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八十四章 怒极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八十四章 怒极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冷清薇和严映秋跳下马车走到河边时,身后便传来了尖叫之身。

    冷清薇并未在意,只以为是秦侧妃的人到了,严映秋却是白了脸色,竟是跌坐在了石头上,脸色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冷清薇见此正想感叹大嫂胆子小,抬头间也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慑。

    有数十个黑衣人将马车层层围住,他们都以黑巾覆面,手里拿着明晃晃的钢刀,上面还都沾着殷红的鲜血。

    “怎么会这样……”冷清薇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她惊恐的向后退了一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母妃不是说只找两个人装装样子吗?

    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么一步?

    可这次冷清薇是真的误会秦侧妃了,因为这些根本就不是她安排的人手,就在她掀开车帘看到外面鲜血横飞的画面时,她便知道事情出了变故!

    她脸色惨白的一把放下帘子,身子抖若筛糠,李嬷嬷见此也知是出了变故,连忙问道:“侧妃,外面到底怎么了,这不是我们安排的人?”

    秦侧妃摇了摇头,她紧张恐惧的握住了双手,难道今日碰到了山匪亦或是锦安王府的仇人?

    秦侧妃悔不当初,她为了让计划更加顺利,刻意没带多少的侍卫,今日只怕是要吃亏!

    忽然,车帘被人一把掀开,秦侧妃的心猛地悬了起来,她被吓得惊声尖叫,完全没有了身为侧妃应有的端庄稳重。

    李嬷嬷一边哆嗦着,一边挡在了秦侧妃身前,故作镇静的说道:“这可是锦安王府的秦侧妃,你们若是敢动,我家王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人没有动,反是放下了帘子,秦侧妃和李嬷嬷都以为这人是被吓到了,正想松口气,只听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主子,里面是一位侧妃!”

    “要一个老女人有什么用!去后面搜!”

    这句话虽是保证了秦侧妃的安全,却是也将秦侧妃气的直喘粗气,居然说她是老女人,真是可恶!

    不过转念一想,这次出来的人都是王府女眷,哪里有机会与人结仇,除了那个嚣张跋扈的云曦!

    秦侧妃心中忽的升起了一抹快意,若是这次能把云曦除掉倒也是一桩美事。

    可是随即她又郁闷起来,若是云曦真的出事,殷太后定然不会放过她,也许会借着此事废了她……

    正在秦侧妃再三思虑时,有人已经走到了云曦的那辆马车,一个黑衣人刚掀开车帘,便痛苦的尖叫一声,只见他的心口被扎出了一个洞,倒在地上抽搐着。

    乐华手里拿着一把匕首,上面赫然淌着殷红的血,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畏惧和惊恐,仿佛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是这辆马车,杀了她们!”有一人突然高声喊道,云曦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那些黑衣人立刻飞扑而上,将云曦的马车团团围住,刘宝珠掀开车帘,满脸都是得意的笑,只是那笑太过狰狞扭曲,看起来十分的丑陋。

    “杀了她!杀了她!”刘宝珠喃喃自语,眼中闪着泛红的光,仿佛是入了魔障,已然疯癫。

    看着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将云曦的马车围住,刘宝珠的笑越来越盛,五皇子果然没有骗她,他果然来取云曦的性命了!

    冷凌墨被罚,欧阳侧妃被锦安王打破了头,他们四房在锦安王府已经成了彻底的败者,就连府中的一些丫鬟婆子也敢轻待她。

    这是她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所有人都在得意,只有她越来越落魄,越来越狼狈,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云曦那个贱人!

    所以当五皇子偷偷给她传信,让她盯着云曦的动作时,她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只要能让云曦死,即便她当不上这个世子妃,即便他们四房就此没落也无所谓!

    她要看着那个贱人死!

    乐华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回头担忧的望了云曦一眼,这么多的人她不肯定打不过。

    云曦看了周围那黑压压的人群一眼,看来这次对方是诚心想要她的命!

    云曦沉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乐华见此收回了视线,将手指放在唇下,轻轻的吹了一声。

    那声音很轻,在此时的混乱吵闹中更是显得微不可察。

    林间似乎有风荡过,树枝轻颤,却是动的毫无规律,黑衣人的头目一挥手,那些黑衣人便一拥而上,手上的钢刀明亮晃人,让人只觉头晕目眩。

    可是他们并未如预计一般扑上马车,反是他们惨叫起来,四周溅起了血花。

    只见有一个身穿玄色衣衫,脸色冷寒的男子从天而降,仿若凭空出现一般,他抽出腰间的软剑,所到之处无不是哀嚎阵阵。

    那头目似是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一个人,他的那双眼睛闪着嗜血的冷芒,他一挥手,冷声道:“所有人给我一起上!”

    那些黑衣人不要命似的冲了上去,黑衣头目却是趁机纵身一跃,跳上了马车。

    乐华正在关注马车下面的动静,却是不想有人将趁机溜了上来,她正想挥着匕首挡过去,却被黑衣头目一脚踹落在地。

    “乐华!”云曦扒着门焦急的喊道,她想要跳下马车,然而黑衣头目根本不给云曦这个机会,驾着马车便疾奔而去。

    山路本就不好走,他猛的驾车而行,云曦一时不稳,在马车里摔的东倒西歪,身上好多处都疼的要命。

    “世子妃!”乐华顾不上身上的疼,起身便追,可奈何她跑的再快也及不上马车的速度。

    玄羽那边见云曦被人劫持了,顿时又惊又怒,手下的剑更加利落,杀起人来也没有半分犹豫。

    不远处站着两名少女,其中一个是丫鬟打扮,她震惊的看着下面血腥的场景,弱弱的开口道:“小……小姐,您还要去吗?”

    被她称作小姐的女子,身穿一件淡青色绣莲花的上衣,下身一条白色的百褶裙,头上没有过多的首饰,只插着一支白玉簪,看起来清丽柔弱。

    “自是不能去了,这里面不对劲,绝不是我们之前的计划!”

    许欢宜蹙眉望着下面,她们原定的计划是让人挟持云曦,一步步走到她的位置,然后她从后面打晕匪徒,救下云曦,借此攀上锦安王府这个高枝。

    可是,眼前的场景明显不是这般,只怕是出了连秦侧妃都无法掌控的变故!

    许欢宜眸色一冷,轻声道:“走!跟过去看看!”

    出了这个变故,她们的计划就只能搁置了,可若是云曦因为此事而有个三长两短,倒也未必是坏事……

    此时,云曦紧紧的靠在马车内壁上,稳住了自己的身形,若是她任由着马车颠簸,只怕这人没要她的命,她就先没了半条命。

    马车的速度丝毫未减,云曦猜不出外面黑衣的身份,是秦侧妃?冷凌衍?还是西宁侯府?

    云曦相信玄羽的身手,她现在只能期待着玄羽尽快摆脱束缚前来救她。

    每到此时,她就会感慨自己无能,她所凭仗的头脑在此时却是一无是处。

    突然,马车猛地停了下来,若不是云曦紧紧抓着马车内的座位,她定会被这道大力震得飞了出去。

    她只以为是玄羽赶来救自己,可下一瞬驾车的黑衣人便猛地钻了进来,那双满是恨意的眼睛让云曦看得有些心惊。

    黑衣男子毫不怜香惜玉,他一把扯住了云曦的衣襟,将她像布偶般提了起来。

    云曦的发髻有些凌乱,眼中虽有惊慌,却仍是镇定自若,坦然的迎视着这名黑衣人,仿佛任何的危险都不足以让她动摇。

    黑衣男子的双眼渐渐泛红,他抬起手掌,用力的挥出了巴掌,这一掌下狠了力气,将云曦的头打得偏了过去,嘴角流出了一抹鲜红的血来。

    云曦有些怔然,她居然被人掌掴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打她,就连她的父皇最多也不过是骂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今天她居然被人打了?

    一种愤怒和委屈涌上心头,她吐出了嘴角的鲜血,心中仅存的那点恐惧也不见了。

    “你敢打本宫?”云曦那白净的脸庞肿了起来,她的那双眸子却甚是凌厉,丝毫不折损云曦的威严。

    “打你又如何?臭婊子,一会儿我还会要了你的命!”

    黑衣男子扯着云曦的衣襟将她拉出了车外,云曦的瞳孔一缩,她看清了马车外面的男人。

    那不是玄羽,而是她的夫君冷凌澈!

    在见到冷凌澈时,云曦的心头突然泛起了浓浓的委屈,这种委屈就像小孩子受了欺负,在见到亲人的那一刻足以让她所有的理智崩塌。

    所以,一向不惧生死的云曦竟是落下了眼泪,她只想被那白衣男子拥入怀中轻声安抚,想让他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与她说:“曦儿,没事了……”

    冷凌澈一身白衣,宽大的衣摆被风吹得猎猎而动,他那头犹如浸了墨汁般的长发,此时随着衣袂飞扬,冷峻的犹如远古的神,尊贵的让人只想屈膝膜拜。

    在看到云曦红肿的脸颊时,冷凌澈的眸子幽深了瞬,在云曦落下了泪滴时,那双眸子仿若掀起了波浪,好似墨黑的深渊翻涌而起,那沉睡的上古猛兽在一瞬间复活而出。

    “放了她!”他的声音不再清淡,仅仅三个字,那凌厉的气势便足以敌得过在位多年的楚帝。

    “放了她?我有什么好处?”黑衣男人低沉沉的笑了起来,颇为的得意的望着冷凌澈。

    冷凌澈望了一眼云曦,便移开了视线,将冰冷的目光落在了黑衣男子的脸上,“冷凌淮,放了她,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云曦一怔,她刚才便觉得那声音耳熟,原来竟是冷凌淮!

    他难道不要命了,违抗圣旨却是还敢出来兴风作浪!

    冷凌淮愣了愣,转而却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冷凌澈,你果然有几分小聪明名,居然能猜得出是本宫!

    既然你知道是本宫,那你便更应该知道,本宫是绝对不会放了她的!”

    冷凌淮一手扣着云曦的肩,一手将长剑横在云曦的脖颈上。

    他察觉到身后有动静,立刻敏锐的将拉着云曦向身侧的悬崖边走去。

    玄角对着马车砸了一拳,没想到这五皇子这般机敏,竟是猜到了他们会在后面偷袭!

    如今他还站在了崖边,不但不可能再偷袭,更是不敢轻举妄动,冷凌淮死了便死了,他们的世子妃可经不起一点惊吓啊!

    冷凌澈跳下马背,抬手制止了玄角和玄宫的行动,他站在冷凌淮对面,声音沉寂幽冷,“你想如何?”

    冷凌淮玩味的看了一眼云曦,又抬头看了看冷凌澈,开口笑道:“冷凌澈,你真的这么爱这个女人吗?”

    冷凌澈只冷漠的看着冷凌淮,沉默,未语。

    冷凌淮笑着在云曦耳边说道:“你说,他会不会为了救你而杀了他自己呢?”

    “冷凌淮,你到底想做什么?”云曦咬牙切齿道,她恨极了冷凌淮,恨不得能亲手杀了他!

    冷凌淮却只阴冷的笑着,看着冷凌澈转眸说道:“冷凌澈,你若是想救这个女人,就在我面前自我了断,只要你死了,我就放了她,怎么样?”

    “主子!你可不能冲动啊!”玄宫知道云曦在冷凌澈心中的地位,若是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他一定会选择让世子妃活下来!

    “可恶!真是欺人太甚!”玄角怒不可遏,恨不得将冷凌淮砍个稀巴烂。

    可是他刚一挪动脚步,树林中突然就窜出十个黑衣人,这十人的内力不浅,比刚才袭击锦安王府的黑衣人要强许多。

    “本宫本没想叫出这些暗卫,这是个暗卫可是我母后手中的王牌,如今倒是便宜你们了,让你们见见世面!”

    冷凌淮得意张扬,他自然会做万全的准备,他本以为不过是一些府兵不难对付,却没想到冷凌澈带人赶了过来!

    玄宫和玄角两人不敢轻敌,两队之间呈剑拔弩张之势,因为他们感觉得到,这些人的身手不见得比他们差上多少!

    “冷凌澈!想好了没?是你死?还是她死?”冷凌淮接连被冷凌澈算计,每一次都被打的毫无还击之力,这一次终于轮到他了!

    “冷凌澈!你给本宫跪下!”冷凌淮现在只想羞辱冷凌澈,让冷凌澈低下他那高傲的头,让冷凌澈卑微的跪在他的脚下!

    冷凌澈却是抬头看着冷凌淮,身姿修长挺拔,姿容高洁尊贵,这样的冷凌澈让冷凌淮莫名的恼火,“不过是罪臣之女所生的下贱货色,装什么高贵!”

    “冷凌淮,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你才是世上最恶心的人!”云曦忍受不了冷凌淮对冷凌澈的羞辱,她身子微抖,气息都因此而慌乱不稳。

    “怎么?你不知道吗?她和冷清落都是一样的货色,不过是罪臣的后代,却因为有了我冷家的血脉才能苟延残喘!”

    冷凌淮喜欢看云曦恼怒,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心冷的没有弱点,原来她这般在意冷凌澈啊!

    “冷凌澈!你跪还是不跪?”冷凌淮将手中的剑提了一分,更加紧的贴在了云曦的脖颈上,想借此逼着冷凌澈屈服。

    冷凌澈却只是看着冷凌淮,清冷的眉目变得更加的幽寒,凉薄的嘴唇轻启,漠然开口道:“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放过她的……”

    “哈哈哈哈!你听到了吗?他对你也不过如此,他根本就不会为了你去死!”冷凌淮很是得意,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云曦,想看她失落绝望。

    冷凌澈平摊手掌,眼睛始终落在云曦的脸上,嘴角甚至还扬起了一抹笑。

    “弓箭!”

    冷凌澈话音一落,玄角两人立刻明白了,玄角连忙将手中的弓箭递给冷凌澈,眼中带着一丝畏惧,看来世子是真的怒极了……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