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章 温泉美人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章 温泉美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

    宋夫人惊声尖叫起来,她猛地站起身来,将身后的椅子都险些带倒,“什么时候的事情?可确定了消息?”

    小丫鬟向云曦那边望了一眼,宋夫人也是一怔,此时才记起她是在云曦的屋子里。

    “宋夫人这是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可是出了什么事?”云曦关切的问道,眉宇间皆含着担忧。

    “是臣妇失礼了,还请世子妃不要见怪!不过是院子里出了一点事,臣妇先行告辞,改日再来请世子妃喝茶!”宋夫人的脚步慌乱,急匆匆的走了。

    云曦弯了弯嘴角,笑着抿了一口茶,看来那个岳姑娘的动作很快嘛!

    宋夫人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宋青天正坐在屋内,铁青着一张脸,见到宋夫人回来,便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你那个不争气的侄子,居然还敢将主意打到世子妃的身上,是嫌命太长吗?”

    “老爷就先别埋怨我了,反正那世子妃也没有半分损失,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此事,老爷何必非要提及呢!”宋夫人只有这么一个侄子,朱宏是他们朱家的命根子,她一向疼爱有加。

    “哼!他若是真的敢唐突世子妃,我第一个要了他的命!”平时宋青天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此事事关他的前途,若是敢有损他半分利益,他第一个要那朱宏的命!

    “老爷!咱们先别说这件事了,您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挟持了宏儿啊!”

    宋夫人听小丫鬟禀报,说是朱宏被人给绑了,这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宋青天沉着一张脸将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原是今日一早朱府便收到了一封血书,那信是用血在朱宏的衣服上写的,看得朱夫人当场吓昏了过去。

    “那歹徒索要十万两银子,说是若在三日内筹备不到,便要撕票!”宋青天冷冷淡淡的说道,脸色十分难看。

    “十万?我们上哪找这么多的银子的啊!老爷,我们该怎么办,老爷!”宋夫人一下子就蒙了,十万两她连想都不敢想,就是十个朱家也凑不齐这么多的银子。

    宋夫人拉着宋青天的衣摆,哀嚎的哭诉道:“老爷,宏儿可是咱们的侄子啊,您可不能不管他啊!”

    “我怎么管?那可是十万两,就算咱们家倾家荡产也拿不出啊!”宋青天冷声说道,那个朱宏仗着他的势整日里为非作歹,着实可恶。

    “我早就告诫过他,让他最近安分一些,你看他可听了半句?居然还想当街调戏世子妃,若是真的让他冲撞贵人,今日你便要来哭我了!”

    宋青天不耐烦的甩开宋夫人,指着宋夫人的鼻子便破口大骂道。

    宋夫人哭的更厉害了,尖着嗓子哭喊道:“老爷!您可不能这么狠心啊!宏儿一向敬重您,只要是您安排的事他可有一件做不好的?

    外面都说他品性恶劣,可是有些事哪里是宏儿为自己做的啊!”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那些见不得的人事都是他为我做的?”宋青天的脸色更沉了几分,看着宋夫人的眼神也越发的阴沉。

    宋夫人低声啜泣,拉着宋青天的衣摆,哀求道:“老爷,求求您救救宏儿吧,我们朱家只有这一个独苗啊,若是宏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一家子可怎么活啊!”

    “就算我想救,我也要拿的出银子啊!你可知十万两是什么概念?”宋青天叹声说道,只觉的头痛不已。

    “老爷,那修堤坝的银子……”

    “住嘴!你是活得腻歪了吗?你若再胆敢多说一句,我必要休了你!”宋青天咬牙启齿的怒斥道,看着宋夫人的眼神满是杀意。

    宋夫人被吓得缩了缩脖子,可是心里却又不甘,哭着恳求道:“老爷,您一定要救救宏儿啊,这十万两对上面的人来说不过是个小数目,可是对咱们来说可是救命的钱啊!”

    “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若是府衙无故短了十万两,你让我如何交代?

    你只知道你那侄子宝贵,可若是我倒了,你可还能依靠他们半分!”宋青天怒其不争的看着宋夫人,对于宋夫人里面不分感到十分的不满。

    “世子根本就不是个喜欢管事的,他这么多天可查了一笔账?宏儿是您的亲侄子,他虽是没有功名,可也帮了您不少,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宋夫人的哭诉中带着隐隐威胁,宋青天眯了眯眼睛,他的确是让朱宏帮他做过一些事,有些事他不方便出面,朱宏却是可以。

    可是这本就是互惠互利的,每次成事后他也没少给朱宏银子。

    宋青天的眸中闪过一道冷光,便扶起了宋夫人,柔声劝道:“宏儿也是我的侄子,我如何能不担心?我刚才也是急了些,夫人还要担待才是!”

    宋夫人抽泣着抹着眼泪,宋青天继续安抚道:“这件事便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将宏儿救出来的!”

    “老爷!”宋夫人十分动容,拥进了宋青天的怀里,却是没有看到宋青天那狠戾的眼神。

    朱宏死了也好,若是活着,反是会成为他的把柄,只是这挟持朱宏之人到底是谁呢?

    ……

    当冷凌澈说要去温玉山上时,宋青天有些犹豫,毕竟温玉山附近可都是一些被洪水冲毁的村落,虽说那些刁民都被他派人围了起来,可若是有个万一……

    宋青天只言温玉山路陡不便,世子妃那精贵的人可能会承受不了。

    冷凌澈却是不在乎,淡淡道:“世子妃是听令千金说,温玉山如何如何的雕梁画栋,美若仙境,这才有了游玩的心思。怎么?难道我们去不得?”

    云曦想要套宋媚儿的话实在是太过轻松,几句话便让宋媚儿道出了温玉山的好处,云曦便借机表明自己也很有兴趣。

    宋青天一听是女儿多话,心中又是无奈,闻此连忙惶恐道:“世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下官怎敢不从,不过是担忧世子妃的身体罢了!

    世子和世子妃若是喜欢,下官这便着人去安排!”

    “嗯!去吧,后日一早便要出发!”冷凌澈说完便走,不给宋青天讨价还价的机会。

    宋青天一听觉得也好,他在宋夫人面前做出一副为朱宏积极奔走的模样,甚至就连假银子都准备好了。

    若是能趁机抓住那个敢威胁他的贼人最好不多,若是不成,便只等着三日一到,收回朱宏的尸体!

    届时也只是那盗匪而无信,与他无关,可冷凌澈他们还是离开的好,免得宋夫人哭闹,让他没了面子。

    不过宋青天还是留了个心眼,让宋媚儿跟了过去,一来可以与陆流君培养培养感情,二来也好监视冷凌澈几人。

    宋青天嘱咐半晌,宋媚儿却都是满脸春色,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只带着好些漂亮的衣裳首饰,美滋滋的跟着云曦一同去了温玉山。

    一路上宋媚儿频频撩开帘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陆流君说话,陆流君却是目视前方,实在挨不住的时候,才应了一声。

    宋媚儿欢喜不已,一边忙着推销自己,一边试着打探陆流君可有定下婚事。

    陆流君被烦的不甚其扰,扯着缰绳道:“我去前边巡视一番!”

    说完陆流君便策马前行,瞬间消失在了宋媚儿的视线里。

    宋媚儿撅着嘴,有些不高兴了,本想说有那么多侍卫让他们去就好,可陆流君跑的也实在太快了!

    宋媚儿冷哼了一声,撂下了车帘,一个人坐在马车里生闷气去了,云曦和冷凌澈却是坐在马车里相视一笑。

    “最近这位宋小姐每日与我提及最多的便是陆公子,想必是倾了芳心……”云曦笑道,这宋媚儿每次与她聊天最后都会扯到陆流君的身上,而且话题转的十分突然,让人无法不多想。

    “很般配……”冷凌澈的手指卷着云曦的一缕黑发,清清淡淡的说道。

    云曦白了他一眼,哪里般配了?

    论家世容貌,气度才华,他们分明就不是一路人好不好?

    这个男人还真是小气!

    不过云曦也学乖了,并不发表意见,免得又惹了他不悦。

    “温玉山的温泉很好,听闻不仅可以舒缓经络,对有身孕的女子也最好不过……”冷凌澈轻笑说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嗯……”云曦应了一声,将帘子掀开了一个小缝,偷偷看着外面的风景。

    冷凌澈也只幽幽勾起嘴角,淡笑不语,微闭眼眸,小憩起来。

    温玉山虽陡,但这里是个好去处,潭州不少的权贵都喜欢到温玉山来,所以道路修的也还算是平整。

    而且云曦虽然怀着身子,但是并不像别人那样难过,她不挑嘴也从不反胃恶心,除了自己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剩下的竟是与往常无异。

    对此冷凌澈十分的满意,觉得云曦腹中的是个乖巧的孩子,知道体贴心疼母亲,心里对这个尚未出世的小生命又多了一丝好感。

    若是这孩子不懂事,折腾云曦,等这孩子出生,他必定要好好的教训一番!

    一行人终是到了温玉山,温玉山有一处宽广的宅邸,里面有两个知州府那么大,便是几个家庭一同来也是住得下的。

    冷凌澈和云曦自是住在东南面最大的院子里,那里面有最大的一处温泉,温泉周围的台阶都是用暖玉铺成,光脚踩在上面都是极其温暖的。

    屋内悬挂着各色彩幔,暖雾缭绕,地面上洒了一层各色的新鲜花瓣,当真是极其奢靡。

    云曦看后不由感叹道:“以前在夏国我便听人说过”土皇帝“一词,意思是说远离皇城的官吏过的反是自在随意,甚至享受起来不比皇帝差上半点。

    今日看这温玉山的华丽精致,不知可比楚宫的华清池差上多少?”

    “自是差上许多!”冷凌澈随后答道,引来云曦的侧目。

    “你见过?”华清池可是皇帝沐浴的地方,冷凌澈怎么会去过?

    冷凌澈却是摇了摇头,伸手揽住了云曦的腰肢,轻轻低下头,与云曦额头相抵,“我没见过,可是华清池再美也没有曦儿这般的美人,所以相比起来,自然是这里更好!”

    云曦被说的脸蛋一红,这段时间冷凌澈一直顾及她的身子,所以两人虽是仍然同塌而眠,但是冷凌澈轻易不会与她玩闹。

    因为每次玩闹的结果都是以冷凌澈一人去泡冷水澡结束。

    “别闹……”云曦推拒着冷凌澈的胸膛,可是因为屋内水汽缭绕,朦胧的水晕映着云曦绯红的脸蛋,显得更加的妩媚迷人。

    而云曦这一声“别闹”更像是充满诱惑的娇嗔,让冷凌澈只觉有一团火从小腹直接蹿升到了他的心口。

    他没有松手,仍旧紧紧的环着云曦,目光融融,带着些许压抑的宠溺,“这温泉水不但能松活筋骨,对有孕的女子也是好的,岂不是为我们两个准备的吗?”

    这句话在马车里听还没什么,但是此情此景下,冷凌澈这一番话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洗鸳鸯浴什么的,云曦最是受不来了,因着之前的事情,云曦一直对这种事心有余悸,即便这池子要比浴桶大上数倍,可是……

    冷凌澈在这种事情上一向是独断专行的,就在云曦还想要拒绝时,冷凌澈那纤长灵活的手早就顺着云曦的腰肢一路滑到了她的腰前。

    云曦腰间系着的那条轻盈的丝带飘然滑落,云曦只觉的身上一松,低头间便可看到满室春光。

    “你……”

    云曦的话未等出口,那粉嫩的唇便被冷凌澈低头含住,那柔软细嫩的唇瓣被他挑拨吸允,直至云曦瘫软无力,冷凌澈才将放弃抵抗的云曦打横抱起,一步步走进了池中。

    池中的水温刚刚好,不会有或热或凉的感觉,其实冷凌澈早已询问过,有孕的女子不适宜泡过热的水,平日里便是云曦沐浴,安华几人也会严格的监管水温。

    而这温玉山的温泉水刚刚好,温度适宜,不但对胎儿无害,还会缓解孕妇的不适。

    冷凌澈靠在池壁上,因着担心压到云曦的肚子,便将云曦轻轻转了过去,让她那纤细柔美的玉背贴在他的胸膛上。

    云曦的身上泛起了一层红晕,仿若是被温泉水蒸熟了一般,她心中哀叹,她就知道,不管这池子有多大,他们都只用得上这么一个小角落!

    冷凌澈双手环着云曦,因为不敢勒住云曦的肚子,所以便只好将手搭在了云曦的胸前……

    云曦掩面欲哭,她是该夸冷凌澈细心,还是该骂他居心不良呢?

    总之除了云曦的小腹,其余的地方冷凌澈都认真细致的帮她揉捏了一番,还大言不惭说是为了云曦的身体着想。

    云曦不敢乱动,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水下的变化,她不是不懂男女之事的闺阁少女,那变化意味着什么她自是知道。

    所以她更是不敢乱动,生怕她某些无意间的动作成了摧毁冷凌澈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即便云曦什么都不做,她本是就那根稻草!

    冷凌澈先是松开了云曦的身子,然后哗啦一声站了起来,云曦身子僵硬着,不敢回头去看。

    冷凌澈却是早已经取来了浴巾,先是将云曦捞了出来,仔仔细细的擦了干净,然后才抱着她一路走到了榻上。

    冷凌澈是个挑剔的人,床榻上铺的都是青玉她们换下的新被子,就连这温泉池也被人里里外外的打扫了好多遍。

    云曦倒在了松软的被子里,看着冷凌澈欺身而下,云曦立刻可怜巴巴的说道:“我不方便……”

    冷凌澈一把抓住了云曦的手,眼中是云曦许久未见过的炙热和危险,他拉着云曦的手一路下滑,声音低沉压抑,“我不动你,你自己来……”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