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八十五章 有喜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八十五章 有喜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澈将弓拉满,锋利的箭尖闪着刺目的冷芒,对准了冷凌淮的眉间。

    冷凌淮一怔,随即却是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冷凌澈,你是在与本宫开玩笑吗?莫非你以为你的速度能比得上本宫?”

    冷凌淮说完还动了动手腕,让冷凌澈可以清晰的看见云曦的脖颈和锋利的剑刃。

    “冷凌澈,你若是敢射出这一箭,本宫保证会割断这个小贱人的喉咙!”冷凌淮冷笑说道,眼中都是肆意的嘲讽。

    “我十年未归,你可是忘了我当年的箭术?”冷凌澈不为所动,只用那一双清冷的眼晦暗不明的看着冷凌淮。

    冷凌淮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当年记得,冷凌澈当年不仅才华横绝,射箭骑马更是远远超过其他皇子,据说甚有锦安王当年的风采。

    那时他年岁尚小,可有一幕却至今记忆犹新。

    那一日,他们所有皇子和锦安王府的公子们比试箭术,其中只有冷凌衍和冷凌弘命中了靶心。

    箭靶正中插着两支箭矢,就算冷凌澈箭术高,那箭也很难插进其中。

    可是冷凌澈却是一箭正中靶心,更是将另两支箭震落,鲜红的靶心上只有冷凌澈一支箭,正如他那个人一样,永远傲立在人群之中,享受着别人的崇拜。

    冷凌淮咽了咽口水,竟是心生了一丝惧意,“冷凌澈!你别胡来……刀剑无眼,只要我轻轻一动就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冷凌澈却是不再理会冷凌淮,反是温柔的望着云曦,语气轻柔舒缓,仿佛两人此时不是在面对生死,而一如往常般只是在说着夫妻情话。

    “曦儿,我不喜欢将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的手里……”

    云曦亦是扬起了微笑,温柔的望着冷凌澈,那双眼含着脉脉情波,含着无限的信赖与爱慕,“夫君,我信你,是生是死我乐得由你掌握!

    若是死在这等龌龊小人手里,那云曦才真是委屈!”

    见着夫妻两人自说自话,没有一人将自己放在眼里,冷凌淮一时怒火中烧,他用力抠着云曦的肩,疼的云曦不由蹙眉。

    冷凌淮狠狠的瞪着云曦,咬牙切齿道:“小贱人,你再说一句试试?你再说一句话,我就要了你的……”

    “嗖”的一声,利箭在风中驰过,犹如一道闪着银光的闪电,夹着风声在云曦的耳边擦过。

    锋利的箭矢滑落了云曦鬓角的一缕乌发,就在云曦看见飞羽破空而来时,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有点点浓稠滚热的液体飞溅到了她的脸上,云曦不敢睁眼,不敢去看眼前的场景,因为她可以想象,那一定会成为她的噩梦。

    冷凌淮因为被云曦两人激怒,对着云曦便是怒吼,却是分神没有注意到冷凌澈毫不犹豫的射出了那一箭。

    那支箭似乎带着冷凌澈无法抑制的怒火,劈空破晓,正中在冷凌弘的眉心。

    冷凌淮睁大的双眼,额间缓缓渗出了鲜血,正如那靶心一般殷红。

    手中的剑砰然落地,他张大了嘴巴,脸上还挂着那没有转变过来的得意张扬。

    他的身子失去了控制,脚步踉跄的向后退去,而后面正是他为了防止玄宫他们偷袭而选择的万丈悬崖!

    “不!”这些暗卫嘶声喊道,想要冲上前去救下冷凌淮。

    而冷凌澈却是挽弓搭箭,银色的寒芒一道又一道的划过,冷凌淮的双肩各中了一剑,最后冷凌澈将箭篓里剩下的两支箭齐齐射出,皆插入了冷凌淮的心口。

    冷凌淮被箭矢的力度震得不断后退,最后一脚踩空,他的身影迅速降落,直至彻底消失……

    云曦跌坐在地,她的双眼放空,脸上那粘腻滚热的感觉让她不敢伸手却擦。

    冷凌澈一步步走到她的身边,用雪白的衣袖小心轻柔的擦着她脸上的血迹,看着她红肿的脸颊,冷凌澈眸色一寒,声音却是越发温柔,“没事了,曦儿,没事了……”

    他将她环在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抱紧我……”

    云曦听话的抱紧了他的脖颈,冷凌澈单手环着她,右手却是从地上捡起了冷凌淮的长剑。

    玄宫和玄角打的有些吃力,这些人如同不要命了一般,疯狂的攻击他们。

    这些暗卫想的明白,冷凌淮死了,他们的性命也不保了,若是杀了这些人也许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两方本是打的不相上下,却是突然有一道白色的身影晃入,未等他们看清此人的模样,他们便只感觉到有数到银光划过。

    他们只觉得四肢和脖颈一痛,可他们还未来得及出手,冷凌澈却是已经丢了手里的剑,抱着云曦大步离开。

    玄宫和玄角咽了咽口水,转头看着那些惨叫连连的暗卫,只见他们的四肢筋脉都被划断,七扭八歪的倒在地上。

    而脖颈的伤口又恰到好处,既让他们将锥心之痛体会个遍,却又让他们苟延残喘,只能等着生命的流逝。

    “找到冷凌淮,刺杀锦安王府的刺客务必要让陛下亲眼见到!”冷凌澈说完之后便淡漠的转身离开,玄宫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遍地横尸,玄角和玄宫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太可怕了,主子真是太可怕了!

    冷凌澈的武功虽然深不可测,可他并不喜欢动手杀人,因为他觉得让人死有一万种办法,自己动手杀人是最无趣的一种。

    可是冷凌澈今日不但射杀了冷凌淮,还将暗卫尽数残杀,足可以见得冷凌澈是真的动了怒气。

    “咱们快去找冷凌淮的尸体吧,若是找不到,只怕咱们就变成了尸体!”玄角一脸畏惧,想着冷凌澈那阴沉的脸色,就忍不住打寒颤。

    “主子明显没有消气,恐怕还要借冷凌淮的尸体做些事情,咱们快去吧!”玄宫本就不是一个拖拉的人,今日更是利落,语落之后便连忙策马朝着山下飞驰。

    密林之中,许欢宜和她的丫鬟喜鹊将刚才的那一幕尽收眼底,喜鹊害怕的直发抖,哆嗦着问道:“小姐,那就是锦安王府的世子?他好可怕啊,咱们还是不要……”

    “闭嘴!”许欢宜轻声打断了喜鹊,她的身子也隐隐颤抖着,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她也害怕恐惧。

    可是,对于那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她又感到爱慕憧憬。

    冷凌澈的确让人感到害怕,可是想到他将那个女人温柔的护在怀里,许欢宜就知道,他定是一个对妻子百般宠溺的男子。

    若是能嫁给这样强大的男人,她便再也不用回到那个冷漠的家,再也不用汲汲营营小心翼翼!

    “今日的事不许说出一个字,只说路上马车坏了,耽搁了一些时辰!”许欢宜沉声说道,喜鹊立刻称是。

    许欢宜不愿再看那满地的尸体,转身消失在密林之中。

    与此同时,玄羽和乐华已经将所有的黑衣人尽数诛杀,两人正想追出去,却是只见冷凌澈正抱着云曦缓缓走来。

    看着冷凌澈白衣染血,玄羽心中一惊,他想的不是冷凌澈受伤了,而是知道冷凌澈一定是动怒了!

    “世子!世子妃!”玄羽立刻走了过去,乐华见云曦被冷凌澈抱着,眼圈一红,也连忙跑了过去。

    冷凌澈抬眸看了玄羽一眼,那双总是温润的墨眸此时一片冰冷,“无能!”

    玄羽的心一紧,连忙跪在地上,声音微颤,“是属下无能!还请主子责罚!”

    “不要怪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别罚他们,好吗?”云曦抬眸看着冷凌澈,一双杏眸盈盈含水,声音带着丝轻微的颤,让冷凌澈疼到了骨子里。

    “嗯,好……”对于云曦的要求,冷凌澈一向有求必应,他瞥了松了一口气的玄羽,玄羽会意,连忙闪身走人。

    “夫君,放我下来吧……”云曦的声音轻若蚊蝇,凌澈点点头,没有强迫她。

    可云曦的双脚刚落到地面,就看到了那满地的尸体和鲜血,刚才在冷凌澈的怀里尚未察觉出来,如今才感觉到这血腥的味道是如此的刺鼻。

    “呕……”云曦只觉得心中翻涌不止,她连忙向旁边走了几步,扶着树干干呕了起来。

    “曦儿,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冷凌澈还未见过云曦这般,顿时便慌了心神。

    这时冷清薇和严映秋也搀扶着彼此走了过来,她们刚才虽然离的远,但此时脚也软的很。

    秦侧妃几人也下了马车,当秦侧妃看到云曦干呕不止的模样,双眸骤然一皱,双眼不停的转动着。

    “云曦这是怎么了?可是因为血腥气太重,而觉得恶心?

    李嬷嬷,去马车上将那小香炉取出来,里面是我为了防止晕车恶心准备的香料,你闻闻就好了!”

    秦侧妃说完便吩咐李嬷嬷去取,语气虽是关怀,眼神却甚是冷寒。

    李嬷嬷取了香炉来,严映秋看了云曦半晌,突然眼睛一亮,惊喜的开口问道:“云曦!你是不是有喜了?”

    有喜?

    云曦有些茫然,冷凌澈却是神色一凝,转而想到,有云曦这个月的确没有来月事。

    因为每到云曦的月事,冷凌澈都过得异常辛苦,这个月迟迟未到,他本是还有些小欢喜,可是他们毕竟没有经验,两人都没有往子嗣的方面考虑。

    “女人有孕就是这等模样吗?”冷凌澈难得的与严映秋多说了两句话。

    “大部分女子有孕都会害喜,但是今日的情况也实属特别,还是回去请大夫把个脉的好!”严映秋虽说有怀孕的经验,但终究不是大夫,不敢把说的太满。

    “曦儿,曦儿你听到了吗……”虽然知道这只是一种可能,但冷凌澈还是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欢喜和激动。

    乐华也是一脸懵懵的样子,转而却是咧嘴笑了起来,乐得在原地左右踱步,“有喜了!要有小主子了!”

    乐华一连说了九个字,足可以看出她的欢喜。

    然而秦侧妃却是彻底冷了脸,她狠狠的瞪着严映秋,恨不得上前打她两巴掌。

    她何尝不知道云曦很有可能是有孕了,所以才让李嬷嬷去取香炉,那香炉里有麝香,只要云曦闻了,就算有了身孕也保不住!

    那时她也不用承担责任,反正她们都不知道云曦是否怀孕!

    可是这严映秋却如此愚蠢,竟是主动给云曦他们提示,此时还如何能再动手脚!

    可严映秋却没有一丝察觉,只看着云曦笑着,发自内心的为云曦感到开心。

    秦侧妃见不得他们这般得意,便沉了口气,开口道:“还好世子今日赶来了,否则云曦被歹人劫持,传出去……”

    冷凌澈将云曦抱了起来,他冷眼睨着秦侧妃,眼中一片幽寒,“今日是你提议带着府中女眷出城,却是准备不周,竟是只带了区区十几个府兵。

    若是今日的事情传出些不好听的,届时只怕秦侧妃难逃其罪,更会被人怀疑你此番提议的真实目的!”

    “世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怀疑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秦侧妃理直气壮的分辩道,坦然的看着冷凌澈。

    “我是否怀疑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对云曦不利的传言,你便不要想着独善其身!”冷凌澈说完便不再理会,只抱着云曦上了马车。

    “你威胁我?”秦侧妃颤抖着伸出指尖,气得浑身发抖。

    冷凌澈却只留给她一道冷漠的背影,险些将秦侧妃气的背过气去。

    一路上,秦侧妃对严映秋没有一点好脸色,严映秋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惹到了婆母,可她一向隐忍惯了,便只恭顺的坐在一旁,不言不语。

    冷清蓉被丫鬟抬上了马车,冷清蓉之前被吓得失禁了,此时一股子尿骚味。

    “臭死了!快将她扔下去!”刘宝珠掐着鼻子,不悦的说道。

    “四少夫人,这可是六小姐,怎么能扔下去呢?”一老婆子开口说道。

    “那就将她扔到别的马车里去,我不要和她一辆马车!”刘宝珠颐指气使的说道,那婆子笑了笑,低头掩饰了眼中的嘲笑。

    “四少夫人,咱们王府就只有三辆马车,秦侧妃和大少夫人五小姐坐在一起,世子和世子妃坐在一起,六小姐只能和您一辆马车了!”婆子说完也不再多话,直接放下了车帘。

    “死老婆子!如今就连一个奴婢也敢欺负我了是吧?你们给我等着,看我回府后怎么收拾你们!”刘宝珠气得骂骂咧咧的,一想到云曦平安无事,她就恨的牙根痒痒。

    没想到云曦命这么大,这都杀不了她,看来只能以后另找机会了!

    早已有人回了锦安王府,禀明了府中女眷遭遇刺杀的事情。

    锦安王府立刻率着几百府兵去接,百姓们见锦安王府有这么大的动静,都围在道路两侧看着热闹。

    锦安王府可是仅次于楚宫的存在,竟是有人敢刺杀王府女眷,还真是不要性命啊!

    锦安王一看到冷凌澈,便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是什么人敢对我锦安王府出手?”

    冷凌澈却是不理他,到了王府门口,便抱着云曦大步迈了进去。

    锦安王看见冷凌澈的衣服上还染着鲜血,顿时心中一惊,是他受伤了还是云曦受伤了?

    锦安王抬步便要追上去,秦侧妃却是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哀转的哭诉道:“王爷,妾身还以为见不到您了呢!妾身今日真的是吓到了……”

    “父王!薇儿也好怕,那些人都拿着刀,好可怕……”冷清薇是真的吓坏了,当她得知那些人不是母妃安排的,此时心里更是后怕。

    锦安王被束缚了手脚,一时走不开,嘴上安抚着秦侧妃和女儿,心里却是早就已经飞到了冷凌澈两人身上。

    那两个不听话的到底怎么了?

    “玄徵!玄徵!去把玄徵找来!”冷凌澈一路抱着云曦奔进芙蓉阁,云曦其实心中略略无语,她其实是可以走的。

    玄徵连跑带颠的跑了过来,冷凌澈命他立刻给云曦把脉,玄徵见冷凌澈身上有血,以为两人受伤,急的险些哭出来。

    可是刚刚把手搭在云曦的手腕上,他便眉头一蹙,细细探查后,玄徵嘴角一扬,露出了一个欢喜的笑脸,“世子!世子妃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