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八十九章 表姑娘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八十九章 表姑娘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真的不肯好好离开?”冷管家瞄了刘金元一眼,最后一次问道。

    刘金元只觉得他是在诈自己,便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身为兄长自是不能看着妹妹含冤受辱,今日我必须要得到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

    冷管家听闻如此,便也不再理会,只将手中的纸卷展开,朗声念道:“刘氏在府所犯之错:其一嫉妒,刘氏不容妯娌,屡次出手谋害。

    经查,刘氏曾在世子妃的酒水中暗下黄珏草,黄珏草会影响女子受孕,延误王府子嗣,此等恶毒心肠,罪不容恕!”

    刘金元和刘宝珠脸色齐齐一变,冷管家却是不理会,继续说道:“其二多言!刘氏平日无状,多言多舌,离间兄弟之情,挑拨撺掇,意在分裂王府,罪不容恕!其三……”

    冷管家瞄了刘宝珠一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其三,无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以休妻!”

    冷管家话音一落,那些百姓顿时便指指点点起来,“单就无后这一个罪名,就足够休妻的了,他们还好意思来赖着不走!”

    “这可是王府,是富贵之地,他们自是舍不得人家的富贵,所以才故意赖着不肯走呢!”

    “这样的女人千万不能要,能不能生还是其次,最要命的就是这种女人喜欢挑拨离间,惹事生非,非要闹得家破才肯罢休哦!”

    刘金元听着百姓们的议论,只觉得耳根子发热,刘宝珠更是羞愤欲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们可还有什么异议?这上面可是还有好些没念出来的呢!”冷管家淡笑着说道,一派轻松做派。

    刘金元面红耳赤,折腾了半天他们一份好处没讨到,反是还败坏了自家的名声,想必妹妹以后是很难找到好人家了!

    “宝珠!我们走吧,咱们刘家也不缺吃穿,何必在这里招人糟践呢!”刘金元嘴上不肯服软,冷管家只笑而不语,任凭他们过嘴瘾。

    “刘公子,刘小姐,请吧!”冷管家一抬手,笑望着两人。

    刘金元暗暗瞪了一眼冷管家,伸手将刘宝珠拉了起来,谁知刘宝珠却是挣开了,披散着头发,咬紧了牙齿狠狠说道:“锦安王府如此待我,我不服!今日我便是死了,也不认!”

    刘宝珠说完便朝着大门撞了过去,冷管家早就发现了,一挥手,便有人将刘宝珠拦住了。

    “你们看清楚,这里可是锦安王府,若是有人敢在王府闹事,依法连坐家人!”冷管家一字一顿说道,声音冷若刀剑,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刘宝珠怔然,掩面大哭起来,刘金元不想再继续丢人,命自家的丫鬟赶紧将刘宝珠拉进马车,夹着尾巴便跑了。

    冷管家冷哼一声,开口吩咐道:“关门吧!谁若是敢惹是生非,一律打回去!”

    这句话说得颇有锦安王的真传,门口的小厮立刻应声,觉得自己都硬气了起来。

    未过多时,便又有人扣响了大门,小厮们将棒子都准备好了,冷着脸打开门,脸色却都瞬间僵住,“小侯爷?”

    “你们这是干嘛呢?练上功夫了?”殷钰见他们每个人都拿着一根木棍,不觉惊诧。

    “没……没什么……小侯爷是来找世子爷的吧,您快里面请!”锦安王府的人都熟悉殷钰,连忙弯腰赔笑的请殷钰进去。

    他身后还跟着一位白衣小公子,那小公子挤了进来,众人见殷钰不理会,也不敢多言,连忙带着两人去了冷凌澈处。

    冷凌澈在书房,殷钰一见便连忙躬身笑道:“弟弟恭喜二哥了,二哥这进度蛮快的嘛!”

    冷凌澈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嘴上的贺喜我不稀罕,你若是有心,不如备上厚礼!”

    “这个自是!若是二嫂这胎是个儿子,弟弟我就不和你抢了,若是个丫头我可是要当义父的!”殷钰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很难成亲了,不如抢个现成的来!

    “你想的倒美!人家那是二嫂嫂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凭什么让你捡便宜啊!喜欢孩子赶紧成家啊!”

    冷清落一语道破,殷钰挥开折扇,遮住了自己的下半边脸,只露出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小丫头片子,皮紧了是吧,小心我给你介绍婆家!”

    冷清落吐了吐舌头,没有一点害羞的样子,她双手掐着腰,冷哼道:“我不陪你们说话了,我去找二嫂嫂!”

    殷钰摇头失笑,直到冷清落的背影消失,殷钰才冷了脸色,“二哥,五皇子一死,不但皇后和西宁侯府恨死了你,只怕陛下也会记恨啊!”

    “那又如何?”冷凌澈轻描淡写的说道,神色虽是温淡,那双眼却甚是冷傲。

    “话虽如此,可是只怕接下来的事情更不好处理了……”殷钰有些忧愁,毕竟他们要与之为敌的可是皇帝,皇权之下,他们可能一切顺遂?

    “二皇子那边可有了响动?”冷凌澈开口问道,殷钰眼神复杂的看了冷凌澈一眼。

    “自是有的,当咱们的人把五皇子的死因透漏给他时,二皇子府便有了动静!”殷钰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二哥这样的智商实在太过惊人,简直把所有人都算计个遍。

    还好他聪明睿智,一早就站好了队,否则还不得被二哥算计的身无分文啊!

    此时冷清落一路奔到了芙蓉阁,未等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了笑语声。

    冷清落一进屋,将正在与云曦讲安胎事宜的严映秋吓了一跳,云曦连忙笑道:“清落,你怎么又穿着男装来了?”

    “这不是方便嘛!”冷清落嘿嘿一笑,眼睛一直盯着云曦的肚子看,恨不得看看里面的小生命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七公主?”严映秋站起了身,显得有些局促。

    冷清落并不理会严映秋,只点了点头,便坐在了云曦的身边,盯着她的肚子说道:“二嫂嫂,你肚子里的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

    云曦失笑,嘴角弯弯道:“这才一个多月哪里就能看得出来,你怎么比我还好奇?”

    “是吗?”冷清落显得有些失望,复又兴致勃勃的问道:“那宝宝会踢你吗?”

    这次就连严映秋也笑了,柔声解释道:“胎儿五个月才会动呢,现在还小的很呢!”

    “哦!”冷清落撅了撅嘴,照理说他这二哥和二嫂这么厉害,怀的孩子也应该是个小神童啊!

    人家宝宝五个月会动,她家小侄子或是小侄女应该两个月就会动才是正常的!

    几人说了两句话,严映秋就请辞离开,她知道冷清落与她不亲,所幸便也不来讨人厌嫌。

    “云曦!我与你说的事情你都好好记着,前三个月是最要紧了,不能激动不能恼怒,你又是第一胎,一定要放平心态,不要紧张!”

    “大嫂放心,云曦一定会注意的,以后有什么不懂得,云曦还会再去叨扰大嫂!”云曦柔声笑道,对于严映秋的善意她很感动。

    直到严映秋走了,冷清落才挑着眉道:“二嫂嫂还是不要与她走的太近了吧!”

    “大嫂她和秦侧妃不一样,是个很温婉纯善的女子,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云曦最初对严映秋的防范是很重的,她担心严映秋是一个外表无害,内心深沉的女子。

    可是相处的时间久了,她越发觉得严映秋是个很好的女子,温柔娴静,端庄善良,可谓是所有女子的典范。

    “切!就算本来是好人,也架不住整天被泡在污水里啊!二嫂嫂,你就说这些年轻女孩子们,在家的时候都好好的,天真烂漫,这一嫁人就变了一副嘴脸,算计着算计那的,那些恶婆婆以前不也都是少女吗?”

    冷清落只顾说的痛快,说完才意识到不对,连忙摆着手解释道:“我二嫂嫂就不一样了,我二嫂嫂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与她们才不一样呢!”

    云曦失笑的拉过冷清落的手,看着她慌张解释的模样,只觉得好笑,想她做女儿的时候,可比现在还彪悍呢!

    “我知道你的意思啊!我会小心的,特别是现在我怀了身孕,自然会更加谨慎!”对于她们这种在宫里长大的女孩,本就比外面的姑娘少了一分纯真,也知道笑里藏刀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其实皇祖母本是想摆个大点的排场来看你,可是毕竟……毕竟五皇子没了,皇祖母不好出宫,否则父皇的心里肯定不平衡!”冷清落知道的并不完全,在听到冷凌淮突然离世,心里也多少有些不痛快。

    云曦自是明白,虽然楚帝知道冷凌淮抗旨,也知道他要刺杀锦安王府的女眷,可这些都抵不过血脉亲情。

    若是殷太后此时因为云曦有孕而太过欢喜,势必会伤了母子情分,也会使得楚帝记恨云曦。

    “这些我都知道,你回去后也劝劝皇祖母,不要为我们操心,我们都会好好的!”

    两人正是说着贴心话,安华迈进了屋内,先是与冷清落行了一礼,才开口道:“世子妃,秦侧妃让您去玉霜院一趟呢!”

    “干什么!她有什么事直说就好,折腾我二嫂嫂做什么!”冷清落不悦的说道,一张俏脸沉的能滴出水来。

    “说是秦侧妃表姐家的女儿来了咱们王府,看样子还要小住些时日,应是要介绍给世子妃认识吧!”安华答道,抬眼看着云曦,意思是询问云曦是否前去。

    “表亲?”云曦蹙了蹙眉,这段时间秦侧妃都自顾不暇了,怎么会请了个表小姐来?

    “去看看吧,免得让人有说辞!”云曦也不想一直待着,便站起身去更换衣裙了。

    “切!不过一个小小的臣女,也值得世子妃去看,她们还真是好大的排场!

    我倒要去看看那表小姐,难道还是天上的仙女不成!”冷清落不屑的说道,未等见面,便已经对那表小姐有了敌意。

    云曦打量了冷清落一眼,开口道:“你若是想去还是换件衣服吧,免得人家把你当成了浪荡公子!”

    “嘿嘿!我要是浪荡公子,那二哥也太窝囊呢,居然肯让我与二嫂嫂如此亲密接触……”冷清落一脸坏笑,还真有点风流不羁的样子。

    云曦摇头无奈,冷清落怕云曦不等自己,连忙起身去她之前住的房间,换上了她留在这备用的衣裳。

    她那日走后,将自己的东西都留了下来,没想到正好有用,看来她果然聪明,说不准以后也可以算无遗算了!

    两人挽着手向玉霜院走去,里面有众人的说话谈天声,听到小丫鬟给云曦行礼,里面说话的声音才停下。

    秦侧妃见冷清落也来了,站起了身,柔声道:“七公主今日来的正好,你们的年岁相当,以后可以亲近亲近!”

    冷清落惯会摆着臭脸,只“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严映秋早就到了,与新来的许欢宜已经熟识了些,便赶紧给云曦介绍,“欢宜,这是世子妃,也是夏国的长公主,学识礼仪都是顶好的,你以后也可多与她请教。”

    见严映秋这般大力的夸赞自己,云曦心中也有些无奈,她其实很想劝严映秋不要在秦侧妃面前与自己交好,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然而秦侧妃今日却是笑眯眯的,没有一丝不悦,也开口说道:“云曦啊,这是我表姐家的丫头,姓许,名欢宜,比你小一岁,她会在府里住些时日,她有不懂的你就教教她!”

    “我二嫂嫂还怀着身子呢,二哥连院子里的事都不让她管,她哪有精力来教许小姐啊!”冷清落与殷太后待得久了,说话从不绕弯子,直接替云曦回绝了。

    许欢宜一愣,她之前没听说所云曦有孕了啊,怎么她这一来,云曦便有了喜事?

    若是如此,那云曦的地位不就更稳固了吗?

    不过换个角度想,女子有孕就不能服侍夫君,或许也正是她的机会呢!

    云曦打量着许欢宜,见她穿的素净,浅碧色的上衣,白色的襦裙,乌发上插着一支白玉簪,颇为素净清丽。

    可是许欢宜微垂着头,一双眸子来回的转动着,明显是在思索着什么。

    云曦嘴角一勾,看来还是个想法颇多的女子呢!

    “哪里,许姑娘一看便是个端庄稳重的,云曦哪里有指教一说?”云曦的声音很清,就像山间的溪水,干净却又冷清。

    许欢宜抬起头来,顿时愣住了,那日只是匆匆一瞥,云曦又乌发散乱,她没能看得清楚,今日一看才知道何为倾城美人。

    云曦穿着一条浅紫色绣白色芙蓉花的挑丝长裙,露出了一段白皙的脖颈,腰身不盈一握,腰间用一条深紫色的轻纱系着。

    裙摆轻垂,裙摆下面坠着一圈细碎的紫色水晶,行走间有水晶轻触的声响,宛若缥缈的仙子。

    她梳着祥云髻,宛若漆墨的黑发中插着一支紫色的鸢尾水晶簪,发侧插着三支小小的赤金五瓣梅花钗,用来固定碎发。

    她面若芙蓉,额间有一朵鲜红似火的红梅,她的双眸澄彻如水,轻薄的嘴微微挑起,看起来便像画中的美人,妩媚妖娆。

    见许欢宜看得直了,秦侧妃轻咳一声,许欢宜连忙收回视线,自知失态。

    严映秋逗趣道:“咱们这位世子妃的确是太美了些,就连我整日见还是看不够呢!”

    严映秋是不想让许欢宜尴尬,许欢宜抿嘴一乐,眼中却是闪过一缕寒光。

    云曦这般绝色的容貌,她如何来比?

    看来她来要尽快弄清世子的喜好,才好一击必中!

    “是呢,世子妃真的很美,让欢宜不禁便有亲近之意,若是世子妃不嫌弃,欢宜真的希望能与世子妃多多交谈,也好长进一二!”

    ------题外话------

    第一更……

    明天的更新会在晚上十点半,记住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