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九十一章 冷面世子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九十一章 冷面世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欢宜楚楚可怜的看着冷凌澈,一双大眼睛里盈满了晶莹的泪珠,长长的睫毛轻扇,看起来清纯又无辜。

    常人都说,女儿俏一身孝,许欢宜此时这副模样,就像一朵小白花,若是冷凌澈没有怜悯之心,她就会被风雨侵袭。

    “二表哥,欢宜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您与二表嫂解释一下,让她千万不要误会我!还有……”

    许欢宜偷偷的看了冷凌澈一眼,这一眼情深意切,里面含着无限的情意。

    许欢宜知道,若论美貌她远不及云曦,可是云曦太过强势,她便可以露出这般可怜无助的模样,毕竟男人都是喜欢保护弱小。

    许欢宜揉捏着自己粉嫩的指尖,声音轻颤,喃喃自语道:“还有……欢宜更不想被二表哥误会……”

    许欢宜低着头,期待着冷凌澈的劝慰。

    “我不会误会……”冷凌澈果然开口说道,那声音宛若玉石敲击,温润清越。

    许欢宜心中一喜,水目盈盈,含情脉脉的看着冷凌澈,可她自以为露出了最娇弱可怜的表情,对上的却是冷凌澈那双冰到极致的眸子。

    “你如何做,与我何干?”冷凌澈从不是那种疾言厉色之人,他更从未像锦安王一般暴躁发怒过。

    可是他的眉目过于清冷,那双墨眸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危险,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许欢宜后退了一步,她在看见冷凌澈杀人的时候没有害怕,可是如今他们站在花团锦簇的王府之中,她却是因为冷凌澈的一个眼神而如坠冰窟。

    “表哥,你……”

    “你非我母族之亲,有何资格唤我为表哥?”冷凌澈的语调没有起伏,可听起来却更加的冷酷绝情。

    “我……我……”许欢宜从没想过冷凌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被吓得不由向后退去。

    冷凌澈只极尽冷淡的扫了她一眼,便抬步而去,途中却又停下了脚步,侧眸睨了她一眼。

    仿若是九天的仙人在俯视蝼蚁,她是那般卑微低贱,甚至连他的眼都不值得入。

    “我不喜任何烦恼她,否则,必杀之!”冷凌澈撂下了这么一句话,便拂袖而去,俊逸的背影飘然若仙,却冷戾似魔。

    过了许久,许欢宜才觉得被冰冻的四肢渐渐回暖,她踉跄了两步,跌坐在了石凳之上,喘了半天的粗气,仍是久久回不过神来。

    躲在一旁的喜鹊连忙跑了过来,看着许欢宜那泛白的小脸,心疼的说道:“小姐,咱们回屋吧!”

    若是让王府的下人看见小姐这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指不定如何编排呢!

    喜鹊这般想着,便伸手将许欢宜扶了起来,却是发现许欢宜的双手冰冷,像是在冰水中浸泡过的一样。

    喜鹊不敢多问,只先扶着许欢宜回了房间。

    喜鹊遣散了其他的丫鬟婆子,才开口劝道:“小姐,您别难过,以后还是会有机会的!

    咱们都在王府里住着,以后世子会慢慢明白您的好!”

    “没有机会了……”许欢宜一张小脸苍白无色,只咬着嘴唇喃喃自语道。

    “为什么?小姐您这么好,不过是一次失利,可千万别灰心啊!”喜鹊见许欢宜一副颓丧的样子,便连忙开解道。

    许欢宜摇了摇头,她是对自己很有自信,也很看好冷凌澈。

    因为冷凌澈毕竟是王府嫡子,身份尊贵,又貌若谪仙,气度不凡,这样的男人如何不让女人心动?

    可是许欢宜还不会自信到狂傲的地步,以为任何人都会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至少,冷凌澈不会!

    她曾以为冷凌澈是个温柔的男子,因为他在看云曦时,满眼都是柔情蜜意。

    可是,今日她未在冷凌澈的眼中看见一丝的情意,哪怕是和善的眼神都不曾有过。

    那双眸子太过幽深,太过冰冷,这样的男人看上去固然完美,却又是十足的危险。

    她在他的眼中看见了轻蔑和杀气,她知道,他看透了她的心思,她也知道,若是她再缠着他,只怕他真的会痛下杀手!

    想到之前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一幕,许欢宜打了一个寒颤,想想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许欢宜更是恐惧的环抱住了自己。

    “他的眼只有云曦一人,根本就容不下别人!”许欢宜笑自己太傻,若是冷凌澈如此简单,秦侧妃又何苦找了她来?

    喜鹊还想劝些什么,许欢宜却是挥了挥手,让喜鹊退下,“你先出去吧,我要一个人想想!”

    ……

    王府皆传,殷太后赏了锦安王一个美人,锦安王喜欢的紧,每日都宿在自己的院子里。

    锦夫人听闻,连眉头都没蹙一下,只督促着冷凌逸读书。

    霞夫人听闻之后却是愤愤不平,她本是锦安王身边最年轻妩媚的,虽然不甚得宠,但总归还能见到锦安王两面。

    可是自从那慧怡进来之后,她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想法设法的要去锦安王的院子,可却连个脚尖都没迈进去。

    秦侧妃较之霞夫人要更加的恼怒,心里更是恨死了云曦,若不是因为她,殷太后怎么会送了人来!

    一想到有个小贱人整日缠着锦安王,秦侧妃就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要杀了那慧怡。

    盛怒之下的秦侧妃准备要让云曦出点血,便找了许欢宜来,两人说了许久,许欢宜才离开。

    刚一离开玉霜院,许欢宜的脸色就冷了下来,待回到自己的屋子,便将下人遣散,发了好大的脾气。

    “小姐,秦侧妃也太过分了,您可是正经人家的小姐,哪里……哪里能做这样的事啊!”喜鹊气红了脸,与许欢宜一般忿忿的模样。

    “哼!她当年不就是这样勾引锦安王的嘛,如今想让我学她去恶心云曦,我还嫌恶心呢!”许欢宜怒不可遏,拍着桌子低吼道。

    “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咱们还在王府呢,这些话若是传了出去,咱们可还有命?”

    喜鹊见许欢宜气得失了理智,连忙提醒道,想到秦侧妃居然要许欢宜给冷凌澈下春药,主动失身,喜鹊的眼神就红了起来。

    若是她家夫人还在,哪里会让人如此作践小姐!

    “小姐!咱们走吧,金陵再好也不是咱们的家,咱们还是回许府吧,至少您是正经八百的嫡小姐,谁也不敢轻看了您!”喜鹊突然觉许府的日子虽是苦了些,但也好过在王府里看人脸色。

    “不!我不回去!”许欢宜斩钉截铁的回绝了,她不想再回去了,她不想整日再和那些姨娘斗来斗去,更不想将自己的婚事交到那个不靠谱的父亲手里。

    “可是……可小姐您若是再留在这,只会成为秦侧妃的棋子,您若是不听秦侧妃,她可还会容得下您?”喜鹊眼泪汪汪的说道,眼中都是不忍。

    许欢宜也蹙起了眉,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可是她真的不想回到那个腌臜的家!

    可她也不想再接近冷凌澈,先不说她能否成功,便是成了,冷凌澈可会对她有一丝怜惜。

    若是没有,那云曦,还有那个殷太后岂不是都得要了她的命?

    许欢宜正是想着,外面的小丫鬟轻声在报,“表小姐,大少夫人看您来了!”

    严映秋时常会来看望许欢宜,还常常给她送些好东西,许欢宜眼睛一亮,晦暗的眸子一扫阴霾,嘴角也扬起了一抹欢愉的笑。

    “快请!”许欢宜立刻开口吩咐道,随即擦了擦眼角,努力露出真挚的笑。

    她最近还真是被绕晕了,一直想着冷凌澈和云曦的事,怎么把严映秋给忘了!

    ……

    芙蓉阁收拾了三四日,才总算是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

    安华和青玉都是细心的,将所有云曦可能用得上的都装了起来。

    这次喜华、乐华都跟了去,安华要打点芙蓉阁,自是去不上,可又怕喜华两人粗心,便让青玉也跟了出去,这可羡慕坏了院子里的丫头。

    一群小丫头都将青玉围住了,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囔求着让青玉给带好玩的回来。

    玄商自告奋勇的留了下来,说是要帮云曦打点铺子,别人也懒得拆穿,其余的四个这次也都一同跟了去。

    锦安王听闻云曦也要去之后,大骂了冷凌澈一顿,只说他胡闹,哪有带着个孕妇到处跑的!

    冷凌澈哪里会理会他,气得锦安王生了好几日的气,就连这日他们要走,都没有出来送。

    严映秋与云曦感情最好,心里自是舍不得,可又劝不出让人家夫妻分开的话,只得拉着云曦的手,各种的提醒着。

    什么不能久坐,不能总是躺着,每日都要慢走个一刻钟。

    冷凌澈也不催,只任由着严映秋絮叨,心里却默默的将这些事全都记了下来。

    最后还是冷凌弘笑着打断道:“映秋,你刚才不是给了二弟妹一张明细了吗,你现在说的话上面不都有嘛!

    你若是再交代下去,他们今日可就无法起身了!”

    严映秋有些窘,脸红道:“我这不是担心云曦是第一胎嘛,所以才啰嗦了一些……”

    “这都是大嫂的金玉良言,云曦哪里会嫌啰嗦!”云曦感激还来不及,哪里会嫌烦。

    她对冷凌弘夫妇的印象都不错,冷凌弘虽然之前也争过世子之位,但是等到冷凌澈回来后,他却也从未说过一句酸话。

    “二哥,二嫂,逸儿也想你们,你们要早点回来……”所有人都说过了话,冷凌逸才小声的嘟囔着,眼眶竟是还有些微红。

    冷凌澈只扫了冷凌逸一眼,未有动容。

    云曦便轻声回道:“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回来后你二哥一定会记得给你带好东西!”

    冷凌逸点点头,抿了抿嘴,显然还很是不舍,冷清蓉一听有东西收,立刻从人群后挤了出来,开口便道:“我也要!”

    云曦只笑了笑,并不理她,正欲上车,却迎来了前来相送的人。

    云曦看着走来的几人,有些诧异,冷清落和陆琼羽会来云曦不觉意外,但是陆流君跟来做什么?难道也是为了送行?

    云曦与冷清落两人说着话,冷清落神色悻悻,她求了殷太后好几日,但是殷太后不肯答应让她一同随行,这让她一度觉得十分郁闷,今日看起来仍是闷闷不乐。

    “二嫂,你们一定要快点回来,然后把潭州的事情与我们讲讲,还是你命好,嫁了人都可以出去玩,哪像我们啊!”冷清落叹声说道,一脸的哀怨。

    陆琼羽掩唇一下,打趣道:“那你就快些嫁人嘛,也免得太后娘娘烦你!”

    “好啊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冷清落作势搔她的痒,陆琼羽连忙可怜兮兮的求饶,“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你给我留点面子还不好?”

    “算了!看在你兄长这次要帮我二哥的份上,就饶了你吧!”

    云曦一怔,什么意思,陆流君要随行?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