您快救救我,她们要杀了我啊……”

    ------题外话------

    好基友新文,请大家帮让收藏呦

    大奇新文古言重生,温馨宠文~欢迎收藏~欢迎跳坑~

    《江山策:妖孽成双》

    【前世】

    楚千凝有两件事最后悔:

    一是遇人不淑,错许芳心,一朝青丝如霜,

    二是家仇未报,心有不甘,最终泣泪成血;

    【今生】

    楚千凝有两件事最纠结:

    一是她有报恩之心,却始终寻不到恩人,

    二是她一心想在报仇之后遁入空门,可那人却执意将她拖进红尘……

    她活了两世,好不容易爬出了一个坑,结果又掉进了另外一个坑。

    不过,后来的坑里有挖坑的人陪着她。

    *

    最初他保护她,是源于一份执念,没想到念着念着,就着了魔;

    最初她接近他,是为了报答恩情,没想到报着报着,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后来楚千凝才明白,

    她对他相思入骨,他对她执念已深;

    唯他可解她心忧,独她可散他情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