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八十三章 意外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八十三章 意外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侧妃要带着一众女眷去南山寺祈福,云曦和冷凌澈听闻之后彼此对望了一眼。

    安华蹙了蹙眉,担忧的问道:“世子妃,秦侧妃会不会别有目的,要不您还是别去了!”

    “没事,秦侧妃那么爱惜名声,这次又是她提议出来的,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我出事,否则岂不是给了殷太后收拾她的理由?”

    安华又看向了冷凌澈,云曦心中无奈苦叹,如今在这几个丫头的心里,冷凌澈可比她权威多了!

    冷凌澈合上了手中的书,嘴角溢着一抹浅笑,轻声开口道:“不错,你出去散散心也好,金陵城内最近也不见得安稳……”

    “你又要做什么?”云曦侧眸望去,眼里满是好奇。

    冷凌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寥寥的说道:“在曦儿眼中,金陵城的不安都是我一手促成的?”

    云曦没有说话,但眼神分明是肯定的,以前父皇都说有她在,夏宫难得安静,其实冷凌澈也是一般,只不过直到现在他都很低调。

    几个丫头闻此都悄悄的笑了,她们这对主子还真是谁也别说谁,两个都是一样的腹黑,做他们的对手真是有够可怜的。

    两日之后,锦安王府的女眷便都踏上了行程。

    欧阳侧妃的头上破了口子,外加上因着心疼冷凌墨,精神萎靡不振,每日里都缩在自己的院子里,今日也定然不会出门。

    毕竟是要出金陵城,车驾不宜太多,未出阁的小姐有冷清薇和冷清蓉,还有三个儿媳,若是每人一辆马车未免太过招摇。

    秦侧妃想着让云曦自己一辆,她和严映秋、冷清薇挤一辆,冷清蓉和刘宝珠在一起,却被云曦回绝了。

    秦侧妃看起来是在照顾她,可若是被人得知,也定会扣给她一顶骄纵的帽子。

    “侧妃不必如此宽待云曦,云曦和大嫂坐在一起就好!”云曦笑着说道,这府里的女人她唯一喜欢的也就是严映秋了。

    严映秋的想法单纯,见云曦愿意与她坐在一个马车里,便点头笑道:“只要云曦你不嫌弃就行,咱们也可以聊聊诗词,我也想与你请教呢!”

    两人一拍即合,秦侧妃抿了抿嘴,反倒是不能再多说了,否则只会显得她居心不良了。

    秦侧妃沉着脸上了马车,冷清薇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抬步跟了上去。

    见秦侧妃脸色难看,冷清薇都不愿意再劝了,只要大嫂不改变性子,或是母妃不降低对大嫂的要求,这婆媳之间的关系肯定是不会和谐的。

    “真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不会争就算了,反而还要拖我的后腿!怪不得弘儿最近屡屡不顺,还不都是她无能!”

    冷清薇能感觉得到,母妃的脾气越发的不好了,完全不像以前那样和善,冷清薇只垂眸不语,任由秦侧妃发着牢骚。

    最后冷清薇实在是听不下去,只好开口打断道:“母妃,这次的事情可会顺利?那云曦毕竟不是个傻的……”

    “她看出与否都不要紧,关键是要此事能成!”

    冷清薇表示担心,云曦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最近几桩事情足可以看出云曦的胆量和谋略,“那许欢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能制衡云曦?”

    秦侧妃挑唇一笑,开口答道:“许欢宜是你表姨家的女儿,你那表姨夫是个不成器又花心的,院子里一堆的莺莺燕燕,光是庶子庶女就不计其数!

    你表姨如今去了,后院的那些女人更是如狼似虎,恨不得将欢宜生吞活剥了!

    可结果呢,欢宜不但将你表姨的嫁妆守的好好的,更是将后院的那些女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她只比你大一岁,难道心机还不够厉害吗?”

    冷清薇这般听闻,心里是有些佩服的,因为易地而处,她定是没有许欢宜这种魄力的。

    秦侧妃还有许多话未说,那许欢宜不仅心机深沉,出手也是个狠的。

    她已经派人打听过,许府的那些姨娘们但凡有要欺负她的,不是流产难孕,便是与人私通被浸了猪笼,那些趾高气昂的庶妹,不是意外毁了容,便是出门冲撞了贵人被罚。

    就连新娶的续弦也因为一次意外再也不能身孕……

    虽然没有一次事情牵扯到了许欢宜,但是每次的获利者都是她,秦侧妃绝不相信这是偶然。

    可是这些话秦侧妃并不想与冷清薇来说,免得她听得心里不舒服,以后在府中相处也尴尬。

    这可是她精心给云曦选的对手,她倒要看看这两人到底是谁的心更狠一点。

    “届时你找个借口缠住你大嫂,免得她碍手碍脚的,路遇劫匪,云曦被人挟持,却正巧被许欢宜所救。

    不管云曦领不领这个人情,许欢宜都会是云曦的救命恩人,锦安王府要承这个情,他冷凌澈更要承!

    若是许欢宜不慎受伤,难道冷凌澈和云曦不该对此负责吗?”

    秦侧妃自然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要云曦的命,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她才不屑做,她要的是从冷凌澈和云曦内部一点点腐蚀他们,让他们彻底决裂!

    冷清薇点点头,只叹母妃的手段厉害,她从小便学习府宅之术,并不觉得这般算计有何不妥。

    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利益异同,他们和冷凌澈本就不一路人,彼此算计实在是最正常不过。

    云曦和严映秋却是丝毫也没有想到这里面的阴谋诡计,两人一路谈天,越发的投缘默契。

    “云曦,我在家中只有兄弟,兄长们虽然关照,但是我自小也没个说贴心话的,如今遇见你,我仿佛有了妹妹一般呢!”

    云曦也有些感触,她在夏宫的姐妹倒是不少,但是以前也只与云茉一人走的近,后来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安华几人虽然与她亲近,但是让她们与她探讨诗词书画也是为难她们了。

    “云曦也觉得与大嫂很是投缘……”云曦温和的笑道,她不喜言辞,但这一句话已经是对严映秋最大的认可了。

    这边气氛融洽,而刘宝珠和冷清蓉所在的马车里却是气氛压抑。

    刘宝珠从上车之后就一直冷着一张脸,黑的仿佛要滴墨一般,而冷清蓉年纪不大,想的也不那么多,只觉得能出来玩实在是开心,一路上时不时掀开车帘,向外面张望着。

    “四嫂,你看外面的花多好看啊,若是用金子打成花的形状,肯定会美极了。

    四嫂,你头上的金簪真好看,你的衣裳也漂亮……”

    “够了!”刘宝珠不耐烦的训斥道,将兴致勃勃讨好她的冷清蓉吓得一怔。

    四房虽是没能插手府中的中馈,但是刘宝珠的娘家有钱,所以穿戴一点不比云曦和严映秋差。

    冷清蓉也喜欢奉承刘宝珠,也总是能混到一些好东西,但是刘宝珠最近烦的很,听到冷清蓉像个苍蝇一般在耳边晃荡就更加的心烦厌恶。

    “能不能安静一会儿?你若是再这般吵闹,我便将你丢下去!”冷清蓉不过是个夫人所生,刘宝珠丝毫没有将她看在眼里,冷清蓉到底年纪小,被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言语。

    刘宝珠背过脸去,那双圆眼中闪着寒光,云曦,你给我等着!

    金陵城的一处别院外,冷凌澈掀开马车的车帘向外望了一眼,嘴角不禁上挑。

    欧阳皇后还真会选位置,此处倒是个好去处,谁又会想到被发配边境的五皇子此时正躲在这雅致的小院子里享受呢?

    “主子!可要开始?”玄宫压低了声音问道。

    冷凌澈扬唇一笑,语气轻若鸿羽:“去吧……”

    冷凌淮罄竹难书,怎能轻易便放过他?

    可不过片刻,玄宫几人便跃身而出,面色犹疑,“主子,里面没人!”

    “没人?”冷凌澈蹙了蹙眉,他们已经盯了几天了,怎么会没人?

    “奇怪了,这冷凌淮应该缩在里面不敢出来才对啊,难不成出去喝花酒了?”玄角嘲讽的笑道,一脸的鄙夷。

    冷凌澈眉头紧锁,冷凌淮再胡闹放纵,也不会这般愚蠢,能让他离开这里,应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对……

    冷凌澈突然眸色一寒,眼中迅速凝结成冰,墨眸之中满是杀气,“云曦!”

    玄宫几人面面相觑,这事与世子妃有什么关系?

    就在他们怔愣时,冷凌澈早已解开了拉车的马匹,纵身一跃便跳上马背,声音冷寒阴鸷,“起身,南山寺!”

    而锦安王府的女眷此时已经到了南山寺,南山寺的方丈自是早就得到了消息,连忙出来迎接。

    女眷所求之事无不是姻缘子嗣,所以一众女眷都走到了殿内,纷纷跪在蒲团之上请求佛祖的庇佑。

    看着佛殿中的金身佛像,云曦心里有敬,但却也不知道该求些什么。

    虽然夏国信神佛,云曦小时候也曾求佛祖将母后还给她,可她得到的却只有失望,从那之后她便不再信了!

    “云曦你也求一签吧,南山寺的签文很灵验的!”严映秋拉着云曦走了过去,云曦无法,只得跪求了一签。

    她没什么所求,现在只愿泽儿在夏国永远平顺!

    严映秋却显得虔诚多了,她双手合十,双眼紧闭,她已经很幸福美满了,唯愿再给凌弘多添一个儿子,也好让他们儿女双全!

    每个人都许了愿抽了签,严映秋抽了上签,十分高兴,可其他几人却是神色不悦,显然抽中的签文不是很让人满意。

    最后轮到云曦时,方丈看了一眼,目光一惊,摸着胡子说道:“这签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抽到了,这是凤凰涅槃签,是上上签啊!”

    “云曦,你听到了吗?你抽的是上上签,你的心愿一定会实现的!”严映秋真心的为云曦感到高兴,云曦虽是不信神佛,但毕竟这一签她是替云泽求的,所以心情也自是愉悦。

    刘宝珠狠狠的咬了咬牙,凭什么就她一人抽了下下签?

    哪怕是与冷清薇和冷清蓉一样抽了个中签也好啊,真是煞风景!

    “不是说有佛会吗?我们还是快去那边的,抽这些签文算得了什么!”刘宝珠说完转身就走,身后几人都不由抿嘴轻笑。

    怪不得锦安王看不上这刘宝珠,这种小家子脾气还真是怨不得旁人!

    “我们也去吧,沾沾佛光也好啊!”严映秋拉着云曦便要朝着佛堂走去,却被身后的方丈叫住。

    “这位施主,老衲还有一句话想与您言明,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云曦点点头,抬步与方丈向前走了几步,严映秋则是先行离开几步,去远处等着云曦。

    方丈看了云曦一眼,双手合十,眼中是出家之人方有的慈悲,“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抽的签文的确是上上签,却也是大凶之签!”

    云曦眉头一锁,不解其意,那方丈便继续开口道:“凤凰涅谈,浴火重生,没有经过烈火焚烧之痛,如何才能成为凤凰?

    此签确为上签,以后之路定是荣耀极盛,但其过程却是痛苦至极,若是挺得过,便可一朝化龙,若是挺不过……”

    方丈没有说下去,云曦却是听的明白,辞别了方丈后,云曦双眉紧蹙,眼里满是担忧,难道泽儿还有大难?

    不行,今日回去之后她必须要给泽儿写一封信,让他将夏国的情况事无巨细的讲给她听!

    严映秋见她神色不佳,忙问道:“怎么了?方丈与你说了什么?可是签文有问题?”

    云曦摇了摇头,勉强扯出一抹笑,“没什么,不过是提点我几句而已,咱们先去佛会吧!”

    严映秋见此也不疑有他,与云曦两人一起去佛堂中聆听佛法。

    午时,一众女眷用了素食,歇息了片刻,才又乘上马车离开。

    云曦和严映秋有说有笑的登上了马车,刘宝珠远远的望了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秦侧妃的马车是第一辆,云曦和严映秋的马车在中间,严映秋敲了敲跪麻了的腿,一脸苦恼的说道:“祈福是好事,就是身体吃不消!”

    云曦点点头,夏国信神佛,宫中每月都会迎各地高僧入宫讲经,的确是个累人的差事。

    两人正说道,马车突然停了,严映秋的婢女和乐华都跳下了马车,过了一会儿才掀开车帘说:“五小姐看见这里有漂亮的兰草,想去挖几棵来!”

    正说着,冷清薇便掀开了车帘,兴致冲冲的拉着严映秋的手,笑着说道:“大嫂,前边有可漂亮的兰花了,大哥不是最喜欢兰花吗,我们去挖几株吧!”

    严映秋看了云曦一眼,笑道:“云曦也一起去吧!”

    “不了,你们去吧,我坐在马车里休息一会儿!”冷清薇明显将她排斥在外,她又何必黏上去呢!

    冷清薇拉着严映秋的手,一路跑向了小河边,云曦则是侧倚在马车里。

    冷清蓉见了撇嘴说道:“不就是几株破兰花吗,也值得停下马车?我都要累死了,好想早点回府啊!”

    冷清蓉说完望向了刘宝珠,想看看刘宝珠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却只见刘宝珠脸上露出了狰狞可怕的笑意,脸上的表情扭曲可怖,让冷清蓉一度以为见到了厉鬼,吓得她跳下了马车,不敢待在里面。

    可出乎了冷清蓉预料的是,没想到外面的场景更是让她惊恐害怕,已到喉咙口的尖叫声硬是发不出来。

    她腿一软,直直的摔倒在地,耳边传来了刀剑碰撞的声响,还有如注的鲜血……

    突然,王府的一个侍卫“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他的脖子被人用刀划开,破了好深的一道口子,那鲜红的血正汩汩的流着。

    那侍卫就倒在她的脚前,她本是干净的绣鞋被染上了殷红粘稠的血,她只觉得腿间一片湿热,竟是被吓得失禁了,终于两眼一翻,彻底晕倒了……

    ------题外话------

    第一更……