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零一章 劫匪是她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零一章 劫匪是她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只觉得时间仿若停止了一般,这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冷凌澈或许觉得享受,可她却是觉得十分折磨。

    冷凌澈一边享受着她的服侍,一边却又极尽撩拨挑逗,因为这次不用他自己费力,便有更多的精力来“欺负”云曦。

    结果这一番下来,反是云曦累的娇喘连连,就连身子都绵软无力,每每她气得想放手,却都有另一只手按住了她,声音缥缈而又可怜,“曦儿,帮我……”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冷凌澈心情舒爽,云曦却是手臂酸乏,感觉都抬不起来了。

    偏生冷凌澈来了精神,竟是促狭的看着云曦,挑眉轻声道:“技术有待提高……”

    云曦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有些气恼的背过了身子,不肯再理会冷凌澈。

    冷凌澈见好就收,连忙柔声安稳道:“附近有一个暖阁,听说那院子里的甬路上铺的都是小小的夜明珠,在夜晚看起来犹如星河汇聚,我们不如去那用膳吧!”

    云曦没有理会,却也没有拒绝,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起身穿了一件淡紫的长裙,又在外面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

    他们刚到温玉山,还未等用膳,她便被冷凌澈给缠住了,还被逼着做了那等羞羞的事情,此时早已经饥肠辘辘了。

    云曦随着冷凌澈来到了那处暖阁,这里比冷凌澈描述的还要奢靡。

    通向暖阁的主路上嵌着白色的鹅卵石,里面惨杂着不少小小的夜明珠。

    即便此时已经现了弯月,但是这条小路却是依然光华璀璨。

    暖阁旁立着一座嶙峋的假山,里面竟是缓缓流出一条小溪,看起来应是人工穿凿,以白玉石为底,里面铺着各色绚烂的彩石,又在壁上嵌了数颗夜明珠,在各色彩石的映衬下,看起来甚是绚烂。

    “潭州的人倒是很讲究!”云曦不由赞道,没想到那宋青天倒是个有品位的。

    “只有潭州官员来享受,这里的确是有些奢侈了,但若是为了一些有身份的人,这般才不算辱没了他的身份……”

    冷凌澈淡淡开口,意有所指的说道。

    云曦不置可否,心里对宋青天他们却是更为憎恶。

    他们有钱在这里骄奢淫逸,可是那些百姓却是连温饱都尚难满足,如此不仁不德的官员,留他们作甚!

    冷凌澈看出了云曦的想法,便拉过她的手,轻声道:“先不想这些,莫要饿坏了咱们的孩子!”

    云曦抿抿嘴,忍俊不禁,两人携手走向了暖阁。

    饭菜依次摆上,云曦让喜华她们不必伺候着,各自玩乐去了。

    云曦和冷凌澈本就不喜欢被人伺候着,如今这样更好,清风明月,九曲回廊,只有他们两人月下畅谈,倒也是美哉。

    刚刚用过了晚膳,两人一时诗兴大发,难得的坐在一起月下吟诗。

    正在气氛颇好时,冷凌澈却是突然双目一凝,竟是直接上前抱住了云曦,纵身一跃,便远远的离开了暖阁。

    而就在冷凌澈脚步一点,跃身离开的时候,他们刚在所在暖阁里突然升起了一道浓烟。

    冷凌澈及时的捂住了云曦的口鼻,所以云曦并未闻到任何味道。

    云曦先是一惊,随即便紧紧的搂住了冷凌澈的脖颈,被冷凌澈远远的带离了暖阁。

    就在云曦以为远离了危险时,天上竟是出现了十多个燃着的像爆竹一样的东西。

    冷凌澈脸色愈沉,然而这次玄宫他们已然察觉到了,玄宫、玄角和玄羽纵身而上,纷纷用剑砍断了那些爆竹。

    然而就在他们砍断爆竹之后,那些爆竹里面却是洒出了漫天的黄色粉末,玄宫几人一时未察,竟是受了埋伏,一个个的涕泪连连,还疯狂的打着喷嚏。

    “哈哈哈哈,我这改良过的爆竹你们还喜欢吧!”空中传来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云曦觉得似有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陆流君本是被宋媚儿缠得心烦,甚至宋媚儿还颇为大胆的对他进行了肢体上的挑逗,陆流君心情不好,便大步走出了院子,谁知在暖阁附近闻到了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味道!

    是那个大胆的女贼!

    陆流君眼睛一亮,转身便朝着暖阁的方向赶了过去。

    “陆公子你等等我啊,你走的太快了,人家都跟不上了!”宋媚儿一路追了过来,突然她掐住了鼻子,皱眉说道:“这是什么味啊,太臭了!”

    但是这刺鼻的味道也敌不过美男的诱惑,宋媚儿提着裙摆,一路小跑追了上去,谁知刚跑到暖阁,脚下便滚来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还冒着火星。

    宋媚儿歪了歪头,嫌弃的说道:“这是什么呀?”

    “闪开!”不知是谁在百忙之中喊了一声,但是为时已晚,那圆滚滚的东西在宋媚儿脚下突然炸开,只听“乓”的一声,宋媚儿被彻底笼罩在一股黑烟中。

    云曦被惊得捂住了嘴巴,等到黑烟渐散,才看到宋媚儿满脸都是炭黑色,是有眼白和牙齿是白色的,剩下的都是漆黑一片。

    宋媚儿吐出一口黑烟,两眼一翻,“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黑心雷最适合你们这群黑心人,哈哈哈哈……”那愉快的笑声着实好听,仿若风铃轻响,有如空谷般的轻灵。

    “你这女贼居然还敢回来,看我今日怎么收拾你!”

    陆流君一见仇人就在眼前,从玄羽手中抢过剑便跃身而上,对面传来了女子轻蔑的嘲笑声,“又是你?看来你这人还真是不长记性啊!

    上次我若是知道你与这些狗官是一伙的,非要扔个断子绝孙雷,让你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

    “你好歹也是个女子,嘴巴还是放干净些好,至少也要知道礼义廉耻!”上次见面这女人张嘴闭嘴就是裸睡什么说的,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少来教训我!你们这群米虫有什么资格讲礼义廉耻,姑奶奶今日先绑了你们,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善恶有报!”

    这说辞,这声音太过熟悉,云曦突然扬起了嘴角,启唇喊道:“岳姑娘!”

    这一声让岳绮梦一愣,她双手夹着四个小小的银球,听到云曦的声音怔了怔。

    现在的天色渐暗,岳绮梦一时看不清楚,眯着眼睛试探道:“曦姐姐?”

    “是我!”

    云曦要走上前去,却被冷凌澈拉住了手臂,轻轻摇了摇头。

    云曦笑着拍着冷凌澈的手,柔声道:“这便是那日救了我的岳姑娘……”

    冷凌澈闻言松开了手,却是跟着云曦一同走上了前去。

    待云曦的脸庞清晰的出现在岳绮梦的眼前时,岳绮梦立刻勾起了一抹笑,将手中的四个小银球塞入了怀里,亲昵的跑到了云曦的身前,眉眼弯弯的笑道:“曦姐姐,真的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啊?”

    云曦无奈笑笑,心想这句话应该由她来问吧!

    岳绮梦打量了一眼紧贴在云曦身边的冷凌澈,看着两人如此亲密,应该便是云曦的夫君了。

    岳绮梦一向对美色没有抵抗力,一时不由得看呆了去,还喃喃自语的说道:“怪不得你不肯做我的嫂子,原来你的夫君这么好看啊!”

    “嫂子?”冷凌澈侧眸看向了云曦,云曦在与他说岳绮梦一事时,可没有说这么一段啊!

    云曦尴尬的笑了两声,不动声色的绕开了这个话题,开口问道:“岳姑娘,你怎么会这啊?”

    “别提了!我看那朱宏也没什么用,想着金陵不是来了一个御史嘛,听闻身份还蛮高的!

    可是这个御史啊狗屁不是,整日就知道带着自己的夫人游山玩水,丝毫不过问潭州的事情……”

    岳绮梦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瞪圆了眼睛,惊疑的看着云曦,不敢置信的问道:“那两人不会是你们吧……”

    “听起来的确是我们……”云曦抿嘴笑笑,无奈的摇头,没想到刚救了自己的岳绮梦这次却是来绑自己的。

    云曦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宋媚儿,开口询问道:“她没事吧?”

    “没事!不过是中了黑心弹,暂时晕过去了,不过她身上这些黑只怕还要半个月才能掉了……”岳绮梦看了一眼宋媚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忘了云曦便是她要绑的人。

    “玄羽,你先带宋媚儿下去,将她暂时关起来!”云曦复又看了岳绮梦一眼,开口道:“咱们屋内说话!”

    岳绮梦点点头,她这人喜欢先入为主,她见到云曦第一眼就喜欢,即便知道云曦便是她本想抓的人,也十分信任。

    “世子妃,此女狡诈多端,切不能轻信!”陆流君却是不信她,两人可谓是新仇旧怨,陆流君自是不肯给她好脸子。

    “你这叫小人之心!之前若不是你非要阻拦我,我怎么会算计你!

    再说了,上一次我可是手下留情了,若是上次我扔的是刚才手里夹的小钢弹,非炸的你满身是刺!”

    岳绮梦最不喜欢被人说教,便仰着头,轻蔑的看着陆流君。

    “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女人?”陆流君气怒。

    “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迂腐的男人?”岳绮梦附声。

    见两人如此针锋相对,云曦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咱们还是先进屋议事吧!”

    岳绮梦冲着陆流君冷哼了一声,挽着云曦的手臂亲昵的说道:“曦姐姐,你千万不要让姐夫和这个男人走的太近,小心沾染了一身酸臭气!”

    “你!”陆流君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暗暗握了握拳,抬头却只见冷凌澈给了他一个似笑非笑,极其清淡的笑容。

    陆流君一时摸不清头脑,总觉得冷凌澈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敌意,但是他一时却又想不真切。

    陆流君沉了一口气,只好抬步跟了上去。

    一向聪颖过人的陆公子自是想不到,这位世子爷对他的敌意来自于许久以前云曦的一抹礼貌的微笑……

    云曦有些好奇岳绮梦是如何越过院中的侍卫的?

    岳绮梦也不瞒着,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解释了。

    原是岳绮梦早就打听到宋青天的府上住着金陵来的御史,更是听闻这御史还要拖家带口的来山上游玩,顿时便恼了,决定要绑了这个御史,让他们怕一怕。

    更是在云曦她们到之前就摸了进来,早就做了万全的准备。

    若不是冷凌澈反应快,今日还真的有可能让她得逞。

    冷凌澈看了那几个低着头的玄一眼,三人立刻浑身一颤,吓得不敢抬头。

    他们也觉得奇怪,照理说就算是轻功再好的人他们也会发现,可这岳绮梦却是悄无声息的摸了上来,若不是出了响动,他们定是还被瞒在鼓里。

    云曦也没想瞒着岳绮梦,便将他们来温玉山游玩的原因大致讲了一番。

    “什么?曦姐姐,你们真的事金陵来的御史啊,姐夫……姐夫还是世子爷?”岳绮梦没想到世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她随手一救竟是便救了一个世子妃!

    岳绮梦是个聪明的,一点就透,摇头笑道:“我就说姐姐这般的美人怎么会嫁个草包呢!”

    云曦扫了冷凌澈一眼,见冷凌澈仿若未闻,只静坐不语。

    岳绮梦转了转眼睛,摸着下巴说道:“姐姐刚才让人将那个宋小姐关了起来,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了?”

    云曦扬唇一笑,柔声道:“岳姑娘聪慧!”

    既然那朱宏不好用,他们便可以再加一把柴!

    陆流君见云曦和岳绮梦一脸默契的样子,心中无奈,如今这世道女人都长着一颗七巧玲心吗?

    不!

    岳绮梦那女人长得是七窍黑心!

    ……

    就在宋青天等着朱宏的死讯时,温玉山上却是传了一个噩耗,说是温玉山被歹徒袭击,世子和世子妃还有宋媚儿都被歹徒挟持。

    宋夫人眼睛一闭,喊了一声“媚儿”便晕了过去,宋青天的身子栽楞了一下,也险些跌倒。

    他第一反应担心的不是宋媚儿的生死,而是若是冷凌澈被歹人挟持,一旦有个三长两短,他的仕途和小命就不保了。

    可是他此时根本就没有头绪,更想不出到底是哪伙贼人敢这般大胆。

    江湖中人就算是肆意妄为,但是也嫌少招惹官府,这次的盗匪不但绑了他的侄子,如今更是绑了锦安王府的世子和世子妃。

    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然而就在宋青天还没琢磨出对方的所图时,宋青天便又收到了一封信,这次是用女子的裙摆所写。

    宋夫人刚刚睁开眼睛,待看清眼前的布料,顿时又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宋青天也希望自己能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这样他就不必为难挣扎了。

    因为这次盗匪徒狮子大开口,竟是索要一百万银两的银钱,还只给他两天时间,时间一到,他们便一天杀一人,而最先祭刀的便是他的女儿宋媚儿!

    一百万两银子与一个王府世子相比一点都不多,若是他此次救了王府世子,那么以后便是许给了锦安王府一个天大的人情。

    不出意外冷凌澈自会是以后的锦安王,他以后加官进爵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若是他拿出了那些银钱,势必会让人怀疑。

    一百万两便是金陵的户部也不可能随意就拿得出来,他若是轻而易举就拿了出来,岂不是上赶着送了把柄?

    特别是那个陆流君,仿佛对这件事十分的执着,若是被他知道……

    宋青天翻来覆去想了一夜,这次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

    若是见此不救,虽说牵扯不上贪墨一事,但是他这官便也当到头了。

    若是拿了银子,虽说有风险,但若是押对了,以后便是泼天富贵!

    宋青天整整想了一夜,第二天终是下了决定,他要拼尽所有赌一赌!

    然而就在宋青天准备打开府衙密室时,金陵突然来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